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樣,事情辦了沒有?」對面傳來了歐陽智的聲音。原來他也是知道了情況,甚至特意提醒過林不凡實力很強,不能硬來。

「當然辦了。」林不凡回答。

歐陽智楞了下,這聲音怎麼這麼熟悉,問:「你是誰?」

「歐陽公子心真大啊,這麼快就忘了我這個林老弟嗎?」林不凡嘴角勾起一抹邪異的諷刺,更帶著一種刺骨的冰寒。

歐陽智臉色大變,立刻掛了電話。畢竟,他們可是答應了不對付林不凡的。若是被抓住把柄,不好說。

林不凡隨手把手機丟在一旁,眼中閃爍的冰冷殺機可見他的瘋狂怒意。

歐陽家,不把你們徹底踩死,我就不是林不凡。 同一時間,佝僂老嫗把蘇雨菲喊到一旁,說:「菲菲,今天的事情你也看到了,你喜歡的男人不是普通人,他身邊會有著越來越多的危險。如果你依然這麼沒用,遲早會害死他的。」

「婆婆,我,我不可以邊修鍊邊讀書嗎?」蘇雨菲剛剛出事就想過這個問題。

老嫗搖了搖頭,說:「不行,你雖然是適合修鍊我派心法的最佳天才,但卻沒有任何修鍊根基,我必須用特殊方法相助你修鍊,從而讓你鞏固根基並提升實力。」

聽到是這樣,蘇雨菲明顯非常為難,神情有些掙扎。

「但是只要你足夠努力,最多一年,你就可以出山自行修鍊。到時候,你就可以天天跟林不凡在一起都沒關係。」

老嫗沒想到蘇雨菲這麼喜歡林不凡,自己那麼多神奇表演都勾不走,就故意這樣說。

其實,事實當然不是完全如此。

「一年嗎?」蘇雨菲猶豫下說:「讓我想想。」

「好吧,今天最後一天,明日一早我就會離開這裡。如果你決定好了,就給我打電話,到時我去接你。」老嫗留下這話,身影一閃,很快就從這裡消失了。

林不凡丟掉手機,就看到老嫗跟蘇雨菲在一旁說話,而且老嫗很快走了,忙上前道:「菲菲,剛剛那位前輩實力太強了,你怎麼認識的?」

蘇雨菲一聽,更想到了老婆婆的神奇厲害,猶豫下問:「不凡,婆婆想要收我做徒弟,你覺得我是不是該答應她?」

「她要教你功夫?」林不凡驚訝。

「是的,她說我特別適合修鍊他們門派心法,非常想收我做弟子。」

「那是好事,不過你了解她的來歷不,是什麼門派?」林不凡意思很明顯,邪道門派可不能加入。

「這個不是太清楚,但我知道她是好人,不會害我的。」

「最好還是搞清楚來歷吧,若真的來歷清白,這對你來說,自然是天大的機緣。」林不凡說。

畢竟要得到這樣一份修鍊機會,對於任何人來說都是極其難得的。畢竟,那個老嫗真的很強,至少他現在絕對不是人家對手。

「嗯。」蘇雨菲點頭,經過林不凡這麼一說,心中終於下定決心,她要做老嫗的徒弟。

老爸老媽雖然受到不少拳打腳踢,但因為身體得到改造,抗擊打能力跟恢復能力都強了不少,問題不大。

林不凡身懷絕世心法,更有絕世一針帶來的醫術,所以就連醫院都沒去,開車帶著他們三人回仁安縣。

回到家中之後,他配了一點葯給兩人。

雖然絕世一針能讓他們任何一人立刻恢復,但那實在大材小用。更何況,他接下來的計劃要用到絕世一針。

這次雖然牽連了老爸老媽,但兩人並沒有多言。只是讓林不凡不用太擔心他們,好好做自己的事情。

但是有一點,一定要保護好他自己的安全。

顯然,楊慧夫妻理解接受林不凡會給他們帶來危險,甚至支持林不凡繼續走自己的路。

他們是想到林不凡的身世,他現在本事越來越大,必然會走上一條坎坷又充滿危險的道路。

