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葉思嘀嘀咕咕的感嘆了一番什麼時間流逝啊,滄海桑田啊,物是人非啊,一路上被學生用奇怪的目光盯著。

「噗哈哈。」笑聲從身後傳來,轉頭看見了還在7年級的安格斯、亞倫和艾米麗,還有6年級的漢娜。

陳葉思的臉瞬間紅了,才發現剛剛自己居然做了這麼傻的事。 假裝什麼都沒發生,在「前同學」們的陪同下來到了一年級的大教室,陳葉思來的比較早,因為還需要一些上課前的準備,和草藥的發放。

第一次上課難免會有些緊張,不過好在她自信於自己的魔葯知識不會覺得自己會出什麼錯誤。

雖然一年級的學生還沒有學習到藥劑煉金等一系列煉金課程,但是這些藥劑已經是所有人生活中必不可少非常常見的物品了。

因為實在是太常見了,學生們可能沒有辦法感受到魔葯藥劑的強大,她打算這節課教一些威力大的魔葯,再科普一些奇怪少見但是有時卻很實用的藥劑。

陳葉思打開一個木盒,這裡面是很多各種各樣的魔葯藥劑,都是這一年陳葉思試手成功的藥劑,它們都裝在一支支的試管里,豎著插在木盒的分格中,五顏六色的甚是好看。

婚外噬情 「唉,」她嘆了口氣,「可惜沒有好的儲藏水晶試管,那些都太昂貴了,雖然可以去申請獲得,但是用來裝這些普通的藥劑實在是浪費,而用普通的水晶試管,雖然也可以延長藥劑的保存,但那並不長久。」

準備的差不多了,學生也開始陸陸續續的進入教室,陳葉思又開始緊張了,好在恰當的緊張可以使她擁有更好的狀態來上課。

在上課開始后,她用一個很大型的魔葯製作開頭,創造了很好的氣氛,所有人都興緻勃勃的看著陳葉思製作。

但是陳葉思沒有表現出來的那麼平靜,這種大型的魔葯製作對操作要求也極高,稍有不慎就會產生爆炸。雖然,陳葉思對步驟已經相當熟練了,也有結界的法陣作為防禦,但是在一邊講述一邊製作實在是一心二用,當淡藍的藥劑從水元素具象的坩堝中倒出時,全場爆發了熱烈的掌聲,一些來觀看上課的老師也鬆了一口氣。

陳葉思拿著藥劑,臉上的笑容有些僵硬,「太累了!既要調控具象出來儀器的精度,又要控制火候,還要描述製作的過程和原理……」陳葉思一邊想著,一邊深吸了幾口氣,把木盒裡的各種藥劑發放下去,開始教一年級的同學們辨認。

「這是『腐化藥劑』,在死者屍體上滴上一滴,那麼這個人就從世界上消失了,地上會只剩幾件衣服,不過我做的這個並不成功,效果沒有傳說的那樣神奇……」陳葉思講著各種藥劑的效果以及如何辨別,這是舊的領域卻是全新的內容,學生們很好奇,也很專註,時不時就有一些學生來詢問,總之上課十分成功,陳葉思激起了他們的好奇心,也讓他們認識到了,魔葯危險的一面。

下課鈴聲響了,學生們把用來試驗的藥劑重新歸還到木盒中,和陳葉思道別後陸陸續續的離開了,「呼,」陳葉思沒有管教室的殘局,癱倒在椅子上,「這比我所有的魔葯藥劑配製都要辛苦。」

