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座之死,已經註定了秦毅無法善了,跟他們必定會有一個結局。

「目前來說沒有什麼辦法,西雅冰山那件事你們也知道了,連導彈都沒有炸死他,現在在大都市之中總不能投放噸量級更大的武器吧?至於核武?在我們國內想都不要想……」一名年輕軍官說道。

「那怎麼辦?任由他胡鬧?這成何體統?這種孽障若是不除之而後快還能了得?」一名明顯鷹派的少將怒道。

「李將軍坐下,你說的都是廢話,要是有辦法對付他早就拿出來了,還用得著現在在這裡商談嗎?」不少人都是翻白眼,光會叫有什麼用?

「乾脆跟他談判吧?事情到了這一步,談判是最合理,也是最有效的,畢竟這年輕人之前對我們華國並無任何敵意,而且據了解他曾經也是一名軍人,只要安撫的好,很容易就平息下來了,之後後面怎麼處理,那不是爭取到時間了嘛?慢慢商量就是!」

「泱泱大國處理一個人還不簡單?」一名上了年紀的老將軍站出來說道,他的話還是比較讓人信服的。

只是可惜……秦毅此時此刻已經站在了天北軍區大門之前的上空,俯瞰著裡面的所有人。

陳賢峰自然也看到了秦毅,一頭長發一直延伸到了腰身的位置,在狂風中亂舞,引得所有人注目。

「一頭長發?真的是他?」陳賢峰手中的文件掉在地上,一抹莫名的恐懼從心間直直的升了起來。

然而他也是心理素質過硬的人,很快面色就恢復了正常。

「秦毅,你千里迢迢來我們天北軍區,有何貴幹?」陳賢峰身邊瞬間多了一層層防守嚴密的軍隊,將他牢牢的圍在中間。

「落落在這裡的時候,一般都是被你關在哪裡的?」秦毅開口問道,宛如鄰家男孩,感受不到一絲殺氣。

「恩?」陳賢峰一愣,不過隨即臉上露出冷笑,「果然,這小子即便是膽子再大,也不敢挑釁我華國威嚴,來這裡敢情是緬懷來的!只不過可惜啊,八個月前那死丫頭就被M國佬給弄去了,現在早就死的不能再死了,也只能緬懷了。」

重生女兒家 陳賢峰如此想到,心中恐懼倒是下降了不少。

「呵呵,如果你保證看了就走,我會帶你去看看的。」

「恩,我看了很快就會走的,去另一個地方。」秦毅咧嘴露出雪白的牙齒。

秦毅落在了地上,一步一步走來,陳賢峰讓一名警衛員給秦毅帶路,那警衛員渾身都在顫抖。

終於幾分鐘後到了一個鐵皮屋面前,秦毅徑直走了進去,一股酸臭味當即是瀰漫了出來,秦毅眉頭死死的皺著,看到這一幕他感覺鼻頭微酸,一股苦楚的滋味從心底無法遏制的蔓延了上來。

一張桌子上還擺放著電腦,旁邊是她的粉色小巧筆記本,依舊留在這裡,沒有人動,因為沒有人能夠解開這電腦之中的密碼鎖定。

桌子上擺放著一個小鐵碗,裡面散發惡臭味,這裡面已經很久很久沒有人來過了。

在地上還有著一攤黑色的血跡,牆角有一塊木板床,除了一層被褥,上面什麼都沒有。

秦毅看到,這地面,還有一截斷裂的鞭子。

深深吸了口氣,秦毅感覺自己牙齒都在打顫。

「看完了么?我們天北軍區從來不會隨便虐待任何一個人,只不過她喜歡胡作非為,利用黑客技術攪亂社會秩序,我們才迫不得已將她關在這裡,以示懲罰!」陳賢峰冠冕堂皇的說道,這種條件,便是戰時的戰俘,都遭遇不到,都不會這麼畜牲不如的對待。

秦毅根本無法想象,落落在這種環境度過了那麼長的一段時間,而他本人,居然還在外面以為落落生活的很好,在軍區中被當成寶貝一樣!

