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揚眉看着一臉義憤填膺的車恩尚,她還真麼想到車恩尚似乎還有些仇富心理?“你是誰?”

這句話頓時打散了車恩尚的勇氣,教室外的人頓時發出一陣譏誚的爆笑聲,車恩尚的臉頰都變成了紅色,雙眸卻漸漸蓄起了水汽。

“不巧得很,你剛纔蓄意打壞我的文具盒我可以不追究,但是文具盒裏的那枚天聖朝鼻菸壺是古董,價值四十萬美金以上,如果你不懂匯率,那我告訴你它價值4.3億韓元。”十九聲音平平,目光落在那鼻菸壺的碎片之上頗爲惋惜,這可是esther李的前夫送給她的最金貴的生日禮物了,因爲rachel劉十分喜愛便隨身攜帶了,可惜遭受了無妄之災。

“怎麼可能!”車恩尚不信,甚至氣得瞪着面無表情的十九,“你以爲隨便編造個東西出來就能價值4.3億元麼。”

“我會給你律師信的,當然,之前的惡意誹謗傳票也正在整理。”十九這才從椅子上站起身,因爲她穿着高跟鞋的緣故比車恩尚高了半個頭頂,她垂着眼皮看着車恩尚,“你特意打壞我的東西到底要說什麼。”

車恩尚戒備的瞪視着十九,倒是被十九後面的話吸引了注意力,隨即便敗下陣來,她其實是來求十九幫助金嘆的,可惜因爲不滿她竟然衝動的做出了這些事情,她略微懊惱,眼睛裏又有淚花閃動,“對不起,我……我只想你能幫幫金嘆。”

車恩尚覺得rachel劉愛着金嘆,所以rachel劉就算對她不滿也不會對金嘆見死不救的。

“哦?你是誰,又以什麼立場來拜託我?”十九依舊面無表情,渾身都透着高傲冷漠的氣息。

車恩尚沒料到十九這麼絕情,她難以置信的看着十九,深深爲金嘆還爲了十九內疚而感到不值,但因爲有求於人她還是隱忍的咬着嘴脣,“我……我是金嘆的女朋友……”

這表面示弱實則示威的話讓十九不爽的眯了眯眼睛,她擡手就狠狠的甩了車恩尚一巴掌,一聲脆響後她又反手給了車恩尚另一邊臉一巴掌,直接打得車恩尚身體晃了一下,“金嘆的女朋友,那我又爲什麼要救金嘆?”

車恩尚完全沒防備以前一直無視她的女人會突然甩她巴掌,被打了兩巴掌還有些懵,但聽到十九的聲音頓時清醒過來,也想回擊十九。

十九冷笑一聲,擡腳就狠狠的踹到身前的課桌之上,桌子立即倒地將車恩尚撞倒在地。

“你剛纔是準備打我?”十九惡劣的揚起眉毛,掃了眼被她彪悍行爲嚇到的衆人,“我息事寧人,你就當我是小貓咪是吧?”

“你在幹什麼,rachel劉!”本來準備來接車恩尚下課的金嘆左右沒等到車恩尚邊準備來找她,可是沒想到他竟然看到了這樣一幕。

——可憐的恩尚坐在地上,小腿被翻到的桌子壓着,臉頰紅腫,五指印清晰可見,雙眸帶着懼怕卻倔強得不肯落下疼痛的眼淚。而另一邊的rachel劉高傲得像是一個魔王,雙手環胸冷笑的看着地上的車恩尚。

他立即判斷出了是十九欺負車恩尚。

十九放鬆的扭了扭脖子,眯着眼睛看向放了金嘆進教室的尹燦榮,接觸到尹燦榮擔憂的視線她這纔將目光落到準備攙扶起車恩尚的金嘆身上,擡腳一下踩到課桌之上,“這個社會關愛者惡意摔壞了我的鼻菸壺,你說帶走就帶走?”

