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此看來,生物編輯能力是多麼的逆天了,當這些自然物種失去時間的優勢之後,面對空幻的物種,緩慢的肉體進化已經成爲落後的代名詞,而大家都知道,落後就要捱打。

看着被幾位閒的發慌的祭司,從幾公里外的山頭獵來的幾頭四翼翼龍,這曾經讓翔翼嘎嘎猿瞳孔收縮,讓嘎嘎猿渾身發抖的敵人,此刻,在同樣擁有四翼的翔翼嘎嘎猿眼中,也不過是稍稍有趣點的玩具罷了。

食物?不,就四翼翼龍那小身板,對於習慣了吃狩獵來的大型恐龍,至少也得是個中型恐龍提供的大塊肉食的嘎嘎猿們而言,連引起丁點食慾的作用都沒有。

空幻再次無聊的嘆了口氣:“高手寂寞啊!”

至於那些藏於深閨之中,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史詩生物們,說實話空幻都有些想他們了。

而在空幻看來,要讓此時的自然物種獲得對抗現在的嘎嘎猿這個物種的實力,只有三條路:

一,快速進化,某物種獲得與空幻這個主意識相同的編輯空間,而且有數量不少的各種組件備選。或者某物種進化出能夠企及編輯空間進化速度的快速進化能力,如此纔可能與嘎嘎猿這個物種對抗;

而如果真的出現這種情況,空幻也只能採用編輯進化+文明發展並重的方式,兵來將擋水來土掩,走一步算一步了。因爲空幻的嘎嘎猿們,就是靠着這種方式在自然界中獲得優勢的,所以他也最清楚這種超速進化的強大。

二,發展文明,文明更新換代的速度之快,超乎自然進化速度所能想象的極限,回憶人類幾千年時間就從原始人到佈滿星球進而飛向太空,而自然進化的物種們幾萬幾十萬年都沒誰能達到這種程度,就可想而知文明對進化的催化劑作用了。

如果自然界中的物種選擇這個方式,那麼,很顯然空幻將面對的,就是文明之間的對抗而不是動物之間的對抗了,到那時,空幻所需要做的就是儘快進入原始文明階段,而再此之前依靠文明和編輯並重的能力來維持。

而且,在空幻看來文明就代表着自制,代表着交流。大家一起坐下來喝口茶,聊聊天,然後找張地圖來個分割天下,至少幾百年就可以這樣平平靜靜舒舒服服的過去了,何必打來打去捏。

所以,以上兩種方式對於空幻而言,一個出現不易,應對艱苦;另一個需要時間,暫時無憂。

但第三種方式,按理說是最不可能出現,但現在卻是空幻需要直接面對的,因爲,它已經出現過一次了。

三,物種聯合,這需要很多的物種拋棄相互之間的敵對關係,發動類似蟻羣的團體攻勢,以數量壓質量,箇中代表,就是上次的獸潮,如果那次獸潮數量再多一點,或許空幻就得帶着所剩無幾的嘎嘎猿們逃亡了。

而對於那次獸潮,空幻可是非常困惑,靜下來回憶,那次獸潮還真是渾身上下都是疑點,卻反而讓空幻無處下嘴。

爲什麼那麼多恐龍會不計前嫌的聯合起來衝鋒?爲什麼四隊恐龍羣如同被指揮般地自覺融合成三隊,並準確的發現登山道路?爲什麼飛行恐龍居然會使用利用石頭髮出的轟炸?……

最主要的是,爲什麼他們不惜自殺也要攻擊祭壇?

雖然到現在以及近一年時間了也沒有再次出現上次那種獸潮,但空幻還是宣佈所有建有神殿的部落,都必須加強防禦以預防可能的再次衝擊。

而在隸屬於丘陵地帶的四大部落,都各自建設起了石塊和粘土所堆成的中型城牆(小了防不住那種獸潮,大了又費時費力)。這些高度都在五六米之間,寬度更是在六七米之間的中型城牆,很顯然給了空幻很大的安全感。

而平領部落則是利用恐龍骨頭+磚塊+碎石+木頭等等弄出的一個超級詭異的“城牆”,它圍繞整個部落,高度不定,但寬度卻達到幾十米,雖然不知道該對此發表什麼意見,但在空幻看來,論防禦力最強的,反而正是這個【混血城牆】。

如此,地面防禦獸潮的能力貌似獲得提升,再輔以嘎嘎猿的實力,此時就算面對上次獸潮兩三倍的數量,應該也能很好的應對,何況,還有楚潔這個可以到處閒逛的,能發出雷霆的完全幽神級(意識質量+數量)的生命之神。

