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豔姬已經去追了,相信很快就會追回來的,是我疏忽了。我來的時候發現二丫正在掐你的脖子,就想着用那鐵鏈子將二丫給抽回去。隨手一招,鐵鏈子就從九尾化的身上下來了,那九尾狐本來就在找機會逃跑。現在正好找到了機會的。當然飛快的跑了,但是他臨逃跑的時候,被我打了一掌,所以應該跑不快。”景晟給我解釋道。

我這才知道原來那條鐵鏈子是他平日裏的武器,是可以收他的召喚的。

此時,二丫正可憐巴巴的看着我,她的臉上還帶着淚珠。

“主子,我真的不是有意的。”二丫可憐巴巴的說道,“你現在沒事兒了吧,都怪我不好,你們都有法力,只有我一個人沒有發法力,發生了事情非但不能夠幫你解決,反而要給你添不少的麻煩。”

二丫說着,臉深深的埋了下去。

“這事兒,怎麼能怪你呢,不怪你的。”我啞着嗓子說道。

示意景晟去把她身上的繩子給解開。

二丫卻連連擺手道,“不,千萬不要把我給解開,等會那條九個尾巴的狐狸又該找我了。萬一我再被他控制了心智,又要給你添麻煩,你們還是先捆着我把,我覺得這樣更安全一些。”

我看了一眼景晟,他朝我點點頭,也是,等會九尾狐回來之後,即便景晟用東西把他給拴住,他還是可以控制二丫的心魂,到時候又要免不了麻煩。

想到這裏,我也點了點頭,只是覺得有點對不住二丫。不過他倒是覺得挺開心的,一聽說我們不把他鬆綁了,臉上露出放鬆的神情道,“這樣我就放心了。”

摸了摸自己的脖子,還真挺疼,這二丫手還挺狠。

“怎麼樣?還疼不疼了?”景晟忽然開口說道,聽到景晟的話,我心頭一驚,總覺得景晟此刻的語調有點怪怪的,要說景晟說話,我倒是經常聽,但是這會兒好像跟他平時有點痞痞的樣子不同,反而是多了幾分溫柔,把我的給嚇了一跳,趕緊的跳離了他的視線,尷尬的說道,“沒事兒,沒事兒。”

景晟也不知道看沒看出我的想法,反正隨即一笑,又用往常那種痞痞的聲音笑着說道,“你可要趕緊好啊,不然的話,等軒轅主子回來,恐怕就有我的好果子吃了。”

說話間,就看見眼前黑影一閃,定睛一看放,發現是豔姬,她的手中拎着的正是九尾狐,只是那九尾狐看起來已經剩的氣不多了。

“她這是怎麼了?”我指着豔姬手中的九尾狐問道。

豔姬指了指景晟道,“回主母的話,這事兒得問景晟了。”

我看向景晟,景晟撓撓頭道,“應該是臨走的時候,我拍的那一掌有點厲害了。”

我點點頭道,“最好是先留着她,看起來她知道一些關於老祖的事情,如果那老祖果真是修煉的黑魔法的話,我們就一聽要把這個消息給大家宣傳出去,省的在讓那些人受了老祖的騙。”

景晟搖搖頭道,“哪有那麼簡單,我早就知道老祖修煉的是黑魔法,但是那又有什麼用呢,沒有人會相信你的,而且老祖的爪牙非常的多,根本不是我們幾個人的力量能夠搬動的。”

我點點頭,同意景晟的觀點。

想當初,我們在明月觀的時候,不是也知道了老祖的殺人滅族的勾當麼,但是那又能怎麼樣呢,不過是招來老祖更多的追殺和仇恨,而別人是沒有人會相信我們的。

“不過——”噤聲忽然話鋒一轉的說道,“那老祖留下來的空間倒是可以利用一下,既然是老祖的空間,裏面肯定有很多老祖的法力的映射,如果我們將老祖的會的法力也都學來,那對付老祖豈不是也可以了。”