鼻菸壺的淵源,金嘆是知道的,他看了眼地上散落得到處都是的東西,還有缺了一塊的鼻菸壺將目光落到了一直咬着下脣搖頭的車恩尚身上,頓時氣憤的將目光落到十九身上,“腳拿開,別逼我打女人。”

十九本來發泄了一通心情有些好轉了,現在她卻更加不爽了,她垂下眼睛,淚花立即在眼中打轉,“你爲了她要打我?”

聲音那叫一個憋屈慘痛,腳下的力道卻越來越重,大有踩着桌子將車恩尚的腿壓斷的趨勢。

車恩尚本來見到金嘆來心中鬆了口氣,臉上火辣辣的疼痛卻遠不及被書桌邊角壓着小腿骨痛,她立即慘叫一聲伸手想要推開十九。

金嘆聽到車恩尚的慘叫,立即跳起身想要拉開十九,可是手掌剛碰到十九肩頭十九便往後退了幾步摔倒在地。

在旁人眼裏,十九摔倒自然是金嘆推的,爲了個小三打正牌未婚妻,真是有夠好看的!

十九摔倒在地後腦勺還磕到了身後的桌子,眼淚頓時不要命的往下掉,一下暈倒在地。

原本只是看自家妹妹怎麼懲戒不要臉未婚夫的尹燦榮頓時和李寶娜進了教室,一人一邊扶着裝暈的十九。

“金嘆,你竟然打rachel!”尹燦榮氣得很想跳起來給金嘆一拳,但還是存有理智,只是咬牙切齒的問了一句,公主抱抱起十九往保健室跑去,順帶在出教室前冷冷的掃了眼車恩尚。

——慘叫的時間真是剛剛好啊,他的這個發小心思真是好得很。

李寶娜狠狠的瞪了眼淚汪汪的車恩尚,又氣急敗壞的瞪了眼將車恩尚從地上扶起來的金嘆。

金嘆也自然沒懷疑十九是故意的,他一早便知道自己未婚妻對自己的憎惡,這樣對他躲避不及的樣子多少讓他黯然神傷,也沒有辯解自己是不是真的推倒了十九。

【恭喜完成隱藏任務百分之九十五。】 作為一個來自後世的靈魂,蘇長青當然比這個時代的任何人都知道什麼叫做民主。而在擔任了四、五年的皇帝之後,他個人對於民主這個詞也有了更為個人的看法。

比如他現在就認為,作為一種政治制度是無法脫離整個社會的經濟基礎而獨立存在的,指望用一種人類制定的政治制度去解決人類社會的一切問題,那和相信上帝能夠解決人類所有痛苦一樣荒唐。

對於一個國家的統治者來說,民主制度是他傾聽社會各階層心聲的一個工具,同樣也是統治者用來統治國家的一個工具。對於一個國家的統治者來說,顯然後者更為其所看重。

蒙古的忽里台大會,實質上已經有了蒙古各部族民主議政的雛形。由於蒙古各部族都能在忽里台大會上維護自己部族的權益,脫離了蒙古國的部族反而更容易被其他部族所消滅吞併,因此成吉思汗利用忽里台大會控制住了封建時代最大的一個帝國。

當忽必烈終結了忽里台大會制度之後,蒙古各部也就失去了一個達成共識維護自身權益的地方,這個龐大的蒙古帝國也就四分五裂了。當然,和後世完善的議會民主相比,忽里台大會更像是一個剛剛落地的嬰兒,因此它的消亡並沒有引起蒙古諸部的反思。

