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空冷語掛斷電話後,表情很是凝重,看樣子,這件事情的問題是出在他自己這邊了。

“爸,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啊”司空翼皺着收問道。

“唉,我們和trv的合作出現在了問題,他明明找我們訂了貨,可是突然的,他讓我們不要把生產好的東西送過去。我們兩家公司已經合作了十來年了,從來沒有發生過這件事情。這次居然會突然讓人家做出這樣的決定,我想應該是出現了很嚴重的問題。他說,他的利潤空間很小了。會不會是合同上訂的價格有錯誤呢”司空冷語在那兒細細的琢磨。

“這個合同,是爸爸親自同意的嗎”司空翼問道。

“不是的。這個合同一直是由果果負責的,而且合同也是莫小可一起負責整理的。這兩個人都是公司裏的老員工了,按理來說不會出現這麼嚴重的失誤纔對。我看我們還是訂今天的機票回去吧。”司空冷語說道。雖然他也覺得不能陪兒子們在北京玩一下,非常的可惜。可是,這件事情他也一定要去查清楚才行啊。

“既然是這樣,那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了。那我們就提前回去吧。”真的是很可惜。不過,如果公司真的出現了這樣的大的問題的話,一定會被家裏的那些叔叔伯伯們講個半死的。每一回都是這樣。爲了爸爸,也只能回去了。

1號鮮妻:宮少,別硬來 司空翼就是更懂事,他能體會大家的辛苦與不容易。所以,爲什麼大人們更喜歡司空翼也是這個道理吧。因爲他好說話,因爲他懂道理,不會一味的要求別的東西。這就是所謂的成熟吧。

可是司空純卻不是這樣了,他性格更加的率直,所以,“不要,不要,不要,我不要回去。爲什麼要回去,爲什麼要回去,我不要回去,不是說好了明天才回去的嗎不是說好了今天晚上要去參加宴會嗎爲什麼,爲什麼說話不算話爲什麼” 游年和時漾已經好幾天沒見了,與其說他們吵架中,不如說秦瑤兩邊不讓見,對游年說:想讓時漾吃醋就要忍著。

對時漾說:「對游年不能慣著,就要晾著他幾天。」

所以,已經快一個星期了,時漾游年愣是沒見一面,直到這個周日。

「喂,游年快走了。」秦瑤站在電梯口叫著看著時漾家門發獃的游年。

游年看著緊閉的門,眼神暗了暗,回道:「好。」

轉身和秦瑤一起出門趕往節目指定的地點。

……

游年和節目組串好節奏,去了一個很文藝的書店準備接受節目組的任務卡。

一切流程都很正常,但是最最讓人不解的就是這個節目組的保密工作真的做的非常好,按照之前的聊天,游年只知道那個女嘉賓好像不是娛樂圈的人,據說是因為娛樂圈的女星都不敢和游年組CP,生怕被罵,後來乾脆節目組就找了一個優秀的素人,其實游年有點自戀的想,就算是素人也可能會被懟的。不過,之前好像也傳出風聲說白楓可能回來,想到白楓,游年皺了皺眉,應該不是她吧。

當游年還在猜測女嘉賓到底是誰的時候,任務卡就悄悄來了。

游年接過任務卡,差點沒拿住,這絕對是游年參加的所有綜藝里收到的最重的任務卡,裡面好像……放了一部手機,打開任務卡,果然是贊助節目的手機。

游年清了清喉嚨,讀道:「歡迎來到荔枝衛視《戀愛季》請拿起和我一起送到您手上的手機,來一把愛的王者榮耀吧。提示一下,您未來的女朋友就在遊戲里哦,請一定仔細觀察。」

游年一愣,劃開手機,就直接進入了一個房間,十個人都在,游年在紅方,游年看著不同名字的相同頭像苦思冥想,這個女嘉賓到底是誰呢,垂下眼眸,其實他不是很想知道女嘉賓是誰,他只想知道這個時候時漾在幹嘛呢?

