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錦承搖頭:“你不欠我的,我欠你的,因爲仲永,這是唯一的理由,我欠那孩子太多了,幾輩子都還不完。”

唐術刑點頭,其實仲永的事情在他和那錦承心中都是個疙瘩,仲永對他來說是個小兄弟,而對那錦承來說,是他當年從毒販手中救出來的孩子,就像是自己的孩子一樣,但那時候的那錦承鬼迷心竅到讓仲永去送死。

不過話說回來,十年前,誰又知道這僅僅只是一場戲呢?誰都不知道,大家都只是萊因哈特希手中的棋子,哪怕是自認爲是棋手的籙夢升和姚爐修,也不過在自欺欺人罷了。

唐術刑繼續跟着重裝者前進,其實他是察覺到顧懷翼有其他的話要對他說,但因爲先前的那種情況不方便,這就是他要支開那錦承的理由,也是認爲先前顧懷翼說出那番不合理的話的理由之三。

果然,唐術刑在走到先前重裝者俯身下去的地方,發現在那裏重裝者劃了一個箭頭,箭頭指着前方,唐術刑繼續朝着前面走着,在一座靠海岸的小冰山之後,見到了立在那裏等待他許久的重裝者。

唐術刑慢慢走近,問:“顧瘋子,你有話就直說,不要拐彎抹角玩這些花樣。”

“長話短說。”顧懷翼的聲音從那發音器中傳了出來,“這次的行動是爲了在衛星島發射井中的那株植物,但這是萊因哈特希的目的,我的目的是爲了接觸你,在你們的島上有個間諜,他的名字叫王祚,是個華人,現在是那錦承手下的一名軍官,雖然他的僞裝身份是從美國到這裏的一名計算機工程師,但實際上是前cia的一名外勤分析師,7年前,他就已經被尚都策反了,但沒有暴露,一直在潛伏,這樣的人還有很多,不僅你們那裏有,在赤晨,在抵抗軍中都有。”

唐術刑冷笑道:“這些都是萊因哈特希的遊戲,他們是一夥兒的,你難道不知道?”

“我還不能完全確定,但我現在知道的是,萊因哈特希希望重鑄的不是如來之眼,而是人類,而所謂的如來之眼就是關鍵,如來之眼這種東西,既能毀滅,也能創造,就看你如何使用了。”顧懷翼的聲音很平靜,“他要重塑人類的目的就是因爲,他認爲現在的人類,比當年的遠古人類還不可理喻,所以只留下精英,提取他們的基因,創造合成人類。”

“什麼意思?我不是很明白。”唐術刑搖頭道。

“萊因哈特希是遠古人類,而不是他們的後裔,這一點你應該知道了吧?”顧懷翼道,“他早年的目的就是爲了毀滅遠古人類,製造新人類,但後來失敗了,如來之眼造成了大面積的毀滅,同時當時也經歷了生物大滅絕,他原本以爲這個滅絕會徹底將遠古人類的未來給斷送,誰知道在生物發展的過程中,新的人類再次誕生出來,而新人類所做的一切與遠古人類一樣具有毀滅性,於是從沉睡中甦醒過來的萊因哈特希借用了那個德國猶太人的身體開始執行了長達百年的計劃,其目的就是爲了完成他當年沒有完成的任務,唐術刑,我們得阻止他,否則大家都得死。”

唐術刑探頭看着岩石外面,擔心有人來:“可是不管你怎麼說,我都無法相信你,怎麼辦?”

“我知道你不相信我,其實我當年真的是認同萊因哈特希的理念,我希望這個世界和平,我希望這個世界再沒有戰爭,不過後來我才發現,其實萊因哈特希的目的沒那麼簡單,我開始後悔了。”顧懷翼的聲音變得有些低沉,“所以,我決定找到你,重新和你攜手將萊因哈特希擊潰,不過這次好在是,我在敵人內部,可以幫助你,提供各種你需要的消息,但麻煩的是,雞爺現在對萊因哈特希絕對忠心,可以說是忠心不二,我的暗示他聽不下去,而且你名義上的妻子夏婕竹,現在的權力也很大,情報機關完全掌握在她的手中,她很聰明,也很忠心,這是我們的障礙。”

“我姑且相信你前面的話,那麼你現在說一說,這次派這個重裝者的目的是什麼?帶走那植物?”唐術刑問。 楊萌是在晚上十點鐘回來的,這次擊殺一隻二級喪屍,耗費了他們太大的精力。