朱由檢替蒙古諸部召開忽里台大會,是想利用這一古老的蒙古議事傳統建立一個為大明服務的蒙古議會,可並沒打算令蒙古諸部重新凝結出一種蒙古共識出來。

不過好在人類歷史上從來不缺乏偉大的政治探索勇氣,更是有許多國家和民族用自己的生命去驗證了,什麼是失敗的民主制度。

所以,朱由檢在改造忽里台大會的同時,便順手將波蘭式的民主推薦給了蒙古諸部的代表。波蘭式民主的精髓就在於兩點:自由選王制和自由否決權。

自由選王制保證了忽里台大會的存在基礎和權力保證,雖然蒙古大汗只能從黃金家族的血脈中挑選,但是這確保了蒙古大汗今後只能從議會中選舉產生,不在由上一任大汗說了算。

在崇禎的支持下,大多數議會代表贊成通過了一項議案,剝奪了蒙古大汗對於大帳親兵的直接指揮權力,改組大帳親兵為蒙古人民軍,限定名額為5千人,向蒙古議會和中國君主發誓效忠。

雖然察哈爾部的一些代表試圖反對,但是對於大多數部族代表來說,在大汗之位空位時削弱大汗和察哈爾部的權力,顯然是大受歡迎的,這項議案很快就獲得了通過。

任何一名議員都有權否決議會議案的自由否決權,則更受那些出身小部族代表們的歡迎,這讓他們意識到自己部族擁有了和其他部族同等的權力,有些頗為激進的代表公然在大會上喊出:「只有自由否決權才能結束現在蒙古諸部四分五裂的局面,讓我們重新成為一個完整的蒙古…」

當會議進行到第五天時,朱由檢想要的都已經從這次忽里台大會上獲得了。而本次忽里台大會的代表也投票讓自己成為了蒙古地方議會的議員,決定每六年各旗重新推舉一次代表,以察哈爾為首的蒙古左翼諸部編為14旗,同現在的蒙古右翼19旗合併為33旗,每旗可選出3名代表,共計99名議員。

凡是商議涉及到蒙古地方議會制度本身、蒙古大汗選舉等重大政治問題時,每旗都只有一票,即三位代表態度一致方才有效,只要有一票反對議案就不得通過。但凡是涉及到民政、稅收等普通民眾生活的小事,那麼便按照少數服從多數的原則,由各位議員按照自身的意願進行投票。

最後,與會的代表一致認為,那些未能參加本次大會的部族,即便今後派出代表參加,也需要一個考驗期,考驗期內不得參與投票。考驗期結束之後,經過蒙古地方議會承認的旗,也只能擁有兩名議員的名額。

會議開到這裡,大多數問題都已經得到了解決,原本應當結束了。不過還有代表意猶未盡,總覺得還應該趁著這樣的大好時機再做些什麼。於是便有代表提出,應當利用這次大會為蒙古諸部制定出一部法典,用以約束部眾之間、部族之間的衝突。

制定法典這事到真不是崇禎在背後推動的,而是一些黃教喇嘛及黃道周的弟子在背後出的力,前者希望將黃教定為蒙古諸部的正統信仰,而後者則希望能夠仿照大明民法通典建立蒙古的民法法典,以約束各部那顏們的權力,廢除一些殘酷而野蠻的刑罰。

不過在聽說了這個提案之後,朱由檢思考再三后決定支持。不過他建議除了一些特別的法律條文之外,系統性的法典編撰工作還是由議會授權組建的蒙古法典編撰小組進行負責,該小組將挑選蒙古各部中的學者、有名望的長老及喇嘛學者組成,而大明也將會提供一個顧問小組,對法典編撰小組提供幫助,這部法典編撰完成後在明年八、九月召開的蒙古地方議會上進行投票審核。

大會的代表們接受了崇禎的建議,決定由鄂爾多斯部的薩囊徹辰主持法典編撰的工作,而崇禎則轉頭委託了黃道周及章嘉活佛擔任法典編撰小組的顧問,對法典編撰的內容進行審核及提出建議。

大會即將結束之時,多羅大福晉囊囊、蘇泰大福晉等八位福晉帶著額哲抵達了豐鎮,併當眾向崇禎獻出了傳國玉璽,以請求皇帝對她們及額哲進行庇護。雖說這只是一個形式,真的傳國玉璽已經早就交到了皇帝手中。

