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上。”幽靈的回答簡單的。

“馬上你個大頭鬼,快點,該死的。”重拳在通信中大罵。

“幽靈,時間緊迫,沒時間讓你玩兒,我們沒必要和他們糾纏,沒意義,沒價值。”本·艾倫在耳機裏說。

“收到,我只是給他們六點禮物。”幽靈一邊說一邊從林子跑出來。

“你媽的,動作快點。”重拳見他出來先一步上車。

“來了。”幽靈幾乎是飛過來的,不知道是山狼眼‘花’還是怎麼的,他好像看見幽靈的腳已經離開了地面,完全是踩着雜草“飛”過來。

重拳將車‘門’關上,降下車窗,幽靈好不減速的從過來,然後一個飛躍,整個人從幾米之外直接從車窗越進車裏。

“走……”重拳將幽靈壓在身上的大‘腿’甩到一邊。

車子揚起大量的樹葉一下衝了出去,重拳的頭直接撞在了後座上,四輛車在崎嶇的山路上極速狂奔。虎魚站在一片高地上舉着望遠鏡,將這一切都看在眼裏,他冷笑了一下:“啓動第一套方案。”尖牙立即通過通信系統下達命令:“識別碼2269,命令收網,地點R,密碼座標1935:6192,所有潛伏者進入戰鬥狀態,收網行動開始。”其實這就是虎魚的一個陷阱,他保護的人早就到了莫斯科,這次行動就是爲了引出CIA在俄國的殘餘勢力,他也已經料到這些人很可能是CIA的僱傭軍,但他們的目的完全是爲了殺一儆百,給美國一個警告。整個計劃早就已經制定完成,護送人質只不過是虎魚的一次借題發揮,在接到F***的命令之後他立即將亮着結合在一起,完成了整個作戰部署,其實解除和F***的關係倒是真的,爲了在出現意外情況下造成不必要的麻煩,而整個計劃的細節只有他和尖牙知道,其他人完全不知道此次行動的目的,更不知道車裏的人是爲這個準備的。從韓國分開行動到現在他們才明白原來是這麼回事,這些人是單獨行動,從半路登上貨輪的,而集裝箱和裏面的東西是在日本的特工準備的,一切都在虎魚的掌控之中,說的簡單一點,就是他一次‘誘’餌行動,只不過他沒料到來的是“黑血”,當他在山上看到本·艾倫的時候讓很意外,本·艾倫的臉他實在是太熟悉了,這個聞名世界的僱傭軍頭目早已在F***的檔案室裏積累了大量的資料。

“‘黑血’,哼,我倒要看看你們是不是傳說的那麼厲害,別想輕易離開這片土地。”虎魚冷笑着說。

“收網行動已經開始,潛藏者全部出動,最近的四支隊伍預計十分鐘到達。”尖牙報告情況,“怎麼這慢?不是叫他們以我們沒中心機動嗎?”虎魚皺着眉說,他對這些行動組的反應速度很不滿意。

“怕被發現,所以保持了較遠的距離,目前正乘坐直升機過來。”尖牙解釋道。

“一羣笨蛋,十分鐘,足夠這些僱傭軍翻山越嶺逃的無影無蹤了。”虎魚生氣的罵道。

“我在催促一下他們。”尖牙見他生氣想溜走。

“算了,叫我們的人跟緊一點,別讓敵人溜了,按照原計劃進行。”虎魚冷笑,“獸人,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大本事,能脫離我的天羅地網。”

這次行動虎魚調動了大約三百人的作戰力量,目前能在最短時間趕到的四支隊伍大約有一百人左右,在數量上絕對十倍於本·艾倫他們。

此時本·艾倫他們已經沿着山路逃入出去數公里,幽靈不停的有槍榴彈攻擊路邊的樹木,利用粗枝斷樹給後面的敵人制造障礙,但這不是解決問題的最終辦法,最多能拖慢敵人的速度,卻不能完全阻止敵人,畢竟被炸斷的都是一些較爲細小的樹枝和樹幹,這對於‘性’能優異的越野車來說根本算不得什麼障礙。