此時的她並沒有和雲澗組隊,而是找了個較強的隊伍,一起出任務。

雲澗作為特種兵的隊長,他有他自己的活,楊萌不可能一直粘著他。

「楊萌姐,幸好有你,要不然我們就得死在那二級喪屍手裡了。」小夥子一臉感激的看著楊萌,若不是她出手相救,他們這一行人估計活著回來的人並沒有多少。

楊萌的臉色有點蒼白,她敷衍的笑了笑,沒有說某人因為救自己而喪命於二級喪屍手中。

她也不想的,她只是想活著,有什麼錯嗎?

而且她也沒有讓她救啊。

所以這並不是她的錯,一切是那個女人自找的!不是她的錯!

這般想想,心情好多了。

卻聽那小夥子又說。

「就是可惜了趙夢,她的能力也不低,這下我們隊伍少了一大助力啊!」

楊萌聽著,心都跟著一顫。

「楊萌姐,你怎麼了?」小夥子好像才發現她的異樣,疑惑的問道。

「沒,沒事。」 穿成年代文里的女炮灰 楊萌搖頭,「我,我有事,先回去了。」

小夥子看著她的背影,疑惑的撓了撓頭,「楊萌姐這是怎麼了?」

旁邊一個人上前說:「可能是有什麼事吧,女人不都是有那麼幾天古里古怪的嗎?」

「是嗎?」

得到楊萌回來的消息,七音此時站在窗前,看著外面的人來人往,這兒還真是個世外桃源般的地方。

「你在看什麼?」葉小月做好飯,來到她身邊。

七音回眸看了她一眼,眉眼彎彎,「等會我帶你去找楊萌,奪回你的東西。」

「……好吧!」

月上枝頭,兩抹身材苗條的身影靜悄悄的來到某處樓層。

七音轉動著把手,半晌過去,本應該反鎖的門「咔嚓」一聲被打開。

摸著黑進去,待葉小月進來后,便把門重新反鎖了。

「你們是誰?」

嘿喲喲的洞口頂著太陽穴,女人的聲音異常的冰冷,好似下一秒,便能開槍把人打死。

葉小月動作僵硬,她清楚的看到那把槍正頂在七音的太陽穴上。

「哎呀,老朋友見面,有必要這麼激動嗎?」

嘻嘻哈哈的聲音響起,楊萌瞳孔一縮,這個女人不是走了嗎?

趁著她愣神的空檔,七音一腳踩在她的腳背,伸手死掐著她的手腕一折,她痛的大叫,順勢鬆開了手槍。

七音把手槍拿在手上,隨後拉動保險,抵在了楊萌腦門上。

「寶貝兒,槍這種危險的東西,可不是你能玩的!」

葉小月一臉複雜的看著七音。

對你的仇人用這麼撩人的語氣,你確定這是仇人不是情人?

而且那槍還抵在人家腦門上,稍微不注意,就能讓她立即喪命。

楊萌一口氣卡在喉嚨里,上不去下不來,這個女人,她三番兩次的栽在這個女人的手裡,究竟是為什麼?

「夏清!你到底想怎麼樣?」

「哎呀,人家不想怎麼樣,就是看你過得不舒服,我心裡就舒服了。」七音另一隻沒有拿槍的手摸上了楊萌的臉,順便還捏了捏。

怎麼有種橘里橘氣的感覺??

小六子葉小月:…… 面對唐術刑的質問,顧懷翼沒有絲毫遲疑,便回答道:“重裝者的目的是要確定植物的存在,我也是冒險在重裝者身上加上那個發音器的,連接在我的安全屋內,我就是想和你取得聯繫,再給你一個加密頻率,這是唯一能與我取得聯繫的方式,千萬不要用衛星電話或者其他的方式,只有老式電碼相對安全,這是尚都唯一隻會抽查的一種聯絡方式,我被發現的可能性極低。”

唐術刑想了想道:“你是說,這個重裝者說到底,只是個尖兵,隨後,還會有更多的重裝者到來?目的就是爲了搶奪那株植物?”

