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眼下不是交流的時候吧。”楚玲拉住了興奮的空幻。

“也是。”

“等等。”這時,雅度突然想到一些東西,叫住衆人,自己卻隨即陷入深層次的回憶之中。少頃,聖堂長老已經被滅掉一人,剩下兩人開始苦苦支撐之時,她纔再次甦醒過來:“找到了,這是巢族。”

“巢族?”

“不過也不應該啊,如果是巢族,出現靈神級強度的地方絕對不止這麼三個族人。”雅度按着腦袋一臉茫然。

然而就在空幻等人打算追問之時,唯一對所謂巢族不感興趣的重寵,卻突然大吼起來:“不好,那羣聖堂大燈泡要跑!!”

“燈泡……啊,趕快攔住!”

……

論及對空間的理解,比朋族歷史長了幾百倍的聖堂應該遠超朋族。可問題是,朋族對空間的理解,很大程度上卻是承襲自亞都族這個第一批穿越者種族,以至於朋族反過來超越了聖堂這位老前輩。

因此,當察覺到兩名聖堂長老準備撕裂空間逃跑之時,空幻幾人卻是先一步短距離瞬移到了幾人頭頂。

豪門夜欲:罪愛嬌妻 盤旋在兩名聖堂頭頂的整整五名對空間理解都很強悍的靈神,眨眼間就封閉了周圍大片空間。兩名聖堂長老剛剛撕裂半人大小的空間裂縫,隨即就癒合完成,將長老才浮現在臉上的慶幸與遺憾凝固。

下一刻,沒有忘卻蟲族記憶的重寵,更是直接拉起了仇恨。

“啊拉,來了就不要急着離開嘛,客人。”

期望之中的聲音出現,帶給兩名聖堂的卻不是生機,而是絕境。

而就在這一逃一攔的瞬間,下面近十名在宇宙中隨便一人都能成爲一方星系統治者的執政官,卻已經被屠殺殆盡,三名球狀生命體已經重新飛到了空間,在兩名聖堂的下方列陣,即注意着聖堂長老,也警惕着天空整整五名的靈神。

“五個靈神!!”

“六個朋人小孩,竟然有五個都是靈神!”

“回去後一定要殺了情報部的混蛋!”兩名聖堂長老這一刻的意志無比同步。

“那也得等你們回得去了再說。”天空中的朋人可聽得懂聖堂的語言,不無嘲諷地說道:“費這麼大力,整整三名普米加西亞聖堂長老出馬,居然還出現這麼大損失,這可真是可憐。而且到現在,連我們的一根毫毛都沒傷到。”

“哼,別得意。”兩名聖堂長老已經平靜下來,小心戒備着下方的球狀生命體。

此時的場景稍顯詭異,最爲弱勢的聖堂一方就站在中央空域,既要防備上方,又要注意下方,看似最危險,但因爲上下兩方都要戒備對方,反而實質上佔據了主動;而處於上空的五位朋人靈神,看似實力最強,卻由於沒有拼殺的興趣,顯得很淡定;至於下方三名球狀生命體,卻一直在高速移動,似乎想要找機會突襲聖堂又擔心朋族。

三方之間,朋人與聖堂可以相互交流,卻已經是生死仇敵,亂入者球狀生命體卻與雙方都缺乏交流,局勢一片混亂。

但那只是表象。

朋族人羣中,空幻等人其實並非淡定,而是在隱祕地保護着雅度,正等待對方搜尋記憶,以確定下方不明生命體的身份。

以朋族的性格而言,對於聖堂的衝突由此次行動可以看出,已經不可避免,那就要往死裏整;但對於球狀生命體的關係尚且不明,那就必須盡全力減少衝突可能。簡而言之,絕不找麻煩,但絕不在麻煩前退縮。

“找到了,的確是巢族!”雅度驚訝地大叫。

“動手!”

“@¥!” 從前,有一個很強大的種族,他們只要團結在一起就有戰鬥力;

從前,有一個很弱小的種族,他們只有聚集在一起纔有戰鬥力;

這就是巢族。

不過具體的解釋,雅度顯然沒多少機會說明,因爲就在她因驚訝而叫出聲時,藉助朋族方面短暫失神的機會,聖堂和球狀生命體幾乎同時發出了攻擊。

聖堂方,他們選擇的攻擊對象是數量較少的球狀生命體。

這是兩名聖堂長老偷偷通過精神連接,在理智分析現狀之後得出的結論。因爲就算對方幹掉了己方一名資深長老,但此前的戰鬥已經讓他們對球狀生命體的戰鬥力和作戰方式有了一定了解,應對起來會輕鬆很多。

至於朋族方面,對方不僅數量有五名,而且雖說各種資料不少,卻從沒有與朋人靈神全力交戰的經驗,這種危機時刻還選不熟悉的敵人作戰,絕對是找死。

至於朋族方小孩看起來似乎好欺負……沒看下面的敵人全都是人棍般的球嗎?

