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有你,也過來!」

想了想,葉風看向旁邊的田漢,甩下一句話,剛準備逃之夭夭的田漢瞬間心情不好了,愣在原地,有種吃癟了的感覺。

「我們走!」

張慶之忍不住笑了起來,特別是看到死對頭田漢的樣子,他也覺得興奮。

這位神秘的大人,遠遠比他要想象的牛逼一點。

連巡查使這樣的大人,都要對他俯首稱臣!

這已經是很牛逼的第一步了。

葉風將姜雨秋帶會了帳篷里,他想知道,姜雨秋等神農氏部落的人到底修行了什麼法門,和自己的《神農經》會有什麼差距。

「不可能,我不可能跟你說的!」

當葉風提出這個要求的時候,姜雨秋幾乎想也不想的拒絕了,開什麼玩笑,這人居然想知道自己修行的法門,這可是神農氏立足神農大陸的根本,他要是說出去了,不就是叛族嗎?

那是千足罪人!

「不,你能!」

葉風語氣無比篤定的說道,奴隸是不可能違反主人要求的。

「不,我不可能說的,永遠不會!」

姜雨秋沒有搭理葉風的話,繼續拒絕著,但他的嘴巴卻有點不聽使喚了,「是……是……是神農經……經書上……」

「不……嗚嗚嗚……」

姜雨秋一陣驚恐,連忙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他難以相信,自己的嘴巴有一天也會不受他的控制,竟然自己開始說了起來。

這是什麼鬼?

「沒用的,我想知道的,你都會說出來,你對我,沒有辦法隱瞞!」

葉風看著姜雨秋的樣子,開口說道,「早點說出來,也省的受折磨!」

「做夢!」

姜雨秋搖搖頭,直接拒絕了,說完之後,便緊緊的捂住了自己嘴巴,不讓他有任何透露絲毫秘密的可能性。

「跪下!」

葉風陡然嚴肅的說道。

啥?

讓我跪下?

這怎麼可能!

「嘭……」

然而,有的時候,人的身體是不受人的意志所改變的。

姜雨秋的話剛說完,雙腿膝蓋一彎便直接跪在了葉風的面前。

「我說過,你無法拒絕我!」

葉風拉過一把椅子,坐在了他的面前,饒有興趣的看著他,笑道。

「你……你簡直是魔鬼!」

姜雨秋深深的恐懼,他不知道,這人到底是什麼來歷,在這個人面前,他毫無招架之功,心裡現在更沒有絲毫反抗的想法,似乎,只要他反抗,後果也會很嚴重,那種害怕和恐懼,深深的印在了他腦海里。

「手放下!」

葉風開口說道。

此時此刻,葉風就如同老天爺一樣,說什麼話,姜雨秋就會照做。

果然,姜雨秋的手便放了下來,無力的垂在兩邊。

「告訴我,你們神農氏部落修行的法門是什麼!」

葉風繼續問道。

「是……是……《神農經》,這是神農氏部落一直在修行的功法。」

姜雨秋拼了命的想阻止,很可惜,他做不到。

「神農氏部落從什麼時候就存在的!」

「具體的時間我也不知道,從我出生起,神農氏部落便存在了!」

「你們的祖先又是誰?」

「姜氏祖先便是第一代神農氏,又稱炎帝。」

……

炎帝!

這麼說來,這個神農氏和地球上的上古傳說中一樣,那這個小世界和地球又有什麼關係呢?

難不成是炎帝特地在這裡創建出來的?

可問題是,意義何在呢?

「還有任何關於神農氏的其他秘辛嗎?」

「你們為什麼會在這裡?」

「你們知道黃帝嗎?還有蚩尤?」

……

葉風一連問了好幾個關於上古傳說中的人物,但很可惜,姜雨秋一個人都不知道。

看來下面的人並不了解,需要深入到神農氏部落裡面去才知道。

「你什麼時候回歸神農氏部落?」

葉風開口問道。

「一年一次,距離回歸部落還有一個月!」

姜雨秋不假思索的說道,他對葉風早已沒有了任何的抵抗心思,不如老老實實的聽話,也免得受到太多折磨。

「到時候帶著我一起!」

葉風點點頭,一陣滿意,他有預感,去了神農氏部落,他就能解開秘密。

「你一個外人進不去的,我帶外人進去,被查出來也要倒霉!」

姜雨秋頓時急了,便立馬說道。

「不,你不會拒絕我的,對吧?」

葉風笑了笑,看著姜雨秋,問道。

這……

拒絕?