這一點,林不凡自己都不知道,他的身世隱藏的將會是一個驚天大秘密。

解決了父母這邊問題,哪怕已經晚上七點,林不凡都已經上車,連夜趕回天海市。

從這一刻開始,他要正式開始一步步解決歐陽家這個龐然大物。只是剛出縣城,手機響了起來。

「菲菲!」

「不凡,你出來下吧,我有事跟你說。」蘇雨菲剛跟父母溝通過了,劉嵐兩人有些不同意,他們覺得跟林不凡定下婚事才是最重要的。

但是,在見到老嫗神奇魔術一般的表演之後,他們也是被征服了。

「我現在正回天海市的路上,是有什麼重要事嗎?」林不凡問。

「這麼快啊。」蘇雨菲確定一切后才跟林不凡告別,沒想到晚了,猶豫下說:「沒什麼,就是我答應婆婆要跟她修鍊功夫了。」

「什麼,你確定她來歷了?」林不凡非常關心這問題。

「嗯,她叫賀蘭,來自天星宮,據她說,天星宮是絕對正派。」

「天星宮?」林不凡猶豫一下,說:「我先掛了電話,你等我一下,我幫你打聽打聽。」

蘇雨菲一聽,忙點頭應下,不凡果然越走越遠。看來自己答應婆婆絕對是對的,否則只會跟他差距越來越巨大。

林不凡放下手機,立刻拿出手機撥通了青龍尊者的電話,他也只認識這麼一個超級牛人,直接問道:「林老,您聽說過過天星宮嗎?」

「什麼!」

林龍臉色一變,天星宮這等門派,知道的人少之又少,林不凡怎麼會知道,驚問道:「你小子不會惹上天星宮的人吧?」

「沒,就是問問,想看看他們是不是好人?」

「廢話,天星宮是絕對的名門正派。我警告你,千萬不要招惹上他們。否則的話,沒有人能救你。」

「這麼厲害?」

「你說呢,還有也不要跟任何人打探他們來歷,這是不允許的。好了,我只能跟你說這麼多。」

林不凡放下手機,搖頭苦笑,還挺神秘的,不過最重要信息他已經得到,忙拿出手機撥打了蘇雨菲電話。

「不凡,怎麼樣?」

「我問到了,如果真是天星宮的話。那不但超級厲害,而且還非常正派。」

聽到這麼說,蘇雨菲也是開心:「嗯,那我明日一早就跟她離開。只是這一走,恐怕要離開一年了。」

「啊,為什麼?」林不凡楞了下。

蘇雨菲解釋了一下。

林不凡一聽也是,蘇雨菲從未修鍊過,根基確實不行,立刻說:「你現在在哪裡,我馬上回去。」

蘇雨菲一聽,臉上不由露出喜色,立刻告知了地址。

馬上就要走了,以後很長時間都要見不到林不凡,蘇雨菲內心顯然非常不舍,今天這時候給林不凡打電話,不只是跟他告別。

她還有一個大膽的想法,就是成為林不凡實質上的真正女人。

這不,想到這些,臉上有著動人的暈紅。 罪惡遊戲

那天下午,沒有人打算離開馬莎,讓她自己呆在家裏。可碰巧,出於種種原因,每個人都被叫了出去。麥克法蘭太太正在參加由婦女反賭博同盟舉辦的會議;姐姐內爾的男朋友突然要帶着她駕車遠遊;爸爸像往常一樣在辦公室裏;而這天正是瑪麗·安外出的日子。至於埃米林,她當然應該呆在家裏,照看着小姑娘,可埃米林有着好動的天性。

“小姐,如果你不介意,我想到大街那頭和卡爾頓太太的小女孩講幾句話。”她對馬莎說。

“當然可以。你最好鎖上後門,帶上鑰匙,因爲我要到樓上去。”馬莎回答。

“好吧!小姐,我一定按照你說的去做。”埃米林高興地跑開了。她和她的朋友消磨了一個下午。馬莎孤獨地呆在大屋子裏,而且她又被鎖在裏面。

小姑娘讀了幾頁書,又在她的繡花中上繡了幾針,然後她又開始“接見”