所以,現在需要面對的就只有空中。

由於大量翔翼嘎嘎猿被空幻培養成準祭司,外放各處,如今五大部落,平均下來每個部落也只有四到五名翔翼嘎嘎猿,而這一批青年猿要蛹化似乎還得一兩年時間。

面對這一兩年五大部落空中力量大降的情況,一種原始穿越衆無所不知的東西應運而生,說起來,如果哪個原始穿越衆沒弄出這個東西,恐怕會被唾沫給活活淹死,那就是——弓箭。

韌性十足的【倔強樹】①樹枝,加上從獵食恐龍體內抽出的【恐龍筋】所組成弓身,在配以【直木】②+【陶箭頭】組成的箭,就是如今嘎嘎猿們的遠程對空利器。

人類世界描述力大,有力能扛鼎,彎弓某某石之說,但對嘎嘎猿們而言,所謂的力能扛鼎不過是平均水準以下而已,史詩生物級別的質密肌肉可不是擺設,即便不加以鍛鍊,也能支持一個嘎嘎猿輕鬆的提起一塊條石。

所以,嘎嘎猿們使用的弓箭其力度射程也可想而知,兩百米內的有效射程毫無問題,這還是因爲空幻本身並不怎麼會造弓的原因。

當然,弓箭的製作,現在三十天也只六七把,工藝和材料各因素限制,只能用時間來解決了。另一種力氣長矛,平領部落現在兩個小隊速度也只達到了十天四杆的速度。

但即便如此,空中貌似也無憂了。

於是,事情都步入正軌,看着上至楚潔(完成禱告願望),下至幼兒嘎嘎猿(咿呀學語)都忙忙碌碌,卻一時想不起該幹什麼的空幻,就開始無聊的發呆了。

“要不回去看看8051吧。”

※※※

①:倔強樹:一種中型樹,韌性很高,枝葉繁茂。小嘎嘎猿們經常抓着它們的枝幹盪鞦韆,而成年嘎嘎猿們則喜歡用“看誰能將其壓的最彎”的方式來比試誰的力氣最大。因爲它們總是在嘎嘎猿們不懈努力之下,只要一鬆手就依然倔強的恢復直立,所以被嘎嘎猿們戲稱爲倔強樹,但也有說是正直樹,深的大小嘎嘎猿喜愛。

②:直木:一種小型樹樹幹,主體堅硬,但缺乏韌性,高度一般在兩道三米。空幻最初發現它們時,是將其用於作爲米尺原料,可想而知其主幹的直。 這是什麼情況?

老李一愣。

他還沒怎麼反應過來,停在一邊的車上就下來一個男人。

身上一股喋血氣息。

唐均跟馬修沒什麼交情,只認得馬修,沒認出來這是誰,不過在這邊敢掛馬修勢力旗的人,肯定是馬修的勢力。

秦苒看了一眼,也認出來這是馬修的人。

她不由把身後大衣的帽子扣上,遮了大半邊臉,順便往秦漢秋身後走了兩步,秦漢秋身高馬大,遮住了她的身形。

「老爺,這是……」老李也從車上下來,他看著唐均,略顯遲疑。

唐均看著從車上下來的男人,精光四射的眼眸微眯。

他搖了搖頭,「我跟馬修沒什麼明面上的交集。」

「先生,請問您有什麼事?」男人接近,老李站出來,擋在了秦陵跟秦管家兩人面前,略微低頭,禮貌的詢問。

這看起來不像是找會長的,找錯地兒了吧?