在游年想時漾的時候,遊戲已經開始了,這次游年拿到還是本命貂蟬,而對面則是諸葛亮,看著諸葛的頭像,游年不動聲色的皺了皺眉頭,這是……時漾的本命英雄呢。

在游年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就被諸葛亮瘋狂單殺了一次。

游年一怔,有點沒反應過來,幾秒后復活,游年準備大幹一場,結果沒過幾秒……又被單殺,游年搖了搖頭,直到被單殺了三次之後,游年奇迹的開始順風,又像對面諸葛亮在讓著他,不停地被他單殺,讓游年有一種錯覺,諸葛自從拿下了他三個人頭之後,開始瘋狂的送他人頭和在送他人頭的路上。

一局結束,游年所在的紅隊贏了,得到了一個小小的福利,拿過節目組給的照片和任務卡,游年頓時笑了,任務卡上說:恭喜你贏得了這局王者比賽,有沒有在遊戲中找到未來女朋友的一點蛛絲馬跡呢?下面就是給你的福利——優先選擇服裝權,請從以下五組CP里為自己和自己未來的女友,選一組CP並穿上他們的cosplay服裝,在漫展相遇吧。

游年拿起五張圖片,分別是孫悟空的至尊寶和露娜的紫霞仙子,周瑜小喬的真愛至上,虞姬和項羽的霸王別姬,蘭陵王的暗隱獵獸者和花木蘭的水晶獵龍者,最後是貂蟬的聖誕戀歌和呂布的聖誕狂歡。

游年雖然早就想嘗試一下和自己喜歡的人一起cosplay王者榮耀里的情侶們,但是絕對不是和一個陌生女子一起,可是既然節目組要選,就隨便選了個帶著「口罩」的蘭陵王,不得不說《戀愛季》的節目組真的良心,幾乎是神還原蘭陵王的暗隱獵獸者,盔甲還能發光,再帶上頭套,連秦瑤都被驚到無語,什麼叫cos還是要靠顏值啊,天哪,游年本來五官就可塑性極強,雖然只露出一雙眼睛,但是一旦眼睛眯起來,蘭陵王的凌厲就散發出來。

連旁邊的工作人員都不得不感嘆,游年真的很適合cosplay。

游年動動右手上的武器,順了順自己的假毛,和秦瑤坐上車一起去漫展了。

……

游年到達展館門口,就被攝影師包圍了,還沒進館,游年身邊已經聚集了一群攝影師,秦瑤不得不和助理護著游年進去。

由於游年的私心,特地找了個「戴口罩」的英雄,再加上假毛,真的就沒有認出遊年。

進了館,游年幾乎走不動路了,走幾步不是被攝影師攔著拍照就是被參加漫展的人攔住拍照,看的秦瑤嘖嘖稱奇,不得不向萬惡的顏值低頭。

終於送走一波,游年拉過秦瑤,「喂,怎麼找啊,場館這麼大,要找到什麼時候。」

秦瑤像看白痴一樣看著游年:「大哥,你自己不動腦子想想,那是你選的衣服,你是暗影獵獸者,那個女嘉賓不就是花木蘭的水晶獵龍者了?你找水晶獵龍者不就好了?還有,節目組給你找的女嘉賓能丑嗎?你好好找找不就能看見好看的小姐姐cos的水晶獵龍者了?」

游年垂下眼,有些黯然道:「秦瑤……我有點後悔了,我不應該為了讓時漾吃醋就來這個戀愛綜藝,時漾看到之後一定會生氣的。」

「現在啊,你是不想也要想了,騎虎難下,漫展都來了。」秦瑤無奈道。

這時有個怯怯的軟軟糯糯的聲音:「那個……哥哥,能不能和我和一張影?」

游年低頭一看,一個Q版的花木蘭水晶獵龍者仰著頭在看他,游年心一軟,連眼睛都在笑,小心翼翼的抱著小小的人兒,一邊可能是孩子的父母連忙幫著游年和孩子瘋狂拍照。

小小的人,緊緊摟住游年的脖子,笑道:「哥哥,你笑起來,真好看。」

游年輕輕揉了揉女孩的頭髮,「謝謝你。」

……

送走那個軟萌的水晶獵龍者,游年繼續無奈的走上尋找女嘉賓的路,將近用了一個多小時,才快把場館走完,看到了為數不多的水晶獵龍者,就在游年覺得他快和在場的所有的水晶獵龍者合影完了之後,突然看到在一個角落聚集了超多的人,閃光燈簡直和他的暗影獵獸者有一拼了。