但是八位福晉的舉動無疑表示了,她們手中的察哈爾部眾將不會歸還到信任的察哈爾汗手裡,並且還再一次降低了未來蒙古大汗的含金量。一個沒有傳國玉璽的蒙古大汗,顯然是不能繼承蒙元法統的。

粆圖台吉、貴英恰、袞楚克台吉等察哈爾部親貴看著這一幕,固然是心中糾結不已,其他蒙古諸部的首領見此何嘗不是悵然若失。不過也有一些嗅覺靈敏的部族首領,很快便意識到,傳國玉璽的移交,不僅代表著蒙元法統的消亡,也代表著大明皇帝對於蒙古諸部有了真正意義上的政治權利。

雖然崇禎不會也不能接受蒙古大汗的名頭,但是蒙古諸部顯然需要給這位皇帝陛下進一個尊號,以表示他不僅是漢人的皇帝也是蒙古人的大汗,以確保皇帝陛下在施政時能夠顧及到蒙古人的利益。

在經過了一夜的聯繫和討論之後,以卓爾璧、俄木布為首的58名代表在第二日的大會上提出,要給皇帝陛下上「博格達.徹辰汗」的稱號。博格達在蒙語中即為帝王之意,徹辰汗則是指聰明睿智之汗王。

博格達一般只用來稱呼蒙古大汗,而徹辰汗的名頭就比較普通了,索南嘉措就曾經贈給俺答汗"咱克喇瓦爾第徹辰汗"的稱號。

大明皇帝雖然沒有用武力征服與會的蒙古諸部,但是大明皇帝兩次在草原上用兵,一次擊敗察哈爾部,一次擊敗后金-蒙古聯軍,已經足以震懾這些依附於大明的蒙古部族了。

更何況右翼各部首領,在過去幾年內通過和大明的貿易往來,為自己積攢了不少財富,他們顯然沒有這個勇氣去和皇帝作對,因此卓爾璧、俄木布等人提出的議案,獲得了全體代表的一致贊成。

只不過當卓爾璧、俄木布幾位代錶帶著「博格達.徹辰汗」的尊號前去拜見皇帝時,這個尊號卻被崇禎挽拒了。

就在其他人惶惶不安,不明白皇帝是什麼意思時,俄木布偷偷前去拜見了自己的老師黃道周,向老師請教了皇帝的用意。

正在整理手中這幾年為蒙古民眾判過的案子,好以之指導蒙古法典編撰的黃道周,只是詳細詢問了他們同皇帝見面時的經過,便有些瞭然的說道:「陛下說的是不適合,並不是不需要,可見陛下並沒有怪罪你們多事,只是嫌棄你們商議出來的這個稱號不好而已。」

俄木布不由誠心向老師請教道:「不知老師以為,這個稱號何處不適合?陛下會接受一個什麼樣的稱號?」

黃道周低著頭思索了片刻便說道:「徹辰兩字,在初代順義王身上就用過了,陛下身為大明之君主,又怎麼可能接受一個臣子用過的封號。以漢人而得汗王稱號的,最尊貴者莫過於唐太宗了。你們把徹辰汗改成天可汗,估計陛下就不會反對了…」

在邊疆鍛煉了幾年的黃道周,這次倒是沒猜錯崇禎的心意,當幾位蒙古代表把稱號改為「博格達.天可汗」后,崇禎這一次終於沒在拒絕,於是豐鎮上下頓時忙碌了起來,準備弄上一場典禮,為蒙古諸部代表正式向皇帝進尊號。

面對這場忽里台大會的走向,粆圖台吉無疑是心中最不舒服的一位,不過看著其他代表興高采烈的模樣,他也知道大事底定,不是他一個人能夠扭轉時局的。

本就沒有什麼堅韌性格的他,想出的最消極的反抗方式,也不過就是早早跑回了自己的住所,沒有繼續和其他代表們一起準備為崇禎敬賀而已。

不過即便粆圖台吉剛返回住所躲清靜,這邊就有人上門拜訪他了,他聽了僕從的介紹之後,趕緊親自出門迎接。來拜訪他的,正是之前和他交好,並常常貸款給他開銷的山西商人常浩春。 這番算計後,十九心滿意足的躺在醫院繼續昏迷。不過等送走了尹燦榮兩位小情侶,十九便迫不及待的打開繼承者網站查看那段自己“捱打”的視頻。