「我找個人。」男人停下了腳步,直接看向人群那邊秦苒的方向。

他的目光太過目的性,老李不由順著他的目光看過去,一眼就看到了站在人群中的秦苒,老李頓了下,他收回目光,應該是自己想多了……

這個念頭還沒想完,就聽到身邊這個年輕男人朝那個方向恭敬的開口——

「秦小姐,我有事找您。」

秦小姐……

這個地方姓秦的女性只有一個。

老李有些匪夷所思的、脖子有些僵硬的再度轉了脖子,看向秦苒。

秦苒還站在秦漢秋身後,低頭看著手機,程雋說他找馬修好好聊天去了,一開始她也沒覺得馬修的手下是來找自己的,上次她跟馬修說的只是幾年前的事情,兩個人也沒留聯繫方式。

只是下意識的往秦漢秋那邊走了幾步,按著手機詢問程雋什麼時候能結束。

聽到聲音,她抬頭,認出來這是幾天前把她跟程溫如抓起來的馬修手下。

忽然找自己,肯定是有事。

秦苒把打完的字發給程,直接收起手機,側頭跟秦漢秋等人說了一聲。

然後朝馬修手下抬抬下巴,示意他跟上。

兩人往路邊走了一分鐘,確定這個距離安全,她停下,低著嗓子詢問:「什麼事?」

「這是老大讓我給您的資料,」男人拿出了一份密封文件,遞給秦苒,「讓您務必親自看。」

秦苒伸手接過來。

密封的頁面什麼都沒寫,她上下掃了一眼,沒想出來馬修有什麼事情還要弄得這麼神秘。

男人只是送文件的,看著秦苒收下,他就直接走回了自己的車邊,路過老李一行人的時候,還跟著他們打了招呼。

這地方人多,秦苒沒立馬看,只是拿著信件若有所思的往回走。

老李已經開了車門,然而這當口卻沒什麼人上車,也沒什麼人說話,也沒人上車,基本上都看向不緊不慢朝這邊走的秦苒。

「怎麼?」秦苒還在想馬修的事情,一抬頭就看到這群人在看她,她腳步一頓。

這行人中最沒心眼的就是秦漢秋,他笑笑,十分不在意的:「苒苒,你在這邊也有認識的人?」

「不算吧,」秦苒認真的想了想,她跟馬修所有的交集都是來自於顧西遲,「那是顧大哥的朋友。」

「原來是小顧的朋友。」秦漢秋表理解。

唐均若有所思的點點頭,沒有說什麼。

老李拿著車鑰匙,越看秦苒越覺得怪異。

難怪會長放棄幾個年輕人都要來見這個侄孫女……

一行人上車,老李手搭在方向盤上,看向後視鏡:「二爺,您說的那個小顧也是M洲的人?」

他有些好奇,就多問了一句。

馬修的人都是混跡M洲的,認識的都是道上的人。

秦漢秋對顧西遲了解的不多,他系好安全帶,「不知道,他是個非常厲害的醫生,現在在京城。」

上個月在醫院的時候秦漢秋就聽著各方醫生全力誇獎顧西遲。

其他秦漢秋或許不知道,但他卻知道顧西遲十分有名。

老李把車開到前方路過,過了紅綠燈。

聞言,笑了笑,就沒說話。

秦漢秋一直在國內,老李以為他說的厲害就是國內的厲害,跟M洲交界處的醫學組織那群研究狂人還是沒法比的,老李也就沒多問。

後座。

秦漢秋跟唐均坐一排。

秦苒秦陵坐一排。

秦管家一個人坐在秦苒那一排的後面。

這會兒還沒到六點,天色也不晚了,距離秦修塵影視基地也就半個多小時的路程。

車上的人都沒睡覺。

唐均在跟秦漢秋聊天,詢問他有沒有時間去唐家,「你媽的房間我還留著,她種的樹也還在,你有時間,就回來看看吧。」

說到這裡,唐均看向窗外,目光有些緬懷。

聽到自己沒有記憶的媽媽,秦漢秋手也頓了頓。

「還有,」唐均收回緬懷的神色,他笑眯眯的看向秦苒,「我有個孫女兒跟你年紀相仿,也很聰明,你們倆見面肯定能成為好朋友。」

秦苒在看秦陵玩遊戲,聞言,朝唐均看了眼,略微點頭。

秦漢秋也跟著看向秦苒,「對啊苒苒,舅舅那孫女聽說還是個黑客,很厲害,你也可以跟她多聊聊天,不要一天到晚呆在實驗室……」

唐均也點頭,「我把她聯繫方式給你!」 “小靈韻好啊。”

提步走進神殿,空幻一眼就看到了正和楚潔探討着意識提升方法的靈韻,而蝶舞則在一旁旁聽。

這時,空幻纔像剛看見楚潔和蝶舞一樣,向她們打了個毫無誠意的招呼,顯然楚潔那和空幻自己一樣的亮閃閃的大燈泡,被他給完全滴無視了:“啊,還有另外兩位,也好哦。”

“什麼叫另外兩位!”電光一陣強烈閃爍,但不一會兒就在空幻戲謔的眼神中減弱,楚潔鬱悶的瞪了一眼幸災樂禍的空幻,因爲她剛剛又收到了一句合理的禱告願望。

回頭會蝶舞探討了一下,蝶舞認爲該願望可行,而且需要楚潔自己去完成,於是,楚潔怏怏的再次瞪了空幻一眼,便頭也不回的衝了出去。

“真敬業啊。”看着楚潔忙碌的身影,空幻不由得感嘆。

“是空幻你太閒了,對比之下才會有這樣的感覺。”

面對蝶舞的質疑,空幻毫無壓力的哈哈大笑:“正是因爲有大家這麼努力,我才能閒着啦。所以,一個好的領導需要的是善於用猿,而不是事必躬親的說。”

嘿嘿一笑,將視線從被空幻語錄①震驚的陷入沉思和思索中的蝶舞處收回,幾步走到靈韻身旁旁,空幻開始交代事情。

“……別的我也不多說什麼了,小靈韻,你只需要知道,身爲大祭司的你,所需要做的就是努力提升自己的實力,盡力總結經驗,讓大家都獲能受益。【意識離體】你也學會了,以後在神殿領域內沒有危險所以可以常練習練習,但現在你雖然是靈魂級,還是要注意不要離開這個領域,直到達到幽神級才行,知道了麼?”