「陳葉思『老師』辛苦了~」亞倫含笑說道,收拾著被隨意丟在講台上的各種草藥,把它們收拾到了紙箱里。

「啊,解脫了,」陳葉思坐在椅子上原地不動的伸展了一下,活動活動了肩膀,抬頭笑道,「之後應該就輕鬆很多了,那些任務也不會多麼難辦了。」

塞西亞接道:「任務簡單也不要掉以輕心,還記得上次是誰為了抓一隻貓從樹上掉到了河裡嗎?」她滿臉笑意,眼睛都眯成了一條線。蝶俠小說網

陳葉思被嚇得連忙直起身子,抬起右手食指抵在嘴前,瞪了瞪眼睛示意「噓!」,快步走到塞西亞旁邊,小聲說,「不是說好的不提這件事嗎?」

黑歷史啊黑歷史,那天我還因為水太涼感冒了,打了一星期的噴嚏。陳葉思想捂臉,抬了抬手,最後還是放下了。「沒錯,但我還是完美的完成了任務。」她抬抬頭,直視前方。

這不丟人,陳葉思這麼想著。

平淡而又令人懷念的生活回歸了,陳葉思去找草藥老師麗塔,要來了之前在火豬山洞中的神奇植物的果子,那次被黑塔主一耽誤,這株神奇植物很快的枯萎了,不能再栽培,倒是前端幾顆紅色的果實還在上面懸挂著,透著陽光照射下來的光。

不過,交給麗塔之後,她消耗了兩顆果實進行試驗,卻依然不能知道這是什麼有什麼用。陳葉思拿著用玻璃小瓶裝著的紅色果實,十分好奇,終於她有能力自己研究神奇植物了,在研究之前,她還找聖殿用了一次進入圖書館內館的資格,再次翻出了一堆草藥書,查找著真相。

「為什麼那個將死的火豬即使受了這麼重的傷也要回到那個山洞,這究竟是什麼植物?」陳葉思抱著這樣的疑問,一邊找著類似的植物一邊做著筆記。

「看來回去之後要問問奧古斯都比較好。」

………

「欸,這個果子這麼重要嗎?」陳葉思坐在奧古斯都對面,沒有掩飾自己的驚訝。椅子是放在背包里,直接出現在這個世界的。

「嗯,博學的我就慷慨的告訴你,這個是做『太陽血液』藥劑的主材料。」奧古斯都抓起一塊曲奇餅乾塞進嘴裡,嚼著說,「這是一種很不錯的藥劑,任何時候都會發光,除了可以發出太陽的光照明之外,還是克制黑暗的『利器』,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派上用場了。」

用高級藥劑照明,奢侈。陳葉思嘴角抽了抽,沒說什麼,但已經打算好醒來之後就試著做做看,這個藥劑。

「對了,你的小黑是海洋生物,你可以讓阿爾泰充當翻譯和它交流交流,畢竟被束縛了這麼久,還沒人和它說話也挺無聊的。」奧古斯都說著,眼神黯淡了一些。

………

很快,陳葉思就去找阿爾泰了。阿爾泰過得很不錯,有學院「養」著,吃飽喝足的,豈不快哉。看見陳葉思來找他幫忙,他心情很好的就答應了下來。

陳葉思讓小黑從袖子里鑽出來,變大,小黑把一整個屋子占的滿滿的。 小黑瞅瞅阿爾泰這位前山神,又看了看陳葉思,大眼睛中透出了明顯的疑惑。

「小黑,」陳葉思摸了摸它的頭,「你可以試著和阿爾泰交流交流。」她停了下來,想到奧古斯都這麼一提可能是會是一件重要的事。

小黑聽後轉過頭對著阿爾泰吼了一聲,聲音很大,整棟樓都在震動。陳葉思責怪了一句,「小黑,這可不斯文。」

小黑「嗚」了一聲表示委屈,陳葉思哈哈的笑了,對阿爾泰說:「我家小黑是不是很可愛。」

「並沒有。」阿爾泰用衣袖擦了擦臉上被小黑吼叫時噴上的口水,反駁道,接著面朝小黑點了點頭說,「你好,我是阿爾泰山的山神,從陳葉思那裡知道你以前是居住在詛咒森林的河中。」在新的山神誕生之前他還是自稱山神,而且他不知道該怎麼開頭,因為比較好奇這個龐然大物為什麼會在那麼小的一條河裡,就這麼說了,他很懷疑那裡的河水能不能沒過小黑的背。