她的四個受寵的洋娃掛。這時,她記起在閣樓裏有一個“洋娃娃之家”,已經有好幾個月沒有使用它了。她決定把它打掃一下,而且也該把它整理一下了。

小姑娘懷着這種想法,爬上回轉樓梯,來到屋頂下面的一個大房間裏。

三扇大窗戶把屋裏照得明亮而溫暖,令人心情愉快。牆的四周排列着許多木箱和皮箱;堆放着舊地毯,幾件舊傢俱,幾捆破舊的衣服以及其他一些多少還有一點價值的廢物。

那時候,每一所正規的房子都有這類的閣樓,所以,不必詳細描述它。

“洋娃娃之家”已披移動了地方。馬莎找了一會兒,才發現它已被安置在大煙囪附近的角落裏。

她把“洋娃掛之家”拉了出來,發現在它後邊有一個黑色的大木箱子。

這是沃爾特叔叔許多許多年前從意大利寄回來的。那時,馬莎還沒有出生呢。

有一天媽媽曾對她講過這件事。說是沒有鑰匙能夠打開箱子,因爲沃爾特叔叔希望在他重返家園時再打開它。沃爾特喜歡漫遊,是一個出色的獵手,後來他到非洲去捕捉大象了,此後就一直杳無音訊。

小姑娘仔細地觀察着這隻箱子,顯然它引起了她的好奇心。

箱子十分大——甚至比媽媽的掀行皮箱還要大。箱子上面釘滿了變了色的銅鉚釘。箱子很重,當馬莎試圖擡起它的一頭時,箱子紋絲不動。箱蓋上有一個鑰匙孔。她彎下腰,檢查了一下鎖,尋思着要用一個相當大的鑰匙才能打開它。

這會兒,正如你猜想的一樣,小姑娘正盼望打開沃爾特叔叔的大箱子。

她只是想看看箱子裏面到底裝了些什麼。實際上,我們也存在着同樣的好奇心。

她想:“沃爾特叔叔不一定還會回來。爸爸有一次曾經說過,他一定是被大象弄死了。要是我有一把鑰匙……”她不再往下想,興奮地拍起她的兩隻小手。她想起在壁櫥裏的架子上有一籃鑰匙。那裏面有各種各樣大大小小的鑰匙,或許,它們之中有一把能打開這隻神祕的箱子。

她飛也似地跑下樓,找到那隻籃子,拎着它返回閣樓。她在釘滿了銅釘的箱子前坐下,一把鑰匙一把鑰匙地試着打開這把古怪的鎖。有些鑰匙太大,可大多數的鑰匙又太小。有的能插進鎖裏,卻轉不動;有一把鑰匙能插進去,卻取不出來。有一會兒,她擔心鑰匙插進鎖裏再也拔不出來了。終於,當這隻籃子幾乎都炔空了的時候,有一把形狀奇特的古老的銅鑰匙被小姑娘很容易地插進鎖裏。馬莎高興極了,她用兩隻手去轉動這把鑰匙。這時,她聽到一聲尖利的“咔嚓”聲,沉重的箱蓋子自動地彈開了。

小姑娘立刻伏在箱子邊兒上,可在她的眼前出現的一切,使她又吃驚地把頭縮回來。

一個男人慢慢地、戰戰兢兢地從箱子裏掙脫出來,迅速地跳到地板上。

他伸伸胳膊伸伸腿,然後,脫掉帽子,很有禮貌地向驚慌的馬莎鞠了一躬。

他是一個瘦高個,他的臉看起來被太陽曬得又黑又焦。

這時,箱子裏又出現一個男人。他打着呵欠,揉着眼睛,看起來像是一個愛睡覺的小學生。他中等身材,皮膚跟第一個男人一樣。

正當馬莎張着嘴,盯着眼前的奇景的時候,從箱子裏面又爬出了第三個男人:他又矮又胖,皮膚同樣被曬得焦黑。

這三個人衣着希奇古怪。他們穿着用金條裝飾的紅色天鵝絨短上衣,綴着銀拍的天藍色長到膝蓋的短褲。在他們的長統襪上柬着紅、黃、藍三種顏色的漂亮緞帶。他們的帽子有着很寬的帽檐,戴着高聳的花冠,上邊飄揚着色彩鮮豔的長緞帶。

他們戴着金色大耳環,腰帶上插着好幾排刀和手槍。他們的眼睛又黑又亮。他們留着大鬍子,鬍子的未端像豬尾巴一樣捲曲着。

“我的上帝!你們真夠重的。”當那位胖子脫掉他的天鵝絨上衣,拍掉天藍色短褲上的灰塵時說道:“你們壓得我都快變形了。”

別鬧,捉鬼呢 “這事難免,盧吉,”瘦高個輕聲回答:“箱子蓋壓着我,我叉壓在你上邊,我向你道歉就是了。”

“至於我,那位中等身材的人心不在焉地卷好一支菸,並將它點燃。然後說:“你必須承認,多年來我一直是你最親近的朋友,所以你別在意。”