走進一看……僵在原地,那是……時漾! 司空純躺在牀上撒嬌道,他不要,他不要,他就是不要現在回去,明明晚上就能見到媽媽了,爲什麼要這個時候提前回去。?爲什麼要因爲別人的一句話就提前回去不要不要。他不要。

司空翼當然明白弟弟的心情。要知道,這一次,他一個人北上,也不知道遇上了多少的事情。而且,對於一個七歲的孩子來說,一個人出那麼遠的門多少都會心裏不安的吧。可是爲了找到媽媽,弟弟卻把這些害怕都拋到了腦後,只爲找到媽媽。也算他運氣好,這麼快就找到了媽媽。本來他還以爲要花個十天半個月的呢。完全沒有想到事情能這麼的順利。

不過,再怎麼樣,現在的情形可不能容忍他們這樣無理取鬧啊。萬一搞不好的話,爸爸可能會

“純。算了。不要再鬧了,我們就聽爸爸的話回去吧。大不過幾些日子再來嘛。對不對”司空翼說道。

司空純流着眼淚,大吼道:“我不要。爲什麼要過幾天明明今天只要呆到晚上就可以了呀。爲什麼遲一天不行。遲一天會有很大的轉變嗎可是如果是這裏的話,遲一天,可能就會有不同啊。哥哥,你爲什麼要幫爸爸說話,你不是站在我這一邊的嗎”

“可是純。現在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啊。如果不去把這些事情處理掉。萬一爸爸的公司垮掉怎麼辦那樣也無所謂嗎那樣我們可能以後就要留宿街頭了,你也不在乎嗎”司空翼真是受不了純有的時候的倔強。真是腦了衛根筋的完全不考慮別的東西。

“好了好了。爸爸已經決定了。我這就讓機場看看有沒有今天的班機,我們今天就回去。”司空冷語說道。說完他正準備要打電話,可是手機卻被司空純一把搶了過去,“我纔不要回去呢。我就不要就是不要。今天是多麼重要的一天啊,爲什麼一定要回去呢明天回去也不會有問題啊。可是明天沒有這個宴會了。那樣,那樣,那樣我們就”

司空純想說出來。可是他又不敢說,他怕他萬一說出來,爸爸更加的着急的要回去怎麼辦可是,放棄這次的機會,又不知道何時纔會有這樣的機會啊。怎麼辦怎麼辦一邊是爸爸,一邊是媽媽。他該怎麼辦不要,他不要放棄這個機會,他要見媽媽,他要媽媽的懷抱。

“我是決對決對不會回去的。我一定一定要參加完今天晚上的宴會再回去。爸爸。你留下來,你留下來。”司空純急的直跳腳,那個樣子,那個態度是司空冷語所沒有見過的,純以前雖然也會無理取鬧。可是,從來沒有像這今天這樣,對於一件事情這麼的執着。他不明白,是什麼事情讓兒子如此的執着。

“小純,你給爸爸一個要留下來的理由啊。”司空冷語溫柔的說道,他是在給兒子一個機會。其實他是要和兒子講道理。如果兒子只是單純的想參加一個宴會,那宴會他們在家裏也可以辦啊。這一點還好。如果兒子是想去哪裏玩呢,那就答應他這件事情處理好了之後再來北京就好了呀。所以,他給兒子一次機會,把他的目的說出來。

