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半一半吧,當年我與他交手過,我贏了,可是現在……我也沒有絕對的把我能夠勝過他!”

宋陽感嘆,那時候自己等人還是在軍隊的時候,那個時候的龍王便是四個妖孽之中的最後一人,也是唯一一個留下來的!

當時的宋陽可以壓制對方,但是現在,似乎他的道路走得更爲艱險,當然實力也不會原地踏步,必然已經驚天動地了!

“我們走吧……”

宋陽沒有理會李逍遙眼中的震撼,緩緩開口,後者舒了一口氣,點點頭。

說完,兩人一前一後的朝着影子所在的方向走去……

(本章完) 砰!

樹林之中,一道人影狼狽的砸在地面之上,手中的刀刃脫手而出插在地上,此人身上的衣服已經破碎,臉上更有幾道殷紅的傷口,一絲絲血珠緩緩溢出,佈滿了臉頰,十分可怕!

重生之剩女嬌妻 七郎狼狽的吐出一口血沫,其中還夾雜着兩顆斷裂的牙齒,直接被他吐出來,眼神微微有些暗淡,手上滿是傷痕,虎口都直接被震裂了,不僅如此,他的身上處處都是被冰魄刀切割過的痕跡!

冰魄刀十分可怕,鋒利無比,爲千年寒鐵打造,可以輕易的擊斷一般的兵刃,而且在傷到對手的時候不會立馬流血,被冰魄刀本身的寒氣所凍結,但是那股寒氣在凍結傷口的同時卻會減緩他的動作,使得此人戰鬥力急劇下降!

愛之轉彎 這樣一來此消彼長,手持冰魄刀的人則越發的強大,更是能夠輕易殺死對手!

影子緩緩落在地上,兩枚薄如蟬翼的冰魄刀在其指縫間打個轉,被他收了起來,如今的七郎已經基本上喪失戰鬥力了,渾身都感到快要凍結了一般,眼神黯淡,傷痕累累。

悠然的吹着口哨,影子站在七郎的身前,俯視對方,眼底那抹殺意絲毫不減,對他來說敵人就是敵人,無論對方被打的多麼悽慘都必須死,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

對於一個殺手來說最忌諱的就是心慈手軟,而影子顯然不會這樣,即使七郎已經喪失了戰鬥力,他知道若是放過了此人畢竟是一個禍害!

“你贏了……”七郎嘴角苦澀,他已經感到了自己生命無多,冰魄刀的寒氣沿着傷口一直向上,侵入他的骨髓,正在剝奪他的生機!

不遠處,妖刀村正靜靜的插在泥土裏,沒有了之前的殺氣,隨着主人的落敗而變得平靜下來,但是影子絲毫不敢小覷這柄刀刃,他總感覺這柄刀刃太過邪異,一刀劈出竟然影響到他的心神!

影子露出勝利者的微笑,開口道:“你的名號是屠盡城,這柄妖刀也飲足了鮮血,不過到底是不祥的刀刃,總有一天你會被這柄刀害死,你應該感謝我纔是,不是麼?”

妖刀村正太過邪異,據說這柄刀曾經弒主,當然這僅僅是一個傳說了,真正的就不得而知了,但也說明了這柄刀的可怕程度,至少會爲主人帶來不祥的厄運,終究慘死!

“我從擁有妖刀的時候就沒有想過會有什麼好的結果,不祥便是不祥,信則有不信則無,不過這柄刀除了爲我帶來殺戮,其他的什麼都沒有!”七郎平靜道,人之將死其言也善,他沒有什麼不好說的。

以前的自己只要握住這把刀就會感到十分的弒殺,渴望飲血,唯有用生靈的血液才能讓自己好受一點,但是剛纔自己落敗之後,這柄刀刃彷彿拋棄了自己,認爲自己是一個失敗者,不再有資格擁有它!

這種感覺讓七郎感到荒誕,但是卻不得不相信,他甚至覺得這柄刀有靈,而不是完全依靠主人的意志在辦事,甚至能夠影響主人的意識,成爲殺戮的機器!