對於自己永遠處於受害者的位置她表示很滿意,對於衆人評說車恩尚不要臉,金嘆擰不清這樣的話,她表示更滿意。

——玩死丫的是她的至高理想,見到兩人離死不遠她表示很欣慰。

這下可苦了帝國高的理事長了,她本來就在謀劃幫助金元奪取繼承權的事情忙的焦頭爛額,現在這種事情她當然糾結。——到底是念舊情放金嘆一馬還是趁機整得金嘆和金會長翻不了身呢?

金會長卻沒時間尋思這些了,聽到金嘆當衆“毆打”rs繼承人,還是爲一個打碎了rachel劉幾億的古董的家政阿姨的女兒,他直接氣得腦溢血住進了醫院,就連一直覺得自家孩子怎麼都對的韓琦愛都被金嘆的行爲氣得差點暈過去。

事情因爲十九的這次被家暴,金元爭奪繼承權的動作更快也更加順遂。

——估計沒人喜歡未來的帝國集團當家的是個家暴主義者,畢竟社會輿論啥的有時候還是要顧忌一下的。

最重要的是金嘆還是庶子。

而且還有什麼據知情人士透露,金嘆生母和金會長是怎麼趾高氣昂構陷rs繼承人,擠走正室,甚至派人跟蹤正妻,想要污衊正妻婚內出軌,讓嫡子和嫡母痛苦不堪。

帝國集團這連番爆料,好比是年度最狗血的小三逆襲正室,rs、金元和鄭遲淑頓時變成最可憐最惹人疼的人。社會輿論都快戳斷韓琦愛的脊樑骨了,她不懂她派人去調查鄭遲淑的事情是怎麼被知情人士爆在網上的,過濾了一遍知道這件事情的人——只有車恩尚的媽媽,她用的最貼心的家政阿姨了。

猜疑痛苦之後,最終發現車恩尚的存摺上多了一筆鉅款,韓琦愛頓時軟倒在地,這即將成爲親家的兩人不知以後會怎麼鬧了。

當然這筆鉅款是十九用“不告你媽媽會怪我,但是我會過意不去,所以給你律師費用,不用謝,麼麼噠~”這樣的藉口來應付車恩尚的。

車恩尚自然是氣苦不已,很想將錢全甩到十九的臉上,但接到法院傳票外加金嘆和尹燦榮的電話又不能接通,她只有屈辱的接受了這筆錢。

這中間波折不提,十九因爲沒有正式參與這次帝國集團的繼承權爭奪戰,所以並不能清楚的說明這場爭奪戰的血雨腥風,只能從esther李和新聞上大概瞭解事情走向。

等事情塵埃落定,金元成爲金會長已經是一週過去了。

十九趁着午休時間躲在天台上曬太陽,理清頭緒。

因爲她的緣故這個世界的劇情進展速度加快,金元沒有給金會長機會讓金嘆成長,所以金嘆在短暫的回國後再次被金元送去了美國,這次跟去的還有車恩尚母女和韓琦愛,想來金元還是沒有對金嘆趕盡殺絕。

不過這樣互相猜疑的一家子,不知道他們能走到哪一步呢?

而因爲金元上臺,尹室長被提拔成了副社長,和esther李的關係也越發明朗。現在只要採集到崔英道的情感之花,她就能脫離這個世界了。

天台門被人猛地推開,李寶娜又驚又慌張的聲音響起,打斷了十九的糾結情緒,“rachel,伯父給李代表求婚了!”

“啊?”十九挑眉,一時沒明白李寶娜口中的伯父是誰,但轉瞬她便從花壇上跳了起來,“你怎麼知道這件事的?”