馬莎聞到煙味馬上就清醒了,“你不能在閣樓裏吸菸,會引起火災燒掉這所房子。”

在這以前,中等身材的人並沒有注意她。當他聽到小姑娘說話時,就轉過身去,衝着小姑娘鞠了一躬。

“既然是小姑娘的請求,我願扔掉我的煙。”說着,他把煙丟在地板上,並且用腳將煙踏滅。

“你們是誰?”馬莎由於太驚愕,已經忘了害怕。現在她問了這麼一句。

“請允許我們自我介紹一下。”瘦高個優雅地振了一下帽子說道:“他是盧吉。”胖子點了點頭,“他是貝尼。”中等身材的人鞠了一躬:“我是維克托,我們三個人是強盜——意大利強盜。”

“強盜!”馬莎害怕地叫喊起來。

“不錯,世界上也許沒有像我們這麼兇狠的強盜了。”維克托自豪地說。

“一點也不錯。”胖子鄭重其事地點頭表示同意。

“這是罪惡!”馬莎叫喊着。

“是的,的確。”維克托回答道:“我們是非常邪惡的。也許在這個世界上,你再也找不到比站在你面前的這三個人更可惡的人了。”

“是這樣。”胖子贊同地說。

“可你們不應當這樣兇惡。這是——這是一胡鬧。”小姑娘說道。

維克托聽了,垂下了他的眼睛,表示慚愧。

“胡鬧!”貝尼感到恐懼,喘着氣重複了一遍小姑娘說的話。

“這個詞今人太難堪了。”盧吉悲哀地說着,並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臉。

“這倒是個想法。”維克托用傷心的口吻低聲說,“我們竟然如此地被別人辱罵——而且是出自一個小姑娘的口裏!不過,也許你講得太隨便了。

你仔細考慮一下,小姐,我們的罪惡是有道理的。讓我問你一句:倘若我們不是罪惡的人,怎麼會成爲強盜呢?”

習近平18大shibada 林不凡開車返回,仔細看了下須彌戒空間當中東西,並沒有什麼好送人的。 御史不好當 這不,路上看到街邊賣玉石的。

他下車看了下,買了一個二百塊的玉鐲子。看起來,也不是什麼真玉。

買下之後,林不凡立刻進入系統商場當中,花了18888聲望買了一張防禦符,然後作用在玉鐲子上面。

在防禦符作用下,玉鐲子正常摔不碎的。最關鍵是,在摔不碎的前提下,能夠幫助蘇雨菲抵擋三次重大攻擊。

搞定一切,林不凡快速地開往目的地,遠遠就看到那站著一個有著柔順長發,白裙飄飄的絕美女孩。

車子停下,林不凡下了車喊:「菲菲!」

蘇雨菲臉上露出喜色,尤其在得知林不凡為自己返回來,更是開心。他會連夜走,肯定是有要事,但為了自己卻可以先放棄。

她走過來。

兩人靠在車邊,聊了一會。

蘇雨菲顯然非常不舍,說:「不凡,我馬上就要走大概一年時間,到時候你會不會忘記我了啊?」

「怎麼會,你可是我最心愛的寶貝,忘記誰也不會忘記你啊。」林不凡親昵地摸了一下她的臉頰,真是如嬰兒般的水嫩。

蘇雨菲臉色一紅,嬌羞道:「真的哦?」

「絕對真的。」林不凡邊說邊拿出玉鐲子,說:「你走的太突然,沒準備什麼。路上買了這個,你拿著。」

蘇雨菲接過玉鐲子,雖然一看就知道品質不咋地,但卻非常開心,因為是林不凡送的,高興道:「謝謝!」

總裁,小蜜也要談戀愛! 「別光謝謝,以後記得每天都要戴在手上。」林不凡叮囑說。

「嗯,我會時時刻刻戴著的。」蘇雨菲見林不凡還特別要求自己每天戴,可見他對自己的喜歡,更是暗暗竊喜。

「那就好,你也不用擔心它會碎。這鐲子材質特殊,一般摔都摔不碎。」林不凡怕蘇雨菲捨不得戴,怕碎了。

「哦?」蘇雨菲有些好奇,看來不凡並不是隨便送的什麼,不過她也沒有多想。

看著近在咫尺的容顏,林不凡苦笑一聲,說:「一想到會有很長時間見不到你,我怎麼感覺挺難受呢。」

Views:
105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