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十萬?”

大虎聞言心裏很是高興,自己說的損失不是要錢的意思,沒想到這傢伙竟然拿出一張金卡。

“先生,這卡雖然有幾十萬,但是這卡可以透支,而且數目不小,最多可以透支千萬元……”

懂局長聞言以爲大虎是閒錢少,於是連忙說明這卡的情況。

“千萬……”

大虎聞言心裏一動,沒想到自己只是打一場架而已,就能弄到這般多的錢,看來這樣來錢方法還真不錯。

“是,是一千萬……”

懂局長聞言連忙再次解釋道,生怕再惹到這青年不高興。

獨家佔有:全球通緝小前妻 戀你上癮 大虎接過懂局長手裏的卡,微微一笑道;“一定嚴肅處理,還有這幾位是我的家人,要是以後有什麼不測的話,你就像他一樣,去太空飛一下……”

大虎說完一指空中,彪子的身影立刻出現掉了下來。 大虎聞言心裏一動,沒想到自己只是打一場架而已,就能弄到這般多的錢,看來這樣來錢方法還真不錯。

“是,是一千萬……”

懂局長聞言連忙再次解釋道,生怕再惹到這青年不高興。

大虎接過懂局長手裏的卡,微微一笑道;“一定嚴肅處理,還有這幾位是我的家人,要是以後有什麼不測的話,你就像他一樣,去太空飛一下……”

大虎說完一指空中,彪子的身影立刻出現掉了下來。

‘砰’的一聲,彪子那瘦弱的身影摔在了地上,不過他沒有死,只是發出了一聲慘叫,而後就昏迷了過去。

懂局長見狀臉色黑白交加,很是難看,呆呆的看着昏迷的彪子,心想到從那麼好的地方掉下竟然沒有焚身碎骨,不知是彪子的命大還是那個傢伙手下留情,這真的太恐怖了,不知要是自己會怎麼樣?

“好了,我們走了,剩下的事你自己看着辦……”

大虎看了眼呆呆的懂局長很是隨意的說了一句,而後就走到自己家人的身邊,帶着他們離開了集市。

過了好久,懂局長這才反應過來,對着自己手下吩咐道:“將這個傢伙給我帶回去……”

懂局長說完就哆嗦着上了車,而後車子離開,剩下的那些警察將彪子擡上車子,而後也隨即離開。

“呼……嚇死我了,還好我沒有動手,否則這飛人的角色就是我的了……”

張大力見所有警察走後呼出一口濁氣自語道。

……

“大虎,你怎麼來的這麼快?我剛剛掛了電話沒幾分鐘你就到了?”

在李國的那輛電動三輪車上,谷寧與大虎幾人擁擠在一起,谷寧看着大虎出言問道。

大虎聞言露出一絲笑意道;“呵呵,這個說來話長,還是等以後有時間我對們解釋吧!”

“哦!”

谷寧點頭回了一句。

本來周慧與大虎的父母也想知道是怎麼回事,聽到這個回答後臉色稍有失望,不過他們都知道那是大虎的祕密,所以就沒有人在大虎什麼。

電動三輪車一路穩妥的駛回了東和村。

大虎衆人回到家後,大虎第一時間就將周慧與谷寧帶到了他的那間房間,關上了門大虎讓兩女坐在了自己的小牀之上,而後大虎也坐了過去。

看着二女臉上稍有疑惑的表情,大虎輕聲說道;“慧慧,谷寧,通過今天的事,我想你們應該知道我不是一般人,所以有些事我想我也應該告訴你們了……”

兩女聞言互望一眼,然後點了點頭說道;“我們聽着呢,你就說吧。”

“嗯,我會一些法術,是無意之中學來。什麼飛檐走壁殺人百米之類的法術我都會。”

大虎見狀點頭說道。

兩女聞言露出些許的驚色,法術是一種傳說,她們倒是聽過但沒有見過哦,難道大虎今天將那些警察的槍的子彈是用法術當下來的?

“法術?”

谷寧不是周慧,她對大虎的瞭解並不多,但是當她聽到法術的時候,臉上的表情很是驚訝。

“對,是法術,我沒有開玩笑,經過今天的事後,我想我不能隨時呆在你們的身邊,隨時的保護你們,所以我打算也讓你們開始修煉一些法術,不知你們是什麼樣的想法?”

大虎看着谷寧點了點頭而後鄭重的說道。

“大虎,你要教我們法術?這是真的嗎?”

周慧聞言語氣稍有激動的說道。

“呵呵,這個當然是真的了,不過這法術你們能不能學會這就是另一件事了。”

大虎雖然很願意周慧與谷寧學會一些法術,不過他也知道像自己這樣的法術,也不是一般人可以學會,也不就是有一定機緣之人,要麼就是有靈骨之人,就是大虎想要讓她們學會法術,也得要看她們是否是具有靈骨之人。

“大虎,難道這學習法術還有什麼門檻不成?”

