劉小禾見他不說話了,直接把人推出去,然後把門關上。

門外的丫鬟見夫人把將軍就這樣推出來,兩人不敢吭聲。

楚雲笙站了一會兒才轉身離開,既然是他自己說出來的話,就只能認了。

屋裡的人確定楚雲笙走後就又進了空間。

「娘為何不帶他進來?」

純禽大叔壞壞噠 「他失憶了,誰知道他會不會出賣我。」

「娘你不相信他了?」澋煜吃驚的看著母親。

「不是不信,而是保險起見。」其實她是真的有點不信任現在的雲笙。

畢竟不是以前的雲笙,不是那個對她一心一意,寵她入骨的雲笙。

「將軍,楚王來了。」剛出桃苑碰到過來彙報的楚一。

楚雲笙點了一下頭便向前廳走去。

楚王在前廳主位坐著,臉色很難看,下人泡了一杯茶便出去了,氣氛很緊張。

沒一會兒,楚雲笙來了,剛進來楚王就把手邊的茶杯丟過去。

楚雲笙躲開,問:「父親為何事發火?」

「你會不知道為何?」楚王憤怒吼他。

「雲笙不知。」楚雲笙裝傻,反正他現在不需要楚王的葯了,可以不用聽命與他。

「現在整個國都的人都知道本王有了孫子,而本王確不知孫子的存在,你告訴本王這是怎麼回事?」

「失憶前娶的妻子。」

楚王聽完楚雲笙的話后臉沉了下來,警告楚雲笙:「讓她跟孩子管好嘴。」

楚雲笙點頭。

「讓她們過來我看看。」楚王命令。

「稍等。」

楚雲笙出去對楚一說了兩句,然後進來。

劉小禾跟兒子在空間來來回回的搬東西,聽到楚一說楚王要見她跟兒子,便從空間里出來。

打開門問門外的楚一:「楚王是你們將軍的父親?」

「是的。」

聽完楚一的回答她明白了,牽著兒子跟楚一去往前廳。

去的路上,楚一回頭看了身後的劉夫人跟澋煜,把將軍交代的話告訴她。

「將軍說夫人跟小世子什麼都不要說,他會應付。」

聽楚一這樣說,她好奇的問了一句。

「你們將軍跟楚王關係不好?」

「外人眼裡很好。」

楚一這樣說她就明白了。 到了前廳外面,沒有著急進去,母子二人相視了一下后,會意的點了一下頭才走進去。

一旁的楚一一頭霧水,待看到劉夫人跟澋煜進去后的樣子便明白了,

劉小禾跟澋煜昂首挺胸的走進去,步伐很穩,絲毫不畏懼楚王,即便楚王黑著一張臉,他們也不怕。

楚王見這個女人跟孩子直視自己,擰眉不喜這個女人,至於孩子,他看到那張臉便想起兒子小時候的模樣,討厭不起來。

「你,過來。」

澋煜抬頭看著娘。

劉小禾鬆開他的手,微笑道:「去吧。」

說完便喚了楚雲笙一聲:「相公。」

聽著的人身體一震,楚雲笙第一次聽這個女人用這樣柔弱的聲音叫他「相公」,甚是撩人。

若不是了解她,還真的被她撩到了。

楚王瞥了她一眼,然後看著走過來的小男孩。

「你叫什麼名字?」

「張澋煜。」

一聽姓張,楚王臉上的表情暗沉下來,給他糾正道:「以後叫楚澋煜。」

「為什麼?」澋煜問。

「因為你爹姓楚,所以你必須姓楚。」

「哦。」澋煜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樣。

「爺爺甚是喜歡你,不如跟爺爺去楚王府如何?」

一聽這話,劉小禾跟楚雲笙二人抬眸看著楚王。

澋煜搖頭:「澋煜從小未見過爹爹,想跟爹爹在一起。」

說完把自己的手從楚王的手中抽回來,然後跑到楚雲笙的身旁,緊緊的抓著楚雲笙的手。

楚王見孩子這樣,也不強求,眸光轉向劉小禾的身上。

「你家中是做什麼的?」

「經商。」

一聽是經商人的女兒,楚王擰眉,直言道:「我楚王府不會讓一個經商人家的女兒進門。」

「這個您說了不算。」 鄉間輕曲 劉小禾笑道。

見這個女人還敢笑,怒拍桌子。

外面的楚一都被嚇著了,可劉小禾依舊一張笑臉,絲毫沒有因為楚王的怒氣而變臉。

「楚王應該知道我相公並非您的兒子,所以您沒有資格管這個。」

楚雲笙抓住劉小禾的手,示意她別說了,可劉小禾並不買賬,直接無視他。

「你在威脅本王?」楚王微眯雙眸,露出陰毒之光。

「楚王爺要這樣認為那就當小禾在威脅您吧。」

「砰」,楚王再次拍桌子,桌子四分五裂,這是他人生中第二次被威脅。

第一次是那個女人,第二次是那個女人兒子的女人。

楚雲笙雙眸微眯警告劉小禾,可劉小禾依舊不買賬。

「大膽,你信不信本王可以立即處死你。」

萌寶坑爹:前妻乖乖入懷 「如果楚王不想自己的計劃被打亂,儘管動手。」

楚雲笙盯著劉小禾,滿臉疑惑的望著她。

她怎麼會知道?