“對,無論如何,萊因哈特希一定會搶奪到的,但他要怎麼做,我不知道,總之我懷疑,他應該會在確定好位置之後,派出部分重裝者來搶奪,他雖然沒有告訴我,但我知道,在機場,已經有一批飛機正準備起飛,但這次不會用無人機,而是會用戰鬥機編隊護衛,然後將重裝者投擲下來,將堡壘中所有人全部幹掉,通過直升機將植物運走,當然,我也懷疑,如果有可能,他會對十月革命島進行襲擊,能毀滅多少就毀滅多少。”顧懷翼說道,“我還能控制你眼前這個重裝者,但也只是斷斷續續,我擔心被他們發現,我攔截了這個重裝者的信號,我採取了欺騙程序,讓他們以爲重裝者依然在勘察整座衛星島的詳細地形,所以,不管你信不信我,你都必須撤走堡壘中的人。讓他們做好戰鬥準備,當然,我只建議你們防守,如果有可能,你最好是毀滅了那株植物。預計下一批攻擊編隊趕到的時間是明天下午16點左右,注意安全,通話完畢,你趕緊離開,我不能再控制這東西了,這玩意兒之後就不再受我的控制。”

“等等!你是說。萊因哈特希依然想殺了我?但是他爲什麼不直接攻擊這裏,用遠程武器,而是……”唐術刑發現那重裝者的身體開始顫抖起來,而顧懷翼也不再發聲,他立即轉身就跑。一口氣跑了很遠,跑到下一處小冰山後面,這才停下來,小心翼翼探頭去看,發現那重裝者離開那座冰山之後,走向堡壘外牆,沿着牆體下方繼續勘查着。

唐術刑坐在那想着顧懷翼先前所說的一切,自己無法分辨真假。但事先做好準備倒是真的,而且自己讓董三路撤出這個地方是正確的,想到這裏。他立即按下通話器問那錦承:“那爺,撤離的事情如何了?”

“還在搬東西,至少還需要兩個小時的時間,而且只是離島,不算到十月革命島的時間,你那邊什麼情況?”那錦承問。

“還好。不過有點還無法證實的麻煩。” 神級插班生 唐術刑深吸一口氣,“詹王八。你在線上嗎?”

“在。”詹天涯冷冷回答,“怎麼了?”

“賽博格的事情不要着急了。但我們肯定會用上,事情非常麻煩了。”唐術刑隨後道。“在線上的所有人都聽清楚我下面要說的話,一個字都不允許漏,雖然這只是敵人的戰前宣告……”

隨後,唐術刑將顧懷翼告訴自己的那番話,直接縮減爲了尚都對這裏的宣戰通告,並沒有說顧懷翼單獨對自己所說的那些話,說完之後,無線電中一片死寂,所有在線上的人都保持着沉默,那些從對講機中聽到這些話的人,也都在互相對視着,不知道真假。更重要的是,這兩座島上的人都很清楚,如果尚都真的大舉進攻,所有人都死定了,因爲他們掌握了現今世界上最先進的各種技術,就算是不派人來,只要投下某種生物武器,也能在一兩天內讓周圍方圓幾百公里內的所有生物全部死光。

“唐術刑,你認爲我們活下來的機率有多大?”許久後,有人開口問了,而問這句話的竟然是甘道斯,那錦承最忠心的手下,顯然,他對唐術刑的話抱有懷疑。

“50%吧,在我眼中來看,大部分未知的事情,應該都有五成的機率可以完成,生存也一樣,總有一半的機會。”唐術刑坐在冰山那裏道,“所以,我的建議是,大家做好戰鬥準備,將能拿出來的武器都拿出來,重武器不要藏着掖着,坦克裝甲車也準備好,不要爲了省油放在那裏發黴,那錦承輔助董大師趕緊將那臺設備搬運到基地當中,我現在得去發射井中看看,等董三路走了之後,那爺你回到發射井裏和我會和,對了,留下一部分炸藥,能留多少留多少。”

董三路聽到這有些激動:“你想幹什麼?炸了堡壘?”

“不,只是炸了發射井,叫你的人把閘門打開。”唐術刑說着朝着閘門快速跑去,他們的時間已經不多了,此時尚都的攻擊部隊正在趕來的路上,無論顧懷翼說的是真是假,保持最高警惕,做好戰鬥準備,總是正確的。

唐術刑徑直走進堡壘閘門口,等閘門開了之後,他趕緊進入,直接前往發射井的方向,那裏的門依然開着,裏面的那些植物人依然存在,當他走到升降梯前的時候,發現升降機已經下去了,他趕緊沿着樓梯走下去,卻看到了站在植物跟前擡眼看着的茲米亞。

“你是怎麼過來的?”唐術刑奇怪地問。

“坐你們的船。”茲米亞簡單地回答,“要不要我再回答你,是如何進到這裏面來的?”