周慧聞言有些疑惑的問道。

“對呀!大虎,這學習法術還有門檻嗎?”

谷寧也是有些疑惑的問出來。

“嗯,沒錯,我修煉的法術是一種類似與小說當中的修真功法,想要修煉這種功法必須要有靈骨或者說有靈根才行。”

大虎簡單的介紹道。

周慧與谷寧聞言相互對望一眼,而後一同出聲說道:“那你快教我們吧!”

大虎看着二女迫切的樣子很是高興,微微點頭就要將屁老的教的‘屁神訣’教給二女,不過就在他想要將這套‘屁神決’教給周慧與谷寧時,腦海裏一個久違的聲音響了起來。

“喂……,小李子,你不會想讓她們也學我的這‘屁神決’吧?”

大虎突兀的聽到屁老的聲音後,腦子有些發懵,連忙問道;“屁老,這有什麼問題嗎?”

“哈哈……”

屁老聽到大虎所問,沒有回答,反而想到了什麼好笑的事情一般,哈哈的大笑起來。

“誒……屁老你笑什麼啊?”

大虎聽着屁老的笑聲有些疑惑的道。

“我笑什麼?我笑你是真傻還是假傻?難道你不知道這‘屁神決’只適合男人修煉嗎?”

屁老聞聲笑說道。

“這個……好像你沒有說過吧?”

大虎思索了一會問道。

“我沒說過難道你這麼長時間就沒有領悟出來嗎?”

屁老不再笑而是一臉嚴肅的說道。

“這個我真的沒有領悟出來,還請屁老明示……”

大虎一聽屁老這樣說,他還真的有些百思不得其解,自己修煉了這‘屁神決’將近三年之久,沒有發現有什麼弊端或者不適合女性修煉的因素存在啊?難道是自己太笨沒有發現嗎?

“好,我問你,你在使用這‘屁神決’時,是不是有些不太方便之處?”

屁老說道。

“不方便之處……”

大虎聞言開始仔細回憶起來,過了一會大虎想到了什麼於是連忙說道;“是有一些,怎麼了?這與女性能否修煉屁神決有什麼關係呢?”

“呵呵,那你說說這不方便之處有那些?”

屁老聽聞大虎所說笑呵呵的問道。

“嗯,這第一是,在使用的使用時經常的將褲子給嘣破了……”

大虎的話剛一開始說,還沒有將這句話說完時,屁老就連忙的打斷了。

“呵呵,好了,就這一點難道還不足矣嗎?” 大虎一聽屁老這樣說,他還真的有些百思不得其解,自己修煉了這‘屁神決’將近三年之久,沒有發現有什麼弊端或者不適合女性修煉的因素存在啊?難道是自己太笨沒有發現嗎?

“好,我問你,你在使用這‘屁神決’時,是不是有些不太方便之處?”

屁老說道。

“不方便之處……”

大虎聞言開始仔細回憶起來,過了一會大虎想到了什麼於是連忙說道;“是有一些,怎麼了?這與女性能否修煉屁神決有什麼關係呢?”

“呵呵,那你說說這不方便之處有那些?”

屁老聽聞大虎所說笑呵呵的問道。

“嗯,這第一是,在使用的使用時經常的將褲子給嘣破了……”

大虎的話剛一開始說,還沒有將這句話說完時,屁老就連忙的打斷了。

“呵呵,好了,就這一點難道還不足矣嗎?”

“這有什麼嗎?不就是將褲子給嘣破而已嗎?”

大虎聞言很是不屑的說道。

“啊? 帝國重器 這還而已?難道你喜歡你自己的喜歡的女人,在與他人對戰之時用屁股與人家的對戰嗎?”

屁老聞言有些驚呼道,不過他不等大虎回話又連忙說道;“這個你同意我可不同意,你喜歡戴定綠色的大帽子我可是不喜歡,雖然你不是我的徒弟,但是我可一直那你做我的徒弟看待……”

屁老說道這,搖了搖頭繼續說道;“你的臉皮厚我的臉皮卻薄着呢!實話告訴你,我在過不久就可以的離開這裏了,我可不希望我的徒媳婦在與人打架時,她的屁股被人給看了。”

“呃……”

大虎聽完了屁老所說愣了一下,而後笑呵呵的說道;“呵呵,我說屁老,還是你老人家想的周全,這個我還真的沒有想到。”

大虎想了想覺得這屁老說的還真是那回事,如果真的讓周慧與谷寧學會了這‘屁神決’以後,每次打架時要不就是要脫褲子與人打架,在要不就是打完架後屁股被人給看了,這兩個結果無論是那一個,都不是他大虎所希望看到了。

“那是,不是給你吹啊小李子,我這把年紀雖然有些大,但是我的心思縝密卻不是你可以媲美的,以後要好好學着點吧。”

屁老聽到大虎所說,臉色露出一副很是高人的模樣。

“呵呵,那是,我哪能跟你比你呢?不過話又說回來,你說如果不教她們這‘屁神決’,那我教她們什麼好呢?總不能什麼也不教給她們吧?再讓她們遇到什麼危險不能夠自救吧?”