若是知道天北軍區培養了這麼一群畜牲,秦毅當初拼著得罪焱龍部,得罪整個華國,也會將落落接出來。

「聽說,你砍了她的雙手?」秦毅從漆黑冰冷的鐵皮屋走了出來,目光落在陳賢峰身上。

陳賢峰面色一變。

「那也是迫不得已的情況,畢竟她犯下重罪,M國強制要人,我作為華國一名將士,不可能讓一個完整的頂尖黑客高手落在他們手裡,這一點你應該能夠明白吧?」陳賢峰說道,他自認為他做的很對,畢竟失去了雙手的黑客,也就不能算是黑客了,她連鍵盤都沒辦法敲。

只是陳賢峰沒想到的是,M國居然還能通過那死丫頭,發明超級人工智慧!

秦毅點了點頭,我明白,所以我也迫不得已啊。

秦毅咧嘴笑了一聲,忽然一股強烈的劇痛襲來,陳賢峰原本紅潤的一張臉霎時間變得蒼白無血,他猛然低頭,發現自己的左手不知道何時被利器割斷,沿著手腕以下,落到了地上。

「舒服嗎?」

「別急,才開始呢!」秦毅那略顯溫和的笑容,在陳賢峰眼中無限放大。 直到那斷掉的手掌落在地上,圍在四周的無數士兵才反應過來,一個個目光警惕盯著秦毅,手中握著荷槍實彈,卻沒有一點點的安全感。

陳賢峰快要疼瘋了,劇烈的昏闕感衝擊他的大腦,他有點暈血,看到手腕處斷裂的白筋、森白的骨頭,血肉模糊的切口,噴涌的血液,他差點就暈了過去。

二十多年了,他幾乎沒有受過什麼傷,安安穩穩晉陞到了這一步,也從未想過自己的未來會有什麼危險?更不要說斷手斷腳這種事情。

他從來沒有感受過這種非人的痛苦,慘叫聲宛如殺豬一般,回蕩在空氣之中。

「住手!」

「趕緊遠離陳將軍,否則我們開槍了!」無數槍口對準了秦毅。

對於這些聲音,秦毅置若罔聞,淡淡的笑容在他臉上擴散開,一抹快意之色無限的放大。

「我在問你,舒服嗎?」

秦毅手中握著一把銀色的小刀,秦毅伸出刀刃,在他手腕斷裂的地方再次切下一片肉來,連帶著骨頭一併切了下來,就像是在砧板上切肉一樣,每一刀都是撕心裂肺的極致痛苦。

「別!住手!」陳賢峰語無倫次,他瞳孔劇烈收縮,秦毅在他眼中瞬間成了惡魔。

「不行啊,你還沒告訴我,舒不舒服。」秦毅每一刀下去,他左手都會被片去一層,只能看到他的手臂在不斷的變短,這種恐怖的場景,即便是在血腥電影中都未曾見到過。

「不……不舒服,好疼,好……好疼,快放了我,快……放了我!」陳賢峰直接疼暈了過去,可也就暈了一剎那,一股強大的精神流衝進他的腦海之中,直接將他強制喚醒,他的精神感知竟然憑空提升了數倍,這也就意味著他的感官將比平時靈敏數倍以上,不管是視力、聽力、痛感、嗅覺都要比平時靈敏數倍,這本該是一種好的變化,可此時此刻出現在他的身上,使得他立刻就想死過去。

讓人絕望的是,他連死都做不到。

這魔鬼就是要他活著,就是要他生不如死,感受痛苦,他現在算是知道了。

「開槍,給我打死他,開炮,開炮……讓控制室的人開炮!」

陳賢峰嘶吼,嘴唇被他咬的鮮血橫流。

「砰~」第一聲槍響彷彿是個信號,緊接著無數槍口噴湧出火焰,子彈密密麻麻宛如天女散花沖著秦毅呼嘯過來,只是那子彈在秦毅身前三米之外便停住了,就像是被一把無形的大手握住,又像是被一道巨力反震,竟然朝著來時的方向激射出去,速度比射出來時還要快。

「噗噗噗~」宛如上演了血花盛筵,無數人被自己打出來的彈片擊中,渾身浴血。

有些則是直接受了致命傷,當場死亡。

秦毅眼中沒有任何憐憫,他一刀一刀斬在陳賢峰手臂之上,鮮血濺到他的臉上,鼻頭髮酸,雙唇微微顫抖,他覺得落落受的委屈不及這千之毫一!

