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有下文!?

小豆下意識地想起身,腰卻被箍得更緊,後腦也被按住了。

光之隱曜 舌尖順着脣線輕輕描摹了一下,緊接着溫柔地撬開了脣縫。

作者有話要說:不作死就不會死爲什麼就是不懂?

反攻什麼的甚美。

浴袍殺的關鍵詞在於內中真空,你們感受一下下章的節奏=////=(捂住褲襠跑走

Abyss·功能點亮:

系統已修復,人物名錄更新中……

可攻略人物激活:狡齧慎也。

~阿姆斯特朗迴旋噴氣式感謝~

阿尋扔了一個地雷?嗚哇軍訓回來的節奏我終於能過上每天舔天使的好日子了!順帶嫉妒一下身高差

月下花舞扔了一個火箭炮 感謝牌子太美啦麼麼噠╭(╯3╰)╮

燭殷扔了一個地雷?這次ID變回來了的樣子。*也感受到你的天使光環了麼(?→3→)

○︷嵐ル〃.扔了一個地雷?不造爲什麼,高高興興地念出了“嵐兒~~~~~”,而且唸了不止一次(抱頭

十字扔了一個地雷?yooooo!(最近我都不敢說初次見面了因爲大家都改ID很頻繁的樣子!?)親一個!

泥泥扔了一個地雷?泥泥泥泥泥泥泥!!!(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地在舌尖炸開

蘇LL扔了一個地雷?歡迎回歸!!!!你我的愛就像你出現的頻率一樣是間歇泉,雖不是持續噴涌但總會在合適的時候爆發呢♂

失落的貓扔了一個手榴彈?我到底要不要說初次見面!叉好忐忑!……努力PR你!!

宗像·真·杉田夏子扔了一個火箭炮?上回沒認出來太失敗了!抱住阿夏順毛捋。哥錯了。給你摸腹肌。

清明扔了一個地雷?我好像見過這個ID又好像沒見過……我到底要不要說初次洞房等關鍵詞呢(不都不必了

德米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04?00:48:08

德米扔了兩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04?00:48:20

德米扔了三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04?00:48:47

你的留言超好吃啊!!完全說出了我的心聲!點精華!!!/////

姬上扔了一個地雷?所以說這麼快就開始爲慎也搖旗將老師丟開老師超可憐啊23333

泥泥扔了一個地雷?泥泥泥泥泥泥泥泥泥泥泥泥泥泥(再次玩了起來(話說回來寶貝你自稱用第三人稱真可愛

洗具了扔了一個地雷?放出腎爺再戳你一下!多盪漾一點給我看呀!(興奮地揉搓你

拘束之翼扔了一個地雷?翅膀翅膀翅膀翅膀!!!(滿地亂蹦抱着翅膀撒歡兒

燭殷扔了一個地雷?艾瑪日刊少女……_(:3」∠)_我又收穫了一個真愛呢,好高興啊……

大雨娃扔了一個地雷?腎爺很美味的不要嫌棄他QAQ當原創看嘛!我不能沒有你嗚嗚嗚嗚!!! 30Psycho Pass·Take14

舌尖順着脣線輕輕描摹了一下,緊接着溫柔地撬開了脣縫。

豆……了個大槽。

小豆腦子裏的引線轟地炸了!

叉!!一下子消耗這麼多節操,豆工廠表示供應不上啊!(→皿→)

小豆下意識地閉緊牙關、呼吸一亂;緊接着,兩人相接的脣間便溢出狡齧低沉的哼笑聲……

豆神……豆神這耳朵腫麼有點兒酥……

這麼一晃神的功夫,舌頭便輕易地侵入了牙關。

這是個還含着些許酒氣的吻。

就連炙熱交纏着的呼吸也變得醺然起來。

他微微加了些力道、繼續加深着這個吻,迫得她不斷後仰;舌尖在口腔內廝磨,帶來戰慄的細小電流、燒得人臉頰發燙。

不,不行了,豆神有點兒氣短……趕緊自救!

小豆低低地“唔”了一聲,開始苦逼地踩着戲路去推狡齧的胸口……沒想到直接按到了一片滾燙的皮膚——大概是因爲剛纔摔得比較狼狽,狡齧的浴衣前襟被扯得大開。

豆兒僵了……

掌下的胸膛急促地起伏了一下。

哎擦踩到雷了!