景晟打的是這個主意,我點點頭,表示景晟的辦法也是可取的,那就要等雬月和軒轅上祁他們回來之後了。

“也不知道雬月他們什麼時候回來,現在怎麼樣了,有沒有危險。”我擔憂的說道。

景晟沒有說話。

豔姬倒是上前來說道,“回主母,主上跟軒轅公子,目前並沒有危險,但是,如果主母擔心的話,我倒是可以帶着主母跟他們匯合。”

“你知道他們的位置?”我驚訝的問答。

豔姬道,“是的,剛纔出去的時候,捕捉到了主上的氣息,我們可以是這循着主上的氣息找過去。”

我看了一眼景晟,景晟點點頭道,“是個不錯的主意,既然這邊的事情都已經解決好了,我們還等什麼呀。”

“那她怎麼辦?”我指着還被用鐵鏈子拴在地上的九尾狐說道。

景晟冷笑了一聲說道,“他嘛!讓她自生自滅好了。”

景晟說着,唸了幾句咒語,接着我看到在九尾狐的周圍出現了一圈的黑霧,心中大驚,這不也是黑魔法的法力,難道景晟也——

我看向景晟,景晟卻沒有任何隱瞞的意思的說道,“你是不是奇怪我怎麼會黑魔法?”

他痞痞的笑着,斜着眼睛問我道。

我點點頭。

景晟哈哈一笑,接着說道,“你記不記得我當時是進了那老祖的空間裏面,在裏面的時候,我就看到了裏面的黑魔法,自己琢磨了一番,還真用上了。”

“你確定這個管用?”豔姬在一旁問道。

景晟立即不高興的反擊道,“那你要是不要相信你來。”

豔姬沒有搭理她,但是手上的動作,卻明白的告訴他,就是不相信他。

在景晟的黑色的魔法的外面豔姬又加了一道結界,說是塗山家族的結界,除非是自己人否則根本就打不開。

九尾狐還在裏面奄奄一息,但是我們現在管不了那麼多了,豔姬說他捕捉道的雬月的氣息的只能維持一會兒的功夫,不會一直存在的,要讓我們得趕緊去找才行。

“那二丫呢?”我問道,本來我是想要帶二丫一起的,豔姬表示可一僵二丫先行送回去。

將二丫送回去之後,我們一行人朝着豔姬所說的方位趕過去。

他們用瞬移的方法把我帶到了一個荒涼的地方。

這裏荒涼的很,有點像是災後重建的地方一樣。

“這是什麼地方?”我問道。

景晟在周圍觀察了一圈回來道,“這地方沒有看到軒轅主子,但是這地方確實詭異的很,明明沒有鬼魂卻一股子非常濃的陰氣。”

陰氣?

我迅速的將四面佛牌從懷中拿出來。

果然,四面佛牌已經變得很熱,而且將四面佛牌放到不同的方位的時候,四面佛牌發生的抖動的程度也完全不一樣。

難道是在給我什麼提示嗎?

將四面佛牌的事情給他們說了一下,我試着尋找讓四面佛牌抖動的最爲厲害的地方。

不停的試探着,直到了到了一個地方之後,他的抖動竟然完全停止了。

火影神樹之果在異界 “停了?這是什麼意思?”我狐疑道。

景晟上前來問答,“怎麼了?”

“你看這四面佛牌剛纔還在震動,這會兒竟然完全停住了,是不是說明這裏有什麼東西啊?”

“東西?”景晟嘟囔道。

豔姬也在試探着,過了一會而他說道,“我捕捉到了主上的氣息了,沒錯,就在這裏。”

“這裏?可是這裏根本就沒有人啊。”我說道。

豔姬搖搖頭道,“不!有可能是在地下,既然我能夠捕捉到主上的氣息,那主上一定就在附近,既然地面上沒有,那我們試一下地下有沒有。”

景晟也點頭稱是。

他說他準備自己先下去看一下,讓我們在地面上等着他,等他的消息。

景晟唸了幾句咒語,接着整個人就在我的眼前消失了。

過了好一會兒,我在地面上等的都開始着急了,這才見一個人影在我的眼前出現,不過我擡頭一看的時候,發現竟然是雬月。

心中頓時有種五味雜陳的感覺。

“小胖妞你想我了沒有啊?”雬月一把將我攬在懷裏面笑着說道。

我覺得自己的鼻子有些酸酸的,但是哭又哭不出來的感覺。

“主上!”