“我們可能有麻煩。”馬克森擡起頭一臉的不平靜,“衛星顯示,正有四架米171直升機向這邊靠近。”

“該死,這就是個陷阱。”重拳罵道。

“公路不能走了。”本·艾倫緊隨眉頭,“兩公里之後所有人下車,我們進山,和他們打游擊,爭取在敵人的援兵趕到之前跳出包圍圈。”“這個難度會非常的大,敵人有直升機,機動能力強,我們兩條‘腿’是跑不過螺旋槳的。”山狼說,“我們跳出包圍圈的可能‘性’很小。”“如果在路上一枚火箭彈過來我們就全都得被炸成碎片。”本·艾倫說,“所以我們必須要進山,只有這樣纔有機會活下去,這是目前我們唯一的活路……” 直升機的速度的確不是他們兩條‘腿’能跑得過的,在離山口還有不到百米的地方,只剩一已經快要飛臨他們的頭頂,也就是說,按照現在他們的速度肯定會和剛剛降落的敵人在山口相遇。,

“該死的。”重拳大罵了一句,擡手就是一枚槍榴彈的打上去,飛機飛行高度不到五十米,速度又快,所以榴彈沒能擊中,而是不知道飛到了什麼地方。

“‘混’蛋。”山狼大罵,“你他孃的臭手,這麼近都沒打中。”

重拳開始以爲山狼罵人是因爲自己‘私’自開火,但聽到了後面才發現,原來是在責怪自己打的不準。

“所有人,榴彈攻擊。”本·艾倫突然下達命令,直升機剛過頭頂,所有人都是一愣,立即發‘射’槍榴彈,瞬間是姐妹槍榴彈從林木的縫隙飛向天空,有四枚命中,其中一枚擊中機尾,一枚擊中螺旋槳,兩枚擊中機身,直升機一陣劇烈的抖動,差點從天上栽下來

以直升機的裝甲厚度來算,這幾枚強力度造成的傷害不大,但突然襲擊之下,動搖西晃了半天,好不容易纔穩定下來。

直升機迅速拔高,艙‘門’打開,機載機槍開始掃‘射’,但他們卻無法穿透樹林看清下面的情況,只能胡‘亂’掃‘射’,這麼一折騰,山狼他們已經跑到了山口附近,敵人在反應過來的時候他們已經穿越了山口。

“‘混’蛋,好不容易跑出來,可還是暴‘露’行蹤。”軍醫不甘心的說。

“至少沒被堵在裏面。”幽靈看着遠處已經降落到樹梢高度,開始投放士兵的直升機說。

“下一步該怎麼辦?”山狼問本·艾倫,“我們跑是肯定跑不過後面的追兵了,他們體力充沛,我們身心疲憊。”

“繼續走,被追上再說。”本·艾倫也沒什麼好辦法,只能繼續前進。

“方向。”幽靈在耳機裏問。

“向南,深入大山之中,我們想逃出去就得進入更加複雜的環境。”本·艾倫看了看天,“天黑之後我們生存下去的可能‘性’更大。”

“嗯,明白了。”幽靈在耳機裏說。

“兄弟們,想活下去就別停下來。”本·艾倫低聲說。

“真的要累死了。”巴祖卡喘着粗氣說。

“大概三個小時敵人會重新對這片區域進行包圍,但那時已經天黑了,我們還是有機會和他們周旋的。”本·艾倫說,“雖然我們無法完全擺脫敵人,但至少我們還是成功的一次次脫離的圍剿,大家堅持下去。”

這個時候後面的虎魚已經得到了他們突破防禦圈的消息。

“果然是一羣高手,不得不佩服他們。”虎魚不急不躁,他看着天空,“不過,我倒要看看,你們究竟有多大本事,還有多少體力可消耗,就算不能把你們都打死,也要把你們都累死。”