「死死死死!」秦毅雙目瀰漫血絲,一直斬到他手臂肩膀齊根的位置,陳賢峰雙目翻白,他的喉嚨已經破了,鮮血從嘴中流出,已經發不出任何聲音。

他從來沒有這麼強烈的渴求過死亡,如果能讓他一死了之該有多好?

左手之後是右手,右手之後是雙腿,這一切完成速度雖不算慢,卻也不算快,他讓陳賢峰刻骨銘心的感受著。

他被剃成了個人棍,而且即便是這件事過去,他沒有死,他也將永遠是這個狀態,因為他的肢體已經被削成了肉泥,接都接不回來,他已經看不到任何活著的希望。

他現在只想把這個畜牲拉下水,讓他陪著自己一塊死。

「呼……」

秦毅站了起來,長長舒了口氣。

一道蒙蒙的光輝升了起來,將陳賢峰捲入其中,升到了天北軍區之上的半空之中。

「我曾經說過,若是落落在你們這裡少了一根汗毛,定讓你們屍懸天北,可你們卻讓她出了事,你說……」秦毅說不下去了,他長嘆了一口氣,忽然發覺心中積累的暴戾之氣盡數涌了上來。

每一次使用飲邪劍他都感覺暴戾、自私、冷血、殺戮等等無數負面情緒積累了起來,隱藏在身體的深處,他知道這些負面情緒平時可能不會表現的太多強烈,因為它需要一個導火索,一旦有什麼東西將之引了出來,那後果將是恐怖的,這就是飲邪劍名字的來歷。

這把劍是吃負面情緒為能量的一把魔器,同樣能給宿主帶來數不清的負面能量,並且無限放大。

就在這個時候,外面響起無數的車輛聲音,還有特殊的軍區警報,這密密麻麻的車輛將整個南大門都給圍住了。

「那人速度怎麼會這麼快?之前傳回來消息不是說還在江南行省嗎?」

一名男子快速下車,他正在跟還在趕路的徐天凌等人通話,這一切事情正是徐天凌告訴他的,他是陳家當代家主的二弟,陳興,排行老二,軍銜中將。

「他的實力無法想象,這一次就是沖著天北軍區去的,你們千萬不要跟他硬碰硬,如果能夠勸說,盡量以規勸為主!」徐天凌說道。

「徐老爺子,我知道的,我兒子陳賢峰還在裡面,我肯定不會輕舉妄動,等這件事過去後面再談怎麼處理!」陳興說道。

他沒有想過,一名武者居然都能給他們堂堂天北軍區帶來麻煩。

不過陳興也並沒有怎麼在意,武者也就是一個人,華國這麼多年還沒聽說過什麼時候懼怕過一名武者的?這是最荒唐的一件事,然而現在這荒唐的事情發生了,他們就要想著怎麼去解決。

而就在陳興下了車,目光剛剛落在天北軍區領地之中的時候,他第一眼就看到了升到天空的光芒,他永遠都不會忘記這一幕,陳賢峰面無人色被包裹在裡面,四肢盡去,只剩下一顆頭顱還在擺動。

「賢峰!」陳興狂叫。

陳賢峰是他們陳家的新星,未來有望取得老一輩才有的成績。

重生之殺手女王從軍記 他從來沒有想過陳賢峰會出現意外,為此他幫陳賢峰安排的都是最為穩妥的工作、職位,穩穩噹噹進入了如今的層次。

更是不會想到,陳賢峰會面對這個慘無人道的對待,被直接剃成了人棍。

「陳將軍冷靜,對方不是像我們一樣的普通人,千萬不能衝動!否則不好處理!」旁邊一名老者上來說道,他也是一名武者,非常清楚被徐天凌都推崇備至的人會是怎樣的存在?