豔姬在旁邊跪下來,雬月朝着她點點頭,接着對我說道,“我們先下去吧,我怕待的時間長了就找不到他們了?”

我心中納悶,地下到底是什麼地方,待的 正說話間,只聽雬月默唸了幾句咒語。接着我就覺得自己一下進入一片黑暗之中。直到在我的眼前出現了一點的蠟燭的紅光,再仔細一看發現軒轅上祁蘇溫柔還有景晟都在這裏。剛纔在外面的時候,雬月臨時改變主意就讓豔姬先回去了。

“莫瑤,你來了”蘇溫柔見我來到,笑着向我走來。

“我在這裏面都快被憋死了,還好現在有你來陪我了。家裏面的事情都解決的怎麼樣了?”

孫溫柔上前來問道。

“都解決完了。”我還沒有開口,就聽見景晟在旁邊積極的回答道。

“哦!”聽到景晟的回答後。雬月開口應道,但是不知道爲什麼我總覺得雬月這句話應答的有點奇怪。具體哪裏奇怪我又說不上來。

我打斷了詭異的氣氛問道,“我們來這裏的目的到底是什麼,老號給我們的任務是什麼?”

雬月指了指古墓說道,“那!就是在這裏找到一個叫做幻珠的一個珠子。”

一個珠子?

我心中頓時覺得有點小題大做。不過隨即一想,我又道,“這麼大的一個墓室怎麼找一顆珠子啊”

軒轅上祁此時正在藉着着燭光看着一張紙。從我的角度看過去能夠看到那張紙上面的線條,看起來應該是一張地圖。

我心中一想。難道是地圖上面已經指明瞭幻珠存在的位置,那難的是什麼呢?有東西在守護這顆珠子?

大家都進入了緊張的工作當中,只有我和蘇溫柔無事可做坐在一邊。蘇溫柔給我念叨這一段時間進入古墓之後他們經歷的一些事情。

聽蘇溫柔娓娓道來。我真正的知道這座古墓的險惡之處。

據蘇溫柔所說他,他們剛開始進入古墓就遇到了一陣極爲危險的機關,軒轅上祁和雬月都差點在機關中受傷,最後好在他們都堪堪的躲過。

正在說話的時候,忽然聽到景晟大喊了一聲“這是什麼?”

景晟喊出聲的時候,我就已經轉過頭看了,就見他一下子躲過去好遠,隨着他的身子一躲,一個原本藏在暗處的黑影一下子出現在我的視線。

蘇溫柔一下抓住我的胳膊。

而雬月和軒轅上祁應聲上前,已經對着那黑影出招了。

“不要殺我!不要殺我!”

而就在這個時候,那黑影卻突然發聲,而他發出的聲音竟然是求饒,這是一個人?

雬月和軒轅上祁上前將那人給揪了出來,我這纔看清原來是一個髒兮兮的男人,他的身上穿着一身破爛的衣服,臉上都被長長的鬍子和頭髮給擋住了,讓人根本就分辨不出他的年齡來,不過從聲音來看,應該是一個四十歲左右的中年男子。

“你是何人?”軒轅上祁上前問道。

男人擡起頭來道,“我是受害者啊,你們不要殺我。”

“什麼人?”軒轅上祁不耐煩的再次出聲問道。

而我看到他的手已經舉起來,知道他是正在防備着他,一旦這這人有任何的想要反抗的動作,軒轅上祁的手肯定會毫不猶豫的就落下,那此人也就只有死路一條了。

“我是山東人,姓王。”男人一邊害怕的看着軒轅上祁,一邊說道。

“爲什麼會在這裏?”軒轅上祁又問道。

“我……”問到這裏的時候,那男人卻支支吾吾起來。

“說!” 重生農家媳 軒轅上祁又厲聲問道。

就在這個時候,一直沒有說話的雬月卻忽然從男人的身上拿下來一個東西遞給軒轅上祁道,“你看看這個是什麼?”

軒轅上祁接過來一看到,“老號的雞毛信!”

他看過之後,又仔細的打量了一眼眼前的男人,道“你手上爲什麼會有這個東西?”