“我,我就是想爸爸和哥哥參加今天晚上的宴會。我就是隻想這樣。而且,而且,今天晚上的宴會是這兒的一個很有名的廣告公司老闆辦的,而且非常有機會和我們的公司合作啊。老爸你也會覺得,有一個很好的廣告公司合作的話,一定會非常的好吧。”司空純說道。

虧他能想出來這個理由啊,老爸肯定要覺得太陽打西邊出來了吧。呵,不過,這個理由的確是還挺懂道理的樣子。不過,就是因爲純的這麼率直,所以,才能表達出自己內心真實的想法啊。而他呢,就是因爲要裝的很懂事,很體貼別人,所以自己內心最真實的想法也無法傳達給別人。這樣就必須要委屈自己了。不過,他已經習慣了,哪怕是委屈,他也無所謂了。

就是不知道爸爸聽了這番話,會有什麼感覺就是了。

“如果你是在這當心這個的話,那個就沒有關係了。如果我真的覺得爸爸有必要和那個公司合作的話,那我們回去把這件事情處理完以後呢,我們就馬上到北京來,親自去這個公司如何啊這樣也顯得我們很有誠意吧。這樣,你滿意了嗎”司空冷語撫摸着兒子的頭。現在的他,不再像過去的冷漠了,至少在兒子的面前,他能表現的像量度個慈祥的父親的樣子。當然了,有的時候時候真的只是樣子。

因爲有的時候兒子還是會把他給惹毛了。那個時候,他就有些不能控制自己。不過還好,這種時候還是比較少的。因爲他的兩個兒子還是挺乖的啦,不過,這次的事件就另當別論了。

“爲什麼不能等呢就等今天晚上去玩。然後明天一早我們就可以坐飛機回去了啊。”司空純說完,又看向自己的哥哥,用求助的眼神看着他,“哥哥,你幫我說說話啊,你不是也希望這樣的嗎爲什麼你都不幫我講話你那麼厲害,你幫我講講嘛。”

從這話,司空冷語就聽出來了,看來,這兩個小子是早就計劃好的了。什麼小純因爲生氣所以偷偷跑到北京來。其實應該是小翼讓他跑到這兒來,弄了些什麼事情,爲了就是讓他能到北京來吧。真是的,這兩個小子真是太邪惡了,居然三番四次的在算計他這個老爹啊。真是不知道這兩個小傢伙到底要搞什麼鬼。

“小翼。看來。這件事情,你也有參與啊。”司空冷語冷笑了一下。

“就當是老爸你想得那樣吧。不過呢,我有一個提議就是了,不知道爸爸你覺得如何。”司空翼推了一下自己的眼鏡,“其實,這件事情已經發生了,我們現在馬上回去,也沒有辦法解決吧。而且,你也懷疑這件事情肯定是和合同有關係的吧,所以,爲什麼我們不讓人家把那份合同掃描一下呢這樣,我們可以看看有沒有問題啊。反正現在有時間,你說對吧。”

小翼說的也是。這的確是一個好主意。“好吧好吧。真不知道你們兩個臭小子到底是賣什麼關子。我就等到晚上,看看你們到底幹什麼好了。”司空冷語那不得不放鬆的表情,真是讓兩個兒子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呵。有這麼勉強嗎

司空冷語打了一個電話回公司。讓另一個祕書把那份合同給他掃描一下傳過來,他要看看到底是哪裏出了問題,害得人家放棄了和他們公司合作。而且還放棄了十來年的感情。這對於葉總來說,可不是那麼輕意能做出的決定。一定是他們做了什麼出格的事情吧。

而很快,他也發現了那出格的事情在哪裏了。

“哼。居然會犯下這樣的錯誤。”司空冷語真的可以說是氣到炸了,“看來。回去的時候,我一定要好好的找一找那個果果的麻煩才行了。”

“怎麼回事啊。老爸。果果阿姨做錯了什麼事情嗎”司空翼問道。不由的也跑到電腦邊上看看,到底怎麼了。“這個有什麼問題嗎爸爸,增加百分之十這個,不是很多吧。”