徐天凌可是華國武道界的守護神啊。

「冷靜?你要我怎麼冷靜?我兒子都快被人殺死了我怎麼冷靜?」陳興狂叫。

他立刻給家族打了電話,把這件事告訴了家主,家族那邊還在舉辦婚禮,這下子事情鬧大發了。

陳家主收到了這個消息當即是大發雷霆,要施暴者不得好死,不過那邊婚禮在進行,顯然也不可能直接中止,所以讓陳興這邊先穩住,他們隨後就會聯繫援手趕到。

陳家在天北一帶勢力是無法想象的,即便是總部軍區都被他們通知到位,不過即便是不需要他們通知,總部軍區也已經有人過來了。

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可以說一瞬間所有的軍區都接到了這個消息,正在琢磨這採用什麼手段去對付對方。

「裡面的人聽著,現在立刻停止施暴行為,將還會有緩和的餘地,否則將以叛罪論處!」一人拿著大喇叭還在那裡看,天空之上直升機都已經就位,將裡面的情況拍攝的一清二楚,就等著指令了。

而就在這喊話人聲音落下的瞬間,他的喇叭直接炸了,連帶著將他整個人炸的血肉模糊。 軍區之內,秦毅有些魔怔的望著上方的天空,連雲彩都變得詭異的有些熒紅,纏繞上了一層血芒。

「他們害死了你,我幫你報仇!」秦毅喃喃自語,天空的顏色更加艷麗了,紅色的宛如火燒雲一般,眾人駭然的感覺到,這明明冬日裡嚴寒的天氣,竟然快速的開始升溫,穿著的厚重棉襖開始發熱發燙,汗珠開始凝聚在眾人身體之上。

控制室之中的操縱人員接到了命令,但是他並沒有執行,任何一顆導彈在這天北軍區中爆炸開來,受傷人數都將是恐怖的,他們天北軍區目前有幾萬人,受不起這個損失。

在這種時候他們也有權力選擇不執行任務,畢竟陳賢峰的命令並非是天北軍區的最高指令。

這個時候一架特殊的直升機飛來,上面直接有人對空喊話。

「秦毅,現在立刻住手,不要在這條路上越走越遠,你是華國人,不能傷害自己的同胞!」上面一名中年軍官喊到。

「落落也是華國人啊……還幫天北軍區做事,她的下場呢?」

秦毅哈哈大笑,伸手一點,那直升飛機凌空爆炸,成了一團燦爛的煙花。

眼角一抹寒光迸發出來,他視線所過之處,恐怖的熱風刮過,天空十多架嗡嗡嗡的直升飛機被熱流撞擊,直接燃燒起來。

地面無數士兵被嚇得腿都軟了,那些僅僅是受傷的士兵連手中的槍都拿不穩,他們這是在神仙戰鬥……

根本就是一場沒有意義的鬥爭。

而知道對方竟然是為了那個黑客女孩而來,不少人腸子都悔青了,他們是聽了上頭的命令才會有時施加酷刑,他們也只是執行命令的人而已……

然而秦毅可不會管那麼多,對於他來說,整個天北軍區整個陳家,整個M國都是罪人。

「從現在起,所有跟天北軍區為伍之人,所有跟陳家為伙之人,都是我秦毅的敵人,殺無赦!」

秦毅的聲音捲入雲層,朝著四面八方擴散,外面還有想勸誡的,看到天空爆炸的燦爛的直升機,嘴唇哆嗦,已經說不出話來了。

指揮中心的人面面相覷,完全不知道現在這種情況如何是好?

他們只能打電話給焱龍部,因為在華國的規則之中,武者發生暴亂或者是什麼無法解決的事情,都是焱龍部出面解決。

徐天凌身邊,朱小雀的電話已經被打炸了。

「怎麼辦老爺子?秦毅失去控制了,連總部軍區派去的直升機都全數被他毀了!」朱小雀十分焦急。

「從他動手殺了高座那一刻,就已經失去控制了,他已經註定要反對華國如今的規則,我們若是採取強硬措施,換來的必定是對方拚死反抗。」徐天凌嘆了口氣,如果對方只是一個人仙武者、尊者境界武者,他翻手就給鎮壓了,可此子居然是真仙強者……他徐天凌也是沒有辦法,便是來再多的電話,他也只能那般敷衍的回應。