小豆想撤手,手心剛剛離開一些就被狡齧抓了回去。

掙扎間衣物窸窣作響,狡齧的浴衣似乎被扯得更不成樣子了;倏地身下也有些平衡不穩,小豆後知後覺地察覺到狡齧墊在身下的兩條長腿不安份地支了起來,不偏不倚地架在她腰間。

燙得讓人心驚。

“別亂動。”黑暗中傳來他有些暗啞的聲音。

身邊極近的距離就有人在高聲打鬧,幾乎掩住了這道聲音。

靜止片刻,小豆感覺到腰間一緊,接着整個人被半抱半拖着撈了起來。

於是就這麼一路被狡齧拉出了餐廳(……)。

走廊上也是一片漆黑,唯獨窗外透入些許月光,還算勉強能辨別方向。小豆的血槽有點空、正驚魂未定地努力回覆hp,直到走過五六道門才反應過來,雙手扳住狡齧拉着她的手一個急停。大腦飛速轉了幾圈,還是繼續裝不勝酒力比較科學:“等一下……我到了……”說着轉頭往旁邊的門走,“唔,明、明天見啊鴨原教授……”

感謝旅館老闆娘啊有木有!正好把豆神的房間安排在餐廳過道外面第六扇門!

小豆轉身剛邁出一步,面前就橫過一隻手臂“啪”地按在牆壁上、攔住了她的去路。

“鴨原教授?”狡齧猛地低下頭、臉對臉地盯着她——

兩人正好在靠窗的位置,藉着外頭飛檐上懸掛風燈的微光,能清楚地看到狡齧的表情。

他微微眯起雙眼,擡手卡住了她的腮:“……鶴留凜,我是誰?”

小豆絕壁不能穿幫:“……爽子?要去吃夜宵嗎?”

“……”狡齧默了片刻,“啊,不認得我了嗎?”虎口微微收緊,語氣乾巴巴的:“那正好,做得更過分一點也沒關係了吧?”

說着一垂頭、再度迅速挨近她……

火候正好,趕快唸完告白確認臺詞好落跑!

小豆立刻擡手擋住臉,微微提高聲音:“別鬧了狡齧慎也!”

狡齧的動作頓住了。

小豆從指縫間望向他……就看到他微挑起眉,爾後嘴角慢慢翹了起來。

她咬了咬下脣,一臉沮喪地放下手、臉頰還有些發紅。

狡齧似乎受用極了……指腹輕輕摩挲一下她的臉頰,“清醒了?”

小豆毛了,伸手去拍他的手,被他快速躲過。他扶在牆上的手又滑下一些、迅速阻住她去路,把人圈的更緊。

“清醒了就好,下面要說的話就好好聽着。”

小豆不動了,內心略憂桑——

_(:3∠)_……哎擦。腎爺您兜兒裏的雄性荷爾蒙掉了一地,求揀回。

如是做了點兒心理建設,她擡起眼,和狡齧對視。

視線相觸的一刻,他輕嘆一口氣,埋下頭、手掌在腦後胡亂拂了一把,復又快速擡起頭。

“交往吧。”他啞着嗓子說着,伸手捏住了她的臉頰。

話音落下,金色的好感度數字“90”就快速跳到了100;而狀態欄的“暗生情愫”則閃爍了一下,直接變成了“心心相印”。

再三確認過自己沒看錯後,同時也過去了一段相當長的沉默時間;小豆緊了緊抓着浴衣袖子的手指,心裏數過最後一個數,這才輕聲應了一聲“嗯”。

接着就被狡齧直接撈進了懷裏……然後很快又被鬆開。

他拉開她房間的門,把她推了進去,“去睡吧。”

小豆如蒙大赦!噢次紳士風度好評!不過這就沒下文了有點不科學啊?

如是,她站在門旁時便象徵性地擺出“就這樣結束了嗎”的疑惑表情、扒住了門沿,“慎也?”

狡齧的喉結快速地上下滑動一下。

“……在我改變主意之前馬上鎖門。”

他虎着一張臉說完,立刻利索地把門帶上了。

……

可喜可賀,此次事件過後交往模式正式啓動。

畢竟還在合宿期,兩人並沒有使用諸如“黏在一起”、“高調秀恩愛”的普遍情侶拉仇恨技能,而是恢復了以前那樣能自然相談的相處模式,不過偶爾也會觸發“擁抱”、“摸犬首”和“輕吻”等粉紅色事件。

如是,小豆保持着勻速播撒節操(……)的狀態直到合宿結束。

回到市裏的當天傍晚剛好趕上下雨,大家都是人困馬乏的狀態,於是略過和狡齧道別各回各家的過程不提——天色全黑之後,小豆終於頂着小雨回到了公寓。

在沙發上窩着玩了會兒遊戲,直到睡覺時間快到了,她才關掉體感頭盔、開着啓投影電視準備聽着新聞洗漱睡覺。一邊擠牙膏,一邊轉着眼睛琢磨:趕早不趕晚,be的攻略計劃也應該提上日程了。

這頭豆兒肚裏的主意剛轉過一個來回,那頭n’就冒出來補刀了:【這麼快就開始計劃了?不多享受一陣子平和生活嗎?】 假戲成愛 語氣相當微妙。

小豆反吐槽:生活一直都挺平和的,也就哲學家那裏不平和了一點,還不是您老鬧的?