那男人驚訝的看着軒轅上祁和雬月問道,“你們認識老號?”

“那不關你的事兒,說清楚你自己的事兒?”雬月說道。

男人聽到這裏,嘴裏面不知道唸叨了一句什麼,接着往地上一跺腳道,“好!索性我就賭一把告訴你們,我是老號派來的,要在這墓中找一個叫什麼幻珠的東西,但是這古墓中實在是太過險惡,我到了這裏之後,進也進不得,出也不出的,索性就在這裏藏了起來,好在當初來的時候,還帶了一些食物,今天已經是第五天了,我帶的食物都已經吃飯,反正你們要是不殺我,我也會餓死在這裏的。”

聽他說完,雬月和軒轅上祁沒有立即說話,顯然是在分辨這男人口中話的真假。

我也仔細的觀察這個男人,雖然他也知道老號,而且知道老號派人來的目的,但是這未免有點太過巧合了。

如果這人一直都在這裏的蹲着的話,想必我們剛纔說的話他應該都已經聽到了。

正想着,聽到軒轅上祁說道,“好!那我們就暫且相信你,這樣的話,我就讓人把你先送出去吧。”

那人聽到軒轅上祁要把他送出去,立即把頭搖的像撥浪鼓一樣道,“不可啊,若是老號知道我沒有完成他給我的任務,還自己跑出去了的話,他一定不會輕饒我的,幾位英雄倒不如讓我跟着你們吧,說不定我還能幫什麼忙呢。”

這人既然是老號選中來完成任務的肯定是有一些本事的,但是我看了半天也沒有看出來這人的本事是什麼,從一開始他就沒有出手,而且長得瘦瘦小小的,再加上衣服穿得也邋遢,活像是一個要飯的。

雬月和軒轅上祁商量了一番道,“好,你可以先留下,景晟你好好看着他。”

景晟點頭稱是。

雖然現在來說,這個決定可以說是最爲合情合理的決定,但是我還是對這人沒有好感。

我們現在是被困在一個墓室當中,按照地圖上面的指示,我們必須要穿過這墓室繼續往前走,纔是找幻珠的方向,所以現在衆人正在尋找走出墓室的辦法。

軒轅上祁和雬月已經找了足足有半個時辰了,愣是沒有發現任何的蛛絲馬跡。

我也繞着墓室走了一圈,發現在我們的周圍都是十分光滑的牆壁,只有剛纔這個男人藏身的地方,纔出現一個一個凹進去的槽。

心中就想,會不會就是這個地方,我讓景晟把那人給領過來,問道,“你是不是知道這個墓室裏面出去的辦法?”

那男人看了我一眼,又看了一眼景晟道,“知道是知道,但是從這個方向出去的話,並不是正確的方向。”

不是正確的方向?我知道他的意思,他是說按照地圖上的顯示應該是在相反的方向,但是我卻覺得若是在那個方向上找不到正確的位置的話,也可以考慮這個方向,說不定打開之後是可以朝着另一個方向走的。

將雬月和軒轅上祁叫過來,將我的想法跟他們說了,他們也覺得有道理,倒是那個男人,有點反對,不過他的話並不影響我們的決策。

雬月和軒轅上祁在研究了一會兒之後,雬月道,“這應該是一個八卦陣,我們只有進入八卦陣然後將八卦陣破了之後,才能夠出去。”

我看了一下,只見在凹槽的中間放着不同的圖騰,那圖騰活靈活現的,但是仔細一看能夠看的出來,都是跟地面一體,不同的圖騰形成了一副八卦陣的模樣,而在中間放着的竟然看似是一個人的雕像的模樣。

“這中年的是一個人嗎?”我問道。

雬月點點頭道,“對,但是我也不知道這到底是什麼寓意,暫且等我進入八陣去看看。”

我剛要阻止,卻發現雬月還沒有等我說話就已經消失在了我的面前。

將蠟燭端到凹槽的地方,我又仔細的看了一樣,那中間的人被東西擋着,完全看不清楚,而雬月進入陣法之後,我就在凹槽的陣法當中看到了雬月的身影。

雬月的身影在裏面非常的小,而且看起來十分的脆弱。

Views:
44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