球狀生命體方,卻也同樣選擇了聖堂作爲對手。

這到很好理解,畢竟此前雙方就在對戰,朋族出現後雖然沒有善意舉動,可也沒有惡意,而且嚴格算起來,對方擋住聖堂長老逃跑之路,明顯與聖堂爲敵的舉動,對於擁有智慧的球狀生命體而言,也可以作爲潛在的朋友而存在。

當然,事實是否如此,就不是空幻等人所能知曉的,上面只不過是幾人的分析而已。

不過眼下,敵我雙方默契的攻擊,讓無論是聖堂長老還是球狀生命體(之後就以巢族稱呼吧)都感到意外,以至於雙方齊齊加強了攻擊力度。然後,劇烈的風壓從交戰中心傳來,即便處在戰場數千米遠的朋族方也感到交戰的強烈。

“看來聖堂是拼命了。”空幻微笑着說道。

“是啊,不拼命可逃不掉的。”楚玲也一點也不擔心地笑道。

“嘛嘛,雖然想要親手幹掉敵人,但既然聖堂這麼不給面子,但我們還是尊重他們的選擇吧。”重寵惡意地笑道。

“吶,空幻要果子嗎?”靈韻很不合時宜地掏出了食物。

“……”

……解說……

“巢族是一個很奇特的種族。”既然是觀戰,當然就有了空閒,雅度也就在衆人催促下繼續說明起來:“他們整個種族不僅擁有龐大的數量,還擁有衆多靈神級這樣的巔峯戰力,活躍在第一代穿越者時期的很多戰場之上,但一直不能作爲主力而存在。”

“衆多靈神?有多少?”靈韻舉手詢問。

“嗯,具體數量怎麼可能被外人知曉,但據說最多的一次,在一個涵蓋六個河系超級戰場上,同時出現了整整四百多名靈神級。”

“嘶。”一連串吸氣聲。

“不過按照記錄,這個種族在與系統作戰初期就被滅掉了,所以那所謂的四百名靈神也許很有水分吧。”雅度很快補充。

“那還好。”一連串鬆氣聲。

“可是,如果資料沒錯的話,從表現來看,下面三個球狀生命體明顯就是巢族,而且還是靈神級的反應。如此一來,他們已經被滅族的說法顯然就不怎麼正確了。”雅度喘了口氣,又追加補充到。

“咳咳!”一連串咳嗽聲。

“雅度,你還是把要說的一口氣說完吧。”空幻等人有些精神衰弱。

“啊,哦,好的。”雅度迷糊地看了看錶現詭異的衆人,隨後掃了一眼依舊在僵持拼殺的戰場,想了想說道:“那麼,我還是從根源上來講述吧……”

巢族是一個將羣體性發揮到極致的種族。

他們普通個體弱小,恐怕還達不到幽魂級中期;文明等級不高,‘滅族’時也才勉強達到接近高等的地步,甚至還比不上很多第二批穿越者。

但就是這個連同時期土着都比不上的穿越者文明,卻在有一點上,比所有土着乃至於穿越者文明都強,那就是他們那連浮甲族(一個防禦力強大卻毫無戰鬥力,一門心思繁衍擴散而如病毒般的種族)都只能望其項背的人口擴張慾望。

這種慾望,一度使得巢族被穿越者聯盟認定爲‘最具有生存潛力’的種族,而被賦予了記錄歷史,在穿越者失敗或者勝利之下的歷史見證者的身份。

但很快人們就發現,巢族如此強烈的繁衍慾望,卻不是他們最初所猜測的種族生存追求,而是因爲巢族另類的戰鬥力提升方式——力量疊加。

整個巢族單個個體的戰鬥力甚至還比不上幽魂級的普通人,但只需要聚集在一起,他們卻能依託那種種族特性般的另類戰鬥力,發揮出超乎想象的實力。

一百個巢族人,能將力量疊加到一個人身上,讓其發揮出幽魂級中高期的戰鬥力;一萬個巢族聚集,則能讓其中一人發揮出陰魂級的戰鬥力;一百萬個人則能讓其中一個發揮出靈魂級的戰鬥力;以此類推,一億個人、一百億個人……當一萬億個巢族將力量聚集到一個人身體之時,這個巢族人就將會獲得靈神級的戰鬥力。

