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面的林逸也穿上了防護服,看到林若煙也穿上了防護服,感覺到所有準備都做好了,當下牙關緊咬:「好,出發!」

林若煙點了點頭,和林逸一起出了門,坐在了防彈車裡面,直奔鳳晚閣而去。

鳳晚閣可能不知道,作為一個吃飯的地點,會成為一場大戰的開始。

日頭漸漸的落下,華燈初上,整個華海都籠罩在黑暗之下,不過霓虹燈和點點星光給這個黑暗的世界上面掛上了色彩。

林逸車子的速度很慢,如果是以前面對這種場面,林逸是一點也不會害怕,比這還大的場面都見過,更何況這樣一個小場面呢。

可是這一次不一樣,還有一個林若煙,一旦發生了戰鬥,林若煙完全是一個廢人,而且還會讓林逸束手束腳,子彈是不長眼的,萬一傷到了林若煙,那可怎麼辦?

林若煙不知道林逸關心的是什麼,她沒有見識過這種場面,更不知道真的會死人,只是有些任性的想要過去,卻不知道因為她的任性要死多少人。

林若煙的臉色依舊冰冷,掰著手指頭算著還有幾天,馬上就要對陳浩天下手了,這也是最後一次來見陳浩天了,從此以後,就要成為仇人了,以前營造和平的氛圍,現在消失了。

而林逸的面色特別嚴肅,已經做好了準備,大戰一場,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 ……

劉三刀聽完了手下的彙報,然後來到了劉霜霜的面前:「霜霜,看起來林若煙是不會來了,現在她的車子還在市區裡面隨便轉悠。」

劉霜霜黛眉輕蹙,粉拳緊握,憤怒道:「這林若煙,也真是太有心計了,知道我們不會在市區動手,所以就一直在市區轉悠,媽的,千萬別讓我抓到機會,不然一定殺了她!」

陳浩天雖然裝作不在意,可眼睛的餘光還是掛在劉三刀和劉霜霜的身上,心裡頭卻是希望林若煙能來,答應他的要求,這樣對誰都好,如果林若煙繼續這樣頑抗下去,將要面對的是青龍集團的怒火,那可不是一般人所能承受的。

就在這個時候,陳浩天的手機響了,拿起手機一看,是林若煙的,趕忙接通了手機。

一旁的劉霜霜和劉三刀兩個人的眉頭也是緊鎖了起來,過了一會兒,劉三刀才笑著道:「霜霜,看來你的判斷有誤,對方要來了。」

「不,平白無故的一直在市區裡面繞圈子,這裡面肯定有問題,」劉霜霜黛眉輕蹙,琢磨了一下道:「三哥,你馬上派人,不但要監視著鳳晚閣,還要監視來的路上,防止林若煙玩什麼花招。」