小黑吸取教訓,只是輕聲回了一聲。然後陳葉思在旁邊目瞪口呆,她想起來魔獸的語言是中文了,阿爾泰剛剛說話的時候就是用中文,也看到他時不時的「嗯」來回應小黑的吼聲,好像很認真的在聽小黑在講述什麼很長的故事。

過了一會兒,阿爾泰看見了陳葉思的獃滯,笑著說:「小黑很喜歡你喲,說你做的煎蛋,餅,烤肉,麵包,魔獸肉排……」

陳葉思眼角抽了抽,現在她特別想要拿什麼東西把他的嘴堵住,不讓他繼續報菜名。

彷彿知道陳葉思的想法,阿爾泰攤攤手,表示小黑就是這麼說的,隨即他進入了正題,「小黑說它原來不是在詛咒森林的,它本來是在南海的南端和它的家人們在一起,有一次它因為好奇陸地的樣子,就偷偷離開了那裡,就當它快到陸地的時候被一個金屬網困住了,再後來就被那塊奇怪的黑色手牌控制了。」

陳葉思愣了愣,她沒考慮到這些,怪不得奧古斯都會這麼說,她有些著急,「那現在呢?還能找到它的家人嗎?」

阿爾泰搖搖頭,「南海那邊的海邊現在可是度假勝地,不過海里的魔獸好像鬧了挺久了,說不定和它有關。」他朝小黑的方向抬了抬下巴,建議,「你可以領個南海邊上的任務,順路看看發生了什麼。」

陳葉思摸了摸下巴,考慮了一下,「好!」

初戀被摧毀:總裁太霸道 ………

「塞西亞,最近閑的話我們去接個南海邊上的任務吧,我們去找小黑的家人。」陳葉思興沖沖的說道。

「好呀,最近是比較閑,不過南海比較遠哦,比較困難的任務才會接手到聖殿這裡,一些簡單的任務聖殿地方部門就能解決,我們得好好準備才行,」塞西亞笑著說,「看來有事情可以做了。」

陳葉思拿出手牌,輸入魔力,手牌上方出現了聖殿的任務頁面,陳葉思翻著南海邊上一系列的城市任務,「我們該去哪裡?」她這麼問道。信風文學網

塞西亞指了指畫面上的一行,「這裡,剛好是海洋生物暴動的地方,比較適合去。」陳葉思順著她的手指看到了尤里斯這個地名。

「你去過嗎?」她側頭望向塞西亞。

塞西亞搖頭,「沒有,我去的最南邊就是這裡——羅爾梅斯城。」

陳葉思抓抓臉,訕訕地笑道:「我也是。」

領了任務之後,陳葉思花了一天用來整理房間和打掃衛生,她表示她不想在出去幾個月之後回來會發現有什麼東西發霉了,弄得整個房子一股惡臭,看來在這個方面她深有體會。

一些換洗的衣服她全部都丟到了系統的背包里,塞西亞的背包也被她塞了進去,然後她們一身輕鬆的出發,走出了羅爾梅斯城,陳葉思讓小黑載著她們去尤里斯城,小黑也閑的高興,騰起之後穿過雲層飛的極快,陳葉思展開了流線型的防護罩防止被風吹的睜不開眼睛,也很好的減少了風的阻力。

看了看具象出來的隨身羅盤,很快就看到了南邊的那一片海域,陳葉思合上羅盤的蓋子,「我們快到了。」

拍拍小黑的背,她們降在了這座海濱城市旁邊,「在不知道情況的時候還是謹慎一些好。」陳葉思還是讓小黑變小蜷進袖子里,在城門前她們出示了一下手牌,就有人帶領她們到了當地的聖殿,借取了任務的詳細信息之後,陳葉思就直截了當的要去調查了,畢竟她們沒有什麼行李可以放。

尤里斯聖殿還派了一個熟悉城市的人和她們一起去海邊,並且在回來的時候安排好住宿的房間。「你們好,可以叫我羅,我們先去魔獸暴動的地方嗎?」

「嗯,好的。」陳葉思翻著資料說著,坐上了羅叫來的馬車。乘在馬車上伴隨著車輪「軲轆軲轆」的聲音翻閱著信息,過了一會她看了看窗外,看見了不遠處反著太陽光的海洋,「哇,能看見大海了。」