“你倒是看的挺開,既然這樣我就送你一程吧,希望

你下輩子不要再做這種殺戮之事,上天有好生之德。”王奇鷹淡淡說道,如果是平時七郎早就噴出來了,就你丫的還說上天有好生之德,一看就知道是一個殺手,手中不知道沾了多少鮮血,還有資格說這種話?

但是現在七郎卻緩緩閉上眼睛,一股極端的疲倦感覺涌上心頭,一閉眼便是萬千張面孔,都是一些被自己殘殺的人類,一個個披頭散髮鮮血淋漓朝着自己撲來!

生機一點點的減弱,就像一壺水,而底下破了一樣,開始流淌,僅僅幾分鐘的時間便已經消耗殆盡,七郎的生機完全消失不見了……

屠盡城、七郎……身死!

見着對方似乎解脫一樣的離世,影子王奇鷹不禁搖搖頭,同時風雲人物最終落的這種下場,的確太過悲催了一點了。

實際上影子倒是有點欣賞七郎了,畢竟不是每個人都能夠在最後的時刻看清楚生死,而他卻能夠坦然接受,甚至是欣然。

“看來的確被妖刀村正被迫害了太久,果然是一柄不祥的刀刃。”影子無奈的搖搖頭,將目光緩緩落在那柄妖刀之上,凝視着古樸的樣式,刀刃之上卻十分妖異,透出一抹血紅。

陡然間,王奇鷹面色劇變,駭然不已,因爲他竟然感覺到一股森冷的寒意傳到自己腦海中,就像是受到了死神的召喚一樣,竟有一種想要撿起那柄妖刀的念頭,他要佔爲己有!

“該死,妖異的刀刃,必須毀掉!”影子面色凝重,他是標準的殺手,號稱殺手之王,熟知各種冷熱兵器的使用,但是從來沒有遇到過一種武器跟妖刀村正一咬邪異的。

“這麼好的一柄刀如果毀掉了實在可惜,不如送給我好了。”

突然,一道聲音陡然傳來,讓影子不禁瞳孔一縮,駭然的看着某個方向,之間那裏兩道人影緩緩走出,一人身着黑色勁裝,胸口還彆着三根黑色羽毛,目光銳利,步伐穩健,顯然是個高手。

而影子的注意力則是在另一人身上,此人身材魁梧,面相粗獷,鬍子拉碴的,肩膀上還扛着一柄大刀,這柄刀通體漆黑,散發着寒芒,猶如毒蛇吐信,充滿了危險的氣息。

鬼刀緩緩走出,將插在地上的妖刀村正握在手中,眼底閃過一絲喜色,他名號鬼刀,對於一切好刀都十分喜歡,這柄妖刀村正符合他的口味。

“果然是好刀……”鬼刀喃喃自語,愛不釋手,不斷摩挲着妖刀村正,輕輕揮舞發出一道道破風之聲。

不理會影子的震驚,鬼刀將妖刀村正直接掛在了身上,與鬼刀放在一起。

“看來你找到了一柄不錯的武器,鬼刀。”

這時,龍王緩緩出現,瞥了一眼鬼刀手中的妖刀,眼中閃過一抹詫異之色,他早就聽說過妖刀之名,如今一見果然名不虛傳。

“嘿嘿,或許以後我的稱呼要從鬼刀改成妖刀了!”鬼刀嘿嘿一笑顯得有些憨厚,他是龍王的得利手下,平時癡迷刀類武器,佩戴着巨大的鬼刀,闖下赫赫威名。

雖說鬼刀癡迷刀類武器

,但是對龍王卻是畢恭畢敬,而且爲人也不是很弒殺,但是一旦發威力不可擋。

影子眉頭皺起,他聽說過此人,似乎是一個新崛起的強者,十分可怕,一柄鬼刀揮舞可以攔腰斬斷一頭牛,一般的武器對上他的刀,直接被砍斷掉,根本不在一個層次。

也正是因爲他癡迷刀類武器,所以此人尋常刀不離身,哪怕是在這個和諧社會,禁止武器的時代,他的刀也從不離身!