唐術刑點頭,隨後就看到在發射井底部有一個深坑,深坑中全是冰涼的海水,難道茲米亞是從這下面游過來的?

茲米亞依然看着那株植物:“對,我是游進來的,很簡單,潛下去,從海底尋找循環海流就能找到這個位置來,因爲這種植物生長的地方,底部必須要有循環水流,而我是第一個妖化者,只要水溫不會達到急凍狀態,我至少可以撐一個小時左右。”

唐術刑上前看着那植物道:“這到底是什麼?”

“我上次解釋過了,這是一種我們那個時代瘋子科學家研究出來的蛋白質替代品,我想,極有可能是從我所在的基地出來的,但不知道是誰帶出來的,但肯定不是古丹,他不是那麼粗心的人。”茲米亞繞着那顆植物走着。

唐術刑立即跟在後面問:“你覺得古丹需要這個東西嗎?或者說,以前他是不是需要過這種東西?”

茲米亞停下來,轉身看着唐術刑問:“你是不是知道了些什麼?”

“公主殿下,我在問你。”唐術刑笑道。

茲米亞點頭:“對,他需要,但我不知道他想做什麼,因爲這種種子原本就不打算入庫的,畢竟這是災難,而且這種基因變異的東西,必須要生活在十分惡劣的環境中,雖然這裏的環境相對來說還行,但對於我們那個時代來說,已經算是非常惡劣了,單是氣候溫度就達不到生存的標準,我想,這也是這植物的種子飄到這裏來之後,碰到未修建完畢的發射井底部鬆軟的泥土這才生根發芽。”

“我不覺得這是巧合,畢竟早年聯合縱隊在這裏實驗過蠱獵場是否可行,而這植物又恰恰出現在這個地方。”唐術刑搖頭,“我不認爲世界上有那麼多的巧合,特別是與萊因哈特希有關的事情。”

茲米亞不語,就在此時,那錦承從樓梯上走了下來,手中還提着一個包,另外一隻手中拿着一包炸藥,茲米亞看到那錦承手中的東西時,下意識扭頭看着唐術刑問:“你要炸了這植物?”

“對。”唐術刑點頭,“萊因哈特希想要的東西,不能讓他得到,如果我不這麼做,犯下的錯誤就和七年前差不多,我七年前一開始就不應該幫助他去找那些聖物,就算無法阻止自然災害,也能阻止他發動的戰爭。”

“這種植物的生命力很頑強,我先前說過了,之所以可以在惡劣的環境中生長原因也是這個。”茲米亞說着擡手抓了一片樹葉,朝着旁邊的泥土中一扔,“只需要這樣,過不了多久,這裏就會生根發芽出現一株新植物,你用炸藥炸爛這植物也沒什麼作用,萊因哈特希如果需要,只需要一小片葉子就可以讓這植物死而復生,要多少有多少。”

唐術刑和那錦承對視一眼,那錦承慢慢走下來,唐術刑繼續道:“不管怎樣,我還是得炸,如果我炸了,萊因哈特希還是得到了,我只能認了,不過現在,我必須這麼做。”

“好吧。”茲米亞點頭,“那你做吧。”

說着,茲米亞就走上升降梯,按動開關,隨後離開了。

唐術刑和那錦承站在植物跟前對視着,隨後唐術刑拿過炸藥安放在植物下面,同時道:“等下想辦法將門鎖死,把鑰匙扔掉,就算他們有辦法炸開發射井的大門,也得花上一點時間,能拖多久算多久。”

“先前甘道斯用單獨的頻道見了我,他說,可以用小島上的戰術核導彈對付尚都的攻擊部隊,將他們消滅在來時的途中。”那錦承說完又搖頭,“我否定了,不管怎樣,咱們都不能動那玩意兒。”

唐術刑點頭:“不能用核武器,尚都都知道不用那玩意兒,更何況是我們?”