“我們是否要重新調遣兵力進行圍剿?”尖牙小心的問道。

“當然,只是現在他們已經深入大山復地,我們的難度加大了不少,但問題在於他們這些人根本沒有和我們一戰的能力,現在已經‘精’疲力竭,所以我們能做的只有不停的追逐,‘逼’迫,讓他們發瘋地跑,直到被類我們捉到,或者是被我們累死。”虎魚看着天,“這是他們逃離的好機會,也是我們完成部署的好機會,首先他們已經沒了什麼力氣,肯定需要休息,我們的人必須窮追不捨,不給他們機會,同時完成大軍調遣,第三次合圍。”

“我們這一天一直在忙碌,但他們卻兩次跳出我們的包圍圈,這些人真不簡單。”尖牙略帶佩服的說道。

“哼,他們可是頂級僱傭軍,要是那麼好對付就是徒有其名了,這纔是他們的真正實力,但我們也不是那麼好對付的。”虎魚冷笑,“重新部署,方位已經確定,直升機繼續忙碌起來,這次要注意高度,不要再犯同樣的錯誤。”

“是。”尖牙立即去做部署。

虎魚看着昏黃的天空輕嘆一聲:“獸人,我真期待和你的正面‘交’鋒,只是這次你可能沒機會與我對敵了,今天的落日將是人生的終結,我相信你已經沒有機會看到明天的太陽。”

天很快就黑了下來,本·艾倫他們的速度已經大減,體力消耗巨大,他們急需休息,可是卻沒有時間,他們不得不繼續拖着疲憊的身體向前推進。

幽靈一邊嚼着單兵口糧一邊在前面開路,其實他也已經很累,但卻只能繼續堅持,只是相比其他人他的狀態要好很多,在叢林他還是有着自己獨特的作戰能力的。

“我們現在的方向有問題。”本·艾倫看着不遠處的高山說,“翻越過去難度太大,繞過去卻又要走更遠的路。”

“那就翻過去。”重拳哆嗦着說,山裏的夜晚非常的‘陰’冷,再加上他們身上的衣物已經在奔跑中完全溼透。

“難度不小,以我們現在的身體狀態,從上面掉下來的可能‘性’非常大。”山狼說。

“那也比光跑路累死的好。”重拳咬着水管喝了一口,冰涼的**下肚,涼的他渾身一哆嗦。

“準備翻山越嶺,我們的確不能徒勞的繼續跑路了,早晚被累死。”本·艾倫終於下定了決心,

幽靈立即改變方向向大山靠攏,貧嘴的幽靈已經很久沒說話了,這是他疲憊的一種表現,在累了的時候他很安靜,但他累的時候實在是少得可憐,所以,他安靜的時候大家反而有點不適應。

等他們爬上山腰的時候第一次看到敵人的直升機在遠處來回的盤旋,之前他們只能通過馬克森的衛星接收設備瞭解基本情況。“視野範圍內至少有四架飛機在活動。”獅鷲說,“按照時間和範圍計算,敵人至少已經調動了三百人以上的隊伍分散在這附近方圓十公里的範圍之內,雖然對於這麼複雜的環境來說三百人算不得什麼,但對於我們這些‘精’疲力竭的人來說這的確是個不小的數目,完全可以經我們拖垮。”“管他來多少人。”重拳不屑一顧的說,“就算他們進行地毯式搜查也不太可能找到我們。” 在大批敵軍的‘逼’迫下本·艾倫帶着手下人和馬克森在山林之間狂奔,這次任務完全出於失控狀態,虎魚的行動行之有效,成功的將他們‘逼’上了一條絕路。,

一個巨大的圈套之下,他們只能在其中瘋狂的掙扎,生存在他們身上是目前面臨的最大挑戰,作爲僱傭軍他們曾經無數次的陷入重圍,但今天不同,這是一次有預謀的針對‘性’行動,虎魚早就做好了一切,就等他們出現,其實不管其他任何人只要相對虎魚保護的人下手,都會落入他的陷阱,都會面臨相同的難題。

這是一次智慧於技術的較量,生存下去是唯一的目的。

很快馬克森就發現直升機開始想前方數公里的地方,他們已經陷入了敵人的近距離包圍之中。

“直升機運送人數大約左翼三十人,右翼二十人。”馬克森報告情況說。

“該死的。”本·艾倫罵了一句,“他們在‘逼’迫我們回頭。”