「好!」劉三刀立刻應了下來,招呼了兩名手下,給他們交代著什麼。

一輛重型越野防彈車,此時正在蜿蜒的公路上面行駛,林逸的眉頭緊鎖,四下打量著兩旁,林若煙則是開著車子,望著林逸道:「沒問題吧?」

「你別著急,二三十邁的速度開著就行,我看看有沒有眼睛,我先給處理了。」林逸的嘴角叼著煙,表情當中儘是笑意。

過了一會兒,轉過了一個彎,正好是一個死角,而就在這個時候,林逸突然打開了車門,從車子裡面跳了出來,然後兩個轉彎,來到了一處涼亭旁邊。

涼亭裡面正有兩名保鏢,此時拿著望遠鏡緊緊的盯著林若煙的車子。

「這林若煙到底在搞什麼鬼,車子的速度那麼慢!」拿著望遠鏡的男子道。

「不知道,或許是在等待著什麼吧,不是有一個叫做緩兵之計的計謀么?」旁邊的男子道。

「不對,」一旁傳來了林逸的聲音:「她這不是緩兵之計,是聲東擊西!」

兩名保鏢一愣,趕忙回過頭來:「你……你是什麼……」

「啪」的一聲,林逸的兩隻手呈掌刀,直奔這兩名保鏢的脖頸而去,兩名保鏢順勢倒地,昏倒了過去,林逸拔出了匕首,劃破了兩個人的脖頸。

又是幾個轉彎,然後從山上走下,跳了進去。

一路之上,林逸就這樣清理著路上的暗樁,不過這些人和林逸根本不是一個檔次的,處理起來也是輕鬆無比。

一直等林若煙都快到鳳晚閣門口的時候,林逸才從山上跳下,打開車門進了車子。

林若煙雖然沒有經歷過什麼戰場廝殺,可是敏銳的聞到了林逸身上有淡淡的血腥味,當下道:「你動手了?」

「嗯,有幾個眼睛,」林逸不屑道:「我把他們已經弄瞎了。」

林若煙點了點頭,抬眼一看,前面有個木頭門,門上面三個斗金大字——「鳳晚閣」。

「我們到了!」林若煙沉聲道,芳心跳動不已,有些緊張。

「好!」林逸的眉頭緊鎖了起來,掃視了一下整個鳳晚閣,然後道:「車門朝南邊!」

林若煙愣了一下,還是聽了林逸的話,把車子側著停放在了停車場,車門朝著南邊。

北邊是鳳晚閣的三層小洋樓,小洋樓上面此時保守估計有三十多個人,而且個個有傢伙,林逸當然知道這一點,所以提前做好準備,一旦發生了什麼,起碼不至於手忙腳亂。

陳浩天在前,劉霜霜在後,看到了林若煙,陳浩天的嘴角掛上了笑容:「若煙,你來了,我可是已經等候多時了。」

林若煙輕輕的點了一下頭,表示知道了。

倒是林逸,打量了一下四周,微微一笑道:「陳總可真是好有誠意呀,整個鳳晚閣,恐怕至少安排了你五十名殺手,你這不是請客吃飯,分明就是鴻門宴呀!」

「呃……」

事情確實是這樣,知道是一方面,說出來又是一方面,再加上陳浩天又是好面子的人,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才好,一旁的劉霜霜則是輕哼一聲道:「那些不是殺手,是保鏢,今天還算好的,平日的時候,我們浩天身邊起碼有上百號保鏢。」

林逸輕哼一聲,不去搭理劉霜霜,他可沒有和一個陌生女人鬥嘴的嗜好,當然了,傅紫兒是一個例外。

「若煙,請!」

林若煙和陳浩天兩個人走到了一旁的木頭架子下面,準備吃野味,而林逸趕忙跟了上去,正好用身體擋在了那三層小洋樓的那一面,防止這群人突然放冷槍。

鳳晚閣樓上的劉三刀,此時正望著這邊的場景,不由得眉頭緊鎖:「這傢伙看起來是一個高手!」

一旁的小弟愣了一下:「三哥,我看沒什麼特殊的么,你是不是太高看他了?」

「沒有,他粗略的掃視了一眼就知道我們的人大概在什麼方位,你看,從我們這個角度看上去,把林若煙遮的嚴嚴實實,這可不是一般人可以的。」劉三刀望著林逸,嘴角掛上了一絲冷笑:「看起來今天有一場惡戰了,好久沒遇到這種人了,我的血液都開始沸騰了。」

「你等等!」林逸要跟著林若煙,而劉霜霜則是攔在了林逸的面前,望著臨沂那鼓鼓囊囊的腰間,冷聲道:「我給你說過,保鏢就要有保鏢該有的素養!」

「林若煙是我的女人,我不是保鏢!」林逸輕哼一聲,撥開了劉霜霜,然後走了進去。

劉霜霜則是愣了一下,望向了陳浩天,陳浩天啊陳浩天,你什麼時候才能為我這樣?

劉霜霜也不知道是為什麼,特別嫉妒林若煙,她不但吸引了劉霜霜的男人,還有林逸這樣一個願意付出一切的男人,劉霜霜起了殺意。

美味佳肴,山珍海味,再配上鳳晚閣夜晚那點點燈光,一時之間,整個鳳晚閣看上去都是非常的美好,不過在這美好當中,卻掩藏了無數的殺意。

林逸掃視一圈,大概了解了對方人的布置情況,大約五十人左右,鳳晚閣上面起碼有三十個人,而出口地方還有人,不遠處的樹林那邊也有人。

高手呀,這樣的布置,絕對是一個高手,倒是好奇了,究竟是什麼人才能布置出來?