“如果是一百塊的話,百分十隻是十塊。可是當一千萬的時候呢就是多了十萬。那麼如果是十個億呢那就是一千萬。對於一個企業來說,多了一千萬的成本。而售價又提不上去的時候,那麼這一千萬要由誰來承擔呢所謂無商不奸,無奸不商,商人之所以會奸,被人罵成是脖子上掛着金算盤的人,就是因爲商人對於利潤的計算是很精明的。這樣的差額不要說是一個老商人,就是兒子你,也會選擇質量相較的價格低的那個吧。你說對吧。”司空冷語向兒子解釋道。

“原來如此啊。那這個增加百分之十,的確是太多了。如果說增加百分五,可能還行吧。不過,爲什麼會要寫增加呢難道按原來的價格不能做嗎”司空翼問道。

“其實我也不太清楚,當時的原料價格和上一年有沒有差距,我並不知道。所以,這些我們還要去網絡上查一下,回公司的時候,我們再去查一下進貨那塊。反正總會是因爲我們的環節出了差錯,纔會有這麼大的價格增長啊。”司空冷語道。

“嗯。那我們回去以後,我也幫爸爸查吧。 寵妻無度,傾城狂妃 總是要幫爸爸的忙啊。算是爲了補償爸爸在北京所花的這些時間吧。”司空翼說道。

“那,能不能告訴爸爸。到底是爲什麼呢你們到底爲什麼那麼執意要參加這個宴會呢”司空冷語的問題,小翼現在可還真的不能告訴他呢。

所以,他只是神祕的一笑,“這個嘛,等到了那兒,也許你就知道了吧。反正吧,沒有害你的意思。” 身花木蘭水晶獵龍者的cos裝,被攝影師們要求各時漾一種動作,游年貪婪的看著時漾還留著一絲紅暈的臉,心臟的跳動突然就失去了規律,游年甚至懷疑自己能聽到自己心跳聲音。

突然想到什麼,瞪大眼睛看著不遠處的秦瑤,「這不會就是……我的女嘉賓?」

秦瑤朝游年眨眨眼,遞上任務卡:「找到你未來的女朋友了嗎?那就……快去和她一起合影吧。」

游年傻傻的看著那「未來的女朋友」六個字,眼中的光芒瞬間就柔軟下來,這時不知道哪個攝影師看到了游年,拿著手裡的單反,走近游年笑道:「小哥哥能不能和那位小姐姐一起拍個照片呢?」

游年想都沒想,就答應了攝影師,一起走向時漾。

等游年靠近,幾乎是所有的攝影師都發現了他,立刻給他讓開路。

時漾看著慢慢走近的游年,臉一紅,只覺得原本性感的cos服,像是通了電,心裡麻麻的。

直到游年走到時漾面前,時漾都不敢抬頭看游年,攝影師們像看到什麼寶貝似的,手裡的單反就沒停下來過,天哪,誰能告訴他們,這兩個人顏值怎麼能高成這樣。

等到漫展結束后,攝影師們紛紛把自己的照片po出來,得到一致好評的就是那張:cos花木蘭水晶獵龍者coser一臉羞澀的低下頭,而cos蘭陵王暗隱獵獸者的coser目光溫柔的看著自己面前人兒的照片。

被瘋狂轉載,很多蘭陵王和花木蘭的死忠粉,徹底被二人征服,紛紛立出「此二人之後,再無獵龍者和獵獸者。」當然這都是后話啦。

我們還是回到漫展現場啦。

「漾漾……你怎麼穿成這樣?」游年擺著pose低低的問時漾。

「有沒有驚喜到?」時漾羞澀的笑笑,雖然第一次cosplay但是看反響貌似還不差。

游年想摸摸時漾的頭髮,可是看著那一頭好不容易梳順的假毛,還是收回了手,但是手又不能這麼尷尬的放下來,向下一滑,就挑起時漾精緻的下巴,成功使臉紅還沒褪去的時漾又羞紅了臉,輕聲道:「你……幹什麼?」