楚王也愣了一下,然後看著楚雲笙,見楚雲笙跟他一樣的反應,便捏緊拳頭,冷笑。

「你很好。」

「我知道我很好,不需要楚王來提醒。」劉小禾說完直接坐在一旁的位置上,毫無形象的翹著二郎腿。

楚王見她如此囂張,直接向她出手,澋煜跟楚雲笙同時擋在劉小禾面前。

楚雲笙打算替劉小禾擋楚王這一擊,可澋煜沒有他那麼善良,直接用出了隕針,眼裡充滿了殺意。

凡是想害他娘的人,都該死。

楚王立即收手躲開,吃驚的看著澋煜,看來這對母子不簡單。

「看來是本王小看了你們母子。」楚王說完深呼吸冷靜下來,然後問她,「你想要什麼?」

劉小禾把楚雲笙撥開,燦爛的笑道:「我很欣慰楚王能夠想通。」

「哼,少廢話,直接說你想要什麼。」

瞧著氣得不行的楚王,她也不磨嘰了,開出自己的條件。

「楚將軍正夫人的位置,我想楚王應該明白我的意思吧?」

「本王許你。」楚王咬牙切齒。

「還有麻煩楚王幫忙把府里的那兩個多餘的女人弄走,我這人心眼很小,不喜歡跟別的女人分享自己的男人,這個對於楚王來說應該不難吧?」

「柳飄飄可以,虞美人本王無能為力。」

劉小禾思慮了一下,妥協道:「行吧,那就暫時留下虞美人,一個女人而已,我還是對付得了。」

楚王見她這般自信,冷笑了一下,然後道:「本王又有什麼好處?」

老狐狸就是老狐狸。

劉小禾淺笑:「好處自然就是我不會插手楚王跟我相公的事情,不管你們是殺人越貨還是搶奪皇位,我都不會插手。」

「本王如何信你。」

「我相公的命都在楚王您的手裡,我能做什麼?我敢做什麼嗎?」這話是試探。

雲笙如此畏著楚王,肯定是有原因,想著雲笙身上的病,他懷疑是出至楚王之手。

果然,楚王接下來的話證實了。

「既然知道,你還敢跟本王談條件?」楚王陰沉著臉,不再裝。

劉小禾同樣沉著臉,不過她跟楚王不一樣,她臉上的表情看著似乎帶笑,但是又不像笑,總之很詭異。

「這個楚王不陌生吧?」劉小禾丟了一個東西給楚王。

楚王接住后攤開手,看著手掌中的半顆藥丸,臉更加陰沉,抬眸陰毒的望著楚雲笙。

婚纏不休:前夫,別亂來 「怪不得本王覺得你最近不怎麼聽話,原來如此。」楚王說完笑了起來,「你以為你不用吃藥就好了嗎?」

楚雲笙突然感覺熟悉的痛感襲身,劉小禾也感覺到了,兩人強忍著沒有表露出來。

楚王沒有見到意想中的景象,停止了催動,肯定那東西還在他身體里,至於為什麼沒作用,應該是「楚雲笙」抑制住了它,或則就是這個女人幫他壓制住了它。

看來她必須要好好的調查此女。

身上的痛感消失,劉小禾輕咳兩聲,吞下一口腥甜的東西,然後笑道。

「現在能跟楚王談條件了嗎?」

楚王冷哼了一聲,甩袖走了,楚一連忙送楚王。

待楚王走遠,劉小禾一口鮮血噴出來。

「咳咳……」

「娘。」澋煜緊張得驚呼,立即給母親診脈,驚奇的發現娘的內力跟玄力被封,他好奇的詢問,「娘,是誰封了你的內力?」

「咳咳。」楚雲笙耳朵微紅,他走到劉小禾跟前,在她身上點了兩下,然後關心的詢問,「怎麼樣?」

「沒事。」劉小禾淺笑,她很感謝楚雲笙解了她身上的封穴。

有內力跟玄力,她感覺舒服多了。

澋煜冷視著楚雲笙,之前的好感頓時清零。

「娘,我們回天啟吧,我不喜歡這裡也不喜歡他。」澋煜直接指著楚雲笙說討厭。

楚雲笙皺眉,然後望著劉小禾,示意讓她跟兒子說幾句好話。

劉小禾冷哼了一聲,擦趕緊嘴邊的血,牽著兒子離開這裡。

並不是出府,而是回桃苑。

楚雲笙見他們往桃苑的方向走,鬆了一口氣。

楚一送走楚王回來,只看到將軍,便問:「將軍,接下來怎麼辦?」

「靜觀其變,你把裡面的血跡清理乾淨。」楚雲笙說完便去追人了。

楚一皺眉,哪來的血跡?

他走進大廳,看到地上的血跡,眉頭皺得更緊。

這個位置不是劉夫人坐的地方嗎?莫非這血是劉夫人的?

想了想沒有繼續想,而是聽將軍的話把血清理了。

澋煜跟娘回到房間,依舊臭著一張臉,劉小禾見此,微笑著用手把兒子的嘴角往上扯。

「笑一個給娘看。」

澋煜撇開臉,埋怨的道:「娘為何不生氣?」

「為什麼生氣?」

「他封了你的內力,讓你處於危險之中,這樣的男人不配做娘的夫君。」

Views:
57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