起碼在這之前的十分鐘里,他一直想要拒絕,但卻做不到。

在葉風面前,他的字典里不再有『不』這個字。

既然還需要一個月,他就在張氏部落再呆上一個月,也算休養生息,利用這個時間,提高下自己的修為。

走出帳篷,一直守在外面的張慶之等人便迎了上來,當看到姜雨秋從裡面也走出來,頓時放下了心來,只要大人沒有將神農氏部落的巡查使殺死,那一切都是可控範圍內的。

「你過來!」

葉風朝著田漢招了招手。

「你……你找……找我啊!」

田漢有點慌了起來,但在葉風的面前,他也不敢有任何的違背,只好慢慢的走了過來。

「從現在開始,田氏部落不在存在,所有人都併入張氏部落,有問題嗎?」

葉風直接宣布了起來,看這個架勢,他是要徹底廢了田氏部落。

「不行,這不可能,巡查使大人不會同意的!」

田漢十分激動的說道,「維持當前的穩定是最重要的,巡查使大人,您說對嗎,神農氏部落也不會容許這樣的合併!」

的確,穩定是第一位,但田漢卻不知道剛剛在帳篷裡面發生的事情,如果他知道,肯定不會說這樣的話。

他低估了葉風現在對所有事情的掌控力。

「田漢,我以巡查使的名義宣布,撤銷田氏部落,由張氏部落接管!」

不等葉風開口,姜雨秋便十分主動的配合了起來,幫葉風宣布了起來,話一說完,田漢整個人徹底的愣住了。

他不明白,巡查使為什麼會做出這樣的決定來,這是難以想象的。

他一直站在巡查使這一邊,最後卻被直接拋棄了,沒有絲毫的情面和挽留餘地。

「巡查使大人,您……」

田漢忍不住喊了出來,「為什麼,這是為什麼,我不理解!」

葉風有些憐憫的看著田漢,都是成年人了,需要自己對自己做出的任何決定負責。

張慶之則是目瞪口呆的將這一幕都看在了眼裡,他也沒想到,葉風大人的一句話,便將田氏部落覆滅,而自己莫名其妙的成了兩個部落的新主人!

這種感覺……太美妙了。

田漢,就是你的下場!

「你沒有資格問為什麼,你也不需要知道為什麼,這就是你的命運!」

姜雨秋看著田漢,冷冷的說道,沒有絲毫的感情色彩,對於他來說,田氏部落幾百口人,不過就是一點籌碼而已,完全不算什麼,如果他們的犧牲,能讓葉風滿意,從而少折磨一下他們,那就是謝天謝地了。

誰讓,自己不是他的對手呢!

即便田漢幫過自己,站在自己這一邊,但歸根結底,在底層的螞蟻,是沒有資格掌控自己命運的,該犧牲的時候,他會毫不猶豫。

田漢整個人如同一灘爛泥般坐在地上,毫無往日的精神,他很清楚,自己被巡查使拋棄之後,就完全廢掉了。

而他的田氏部落也徹底的沒了!

「張族長,接下來你該怎麼做,應該很清楚吧?」

葉風笑了笑,直接說道。

「大人放心,我這就去辦,絕不辜負您的信任!」

張慶之一拱手,滿眼都是興奮之色,不費半點功夫,便吞併了一個部落,只要能將田氏部落完全的兼并,那張氏部落將一躍成為附近最大的部落之一。

這完全就是一個大餡餅掉在了他面前啊!

原來,天上掉餡餅這種事情是真的會發生的。

「好了,接下來我要閉關,姜雨秋,你就守在門口,誰也不能打擾我!」

葉風開口說道。

「是!」

姜雨秋都完全麻木了,現在葉風不管說什麼,他全都答應了,因為他知道,沒有任何討價還價的餘地。

看著往日里威風凜凜、不可一世的巡查使大人,在葉風的面前都如此卑躬屈膝、唯命是從,張慶之心裡就更加畏懼了。

這也只能說明葉風大人身份的神秘和尊貴,心裡想著如何報答這份恩情,如果他不能拿出讓葉風稍微滿意點的東西,那他遲早也會失去葉風大人的信任。

一旦失去,那就不會再有這樣的機會了,可問題是,他身上有什麼東西是值得葉風大人欣賞和想要的呢?

張慶之想破了腦袋,也沒有想到什麼東西,畢竟,以大人身份的尊貴,他一個小小的張氏部落,能有什麼值得他看上的?

要錢沒錢!

要珍寶也沒珍寶,可以說是一貧如洗的!  大人會需要什麼呢?

張慶之雖然一時沒有想到,但他卻一直在想,什麼東西是葉風大人所需要的呢?

有幾樣東西是男人都會喜歡的。

無非就是金錢、權勢、珍寶、美女!

這幾樣,大概沒有哪個男人會不喜歡,更不會嫌少,葉風大人也是男人,那就要從這幾個方面入手。

金錢,這是張氏部落給不了的,以張氏部落的財富,肯定入不了葉風大人的法眼,所以這一個,可以放棄!

權勢,這一點更不用說了,連尊貴無比的巡查使大人在葉風大人面前都是那麼不堪一擊,張氏部落更加給不了葉風大人更大的權勢。

珍寶,這也不用說了,在葉風大人的面前,張氏部落估計跟窮光蛋一樣,這一點也放棄。

最後一項,美女!

也只有這個是張氏部落唯一一個能提供的了的!

皇叔在上我在下 張氏部落的妙齡女子也有十幾個還沒有婚嫁,可能稱的上美女的,卻也不多,唯有那麼幾個。

但關鍵的是,這幾個女子的身份都很一般,即便是送給葉風大人,那身份肯定也要適當尊貴一點,要不然怎麼送的出手。

逆天九小姐:帝尊,別跑! 除非……

想到這裡,張慶之將眼神放在了一個人的身上,那是一個十分美貌的女子,身份也有點尊貴,和葉風大人也認識,似乎是天作之合!

Views:
47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