“爲什麼?北方沒有增兵,我們可以繼續前進。”巴祖卡說道。

“笨蛋,北方明顯是給我們留下的陷阱,去了就是一條思路,那邊不增兵不等於沒有敵人,那邊很可能是敵人做多的地方。”山狼說。

“那我們怎麼辦?現在三面已經完全被封鎖。”巴祖卡有些不知所措。

“他們的目的很明顯,擺明了封鎖三個方向,給我們的路就是回頭和他們拼命,因爲只有後面的敵人最少。”本·艾倫說。

“我們呢?是否要回頭?”火繩問。

“回個屁,回去肯定被纏住,然後敵人的援兵從四面八方涌上來,直接把我們全都幹掉。”山狼說。

“那我們怎麼辦?好像已經無路可走。”巴祖卡擔憂地說。

“要回去。”本·艾倫咬了咬牙,“但不是和他們拼命,方向東南,迂迴躲避。”

以現在他們面臨的情況來看,不管是硬拼還是跑路都不是最行之有效的辦法,只能在敵人的縫隙中來回的躲避穿‘插’纔有一線生機。

“可是,那樣我們將失去之前爭取的寶貴時間,完全被敵人拖住。”山狼說。

“總比現在就被合圍好的多。”本·艾倫冷笑。

沒時間討論,也沒時間民主,更沒時間考慮太多,敵人不會給他們時間,這完全就是在瞬間進行的決定,衆人迅速改變方向,向東南推進。

虎魚在發現他們改變方向之後只是不屑的搖了搖頭,這裏是他的地盤,到處都是他佈置的人馬,這些人想逃,可沒那麼容易。

“他們是什麼人?總是幹一些出乎意料的事兒。”尖牙低聲問道。

“‘黑血’僱傭軍,主力!”虎魚說。

“他們?那些已經成立跨國公司,開始做安穩生意的傢伙怎麼會出現在這裏?”尖牙怎麼也想不通,一羣有錢人爲什麼出來拼命。

“一羣危險分子,一羣不需要用錢來刺‘激’的職業軍人,這些人奮鬥的目的很簡單,只是一個目標,殺一個人,或者完成一個任務,這種人很可怕。”虎魚說,“他們這些人大部分都是身價千萬以上的大股東,但卻依然在參與作戰任務,顯然他們的目的不是爲了錢,肯定有自己的目的。”

“要是能剿滅他們,那我們的身價也會大幅度提高,他們可是世界最難對付的僱傭軍之一。”尖牙開始做美夢。

“這些人可不是那麼容易對付的,他們完全是一羣瘋子,幾次危機都能逃出來,就連在阿塞拜疆的核爆中都毫髮無損,這是一支創造奇蹟的隊伍,沒那麼好對付。”虎魚說,“所以就算做困獸鬥也沒那麼容易殲滅他們,所以我們一定要小心應對,這是一支由瘋子和魔鬼組成的軍隊,所以別小看他們。”

“那我們的下一步行動呢?他們的方向已經偏離,該怎麼辦?”尖牙又問。

“好辦,他們偏離我們給出的路線只能證明一點,他們已經沒什麼信心繼續和我們對抗下去,而是選擇了最容易走的路逃跑,以至於去了東南方向,也就是說明,我們在北方的伏兵已經被他們識破,再也起不到什麼作用,就算他們沒回來找我們決鬥,但卻改變了他們的方向,增加了他們的時間消耗,我們於他們之間的距離會越來越短短,我們的優勢也會越來越明顯,所以這個問題不必糾結,只要小幅度調整兵力部署即可。”對於這一點虎魚並不擔憂,他的首要目的消耗本·艾倫他們的時間已經達到。

“哦……”尖牙這才明白了虎魚的用意,“來來如此,我們做的一切只是‘浪’費他們的時間,拖住他們。”

“嗯,的確,這就是我們的首要目的。”虎魚點了點頭,“命令所有人提高追蹤速度,敵人在這種行進速度之下是沒辦法佈設詭雷的,所以大家動作只要足夠快,我相信十幾分鍾就能追上他們。”