「若煙,慢用。」陳浩天十分紳士道。

林若煙點了點頭,也不客氣,拿起筷子來就開始食用,按道理說這裡是龍潭虎穴,會讓人害怕,可是林若煙的心裡一點害怕都沒有,不因為別的,就因為身邊有個林逸,也不知道為什麼,林逸就可以給她無窮無盡的安全感。

林若煙在慢慢吃飯,可陳浩天則是連筷子都沒有動一下,好幾次張口想要說話,可是望著林若煙那如玉般精雕細琢的容顏,最後住了口。

林若煙早已經看出來了,吃飽了之後放下了筷子,深吸一口氣道:「陳總,有什麼話就直說吧,不用拐彎抹角。」

看起來林若煙早已經有了防備之心,陳浩天只得把心中那些負面情緒全部擺脫,深吸一口氣道:「若煙,我也不想這樣,可是我真的沒有辦法了,你現在有兩條路,第一是死在這裡,第二就是嫁給我!」

…… ……

林若煙不動聲色,用叉子在盤子裡面弄著裡面的牛排,過了一會兒,才平靜道:「這和我們當初說的不一樣。」

「我也知道,可是……」陳浩天的表情有些難堪:「可是現在遇到了一些問題,我想你應該知道,不管做什麼事情,我都不能自己,你看看四周這些人,都不是我的直屬屬下,我要想放了你,只有你答應嫁給我,不然他們不會答應。」

「不行,我不答應!」林若煙絲毫不害怕,直視陳浩天,冷聲道:「我不會嫁給一個我不喜歡的人。」

「你再考慮考慮吧,你還有一點時間。」陳浩天望了一眼手腕上的手錶,上面顯示已經是半夜十點了:「再有兩個小時,他們就會行動了。」

四周那些保鏢們俱是虎視眈眈,腰間鼓鼓囊囊的,彷彿隨時都會發難。

林若煙沒有說話,仍舊用叉子在挑弄著裡面的食物。

「陳總,你這有點太不紳士了,逼迫一個女人這樣嫁給你,你覺得這樣很好嗎?」一旁的林逸一肚子火氣,這群人真是太不講理了,不嫁給你你就要殺了她,這和強盜有什麼區別?

陳浩天並沒有因為林逸的話生氣,而是嘆了一口氣:「我做不了主,我也不想這樣,可是我真的沒有辦法,我這麼做也是為了保護你。」

「保護她媽?」林逸一拍桌子站了起來:「陳總,你這個邏輯也真是太可笑了,逼迫一個女人嫁給你,還是你為了保護她。」

遠處的劉霜霜走了過來,拔出了手槍頂在了林逸的腦袋上面:「浩天說是為了保護,那就是為了保護,你不要質疑他,不然我就殺了你!」

林逸的表情當中沒有一絲的害怕,望向了一旁的劉霜霜,冷哼一聲道:「劉霜霜,你的男人可是在向別的女人要求嫁給他,你到現在還維護他? 農門美人梟 如果我是你,我不抽他都是好的。」

劉霜霜的臉色當中出現了一抹痛苦之色,不過還是強行壓住了,沉聲道:「不管如何,我都認為他做的是對的。」

林逸這下子是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劉霜霜真的有些失去理智了。

一旁的林若煙則是道:「我不會嫁給你的,你要想殺我,那就來吧!」

「若煙,不要逼我,你真的不要逼我!」陳浩天同樣站起身來,心裡頭別提多難受了。

「我還就是逼你了,你能怎麼樣?」林逸突然發難,先是伸手拍掉了劉霜霜的胳膊,然後順勢掏出了手槍,頂在了陳浩天的腦袋上面:「好呀,讓你的手下來,我倒要看看,是他們的槍快還是我的槍快!」