游年貼近時漾,低低的嘆息,「你知道這一刻我有多想吻你嗎?!這哪裡是驚喜,這是驚嚇!嚇得我,更喜歡你了一點。」

「哪有這麼說情話的!」時漾嗔怪的看了游年一臉。

游年假裝受傷道:「哎,你可不能跑了,也不能耍賴,等這個節目一播出,全世界可就知道你是我女朋友了哦!」

「好,我不跑,我就在這裡,陪你參加綜藝,以你……女朋友的身份!」時漾嘴角揚起一絲笑意。

突然有一個攝影師提議道:「小哥哥能不能單膝跪地看向那位小姐姐呢?」

游年微微挑眉,攝影師立刻道:「是我冒犯了,如果不願意……」

還沒等攝影師說完,游年便單膝跪下,執著時漾的手,輕輕吻上去,結果感受到的是時漾一手的冰涼。看著時漾性感的cos服,游年皺了皺眉,緊了緊時漾的手。

攝影師們看到這樣的場景一頓拍攝,本來還有攝影師想提一些別的姿勢,被游年鞠躬抱歉道:「對不起,我們還有點事……感謝各位的拍照。」

沒等攝影師們挽留,時漾就被游年拉出包圍圈子。

節目跟拍的攝影師連忙跟上,游年這才想到自己還在錄節目,懊惱自己一開始就和時漾這麼熟,秦瑤也看到了游年出來,就知道他怕時漾凍著,趕緊遞上羽絨服,游年接過,朝著秦瑤感激的點了點頭,假裝生疏的,遞給時漾,而沒有自己親自替她披上,默默地護著時漾上了保姆車。

坐在車上游年狀似緊張的介紹道:「你好,正式介紹一下,我是游年,一名演員。」

時漾也緊張的笑笑:「嗯,你好,我是一名醫生。」

看的旁邊的秦瑤心裡瘋狂吐槽,「游年是個演員就罷了,時漾演第一次見面怎麼也這麼真實,就像真有那麼一回事兒一樣。」

介紹完,就陷入了尷尬……兩人都不說話了,這成功又使秦瑤心生佩服,「這兩個人一定都看過這個節目的第一季和第二季,要不怎麼這麼深知套路,沒說幾句就尷尬。」

游年終於(?)打破了尷尬,拿過保溫杯,倒了杯水,遞給時漾。

時漾小心翼翼的接過,輕聲道:「謝謝。」

游年想到什麼,試探的問道:「那個……諸葛亮是你嗎?」

時漾點了點頭,並偷偷在桌子底下碰了碰游年的腳,「嗯,猜對了。」

游年拚命壓下想把時漾摟進懷裡的衝動,不好意思(?)的準備撓撓頭,後來想起自己的假髮,又收回來,「你……很厲害的。」

「謝謝誇獎,可是最後還是輸給了你。」時漾捧著杯子溫和的笑笑。

看著時漾凍得通紅的手,游年心裡心疼的要命,還是裝著好奇的樣子道:「你來的比我早很多啊。」

時漾抿了一口熱茶,搖搖頭,「還好吧,我一來漫展沒多久,就被拉去拍照了。」

「你的水晶獵龍者很好看。」游年認真道。

「嗯,你的暗隱獵獸者也超級帥。」時漾也誇道。

天知道,游年心裡有多高興,想都沒想脫口而出:「要不以後一起玩cos?」

時漾軟軟的笑道:「好呀,我也是第一次玩cosplay,希望大家喜歡。」

「嗯,一定會喜歡的,對了現在這麼冷,我們去個暖和的地方吧!」游年提議道。

時漾暗暗搓了搓通紅的手,道:「好。」

終於撐過拍攝時間,隨行攝影師去了另一輛車,游年立刻迫不及待的坐到時漾旁邊,捂住時漾冰涼的手,不再壓抑自己的心疼,道:「我怎麼這麼傻!竟然想不出是你!早知道就選衣服最多的英雄了,時漾你知道你給了我多大的驚喜嗎!我好開心,真的真的。」