“十幾分鍾,應該不會這麼快吧?”尖牙不相信。

“其實他們就在我們前方不到兩百米的地方,他們的速度雖然快,但‘浪’費了很多時間,以至於目前位置我們的計劃還是很成功的。”虎魚很得意的說道,“在這個距離上他們如果繼續佈設詭雷很容易被我們直接追上,不但詭雷發揮不了太大的作用,還會‘浪’費大量的時間。”

“嗯,明白了。”尖牙點了點頭。

其實虎魚有一點是計算有錯誤的,那就是對於幽靈佈設詭雷的速度,他估計錯誤,幽靈就算是在手裏忙碌的情況下在叢林裏的速度也能超過全隊中所有人,而且不耽誤他設置一些簡單有效的機關陷阱。但幽靈他們也明白了其中的利害關係,現在他們‘浪’費每一秒鐘就會離死亡近一點,所以他們儘量加速,不給敵人追上來糾纏的機會。本·艾倫越來越擔憂他們能否活着離開俄國,但我卻無法將這種擔憂表達出來,畢竟他是長官,是不能過早的放棄信心的…… 敵人大軍降至,本·艾倫唯一能做的就是帶着大家東躲西藏,實力懸殊,一旦開戰他們將註定被徹底殲滅,生存是唯一的目的,但在這種情況下,生存卻變成了最大的難題,敵人蜂擁而至,他們卻只能在躲避。

後面的虎魚窮追不捨,前面敵人正在迅速靠近,該怎麼辦?這是本·艾倫考慮最多的一個問題,但始終沒有一個好的辦法,時間緊迫,他們不得不繼續逃亡。

“幽靈,設置詭雷,要多;向南,去河邊。”本·艾倫下來再次改變方向。

“呃……現在向南,容易和敵人撞上。”軍醫說。

“如果你和敵人撞上的時候被發現還不如去死。”重拳二話不說的改變了方向。

“詭雷大陣,現在開始,一分鐘準備。”幽靈一臉的興奮。

“動作快點,在最短時間內趕到河邊。”本·艾倫催促着衆人。

林子並不是太密集,樹木之間的縫隙很大,灌木叢的數量也不多,這對於他們隱藏行蹤非常的不利,本·艾倫要賭一下,只是賭注有點大,十幾條人命的巨大賭注,除此之外本·艾倫沒有其他辦法。

他們距離河邊大約五公里,正處於兩股敵人的封鎖線邊緣,這上一條寬度超過二十米的河流,平均水深五米,水流不急不緩,或許這就是本·艾倫他們逃出生天的好機會。

幽靈設置的詭雷陣果然起到了作用,炸死了一名特工,但此時雙方的間隔已經不足百米。

“很好。”虎魚看着被詭雷連環爆炸‘弄’得七零八落的樹林一陣冷笑,“果然不是甘心就範的‘黑血’。”

“他們的痕跡消失了。”尖牙說。

“沒關係,他們逃不遠。”虎魚哼了一聲,“從現在的位置看,他們已經陷入了我們的包圍圈,這一點上我們是成功的,只是代價大了一點,不過,只要能幹掉‘黑血’的主力,那這點犧牲還是值得的。”

“現在已經陷入重圍,他們會去哪?”尖牙看着正四處搜索的特工問。

“嗯……”虎魚斟酌了一下沒有立即說話,他來回的轉幾圈分析了一下眼前的形式,“知道了,他們去了河邊,那裏是離開這裏的最佳途徑,也是唯一途徑,我們是無法封鎖河道的,只要順流而下就能快速的脫力我們的控制範圍,所以通知附近的隊伍,封鎖河岸,水面上只要有人‘露’頭直接開槍,出了問題我負責。”

“可是這個天氣下水會死人的,溫度太低,他們會冒這個風險嗎?”尖牙問。

“哼,總比直接被打死好。”虎魚冷笑,“至少還有一線生機,不過,就算他們下水也不可能一直潛在水下,總的出來透氣,所以從兩岸封鎖河面,是我們幹掉他們的最有效辦法。”