「住手!」反應過來的劉霜霜馬上用手槍頂在了林逸的腦袋上面:「馬上拿開你的槍,不然我就殺了你。」

「好,那你就試一試,看看是你的槍快還是我的槍快!」林逸絲毫不動容,一雙虎眸緊緊的盯著陳浩天。

高手能通過身上的肌肉判斷出來這個人到底會不會開槍,這一點劉霜霜也知道,不管她再怎麼厲害,終究是一個女人,她肯定沒有林逸快。

遠處鳳晚閣的閣樓上面也有些混亂了起來,劉三刀看到了眼前的場景,立刻對著對講機喊道:「快,快保護陳少!」

一聲令下,四周那些保鏢全部都趕了過來,俱是掏出了手槍,對準了林逸。

一旁的林若煙目瞪口呆,心情瞬間有些不舒服了起來,她還從來沒有見到過這種情況,那種一不小心就會丟掉了性命的感覺。

「不,我不行,」劉霜霜自嘲般的笑了一聲,放下了手槍:「你放了他,我做你的人質,如何?」

「他可是正主,用你來換他,我沒那麼傻。」林逸一隻胳膊環住了陳浩天的脖頸,望向了林若煙:「我們走。」

林若煙跟在林逸的後面,有些害怕,而林逸則是挾持著陳浩天往車子所在的方向走,身後則是跟著一大群保鏢,在注視著林逸,不過事情比較棘手,畢竟陳浩天落在了林逸的手中。

「打開車門。」林逸望向了林若煙。

林若煙立刻打開了車門,率先坐了進去,而林逸則是望著陳浩天:「陳總,你還想說什麼嗎?」

「不想說什麼,你殺了我吧,你不會活的。」陳浩天感覺到心已經死了,語氣古井無波。

「不,你現在不能死,起碼要等我們安全了你才能死。」林逸輕哼一聲,拉著陳浩天就要上車。

一個轉身,林逸敏銳覺得不對,一腳直奔陳浩天而去,緊接著拉起車門擋在了他的面前。

「砰」的一聲,子彈打在了車玻璃上面,是狙擊槍,狙擊槍的威力特別大,防彈玻璃都打的有些裂口了。

旁邊那些保鏢們看到林逸放開了陳浩天,噼里啪啦的子彈打向了林逸。

不過還好,防彈車子的車門質量不錯,這一連串的子彈雖然打了過來,可也只是給防彈車的車門上面,留下了坑坑窪窪而已,並沒有什麼用處。

林逸上了車,關上了車門,望向了林若煙:「快走!」

還愣在當場的林若煙,立刻發動了車子,轉身就往外面跑,一些保鏢沖了上來,林若煙一愣,隨即腳底的油門一踩,撞到了前面的幾名保鏢身上,鮮血淋淋,濺到了車子的擋風玻璃上面,雨刷打開,沖刷著上面的鮮血。

八零之福運小寡婦 林若煙終究是一個女人,這種血淋淋的場面讓她一時半會有些接受不了,林若煙有些崩潰,忍不住「啊」的一聲尖叫了起來,閉上了眼睛,開著車子就往外面走。

「打車胎!」

不知道是誰喊了一聲,立刻有人一槍直奔輪胎而去。

「砰」的一聲,輪胎一下子就打癟了,車子如同陷入了泥潭一般動不了。

「快,快用自動充氣功能,先離開這裡再說。」看到林若煙正在發愣,林逸忍不住喊道。

林若煙一個納悶,立刻開啟了自動充氣功能,那癟進去的輪胎瞬間又充上了氣,車子跌跌撞撞的往外面走。

一品女相 「嘩啦」一聲,後面的子彈實在是太過密集,居然硬生生的把防彈玻璃打碎了,林逸一愣,立刻拿出了手雷,拉開了引信,順著被打碎的玻璃就扔了出去。

「轟」的一聲,手雷爆炸,在正中間的幾名保鏢身體直接被炸得飛了起來。

彈片濺開,很多沒有被手雷炸中的保鏢也都受了傷,更有甚者,全身上下儘是鮮血。

一條帶血的胳膊飛上了天際,然後「咣當」一聲,落在了車子的擋風玻璃上面,這場面的血腥,讓林若煙一時之間覺得胸口翻湧,有些不舒服,但還是強忍著不快,繼續開著車子。

遠處的劉三刀立刻對著對講機大喊,讓外面的眼睛行動,可是對講機並沒有迴音,劉三刀的心情忍不住一愣,不用想了,肯定是外面的眼睛出了問題,立刻拿出了手機,撥通了總部的電話:「快,林若煙逃跑了,派人堵截!」