“網上新聞到處都是。”李寶娜擰着眉毛,“都說了燦榮大學前都不准他結婚來着,呀,rachel劉,你敢瓜分伯父對燦榮的愛,你就死定了。”她放了狠話後一跺腳又跑走了。

十九嘴角抽搐,拿出手機搜索相關信息。宙斯集團和rs國際成功簽約,帝國集團副社長跪地求婚。

搜索第一位,她都不需要特意找了。真沒想到尹室長這人老了都還這麼浪漫,難怪esther李對他一直念念不忘啊,不過這麼做不怕被人說是趨炎附勢之類的?

果然是腦子發熱就可以拯救世界的純潔世界啊!不過esther李開心就好。

十九立即撥通了esther李的電話,“我現在要改姓rachel尹了麼?”

“如果你不反對的話。”esther李嬌嗔的瞪了眼對面微笑的男人。

十九揚眉,“幸好在鏡頭前還知道保持矜持啊,不然我可就丟臉了。”

這是在說她不矜持麼?esther李無語,“今晚一起吃飯吧。”

“今晚可能不行,我還有要緊事要做。”十九微笑,既然媽媽這裏的事情解決她就可以去尋找自己的幸福了啊,“媽媽,記得我永遠是愛你的,再見。”

“我……知道。”esther李臉色泛紅,對於自己閨女的連番表白已經十分鎮定了。

十九掛斷電話,意味不明的笑了起來,這是真的再見了啊。

【恭喜完成任務,獲得獎勵點數100點】

【恭喜拾獲女王之嘆,作用:讓人臣服,使用次數三次,人數限制7人。】

只有靈魂狀態才能看到和採集別人靈魂上的情感之花,所以她還要自己去找死才能採到。她給尹室長打了電話,逼迫尹室長說出金嘆的下落。

她纔不信金元會真的將自己的弟弟再次流放美國,金嘆一定還在國內並且是被尹室長送走的。尹室長最終妥協,將金嘆還在漢城的消息告訴了十九。

十九決定在生命的最後一刻再噁心男女主角一把,不過顯然系統沒準備讓她繼續下去,在她過馬路時,一輛失控的貨車將她撞飛了幾米摔倒在地。

十九立即靈魂出體看着躺在馬路上四肢扭曲的美麗少女,少女穿着駝色大衣,長髮像是海藻一般四散遮住了她的臉頰,大片大片的血跡慢慢浸透了馬路像是墨汁一般渲染開來,溫暖的夕陽落在她的身上卻絲毫沒有暖色,讓人渾身戰慄。

“我死了麼?”站在旁邊的是和地上少女穿着一樣的rachel劉,她皺着眉頭看着十九的方向,“我不應該這個時候死的。”

十九脫離宿主身體後便只剩下一團光暈,但她還是十分清楚的看到了rachel劉神色的鎮定,心中不免有些讚賞,“果然是rs的繼承人。你實現了心願,靈魂便賣給了系統,所以什麼時候死怎麼死都不是你能決定的。”

“真是強盜一般的交易。”rachel劉收回視線,譏誚的勾起嘴角,但隨即便皺着眉頭看着越來越多的人聚集在她的屍體旁邊。

她顯然不喜歡別人把她當猴一樣的圍觀,眉頭越皺越緊,直到崔英道跌跌撞撞的推開人羣跪在她的屍體旁邊滿臉悲痛,她才表情奇異的瞥了眼十九,“他的心上有一朵白色的花,我從來沒有見過如此美麗的花。”她微微彎腰,手指在就要觸碰到崔英道的瞬間停了下來,有些迷惘的眨了眨眼睛,似乎不明白自己爲何這樣被蠱惑。

“那是情感之花,有黑白橙紅紫五色。”十九飄到rachel靈魂身側,“黑色的花代表黑暗,粘上就會被那個靈魂糾纏,碰上不是死就是虐。橙色代表色域,代表擁有這朵花的人對你只是欲。紅色代表主角,是每個世界主角專屬的花。紫色是代表付出所有,擁有這朵花的人是你最忠誠的追隨者。白色代表純潔真摯,這種花是我們業務員追逐的最美麗的情感。”

rachel挑眉輕哼一聲,“你向我解釋這些做什麼?”