塞西亞把注意力從資料上移開,一抬頭就呆住了,陳葉思彷彿可以從她的眼睛里看見光,「塞西亞是第一次到海邊吧!」陳葉思有些嘚瑟,之前在地球的時候她就住在海濱城市,雖然去看海還是要乘車,但是還是可以經常去玩的。

「你不也是。」塞西亞反駁。

陳葉思臉上的笑容僵了僵,隨即掩飾道:「那我還是可以想象出來是什麼樣子的。」

踩在沙灘上,眺望遠方的海面,陳葉思看著海水在沙灘上前進後退的「呼吸」,好像有些什麼在後方躲藏著,她踩了踩腳下的沙子,繼續翻著資料問道:「這麼好的地方居然沒有人,那些海洋生物做了什麼。」

「這裡的沙灘有問題,只要有人站在這個沙灘上超過5分鐘,就會有巨浪裹挾著泥沙撲來,初步懷疑是某種巨型海洋生物刻意做的,但是我們派人下海卻一無所獲,只好請求主殿的援助……」話還沒說完,就有大浪撲了過來,陳葉思她們立馬被捲入了海中。 陳葉思因為在水繫上有很高的親和力,面對海浪的來襲,她較為冷靜的先抓住了不遠處的塞西亞,右手前舉五指張開,在海浪拍到她們身上之前,開啟了一層水膜隔絕了那混雜了泥沙的海浪。

海浪很快就退回了,裹挾著沙灘上的人和事物,陳葉思操控著水球浮上海面,發現她們被海浪卷的離岸邊很遠了,當然憑藉她們在空間魔法上的造詣很快回到了沙灘上。 隱婚豪門:纏愛神祕前妻 此時的沙灘有一些狼狽,被太陽曬得有些乾燥的表層沙子也不知道是被打濕了還是被捲走了。

踩著濕透的沙子,她們看見羅還站在原地,衣服沒有濕,臉上還帶著之前的微笑,彷彿什麼都沒發生過。

陳葉思快步往前走了幾步,來到羅的面前,盯著他的眼睛:「資料里並沒有這件事,你卻直接把我們帶到這裡。」

「不要動怒,這只是一個小小的測試,測測你們面對危險時的反應。」羅舉起雙手顯得很無辜,「不是我們質疑你們能力,畢竟主殿只派了你們兩個人,看年紀是剛剛畢業吧,不是很容易讓人能夠放心,為了讓尤里斯聖殿見識見識你們的實力,只好來了這麼一出,一個小小的考驗~」

「所以?」

你不知道塞西亞的年級可以當你太奶奶了嗎?陳葉思在心裡吐槽。

「所以,你們過關了。」羅微笑著自顧自的鼓起掌來。

「哈?」陳葉思的表情有些怪異,彷彿不能理解他們這算什麼操作,塞西亞笑著搖了搖頭對羅說:「那麼,真正的資料可以給我們了吧。」

「當然當然,」羅連忙點頭,「我們先離開這個問題沙灘吧,否則第二次浪就拍過來了,你們也經歷過這個沙灘的怪異了,也更能體會到我們的苦惱。」

「而且這種事情不僅僅發生在這個沙灘上,在其它地方也有出現,不過沒有這片沙灘這麼有規律。」

快速離開了沙灘,羅為他們安排好了住處,被這麼一折騰,天色也很快暗了下來,羅要回分殿去提交他的任務,陳葉思她們就留在了房間里翻閱著資料,決定明天一早再去那個奇怪的沙灘上,有必要的話還得潛到海水裡。

「沙灘的異狀居然已經持續了好幾年了,最開始的那一次是在四年前,」陳葉思劃出了資料中的關鍵,「那個時候沙灘上有很多旅客,天氣很好,也有很多當地的居民在經營一些旅遊產業,遊覽、住宿、餐飲、購物……」