別人一般不會帶凶器在身上,就算帶了也不是那種惹眼的武器,就像是宋陽的青牙血刃,影子的冰魄刀,都很小巧,但是此人的武器個頭十分巨大,沒有人會懷疑這麼一柄兇器的力量!

“這柄刀不祥,凡是擁有這柄刀的人最後都沒有好下場,我勸你還是放下來,否則……”

影子淡淡開口勸道,這柄刀十分危險,他身爲殺手之王有一種直覺,必須要毀掉它,否則後患無窮,光是這柄刀裏面的氣息就讓他感到駭然。

但是他的話還沒有說完,瞳孔猛地一縮,腳下猛地一跺身形爆退而去,落在兩米遠處方纔停下來,死死地盯着原本自己所站的地方。

一柄漆黑的巨刃直插地面,將地上的岩石都切開來,留下一道深深的溝壑!

“你!”王奇鷹露出怒色,自己好心勸阻但是對方不僅不聽還直接出手,要將自己置於死地,這種行爲太過分了。

然而鬼刀對此卻不以爲然,緩緩咧開嘴,黝黑的皮膚上露出兩排白牙,陰狠一笑,讓影子眉頭一皺。

“不要在鬼刀的面前說要毀掉一柄刀之類的話,更何況還是一柄名刀,否則……你會死的很慘!”龍王眼皮微擡淡淡開口,他對鬼刀十分了解,除了自己,沒有人可以在他的面前毀掉一柄他看中的刀,這就是鬼刀,嗜刀如命!

影子渾身肌肉緊繃,隨時準備動手,因爲他從這三個人身上感到了極端危險的感覺,尤其是這個看似平靜的黃金盔甲男子,體內仿若沉睡着一條巨龍!

“放心,我不會動手,你還沒有那個資格。”龍王感受到影子的敵意,嘴角露出淺笑淡淡開口。

聞言,影子頓時眉毛一豎,露出不滿之色,他身爲殺手之王竟然被人如此輕視,讓他心中怒火很盛。

虛眯着眼,影子已經開始計算如何幹掉眼前這三個人了,尤其是這個黃金盔甲的傢伙,竟然敢輕視自己,太過囂張。

至於手持鬼刀之人,他也必須殺死,然後搶回妖刀村正毀掉,這柄刀始終是自己心中的一根刺!

然而就在這時,一隻手輕輕的攔在他的身前,宋陽緩緩走出來,不着一絲痕跡,顯得風輕雲淡。

“老大……”影子一呆,握緊的雙手也緩緩放下,輕聲喊道。

“你退下吧,你不是這人的對手。”宋陽淡淡開口,目光卻從沒有離開過龍王,露出複雜之色。

“龍王,好久不見……”

“你也是,修羅……”

對方輕聲的迴應着,聲音低沉。

(本章完) “龍王,好久不見……”

“你也是,修羅……”

時隔多年,兩人見面的第一句對話便是這樣,看似平靜但是二人心裏卻彷彿少了點什麼,空落落的。

他們都是同一時間參軍被選進龍組候選人中的,經過一番激烈的搏殺方纔留了下來,而且其中出現了四個妖孽,宋陽、舞傾城、司徒冷和他!

其中以宋陽和龍王最爲優秀,也是最被上一任龍大看好的存在,只要這兩人留下來,甚至會創造出一個屬於龍組的巔峯,一個不敗的神話,可以爲華夏做太多太多的貢獻。

然而世事難料,宋陽帶着其餘兩個小妖孽偷偷離去了,這件事情震動了整個華夏的祕密組織,尤其是前任龍大更是憤怒,竟然有人在自己的手中溜走了,簡直逆天了!