【只是善意的提醒,】n’慢條斯理地說。【並不是每一次你都會那麼好運、能空降到沒有危險的年代或者世界裏。】

小豆渾不在意:沒事兒,豆神有脫離世界掛。諾娜塔蹦極都玩兒過了,還有什麼好怕的?

n’笑了。【到現在還是抱着這種態度嗎?小豆,這個世界並不是像你在心裏一味對自己強調的那樣、是虛假的數據,而是真實的。只不過它所遵循的是和你原本所在的世界不同的‘規則’,不代表你就可以把它當做夢境或者遊戲去看待。就算可以規避死亡,但是遭遇危險時,一樣會受傷、流血、恐懼、疼痛。假如不能及時離開,你一樣會有死亡風險。】

小豆被說毛了:突然告訴我這些幹嘛……

【爲了讓你明白它的美好之處也是真實的,而不僅僅是個好夢。 武道危途 你自己都沒注意到吧?這段時間是你笑得最多的時候。】

小豆捏着牙刷的手頓了頓。

爾後淡定地吐出一個牙膏泡泡。

“少見多怪,那是因爲你沒看過豆神更開心的時候。”她一臉淡定地說,“您老把我拉進這個……嗯,真實的異次元之前,我可是天天都過得比現在樂呵一百倍。”

n’嘆了口氣,不出聲了。

——洗漱完出來,小豆狀態回來了,開始繼續在腦子裏理情報。按照之前熟男狡的說法,男神是在大學時期被甩的,而且分手事件應該是在兩人選擇好未來的職業之前發生的;這次合宿結束後立刻就是春假,開學後馬上就會爲學生進行第一次適格工作傾向性判定,這個時間段應該已經相當靠近了。

說到春假……哎擦,終於可以暫時放下數不清的論文和課題,全力給男神上發條了。

小豆心不在焉地扭開茶几上的藥瓶,倒出一粒助眠藥物。

——如果不是因爲這個鶴留凜也具備失眠屬性,小豆幾乎要被連日來的治癒節奏給閃得忘記了兩個鶴留是同一個人、忘記了這裏只是鶴留的“過去”,而並非另一個世界。

雖然失眠原因不明,不過目前看來鶴留的症狀跟哲學家信徒時期相比還很輕、根本不嚴重,只是偶爾發作。

小豆正想事兒呢,倏地被虛擬管家手中的投影電視上的緊急新聞吸引了注意力。

上面播報的是衆議院議員夫妻雙雙吞槍自殺的事件。

她的瞳孔微微縮緊,凝視着滾動條幕上的名字。

……這名字,有點熟悉啊?

調動自己腦海中的記憶,小豆站在原地呆愣了片刻……終於反應了過來。

自殺的是鶴留凜的父母。

窗外響起了隱隱的雷聲。

雨勢變大了。

……

撐着傘站在公寓大樓門口,小豆望着外面連成一片的滂沱雨幕,嘆了口氣,關掉了手上不斷閃爍的終端。

從剛纔起就不停有通話接入——全都是來自於鶴留凜父母交際圈內的人。

先放一放吧,豆神還沒想好怎麼處理呢……(:3っ)3

n’仍在耳邊耐心科普。【……由於父母工作性質的問題,從小就沒有得到什麼關愛,交集完全就跟陌生人一樣。拒絕了父母的安排私自選擇學校和專業、離開家裏自己在外面租了公寓,基本上可以算作是離家出走了。總的來說,跟父母的關係非常冷漠。】

嗯,對得上,怪不得這會兒是住在公寓裏呢,豆神明明記得哲學家(……)時期妹子可是住在自己家那棟嚇人的豪宅裏(還在裏面蓄養了一位銀髮哲學美人)來着……

不過她跟鶴留凜的父母一面都沒見過,要說悲痛欲絕不可能,但心裏不舒服是絕對有的。

吞槍自殺,怎麼想都有點……

雷聲轟隆響起,又是一道閃電劃過。

這裏和狡齧的住處還是捱得很近的……走路過去,二十分鐘到達的節奏?

小豆再次嘆了口氣,爾後苦逼地走出了建築的屋檐、走入了瓢潑的雨水中。

……嗯,挺好的,天氣加成……增加虐感什麼的。

而半個小時後,當小豆抹着眼睛上的雨水站在狡齧住所的呼叫器前時,悔得腸子都青了。

走路走到一半就被淋得完全沒有了打傘的意義,整個人像剛從水裏撈出來的一樣,簡直透心涼有木有?豆神多敬業啊,乾脆把雨傘扔了,要做就做到最好有木有?

結果這會兒想伸手去按呼叫按鈕,手指已經凍得不聽使喚,那頭呼叫剛一接通、狡齧低沉好聽的聲音響起、還沒來得及把“哪位”說完,迎來的就是她一連串兒的噴嚏……

Views:
43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