說完這番話,劉三刀直接從鳳晚閣的三層小洋樓上面跳了下來,開著一輛車子就追了出去。

劉三刀這輛車子是一輛好車子,而林若煙開的車子則因為輪胎漏氣,雖然使用自動充氣功能暫時還能勉強行走,可是速度慢了下來。

劉三刀腳底的油門一踩,車子如同火箭一般躥升了出去,繞過了林若煙的防彈車子,然後一個急剎車,再打了一個轉向,一個漂亮的飄逸,擋在了林若煙車子的面前。

林若煙一愣,一時之間沒有反應過來,趕忙去踩剎車,可是已經晚了。

「砰」的一聲,兩輛車子相撞,濺起了灰塵,車子的零件,四下飛去。

…… ……

在車子相撞的一瞬間,劉三刀打開車門跳了出來,縱使如此,仍舊有飛濺過來的鐵片,劃破了劉三刀的臉,劉三刀拔出了手槍,慢慢的走向了林若煙的車子,腳步特別的輕,嘴角掛上了猙獰的笑容。

慢慢的接近林若煙的那輛防彈車,然後一把拉住了車門把手,一個用勁,車門「咔嚓」一聲瞬間就打開了,本想開槍,可是發現裡面有一個黑洞洞的槍口正對著他。

要說劉三刀的反應也就是快,立刻側過了身子,來了一個懶驢打滾,緊接著裡面就傳來了槍聲,林逸不由得有些發愣,他早已經做好了準備,可是還是失算了,並沒有打到對方,看來眼前這傢伙也不是一般人。

望了一眼林若煙,立刻抽出了匕首,割破了裡面的安全氣囊,一躍從車子裡面下來了,林逸剛剛下來,對面就又開了十幾槍,也是林逸的反應比較快,讓劉三刀沒有得逞。

劉三刀手拿雙槍,不停的對著林逸開槍,在火力上面佔盡了上風。

林逸則是不斷的移動身子,趁著劉三刀子彈打光準備換彈夾的瞬間,一記飛踹直奔劉三刀的手脖子而去,劉三刀一個發愣,被踢了一個正著,手槍掉在了地上,不過另一隻手立刻用槍托朝林逸的腦袋撞去。

林逸先是伸手擋住了劉三刀槍托,又是一腳直奔劉三刀的小腹而去。

「砰」的一聲,劉三刀一連後退了好幾步,嘴角溢出了一絲鮮血。

此時的劉三刀心裏面別提多詫異了,這個男人是一個高手,高手中的高手,他受過特殊的訓練,根本沒有人敢在他的面前開槍,可是這個男人敢,還壓制住了他,甚至能找到機會強迫他扔掉手槍。

劉三刀倒吸一口冷氣,隨即抽出了一把刀,嘴角掛著猙獰的笑容:「敢得罪青龍集團的人,死!」

林逸嘴角掛著一絲冷笑:「別在這裡光說大話,有種你就過來!」

「呀!」

劉三刀大喝一聲,揮舞著砍刀直奔林逸而來,林逸迅速後退了好幾步,反手就是一掌,直奔劉三刀的肩膀而來,劉三刀的心中別提多震驚了,能讓他出刀的人就已經很少了,可是眼前這人在他出刀的時候還這麼大膽,居然敢赤手空拳的對他出掌。

嘴角掛上了一絲笑容,拳頭在硬,硬不過砍刀,回過頭來一記砍刀直奔林逸的胳膊而來,這一刀要是下去,林逸的胳膊可就廢了。

林逸的嘴角掛著一絲冷笑,他等的就是這一下。

身體一側,用一個不可思議的角度,然後回過頭來就捏住了劉三刀的手腕,微微一用勁,劉三刀的手就一個酥麻,「咣當」一聲,砍刀掉落在了地上。

Views:
40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