「然後,怪事就發生了,不管是今天我們去的那個沙灘,還是邊緣的幾個沙灘,都是同時掀起了巨浪,就像我們遭遇的那樣。」

陳葉思坐在床上托著頭思考,「如果這件事情和小黑有關的話,會不會好處理一些。」

「不要有抱僥倖心理。」對面床上的塞西亞提醒道。

「知道了,」陳葉思抬了抬那隻縮著小黑的手臂,隨即她的動作僵住了,「糟糕了,忘記把我們的隨身翻譯器—阿爾泰,帶過來了!」400小說

「嗯?你不是會魔獸的語言嗎,難道很不專業?」

「不是,問題在於小黑只會吼啊!」陳葉思捂臉,塞西亞張大了嘴,質疑的看著她。

「我們就靠我們自己吧,雖然會更加困難。」陳葉思暗暗為自己打了個氣。

………第二天,

「在沙灘上並不能發現些什麼,否則這四年他們早就解決問題了。」陳葉思已經把所有問題沙灘都「逛」了一遍,都一樣,除了沙子就是海,然後浪就拍過來了。

她們也都被拍出經驗來了,不再像第一次那樣狼狽會被捲走了,她自信的說:「看來我們要潛水了,而且這周邊的海域分殿肯定都搜查過了,我們要更加往前。」指了指遠方的海面,「從那邊往下潛,肇事者一定還一直在這附近。我們把它抓出來。」

遞給塞西亞幾塊儲存了水元素的換石,陳葉思有些躍躍欲試,踩在齊腳踝的海水中,她大喊:「準備好了嗎!」雙手抬起,她盯著遠方,那即將拍過來巨浪已經在遠處形成,像一條延綿的白線,很快浪過來了,陳葉思準備好了水膜,等待著海水將她們捲走,水將她們捲入了海洋深處。

從手中匯聚出火光,淡淡的火光縮放著突然擴大放出強烈的光芒,就像一個小太陽一樣,陳葉思用了一個小小的技巧,讓光線往一個方向散發過去。就像一個強光手電筒一樣。她在心裡吐槽了一句,開始往前方望去。

四周十分漆黑,唯有被「手電筒」照到的地方會有短暫的光亮,看來被捲入了比較深的海域。陳葉思看了看不遠處的塞西亞,思考著,「看來我們很『巧合』的被卷往了一個方向,正常的情況下我們應該會被分散。」

在水膜中聲音都悶悶的,但是還是能夠通過海水聽到。

「接下來我們往哪裡找?」

陳葉思沒有直接回答,而是接著上句話說:「你好不好奇,那些被捲走的人究竟到哪裡去了,是被詭異的海洋生物抓起來了還是被吃掉了。」

「水流在推動我們往一個方向走,我有預感,在那個方向的終點會有我們想要看見的東西。」

陳葉思眨眨眼睛,熄滅了「手電筒」直接坐在了圓球形狀的水膜里跟著海水前進。

四周十分黝黑,她們都是第一次潛到這麼深的海中,原來海洋是這麼的安靜,少量看不清的魚群從身邊游過,那種寂靜讓人有些害怕,讓陳葉思有些忍不住想要重新點燃火光,但那可能會驚動「肇事者」,她抬抬手最後忍住了,只是拉住了就在身旁的塞西亞。

慢慢的,推動她們的水流停了下來,陳葉思看見了光芒,這一點光芒隨著她們的靠近在眼前逐漸變大,直至佔滿整個視線,這是一個城市,發著微光的城市,在這種深海中。

「這個世界發生什麼奇迹感覺都不用太奇怪。」陳葉思笑著,嘴角卻是有些抽搐。 這個城市很漂亮,藍色的幽光在海水中偶有浮現,那些樓房即使在水下也沒有被腐蝕,有一層透明的水膜保護著,即使是水中也可以正常的呼吸。

當陳葉思穿過了這層水膜的時候撤掉了她自己的水膜,才發現這個水膜和她具象出的水膜不一樣,更加高級,在水膜中可以直接在水中呼吸,而且看起來已經持續整整四年了,「憑我的等級還做不到這麼完美。」她頻頻回頭,不想放棄對這層水膜的觀察,不過有一股水流忽的出現,快速的推著她們進入了城市中間一個華麗的建築中。