“好吧,我明白了。”尖牙立即通知其他隊伍向河岸靠攏,幾分鐘後大批的特工奔向河岸,很快就形成了一條封鎖帶。

沒多久虎魚就帶着人手趕到了岸邊,在河岸的溼地上果然發現了凌‘亂’的腳印,‘花’紋和本·艾倫他們的完全一致,果然不出所料,本·艾倫他們下水了。

“看看對岸有沒有他們留下的痕跡。”虎魚對尖牙說,他對本·艾倫他們的去向還是充滿懷疑的,對於這些僱傭軍他始終心存謹慎,畢竟這是一支在世界上那個聞名遐邇的僱傭軍,不會那麼容易被剿滅的。

尖牙不愧是一名合格的心腹,一切都處理的妥妥當當,特工被分成兩組,沿着河岸分別向上下游推進,剛剛趕到的支援部隊也參與其中,對岸也分派了人手進行大範圍的搜索,空中直升機盤旋巡邏。

很快對岸的就有了反饋,沒有發現任何痕跡,也就是說明本·艾倫他們不是沿河而上就是順流而下。

“好,他們的行蹤還在我們的預料之中,通知沿岸隊伍,只要發現立即開火,都打死的無所謂,這種人俘虜的可能‘性’很小,而且危險係數太高,不值得。”虎魚看着河面下了決殺令,然後帶人向下遊移動,本·艾倫最有可能的去向就是順流而下。

瞬時間大批特工嚴陣以待,沿河上下游兩公里的河面完全被封鎖,只等着本·艾倫他們出現。

可是二十幾分鍾過去了,不管是上游還是下游,河面上沒有任何動靜。

“奇怪,怎麼可能消失了?”虎魚百思不得其解,“這不太可能纔對,怎麼會有這種情況?”

“會不會是我們來的太慢,他們早已順流而下?”尖牙猜測。

虎魚搖了搖頭:“你覺得這種流速之下他們的時速有多塊?怎麼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逃離我們的控制範圍,下游的隊伍也沒有發現一點痕跡,這不正常。”

“可是他們的確不見了。”尖牙說。

“嗯……”虎魚一邊走一邊思索,“奇怪。”

“我們的沿岸搜索隊伍沒有發現任何痕跡,會不會是他們再次隱藏了行蹤?”尖牙說。

“不可能,時間不夠,隱藏痕跡需要大量的時間,他們是不可能這個乾的。”虎魚搖了搖頭,“真的很奇怪。”

尖牙不再說話,虎魚在思考的時候他也不便打擾。

虎魚盯着河面沉思了很久,始終想不出一個合理的結果,對岸的特工仍然在進行地毯式搜查,試圖找到哪怕一點蛛絲馬跡。

“不用再找了。”虎魚低聲說,“搜索時候已經將原有的東西全都破壞,就算有些痕跡也不可能找到,何況我始終不相信他們是從對岸逃走的。”

“但河道里沒有,那只有河岸一條路可走纔對。”尖牙低聲說,“他們總不能走回頭路吧?這不太正常。”

“回頭路?”虎魚皺起了眉似乎想到了什麼,猛然間他一拍大‘腿’,“該死,回去。”

所有人都不明白他是什麼意思,但見他一臉憤怒的表情只能跟着往回跑。

沒走多遠他們就聽見了槍聲,很近,只有幾十米,他們循聲跑過去,只見河面有三具屍體正順流而下,全部臉朝下,身上被大了數個彈孔。

“嗯?”虎魚緊鎖眉頭,似乎想到了什麼。

“在這裏?居然這麼慢?估計是在水下憋不住了。”尖牙很肯定的多說。

“把屍體撈上來,看清楚再說,怎麼速度這麼慢?這不可能。”虎魚緊鎖眉頭,他發覺事情越來不對了。

“沉在水下躲避搜捕嘛,當然速度慢了。”尖牙很得意自己想通了其中的問題。

“不可能。”虎魚堅決的搖了搖頭,“就算潛在水下他們也不可能原地不動,以最快速度順流而下才是最明智的選擇,逃離我們的控制區這是最行之有效的辦法,他們怎麼可能出現在我們的身後?”

Views:
38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