大虎聽着屁老所說而後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靠,這點小事你就處理不了了嗎?真奔,你不會再教給她們些別的法術就行了嗎?”

屁老聞言有些不屑的說道,好像這點小事就跟吃飯睡覺的那樣簡單一般。

黃庭 “屁老,你說的倒是簡單,要不她們的修煉功法就由你來解決吧!”

大虎聽到屁老所說心裏很是高興,他正在因教周慧與谷寧什麼樣的功法而煩心時,這屁老就出來給他來了這麼一處,他能不高興嗎?

起先打算教二女‘屁神決’時,大虎也是猶豫過的,不過他大虎還是真的沒有什麼好的功法,既然這屁老參與進來了,那這事就有他來安排吧!這樣自己會省去不少的時間。

“這個……這個嗎?不是不可以,不過你要答應我一件事才行?”

屁老沒有直接同意,反而與大虎談起了條件。

“什麼事?你不妨先說來聽聽,如果我覺得可以的話,那咱們在接着談……”

大虎聽到屁老所說心裏不由得暗道,這老屁還真的不愧是人老精滑,自己與他繞了半天,還是被這傢伙給繞進去了。

“哈哈,其實事情很簡單,你只要同意在這兩女有了自保之力後,你就隨我一同前往小島國一趟,將哪裏的一件寶物幫我取出就可以了。”

屁老問言大笑道。

“嗯……”

大虎聞言想了想,覺得這事情不是自己以前答應過屁老的嗎!怎麼他這般的着急,難道有什麼急事嗎?

想了半天大虎還是覺得這個條件並不過分,於是連忙回道屁老道;“好,就這樣說定了,你幫我教她們功法,等她們到了練氣三層後我就隨你前往小島國幫你找到寶貝。”

“什麼?練氣三層?”

屁老聞言爲之一驚,差點沒把屁老從大虎的腦海裏驚的蹦出來。

“小李子啊!你是不是覺得這練氣三層就像是街上的小狗小貓那樣的,想有就能有的?”

大虎聞言露出一副無所謂的模樣回道;“屁老啊!你神通廣大就這點小事難不成還能難道你嗎?”

“切……我神通廣大,我神通廣大還用得着在你的腦海裏躲着嗎?要說給她們幾套功法這事我隨時可以的,不過要將她們弄到練氣三層,這事不好辦啊?要不你就在想想別的條件?”

大虎聽屁老說完後,開始用手摸起下吧思索起來,片刻後大虎倔強的說道;“不行,就這個條件,要是你覺得不做不到的話,那這件事就算了,我還是讓她們修煉你的那個‘屁神決’吧!”

“我說你小子……”

屁老聞言有些生氣,正想指責大虎,不過突然他考慮到一些情況,立馬止住了接下來的話,笑說道;“好……算我老屁自認倒黴,就以你的條件吧!不過嗎,我需要你將香爐山的那個丹爐弄到手,只要有了那玩意,我定會讓周慧與谷寧在段時間內達到練氣三層,到那時只要兩女不碰到高手,她們**的手段就不成問題。”

“好,這自然是應該的,不過那香爐山的丹爐,我沒有太大的把握,這玩意太過神祕,所以我只能說試試,要不這樣吧!等你教會了周慧與谷寧一些簡單的功法後,我們在去商定這件事,你看你意下如何?”

大虎聞言很是豪爽的回道。

“嗯,就這樣說定了,你先將這兩本功法給她們兩個,讓她們將這功法的內容通通背過,而後您在香爐山一次,將那裏的丹爐弄到手,我在利用丹爐親自與你的那兩個美人兒,煉製一些快速修煉的丹藥,讓她們達到一些自保之力。”

屁老最後有些無奈,很是不情願道。 “嗯,就這樣說定了,你先將這兩本功法給她們兩個,讓她們將這功法的內容通通背過,而後您在香爐山一次,將那裏的丹爐弄到手,我在利用丹爐親自與你的那兩個美人兒,煉製一些快速修煉的丹藥,讓她們達到一些自保之力。”

屁老最後有些無奈,很是不情願道。

“呵呵,那樣就好,我在這裏多替她們多謝你了屁老………”

大虎聞言一副得了便宜還賣乖的表情。

“哼……”

屁老聞言冷哼一聲,轉而打出一道法決,瞬間大虎腦海裏多出了兩本修煉法決,一本是《玄玉心法》另一本是《玄重心法》。

這兩本心法是屁老老家最爲流行的一種修煉心法,也是專門女性修煉功法的最爲上乘的一種。

Views:
46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