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鴻稍微顯露了一點兒自己的實力,那龜妖就立刻同意了馱她和苗秀過河。

驚鴻大方的丟了一塊靈石給它作爲獎勵,並且承諾到了對岸再給它一顆可以增加修爲的靈丹。

那龜妖喜不自勝,遊起來愈發賣力。

苗秀坐在龜妖背上,提心吊膽的掃視着水中那些一直在龜妖周圍盤桓不去的其他妖怪。

驚鴻則一邊防範着那些妖怪突然衝上來,一邊跟那龜妖打聽雲祁的消息。

說來也巧,那龜妖倒還真知道雲祁的消息。

原來,雲祁他們四年前也是由此渡河去了對岸,而當時馱他們過河的妖怪裏面也正好有這隻老龜。

不過與驚鴻誘之以利的做法不同,雲祁使喚這河裏的水族靠的完全是武力。

他身邊的妖衆裏本來就有一部分是水族出身,只是因爲行路不便,所以平時纔會一直躲在他的小世界裏。

好不容易因着這滄河有機會表現一把,那些傢伙又豈會不賣力。

只用了不到半個時辰,它們就將這滄河裏的水族給收拾得服服帖帖。

那龜妖說起來仍然心有餘悸,驚鴻卻忍不住微笑起來。

過了河,驚鴻如約給了那老龜一顆靈丹,然後又放出威壓幫它趕走了綴在後面虎視眈眈的其他妖怪。

那老龜感激地對驚鴻點了點頭,然後便緩緩沉入了河水深處。

七月初一,一路走一路打聽消息的驚鴻終於來到了雲祁落腳的那條山脈附近。

那是一條格外有奉州特色的荒涼山脈,山上不要說樹木了,就連野草都極少。

不過驚鴻卻知道自己應該沒有找錯地方。

因爲,這條荒涼的山脈裏,其實隱藏着一條儲量豐富的金靈石礦脈。

而且能夠孕育出這種大型金靈石礦脈的山脈,其土地裏面也必然有着格外豐富的金屬礦藏。

這樣的地方,簡直就是爲金靈根修士量身打造的洞天福地。

兩人又前行了一段路後,驚鴻突然拉着苗秀停了下來。

“赤易,出來吧。”她的聲音不大,但卻帶着幾許不可違逆的意味。

苗秀一臉不明所以的表情,驚鴻卻依然站在原地一動不動的注視着她們左手邊的那座山峯。

一息之後,一隻巨大的禽妖果然從那座山峯上俯衝而下。

苗秀嚇得趕忙閉上了眼睛,驚鴻卻依然一臉淡定的站在原地。

那禽妖將雙翅收攏到身體兩側,頭顱微微低垂權作見禮,“赤易見過驚鴻大人!”

珠光寶妻【完結】 驚鴻微微點頭,“帶我去見雲祁。”

赤易沒有絲毫猶豫,“是,驚鴻大人。”

驚鴻拉着苗秀在赤易背上坐下,“走吧。”

赤易這才重新振翅飛上天際。

驚鴻一邊打量這條山脈一邊問赤易,“你們都住在這附近?”

赤易鳥頭微點,“是。以雲祁大人的洞府爲中心,這附近方圓三千里內的區域已經全都在我們的掌控之中了。”

驚鴻很是欣慰,“改天帶我到處轉轉。”

赤易趕忙應了下來。

“驚鴻!”赤易纔剛落在雲祁的洞府外,驚鴻就聽到了有熟悉的聲音在喚她。

“雲祁,我來看你啦!”她一邊從赤易的背上跳下一邊笑眯眯的對雲祁揮手。

雲祁卻是黑着一張臉,“爲什麼不提前通知我?”

驚鴻纔不怕他,“我要是通知了,你會允許我來嗎?死活不肯透露自己在哪,以爲我不知道你打的什麼主意麼?”

雲祁瞪着她,“我不讓你來還不是因爲你實力不濟!”

苗秀在一旁聽得目瞪口呆。

驚鴻的修爲還叫實力不濟,那她呢?她算什麼?酒囊飯袋麼?

驚鴻撇撇嘴,小聲嘀咕了一句,“我都已經結嬰了,再說還有羽靈呢。”

雲祁無奈地以手撫額,“我看你就是仗着總有人給你收拾爛攤子,所以纔會一直這麼肆無忌憚的闖禍。”

驚鴻不服氣的哼了一聲,“我纔沒有闖禍!再說你還有完沒完了,我來都來了。”

“跟我來。”雲祁強壓下繼續教訓她的衝動,轉身帶着她往洞府內行去。

驚鴻頓時笑了起來。

“師姐,走吧。”回頭對苗秀勾勾手指,驚鴻快走幾步往雲祁離去的方向追去。

苗秀暗暗嘆了口氣,由赤易陪着一起進了雲祁的洞府。

“姐姐,雲祁他進步好快啊。”羽靈悄悄對驚鴻說道:“竟然已經是化形後期大圓滿修爲了。”

驚鴻大爲驚奇,趕忙扯住雲祁追問原因。

雲祁言簡意賅的解釋道:“我這洞府最下層的金靈氣濃度大約是外界的三十倍。”

驚鴻吃了一驚,“莫非是因爲靈石礦脈?”