陳葉思只覺得有些遺憾,卻不太害怕接下來將要面對的事物,這個城市彷彿有種讓人安心的魔力,明明遠離陸地卻依然能夠腳踏實地,在海水中呼吸,頭髮和衣擺在海中隨著水流漂動。

「這和電視劇裏海王的宮殿也太像了。」陳葉思這麼想著,看見了屋內的布置,一個穿著古裝的成熟美麗女子倚靠在可以稱之為「龍椅」的寶座上。

「歡迎你們,我的新市民。你們不論是抱有什麼目的,還是不小心被海水捲來。留在這裡吧,留在這裡享受生活,這裡沒有競爭,沒有壓力,人人過著安居樂業自給自足的生活。是傳說中的桃花源哦……」女子這麼蠱惑著。

「這不是中城通用的語言,我聽不懂。」塞西亞疑惑的說道,「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我卻有一種特別想要留下來居住的慾望,這明明是一座海洋城市,而我是冰雪精靈。」

陳葉思拉拉塞西亞不讓她答應下來,她知道這裡被這位城主治理的很好,但她沒有忘掉此行的目的,直視著「龍椅」上的人用中文交流道:「對,我們是有目的的,就是尋找出沙灘怪異的真相併且解決,看來就是你搞得鬼。這裡的居民都是被你卷過來的吧!他們的家人怎麼辦,他們在這四年一直在尋找,沒有放棄,分殿的人也一直在調查。」

「哼,那些人,那些人太膽小了,甚至都不敢跟著水流走,只要順著水流就可以找到這裡,就像你們做的一樣。」美麗的女子微微抬頭,朝下看著兩人,「即使找到了也會留在這個美麗的城市,你看他們在這裡生活的是多麼開心快樂,這不好嗎,居住在這裡就當做是捕捉我孩子的代價。」

陳葉思聽到「孩子」這個詞后愣了愣,她們對話是用中文,那麼這位女子極可能是魔獸,等級很高的魔獸!她的孩子。陳葉思想到這,馬上把小黑從袖口抖了出來,小黑變大之後,依然占不了整個宮殿的十分之一。

小黑一開始迷惑的看看四周,但當它看見龍椅上的女子的時候,歡快的吼了一聲,撲了上去,陳葉思眼中帶著笑,對著已經清醒過來了塞西亞說:「看吧!我的『僥倖心理』還是有所作用的,本來就是為了尋找小黑的故鄉,阿爾泰提醒過我,南海這一帶有關於魔獸的事件,看來就是這件事。」

塞西亞扯出一個微笑,抬頭看向前面的母子倆,「你知道我們來的目的,我們把你的孩子還給你了,也請把被你捲來的人們還給我們的城市吧。」

「這個城市不是桃花源,是一個逃避之地,逃避現實的『樂園』,你不過是以一個冠冕堂皇的理由懲罰他們的家人,懲罰他們。」陳葉思補充道。

女子對著她們點點頭,「好吧,的確如這個女孩說的那樣,剛剛卡里西也和我們說了,他被你救之後過得不錯,我不應該以偏概全,把個別人的錯誤,懲罰所有人。五號小說網

感謝卡西里吧!多虧了他說服了我,感謝你們,把卡西裡帶來,讓我們重逢,我會把城中的人用水膜包裹著送回沙灘。」

「那小黑要跟你回去了嗎?」陳葉思抬抬手有些不舍,陳葉思還是用她起的名字問道。

卡西里聽到陳葉思在叫他,又遊動過來,用鼻子撞了撞她,大眼睛中露出濃濃的不舍,陳葉思摸摸他的頭,「要回家嘍,以後也要好好吃,好好睡。」

沒有很長的時間能來告別,女子很快就帶著小黑離開,宮殿已經變得空蕩蕩的,就像一開始就沒發生過任何事情一樣,唯有那個女子的聲音還在殿中回蕩,「你值得褒獎,這個就給你了,可以用來與我聯繫,誰讓卡里西喜歡上你了呢。」