“哦,誒?空幻你有什麼事麼?”小靈韻無奈的點了點頭,卻突然察覺空幻語氣之中的離別之意,頓時在內心的不安之下一頭扎入空幻的懷中:“難道又要走,不是說過一起的嗎?我也要去!”

“嘛,你這傢伙什麼時候這麼敏銳了?”感慨的揉了揉靈韻的腦袋,空幻露出無奈的神情:“只是十幾天啦,是一個只有空幻我能去的地方,乖,好好和楚潔她們一起照顧好部落的大家,我很快就會回來啦。”

舒服的眯着雙眼,靈韻捲縮着打了幾個哈欠,這才睜眼埋怨的看了看空幻。回想起曾經數次空幻以十天爲限的離去,靈韻顯然也想到了什麼,雖然並不知道那十天空幻到哪兒幹了什麼,但在靈韻的記憶之中,似乎每次空幻離開十天之後,大家的生活都會輕鬆一大截。

所以,本來還想追問的靈韻張了張口,還是沒有問下去。

“好吧,我大人大量,你就早去早回吧!”

對於站在地面上,雙手叉腰做驕傲狀的靈韻,空幻一面忍笑,一面彎腰點頭。

“是,靈韻大人,小人空幻去也。”

至於一旁的蝶舞,大家請無視那個躲在石椅後面捂嘴的傢伙吧。

只是一道微不可查的閃光,空幻的身影便消失在空間之中。

看着空幻消失的地方,靈韻奇怪的伸手摸了摸眼角,卻意外的發現手指已經溼潤。不知怎麼的,看着那個躬身道別的身影,小靈韻的心中有了一種,會離別很久很久的感覺。

“這是……怎麼了?壞蛋。”

編輯空間,中央光源處。

“哎,又是一個。”伸手將剛剛收到然後被自動具現出來的通告扔到一角,將一摞高高壘起的通告堆給砸倒,卻絲毫沒有引起罪魁禍首的注意。

語氣落寞的坐到一旁,8051似乎依然在回味着這個通告,其中所蘊含的意義,許久沒有再言語。

“系統,你建立這些的目的是什麼呢?”終於,8051的聲音重新出現在這個小小的空間之中,起身走向這個小空間的邊緣,發着淡淡光芒的薄膜似乎脆弱如霧,但一陣輕微的波動之後,那隻凝脂般的小手還是被彈了回去。

“所以說啊,系統你還不完善的說,但爲了完善就將這一批又一批的文明葬送合適麼?呵呵。”

小手輕輕的握起收回,略帶調笑的聲音再次傳出:“穿越者……但是物種呢?他們可都是生命啊,不過,我也發現了系統你的漏洞哦,用幾十億年時間發現的……”

“嘛,不過,我可不會告訴你的說,不然,我怎麼利用這個漏洞了,呵呵,我這也算賣萌吧,真有趣。”

正在這個聲音說着一些無意義的話時,空間一陣劇烈波動,然後瞬間被波動掃過,但從外表上看來,這個空間並沒有任何變化,但8051知道,一切已經變得不同了。

心情一鬆,8051起身走向小空間的中心,從她的聲音之中能清晰的感受到被壓抑的興奮:“終於,可以了……”

【主意識進入生物編輯空間。】

【系統檢查到主意識轉變爲亞能量體生命形式,空間內核更改……更改完成。】

“嗯?亞能量體,咱這個樣子的嗎?”奇怪的看了看毫無變化的空間,空幻再打量了一下自己的身體,由兩顆能量核心融合而成的能量核心,其充溢的能源佈滿空幻全身。

雖然對這種電光閃閃的身體感覺很好玩,但任誰呆久了也不怎麼受得了,但空幻到現在爲止依然在摸索着這種能量的收斂方式,換句話說,就是到現在爲止還是毫無收穫。╮(╯▽╰)╭

【那是因爲你現在的意識還太弱了,8051毫不留情的打擊到。】

Views:
43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