說著拉著時漾的手按上他的心臟位置,時漾縮了縮手,覺得游年掌心燙的驚人,隔著盔甲,都能感受到游年炙熱的體溫與強有力的心跳。

主動送上自己的唇,含糊不清道:「你……開心就好。」

游年摟緊時漾,從時漾那裡取得主導權,加深了這個驚喜之吻。 “呵。 看來這關子賣的還挺深啊。看來,我還不能小看你們兄弟兩個人啊。這小小年級就鬼頭鬼腦的。”司空冷語可以說是咬着牙說着這些話。可是,司空翼就當自己沒有聽出來。

今天晚上就能見到媽媽了,這個可比什麼消息都要好。這個可是他們興奮的主要動力,所以,爸爸的種種反應對現在的他們來說,什麼也不是,什麼也不算。

這是他們第一次這麼期盼着夜晚,這麼的希望白天快點過去。

絕代冰王 這個夜晚,在一個私人住所裏,有一場聯誼宴會正在舉行。這個住所並不是非常的大,大概有三百來平米吧。兩層小樓。還有一個一百來平米的院子。種着很多綠色的植物。當初那個非常節約的郝德雲,此時也看不出他的節約了。買這麼大的房子,雖然說是在郊區啊,可是也是很貴的啊。北京的房價不比別的地方啊。

不過,只有白筱才知道,這個房子根本不是郝德雲的,他沒有變,還是那個非常鐵公雞的老闆,這個不過是爲了讓人家覺得他很厲害才故意租的。而且這個房子的主人,的確是沒有人知道的,所以,也使得他這個租房子計劃纔沒有被別人拆穿。當然了,爲什麼白筱會知道呢因爲這個房子的主人白筱很熟悉嘛。不就是李子旭的嘛。

呵呵。所以啊,爲什麼他會租在這兒,也就順理成章了吧。

這個私人的住所裝修的分外典雅,總有幾抹的意大利風情在裏面。十步一個花瓶,百步一個雕塑。三層的水晶吊燈。各種式樣的雕花吊頂。天使的圖案在這個房了裏隨處可見。紅木的各種傢俱放在這裏,一點也不顯得奇怪。用的杯子都是水晶杯。這貨,高檔啊。只要打掉一個杯子,都是好幾百啊。

所以。爲了防止杯子掉到地上而粉碎,還全部鋪了波斯的地毯。

看那郝德雲,一身休閒西裝,要說他和這個房子搭吧,還真不怎麼搭。唯一搭的,可能要算那抹的油光的頭吧。那髮膠可能都用了一瓶了,才呈現出那樣的效果。挺立,如刺一般。一臉的笑容,直接就露出了他的八顆牙,好在牙也挺白的。不會對不起觀衆。

當然,司空冷語他並不認識,可是司空純他認識啊。佯裝着對司空冷語很熟悉的感覺,郝德雲一路微笑的向他走過去。熱伸的伸出雙手與他相握,高興的說道:“司空先生。久仰久仰。我是德雲文化的總裁,郝德雲。很高興能認識你啊。”

“你好。”司空冷語禮貌性的說道,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該不會是兒子今天晚上就想讓他見這個人吧。這個人,很平凡啊,有什麼好見的呢他實再是沒有看出來啊。

“司空先生,來來來,裏面請,裏面請。”郝德雲親自招呼着司空冷語,因爲這是他今天晚上的目的嘛,別的客人,他讓公司的員工去招呼都差不多了。只有李子旭,那是要白筱去招呼的。只不過,李子旭今天晚上沒有來。其實也不是李子旭不來,而是他故意不讓他來的。因爲小朋友不是說了嘛,今天這個事情啊,還非得讓白筱在場不可。只要有白筱在,一切皆有可能啊。

Views:
40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