別看要求似乎挺高,但對於一門心思繁殖的巢族人而言,對環境要求超低的他們在‘滅族’之前,人口甚至直抵‘兆’級。

這是何等兇殘的概念。

如此算來,在一個超級戰場出現數百名靈神,似乎也無不可。

何況巢族這種能力的提升,是完全沒有任何道理可講的‘力量疊加’,它完全忽略了所有其他種族所總結的力量提升規律,只要人數足夠,就是前一刻一腳就能被野獸踩死的螞蟻般弱小的巢族人,下一刻也能變成毀天滅地的靈神。

這種情況,理所當然地也讓各族感到迷惑不解。

可這是人家核心機密,顯然不會讓任何外人知曉。

事實上,很多穿越者種族推算之下,得出最可信的猜測是:巢族的主意識將主意識聚集種族個體能力的方法予以了改進,不僅提升了這種聚集的效率,還將其賦予了本種族所有的人。

可即便是這種說法,在衆多自負的穿越者主意識眼中也太過詭異,難以接受。

更何況,當時的宇宙已經處於與系統交戰階段,雙方無所不用其極之下,穿越者聯盟可不敢做出任何可能導致聯盟分裂的決定去壓迫巢族叫出方法,也就只能不了了之。

結果,等整個巢族‘滅族’,這種猜測也就永遠地變成了猜測。

可是現在,巢族卻出現在幾十億年後的世界。如果這三個球狀生命體真的是巢族個體,並且保存着那一段時期的歷史,那豈不是說最初穿越者聯盟將其作爲‘歷史見證者’的安排,反而繞了個圈後,回到了正途上來。

而且,按雅度所言,一個巢族靈神就需要一萬億名巢族人支持,眼下出現了整整三名巢族靈神,那豈不是說……

“你妹的滅族啊! 異世邪君 穿越者聯盟的白癡都被巢族騙了吧!”空幻頓時掀桌,併爲穿越者前輩們的智商感到着急。

“不,事情有些古怪。”雅度卻再次搖頭。 “不,事情有些古怪。”雅度再度搖頭,指着下方的球狀生命體說道:“巢族的確能通過一萬億個個體,對力量進行疊加後弄出一個靈神,但這不代表一萬億個個體就會消失,也不代表在什麼地方都可以。”

“實際使用的時候,巢族那一萬億個個體至少要處在同一片河系,甚至臨近旋臂之上,纔有可能匯聚力量的。”

“而這其中,巢族普通人與靈神的距離還需要拉近到同一個星球。”

“簡而言之,在靈神巢族出現的地方,至少在同一個星球和同一片恆星系中,會有一定數量的普通巢族出現。這數量即便沒有萬億,也不會少於一萬。這也是巢族爲何缺乏實戰性,而無法作爲作戰主力的原因。”

“因爲他們所在的地方,必然有很多的同族普通人嗎?”空幻說道。

“是的,可是現在……”雅度看向周圍。

在五個朋族靈神的精神力觀察之中,不僅周圍,甚至連整個蟻巢星所在的星球上,都沒有任何除戰場上幾人外的生命體反應。這就與對巢族描述之中,影響巢族戰鬥力發揮最大的一點特色不相符合。

在這種情況之下,一般有三種解釋。

一,這三個球狀生命體並非巢族,只是與巢族類似的生命體,這似乎最好接受;

二,這三個球狀生命體是巢族,只不過所謂‘必須巢族同族臨近才能疊加力量’的說法,其實是騙當時的穿越者聯盟,以確保巢族不參與主要戰場的;

三,巢族當時沒有騙人,但‘滅族’也不存在,他們只是躲了起來,然後借用幾十億年的時間,終於擺脫了那種需要同族聚集在一起才能發揮力量的困擾。

“第三種應該最可信吧。”空幻想到。

但雅度卻搖頭。

“不,當時穿越者文明與系統的戰爭何等殘酷,只要被評定爲滅族,可那就是真正穿越者和系統都認定的滅族了。那是系統在掃描整個宇宙,確保沒有任何該文明個體、思想、乃至於關鍵技術殘留之後,才能確定的消息。看看現在亞都族不過還留着神石傳承,就一直沒被判定爲滅族,就可以知道那種判斷是多麼的嚴格。”

“這麼說,當時的巢族是真的被‘滅族’過?”楚玲擡頭。

“嗯。”雖然同樣疑惑不解,但雅度還是堅定地點頭。

“那現在是什麼情況?”重寵不耐煩地指了指下方的球狀生命體:“難道說,其實他們並不是巢族。”

“看來應該是這樣了。”幾人點頭。

“也許,我們可以試探一下。”雅度有些迷糊地揉了揉額頭,突然說道:“我們不是要找超級種族嗎?其中目的空幻你很清楚?那麼,如果真的是那個時期的巢族,意義可就比普通的超級種族還大不是嗎?”