雲祁點點頭,“這裏的地下靈脈出產的全部都是極品金靈石。”

驚鴻瞭然,“難怪你直接把洞府設在了這裏。”

雲祁推開門,兩人肩並肩走進第一間石室。

“坐吧。”雲祁一邊說着一邊親自取了靈茶出來沖泡。

驚鴻依言找了一張石椅坐下,“對了,雲祁,你這裏應該還有空着的房間吧?”

雲祁微微點頭,“有。”

驚鴻擡手一指跟在他們後面走進來的苗秀,“那就讓赤易先帶我師姐去休息吧。”

雲祁擡頭看了一眼苗秀,“後面有很多石室,讓赤易帶你去選一間吧。”

苗秀下意識地往赤易身邊靠了靠,“哦,好。”

見到雲祁的那一瞬,苗秀就被他澎湃的妖力給震懾得服服帖帖,此時再被他審視的目光一打量,苗秀只覺得自己手心裏虛汗直冒,雙腿更是不爭氣的有些發軟。

驚鴻先是不贊同的瞪了一眼態度不甚友好的雲祁,然後又軟聲對苗秀說道:“師姐,我送你過去。”

苗秀下意識地鬆了一口氣,“師妹,謝謝你。”

驚鴻一笑,牽起她的手,親自將她送到了後面一間寬敞的石室內。

這石室分爲裏外兩間,裏間只擺了一架石牀,外間也只放了一張石桌和兩把石椅。

驚鴻實在看不過去雲祁這種粗糙作風,乾脆花了幾分鐘時間幫苗秀稍微佈置了一下這間簡陋到不能再簡陋的石室。

兩人鋪好了被褥、擺好了茶具,驚鴻又在裏間幫她布了個小型防禦法陣,“師姐,你好好休息,等會兒我再讓人送些吃的過來。”

苗秀含笑點頭,“有勞師妹了。” 驚鴻回來時,雲祁已經準備好了靈茶和靈果。

屋內並無旁人,驚鴻乾脆將羽靈從自己的小世界裏接了出來。

雲祁先是和羽靈彼此問候了一番,然後才一邊給兩人斟茶一邊問驚鴻,“那個人類女子是怎麼回事?”

驚鴻解釋道:“她是我師姐,因爲某些原因不得不暫時離開濟雲幫,所以我就帶她到你這兒來了。”

雲祁不贊同的看了一眼驚鴻,“你若是想找個地方安置她,隨便哪個城市不可以?何必帶她到這種地方來?”

驚鴻一笑,“你何時見我用那種方式幫過人?有道是‘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我既然不能庇護她一輩子,又何必給她個暫時的安樂窩。”

雲祁嘆了口氣,“可我這裏畢竟是妖怪窩,你就不怕日後生出什麼事端來麼?”

驚鴻不負責任的聳聳肩,“那就等真的生出了事端再說唄。”

雲祁不禁再次嘆了口氣,“就算你再怎麼不把濟雲幫放在眼裏,也沒必要特意送這種把柄給旁人吧?”

驚鴻狡黠一笑,“你怎知這不是我對她的考驗呢?若是連恩人的祕密都不能保守,她又怎配跟在我身邊。”

雲祁徹底無語了——就苗秀那個水平的修士,即便來上一打也只能負責拖後腿,還犯得着浪費時間考驗?

他決定不再繼續糾纏這個問題,“你們來這裏的途中可有遇到什麼危險?”

驚鴻搖搖頭,“我有小心避開那些實力高強的妖修。”

說到這裏,她忽然想到梅公子的託付,“對了,梅公子說讓我代他向你問好。”

雲祁有些驚訝,“無雙?你見到他了?”

“無雙?”驚鴻反問:“原來梅公子叫作梅無雙麼?”

雲祁有些囧,“你都不知道他的名字麼?”

驚鴻老老實實的點頭,“沒來得及問。”

雲祁又是無奈又是好笑,“那你來得及做什麼了?”

提到這個,驚鴻頓時笑眯了一雙鳳眼,“我跟他做了一筆交易,換到了好多靈草。”

驚鴻這麼一說,雲祁頓時想起了自己這些年幫她收集到的那些靈草,“你不說我都忘記了,這些全都給你。”

看着大小不一、材質各異、整齊有序的懸浮在半空中的三百多個藥材匣子,驚鴻又驚又喜,“這麼多?!”