「都怪那個陳賢峰,依仗陳家的權勢便覺得可以目中無人,連我們焱龍部的警告都置若罔聞,那個時候的秦毅就明確的表示了,若是韓落落受到了一點點委屈,他必定不會繞過那些人,可他……,居然還把她雙手給剁了,這不逼秦毅發瘋才怪!」朱小雀滿肚子的怨恨。

「好了,現在該想怎麼解決這件事,聽那些人反饋說他現在不接受任何規勸,前後去了三波想要勸他停手的都被殺死了,不好辦啊!」就連徐天凌現在都不敢去勸他,他還記得之前秦毅一吼之下將他重傷,到現在才堪堪恢復了一點,戰鬥力不足平時的五成。

現在即便是他親自過去,怕是都改變不了死亡的命運。

一個大境界,相差的實力實在是太懸殊了。

「我們華國從最開始就做錯了,這種人只能拉攏,而不是消滅或者是得罪,一旦給他一點點成長的空間,立馬就會不受控制,成為參天大樹一樣的存在。」

很快,暗網開始關注這件事,並且提供了一些視頻觀看。

暗網成員全世界各地都有,只要是區別於普通人的特殊人士,都有註冊暗網的資格,而天都市尤其的多,看到這種特殊的武者戰鬥的場面,好事者都喜歡拍攝上傳到暗網上面,供人評價觀看,若是觀看人數很多還能得到不菲的暗幣。

「華國武者居然跟自己國家打起來了,真是有意思,這華國軍方也是不作為……在任何國家,軍方跟武者都是聯手的,只聽說過外國軍區打別國武者,沒聽說過自家軍隊打自家武者的。」不少人在評論去調侃。

「嘿嘿,西雅冰山事件不就看出來了嗎?人家為了消滅自家武者,可是不惜跟其他大國聯手啊,真是讓人看笑話……最後居然還沒有殺掉。」

基本上評論都是一邊倒的。

而後當他們看到視頻末端之後,一個個驚訝的長大了嘴巴,視頻中出現的那個長發青年,實在是太矚目了,因為什麼?因為這長發的背影,跟前天E國、Y國出現的那道背影一模一樣。

「這就叫什麼?自作孽不可活,他們終於是嘗到惡果了,自家有這麼強橫的武者居然不去珍惜不去好好發展成中堅力量,反而想著毀滅,不知道一個強大武者乃是一個國度千年的氣運么?」不少人看到秦毅的那一刻,瞬間氣氛爆炸,原來這個年輕的華國武者,去找他們自家的軍區算賬去了。

還以為這口氣忍下去了呢?

不過這也是這些指揮者的咎由自取。

夫盡妻用 打人家一棍子沒打死,人家站起來掄你一斧頭,這叫正當防衛。

無數人都在看著這場好戲。

「天北軍區可是華國有名的大軍區啊,招惹了這個煞星,真不知道後果怎樣。」

「沒辦法,我若是這種強者,人家拿導彈打我,我必定殺他全家,我們強大不就是為了不必在忍氣吞聲么?」

「說的不錯,否則誰願意花費無盡的時間、精力,經歷兇險去強大自己的力量?真以為吃飽了沒事幹?」

「不管怎麼說,這也算是給他們自己的一個教訓,我覺得最後肯定還是華國獲勝,畢竟是一個大國,蘊藏的實力是無法想象的。」

下方評論區簡直不要太熱鬧,不過幾分鐘時間,已經有了近萬條評論,這無疑是最火熱的暗網新聞了。

而在世俗人眼中,他們很難看到這種畫面,所有的電視台都被禁播了,不過也偶有一些小視頻流了出來,這是有人站在極遠的地方拍攝的,他們拍攝不到裡面的場景,只拍到了天北軍區上空的直升機爆炸場景,還有天空湧現的火燒雲。

這則視頻在網路上瘋傳,即便是被有關部門快速屏蔽,還是被無數人保存了起來,並且再次上傳、轉發,永遠不缺唯恐天下不亂的人。

很快金衡市那邊,一行人剛剛回到大宅,鄭小小忽然拿著手機驚叫。

Views:
53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