“那怎麼辦?”那錦承道,“按照你先前的說法,尚都這次是大舉進攻,單單一個重裝者就夠我們受得了,如果再來十個二十個,配合上他們的其他屍化者步兵,加上對地攻擊機等,我們死定了。”

“我們還有選擇嗎?”唐術刑擡眼看着那錦承。

那錦承苦笑着搖頭,繼續安裝炸藥,他知道,這根本就不是選擇題。 「所以寶貝兒,你打算什麼時候把東西還給我旁邊這位小姐姐呢?」

楊萌震驚的看著葉小月,下意識的摸上戴在脖子上的玉佩。

葉小月怎麼知道玉佩在她這裡?

「是你告訴她的!」

「不是我是誰?鬼啊?」七音翻了個白眼。

這不是很明顯的事嗎?

葉小月臉色不太好,之前她還抱有希望,畢竟人與人之間,少點猜忌不好嗎?

可是現在真相出現,她不得不接受。

「楊萌,把我的玉佩還給我!」葉小月想通后,面色也變了,不像之前那麼難看,而且更堅定了。

楊萌死抓著玉佩,這是她的保障,沒有這個東西,她什麼都不是!

「什麼玉佩?我這兒哪裡有你的玉佩?」

「死鴨子嘴硬!」七音拿著槍敲了敲她的頭。

楊萌瞬間安靜如雞,托馬的這槍萬一走火了怎麼辦?

葉小月深吸一口氣,臉色平靜的好似過來談判的,「只要你把玉佩還給我,以前的事,我既往不咎!」

以前還沒覺得什麼,但是現在想想,好像這個楊萌一直把她當傻逼在耍。

偏偏她還一直以為這世界上善良的人偏多,然後她玉佩就被這狗東西偷走了。

楊萌抓著玉佩不說話,臉色陰沉的可怕,一雙眼睛帶著陰鷙,也不知道她在想什麼。

「磨磨唧唧的,接著。」

七音煩躁的從背後摸出一把槍,這是她之前就帶著的,遞到葉小月面前。

「對著她的心臟,直接崩一槍,玉佩就歸你了!」

葉小月手忙腳亂的接過槍,她一直都是用異能殺喪屍,槍什麼的,沒怎麼接觸。

喪屍都是怪物,殺起來沒有負罪感,但這是活生生的人,她下不去手。

「夏姐,我只要玉佩,殺人就算了。」主要是楊萌還沒踩在她底線上,要不然這一槍早就崩下去了。

七音面色一如既往,看不出是開心還是難過,就是一個表情。

「隨你吧。」

收回手槍,七音笑了笑,「給不給?不給的話,我來解決你!」

說著,細微的聲音傳來。

楊萌一慌,頓時大叫起來,「我現在是基地的重要人物,你要是把我殺了,你就不怕受到基地的追擊嗎?」

七音笑:「你都死了,還擔心這個幹嘛?我怕啥?死亡嗎,眼睛一閉就過去了,乖乖的,我保證讓你死的漂漂亮亮的!」

「砰!」

子彈擦著楊萌的臉頰過去,留下一道血痕。

楊萌那一瞬間心臟都停止跳動了,直到臉部的疼痛傳來,一種重獲新生的感覺油然而來。

七音面色有點黑,這什麼鬼?她是照著對方的太陽穴打下去的啊!

【宿主,幸好我阻止了,要不然這一槍就打在你太陽穴上了。】

【我都說了會反彈的,你想想,到時候子彈打出去后出現在你自己身上,那多尷尬!】

七音沒理會小六子,直接又把槍抵在楊萌太陽穴上,笑得一臉詭異,「給不給?」

「給!給!給!我給!」。

溺愛之寵妻成癮 楊萌嚇懵了,她根本沒空思考為什麼子彈會打偏。 植物下方的炸藥安放完畢,唐術刑和那錦承將帶來的全部裝上,隨後又跑了兩趟,將董三路他們剩下的其他炸藥也都裝在了發射井裏面,在發射井井壁周圍也安裝上,這算是三重保險,先用外面的閘門拖住他們,但有可能他們會直接空降在堡壘裏面,那麼就選擇將堡壘大門炸塌,他們再炸開也得花點時間。

接下來,他們會進入發射井,打開大門還需要時間,緊接着兩人再炸掉髮射井,植物被炸爛,發射井被炸塌,尚都國防軍要挖開發射井上面的碎石瓦礫也得花上好幾天的時間,拖延的這些時間,能爲十月革命島上的人贏得機會,搞清楚尚都派遣來了多少軍隊之後,再做下一步的打算。

Views:
58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