雲祁脣角輕揚,“喜歡的話就全都拿去用吧。”

驚鴻也不客氣,小爪子一揮就將所有靈草盡皆收入囊中,“等煉出丹藥來我分你一半。”

雲祁一笑,“我要那麼多丹藥做什麼?你只把我能用到的分我一些也就是了。”

驚鴻一口應承下來,“好,我知道了。”

雲祁又問她,“接下來你有什麼打算?”

驚鴻笑着道:“在這裏待到你成功突破,然後到越州去採集靈草。”

雲祁微微皺眉,“越州?那裏可比奉州還亂,你確定要帶那個累贅過去?”

驚鴻哭笑不得的看了他一眼,“不然呢?把她丟在你這兒?”

雲祁一臉敬謝不敏的表情,“你還是自己帶着吧。”

驚鴻忍不住瞪了他一眼,“那你還廢話什麼?”

雲祁一臉無辜,“我只是覺得你沒必要那麼着急趕去越州。”

頓了頓他又道:“再給我三年時間,我一定可以讓越州變成我的領土。”

驚鴻的眼睛亮了亮,“那我們就等你三年好了。反正等到你境界穩固下來,應該也是一年半甚至兩年之後的事了。”

雲祁不禁喜上眉梢,“太好了! 惡魔的小寵妻 有你們幫我,我又多了至少三分把握。”

羽靈一臉好奇,“那你原本有幾分把握啊?”

雲祁淡定的看了她一眼,“六分。”

羽靈兩道細眉頓時皺成了疙瘩,“那你剛纔還說的那麼篤定?!該不會又準備做什麼鋌而走險的事情吧?”

雲祁趕忙擺擺手,“你想多了。我說只有六分,是因爲我擔心自己在突破的時候被人趁虛而入。現在多了你跟驚鴻幫我護法,我的勝算自然大增。”

羽靈這才放鬆下來,“那你需要我和姐姐幫忙做什麼?”

雲祁一笑,“你只要專心幫我護法即可。至於驚鴻,希望你能幫我代管青雲宗一段時間。”

驚鴻眉梢微挑,“青雲宗麼?交給你的副手們不就行了?”

雲祁搖搖頭,“日常事務交給他們來管當然沒問題,但大事上面,比如說敵人突然來襲之類的,我希望由你來決斷和指揮。”

驚鴻聳聳肩,“那我就打着你的旗號狐假虎威好了。”

雲祁被她的說法給逗笑了,“你放心,我會安排赤易他們幫你打掩護的。”

驚鴻也笑了,“那你就先跟我說說,那個可能突然來襲的敵人是個什麼來路吧。”

雲祁喝了一口茶水,沉聲說道:“現在我的領地周邊,一共有兩個與我們青雲宗實力相當的妖宗,正是這兩個妖宗阻礙了我繼續往西擴張的腳步。他們的首領分別是一隻白猿和一隻花豹,這兩個的實力都與我不相伯仲。若是我貿然攻擊一方,必然會被另一方趁虛而入,所以我纔會一直按兵不動。”

驚鴻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但是現在你要突破了,三足鼎立的平衡很快就會被打破。如果不想在不久的將來被你一一吞併,那麼他們就只能聯起手來對付你一個了。而且爲了避免自己損失慘重,他們想必會選擇你即將突破的那個瞬間展開攻擊。”

雲祁點點頭,“沒錯。一個無法戰鬥、無法指揮、甚至只能拖後腿的領導者,還有比這更好的靶子麼?”

驚鴻摸摸精緻的小下巴,“如果我是他們,爲了避免錯失良機,我還會策反幾個你的下屬作爲眼線,免得最後落個‘偷雞不成蝕把米’、‘爲他人作嫁衣裳’的下場。”

雲祁一笑,“果然瞞不過你。”

驚鴻脣角微勾,“這並不難猜。如果那隻白猿和那隻花豹能夠做到精誠合作、不計得失,你也不可能在他們眼皮子底下異軍突起,然後與他們三足鼎立了。” 三人一番計議之後,驚鴻和羽靈又貢獻了大批丹藥、符籙和法陣給雲祁。

雲祁大喜,“幫大忙了!我的存貨都快見底了。”

驚鴻和羽靈相視一笑,“那我和羽靈再幫你準備一些好了。”

雲祁眉眼飛揚,“有勞。”

驚鴻無奈的搖了搖頭,“那我先去看看苗秀,順便勸她到我的小世界裏面清修。”

羽靈有些驚訝,“姐姐,你要讓她去跟小風和小白作伴嗎?”

驚鴻搖搖頭,“我打算將她送到別的小世界中。”

羽靈鬆了口氣,雲祁卻是修眉微皺,“那兩人還在你身邊?”

Views:
39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