一件閃著紅光的小物件從上方緩緩的沉了下來,陳葉思手一伸,那件物品就落到了她的手裡,細細端詳是一枚有紅寶石的戒指。

「我記得這個戒指原本是在那個女子的手上戴著的,不知道怎麼用…啊!」陳葉思還沒說完就被眼前的景象震驚到了,她和塞西亞分別被水膜包裹漂離了這座城市,出來的過程中,她們還看到了很多的人,那些「市民」也在一個個的水膜中,向著一個方向漂著,甚是壯觀。

在所有人離開這座城市之後,這座城市,就像泡沫那般瓦解了,看來那個女子抹去了這個城市的痕迹。

塞西亞感慨:「她,大概有70多級吧,可以讓城市在一瞬間形成,也可以讓它一瞬間消亡,真是無情呢。這些在這四年存在的痕迹都不再有了。」

「對於她那樣強大的海洋生物……海洋生物?她是小黑媽媽!她也是一條龍!」陳葉思突然才意識到剛剛和她對話的女子是魔獸。

「這其實是比較正常的,我們在極北有一棵古木,這堪稱奇迹,漸漸樹有了靈,漸漸樹成了形,就是人類的形態,是個十分和善的『人』。」

陳葉思在小說中,漫畫里,都有看到過類似的事情,對此也不缺乏想象,不過當這種事情發生在身邊的時候,難免還是會覺得驚奇,不過轉而她又開心起來。

「任務解決了,小黑也找到了媽媽,她的媽媽這麼強大一定可以帶他安全回家的。瞬間感覺人生圓滿了。」陳葉思安然的癱在水膜里,舉著那枚有著一顆紅寶石的戒指研究著。 所有人都回到了沙灘上,陳葉思找來了羅,她的任務完成了,接下就是分殿他們的安排了,看著他們尋找到還住在附近沒有放棄的失蹤者家人,看著一些人的團聚。

「哈。」她生了個懶腰,隨之呼出了一口氣「事情解決了,感覺今天見證了太多人的重逢,接下來,我們得靠自己走回羅爾梅斯城了。」

「困擾了尤里斯四年的魔獸事件就這樣解決了,不知道該說你是幸運呢?還是幸運吧。

還有分殿會給我們準備馬車,我們不用徒步走回去,而且難得有幾天清閑,沙灘又恢復了正常我們可以在這裡歇一歇,畢竟難得的旅遊機會可不能浪費了。」

「不錯的提議,可惜我才九級否則還可以用飛行術回去了,當然『度假期間』我還可以乘此機會做一個我想做的魔葯實驗,這需要借用一下分殿有較強防禦結界的房間。」陳葉思舉雙手同意。

拿出手牌申請完房間和馬車之後,她們的「導遊」也過來提交任務,羅很樂意帶她們去海邊「度假」。

到了海邊,海水還是那樣的波光粼粼。那些已經關閉的店面也都重新開了起來。不過事情剛剛解決,信息還沒有傳達的那麼快,沙灘上沒有什麼人,但是比起之前一點人都沒有的沙灘來說,要有生機的多,本地的居民也終於可以享受許久沒有感受到的沙灘陽光。

運氣不錯,看起來這幾天天地都很不錯,陳葉思感慨著有天氣預報的好處,在沒有天氣預告的這個世界,只有一些自然系的魔法師可以憑感應來推測之後的天氣,三天後的天氣預測也並不是特別的準確。

帶著遮陽的草帽,陳葉思踩著水,脖子上掛著那枚紅寶石戒指,當時拿到戒指的時候,她左看右看看不出個所以然,結果在嘗試帶到手指頭上的時候,一些資料紛紛湧入腦海,她才知道,這枚戒指除了偶爾可以和那個女子聯繫,居然還可以呼風喚雨,「不愧是龍王。」她當時感慨道。

相公別懵:夫人又裝傻了 「啊,感覺突然又清閑了,你說我們把柳白留在房間里,而我們在沙灘上玩,它會不會生氣。」

Views:
45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