“可怎麼確定?”對於雅度語句中透露對核心情報的瞭解,空幻只是淡淡地略過。

“語言。”雅度似乎想起什麼,微笑着說道:“語言中包含了一個種族的文化、社會習慣和認知等等東西。雖說巢族的語言不排除被流傳下來的可能,但我們這隨便躍遷到一個地方,意外遇到宇宙中稀有的靈神,對方卻不僅長得像巢族,甚至還懂得巢族語言的話,基本就可以確定對方的身份了吧?”

“的確。”

※※※

不過朋族的囂張圍觀態度,顯然對戰鬥兩方而言都很讓人不爽,特別是處於看似主動進攻,實則被動防禦的聖堂方面。伴隨着戰鬥的深入,聖堂個體豐富的戰鬥經驗雖然意外地壓制了三名‘巢族’球狀生命體,但數量和配合上的差距,導致他們依然看不到希望。

這一點,同時也讓雅度更加堅信自己對球狀生命體身份的推測。

“巢族一般而言沒有絕對的等級,平時,他們中的每一個個體都是極端弱小的普通人,只有在需要的時候纔會聚集起來形成一個靈神,這是需要付出我們所未知的代價的。而由於這個特性,他們很難培養出某個特定的人成爲靈神,也就導致即便催生出一個靈神,這個靈神的戰鬥經驗等很多東西依然缺乏。”

“這種情況,促使巢族人靈神個體戰鬥力弱小的同時,卻也讓巢族靈神成爲最講究配合的種族之一。”

“這麼來看,眼下的球狀生命體也越加符合巢族判斷了。”

但就在雅度不斷爲自己的推測增添證據之時,下方的聖堂長老之中相對高大的那人突然爆發出強大念力衝擊,將打算從三個方向發起攻擊的球狀生命體推飛的瞬間,迅速轉身衝向朋族人羣。

“哼,找死嗎?”

看戲不代表不敢上場,面對兩名一同衝來的靈神,空幻幾人面帶不屑地揮手,藉助尚未散去的颶風凝聚的雲層,突然調動無盡的雷霆向兩人轟去。

不過幾人也明白,這樣的攻擊對靈神而言沒有殺傷力,但阻礙一段時間卻沒問題。

但沒想到,就在兩名聖堂即將被雷電攻擊之時,他們卻突然撕裂空間,轉瞬間出現在百米遠處。這種短距離空間移動所需時間很短,空幻等人也不能像此前阻攔想要遠距離移動的聖堂時那樣去幹。

替嫁嫡妃:太子滾開 結果,更爲意外的事發生了。

滿天的雷電在失去目標,空幻幾人的注意力又正好轉移到百米多遠的聖堂之後,一頭砸在了跟在聖堂身後的球狀生命體上。

然後下一刻,三隻球狀生命體的注意力立刻被朋人吸引。

“我去,白癡也看得出是意外啊!”

“%¥¥#¥”

輕鬆避開球狀生命體的攻擊,空幻五人擋住了對方的衝鋒之後,立刻看向了雅度。

“告訴他們停下來!”

“啊,馬上。”

但雅度慌慌張張地卻一時沒想出該說什麼,就在這時,楚玲又大叫起來。

“那兩個聖堂想跑!”

“丫的,坑了我們還想逃!”

五對三,三個球狀生命體的作戰力完全比不上配合起來的五名朋族靈神,但空幻等人可不願意從圍觀衆變成參與者之後,還讓前一位參與者從容撤退。所以四人默契地對視一眼,龐大的念力衝擊將再一次靠攏的三個球狀生命體,如同打棒球般對着遠處的聖堂轟去。

“我靠!”遠處傳來聖堂長老毫無形象的怒吼。

“啊,你們怎麼把人拍飛了!”

這時,正打算髮言的雅度看着與聖堂混戰起來的球狀生命體,迷糊地眨了眨眼睛。但見到三隻球狀生命體,此刻對聖堂的作戰毫無戰意,反而不時看向朋人方面後,她還是急忙提醒到。

“空幻,快收束能量。巢族人在靈神狀態對能量的消耗很大,他們在這種時候很容易被高能量物體所吸引!”

“原來如此。”

按照雅度的提醒收束能量的當時,對面的球狀生命體由於智慧生物的思維,顯然不會立刻做出什麼變化。但不一會兒,大概也是被這種三方交戰弄煩了,球狀生命體開始收束心思,重新加強了與聖堂的作戰強度。

很顯然,他們也看出朋族完全打醬油的心思。

“不過空幻,交流?”雅度疑惑地問道。

Views:
61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