“你想回去你的身體麼?”十九聲音帶着笑意,“母親倖福,還有一個深愛你你又深愛的未婚夫。這不是你一直以來的願望麼?”

rachel抿起嘴脣,她看着跪在地上的崔英道,崔英道臉色慘白,似乎都忘記了呼吸,他已經悲痛到了絕境,連哭都哭不出來了。rachel似乎感受到了崔英道的痛苦傷心,她捂着自己的心臟想要安撫崔英道卻痛苦的倒在地上,連擡手的力氣都沒有了。

“每一個靈魂都只有一個心願,心願達成後要麼消失要麼被系統吸收,你的心願達成現在要消失了,消失的意思是魂飛魄散沒有轉世機會。”十九飄到rachel的眼前,順着rachel的視線看向抱着屍體的崔英道,她脫離宿主,那些情感都會自動轉嫁到宿主的靈魂之上,所以對於rachel如此看重崔英道,她完全是意料之中。

“爲什麼幫我?”rachel說話都有氣無力,聲音低得讓人聽不清楚。

“我幫你回去你的身體,五年之後你來幫我採集情感之花,互惠互利不是麼?你也免於消失和被吞噬的痛苦。”十九附在rachel耳邊,難得的帶着凝重之意,“要不要和我簽訂契約?”

“好……”rachel咬牙,她還有媽媽還有愛人,她捨不得走,捨不得離開這裏。

靈魂的執念有時是很可怕的,她本來已經消失的腳竟然又慢慢的凝結成了形。

十九無聲的笑了,一腳將rachel的靈魂踢進了rachel的身體內,彎腰在崔英道的臉頰落下一吻,擡手摘掉了崔英道心口那朵聖潔的白色花朵。

崔英道立即昏倒在地上,原本已經沒有氣息的rachel手指輕動。

空間瞬間扭曲起來,十九手中的花朵包裹着十九然後猛然消失。

【違規簽訂靈魂契約,懲罰雷擊兩次,扣除生命值三點。】

十九還沒慘叫出聲就被從天而降的一道閃電擊中,周身的瑩白色光暈頓時消散,露出了她纖細的身軀,白色的大衣因爲雷擊的緣故泛着一絲焦黃。

【媽蛋,你把別人五十年陽壽騙走,我這是在做好事!】配角和系統的交易內容業務員只有在完成任務時才能查看,所以十九很清楚的看到年僅二十四歲的rachel因爲母親去世的打擊和系統簽訂契約,願意用剩下的所有生命交換一次改變命運的機會,雖然這個世界只是系統建造的一個虛假的次世界她也甘願。

——次世界建造在宿主的靈魂之上,只要宿主或者業務員不脫離次世界,那麼次世界便會一直存在,宿主的美夢便會一直做下去。

而她只不過是在系統想要將rachel送回現實世界接受死亡時,用rachel劉的心願換取了這份契約而已。

所以她這也算做好事吧!啊哈哈哈……

十九話落,另一道閃電又準確無誤的劈在了她的身上,這下她引以爲傲的黑長直都變成爆炸式了。

果然是不能太張狂……

十九吐出一口白煙,壓下眼中戾氣,笑眯眯的透過屏幕看着崔英道緊緊抓着病牀上剛甦醒的rachel劉的手,還有旁邊esther李隱晦又嫌棄的盯着崔英道抓着自家乖女的手。

十九拉開屬性面板,看到岌岌可危的四點生命值她真的快要跪了,她會不會還沒揭竿起義就先被系統玩死。 粆圖剛走出照壁,便看到一名穿著青衫的青年站在台階下,負手抬頭正打量著自己住所的門戶。他趕緊跨過門檻快步下了台階,走到這位漢人青年面前來了一個熱情的抱見禮。

Views:
30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