最重要的是,能夠在自己手中溜走的人,何止是妖孽那麼簡單,簡直就是妖孽中的天驕,我來前途不可限量,如果能夠呆在華夏的話,龍組將會空前強大,超越自己也不是什麼不可能的事情。

前任龍大心高氣傲,自認是絕世高手,位列黑榜,而且排名十分靠前,甚至有着爭鋒前十的可能性,這已經很了不得了,龍九的實力連黑榜都差了不少。

對於一個軍事組織來說,位列黑榜的實力絕對算是超絕了,當然不是說華夏就沒有比他厲害的,相反還不少,但是那些人大多也是龍組退役出去的,在龍組任職的時候實力還不如他。

所以心高氣傲的龍大十分氣憤,當宋陽等人逃離之後,龍大將所有的怒火發泄在最後一人身上,對此,龍王沒有任何的解釋,默默地承受着,知道成了下一任龍大,第二年的時候,龍王修煉有成,以摧枯拉朽的姿態擊敗了上一任龍大,並且將他踩在腳底下羞辱!

那時候,龍王淡淡的宣佈了一件事情,從此龍組改名,名爲龍神,而自己則是龍王……

龍神組織剛剛成立的時候,新加入的那些龍組成員全都呆住了,他們已經在龍組任命一年了,但是此時卻突然改名號稱龍神,而且自己的頭還擊敗了上一任龍大,也就是他們的教官,並且狠狠羞辱。

這種叛逆的事情讓他們一時間蒙掉了,當然很快有人站出來符合,也有人反對,反對的人全部都被趕出去,只留下了支持自己的人,並且加入了新鮮血液,重新組成了九人,號稱龍神!

從此,一個關於龍王的傳說就此展開!

龍王平時非常低調,但是沒有人會懷疑他的實力,一個能夠在第二年就擊敗上一任龍大的人,成立龍神這等組織的強者,豈是泛泛之輩?

對於龍王的存在,原本華夏一些高手想過要抹殺掉他,但是龍王此人雖然叛逆,但是絕對忠於華夏,報效祖國,所以他們也就放任自由了。

所有龍神的成員都知道龍王有一個對手,這個對手十分可怕,他一直想要擊敗,但是後來此人卻銷聲匿跡了,龍王苦苦尋找了數年方纔找到,可是去到非洲大陸的時

候,聽到的全是關於那人的傳說。

不過可惜,那人已經離開了非洲大陸,銷聲匿跡了,當知道那人銷聲匿跡的原因之後,龍王竟然哭了……

那一夜,所有龍神的成員都沒有睡覺,陪伴在龍王的屋子外面,一個個都不知道該說什麼,面對龍王,他們知道的太少了。

將自己封閉在屋子裏三天時間,當他再次走出,已經套上了一身黃金盔甲,那是他在非洲大陸的戰利品!

套上黃金盔甲,龍王的氣息越發的深沉了,沒有人可以看透他到底怎麼了,但是他們卻都可以感受得到的是,龍王越來越可怕了!

花了一個月的時間龍王率領着龍神組織橫掃了非洲大陸,再次掀起一陣血雨腥風,聲勢堪比當初宋陽所造成的,震驚了整個大陸。

在非洲大陸掀起一陣狂潮之後,龍王帶着他的龍神組織離開了非洲大陸,具體去了何處就不知道了,如今再次出現 ,與宋陽相遇,宿命中的兩人終將再次交集。

想必龍王,宋陽擁有着修羅的稱號,是世間最兇的使者,以殺戮出名,並且創立了夜組,在非洲大陸橫掃一片,然後離開。

無論哪點,宋陽與龍王都要一點相似之處,哪怕是實力都非常相信,無法奈何對方,而且以兩人的高傲,唯有堂堂正正的一戰方纔能了結兩者的恩怨!

如今兩人再次碰頭,也就意味着那最終的一戰不會太遠了……

“我去過非洲大陸。”龍王緩緩開口,目光復雜,鬼刀、黑羽二人也都面色複雜,一個能被龍王尋找了半個世界的人,又怎能簡單。

“我知道。”宋陽話不多,面對曾經的夥伴,後來兩人分開,各自走上了不同的道路,選擇不同的人生,命運卻將兩人再次聯繫到一起。

如今的龍王與當初一樣,依舊沉默寡言,將什麼事都放在心裏,但是宋陽可以確定,他還是當初那個他,只是變得更加深沉了而已。

“你要帶我回去麼,還是你也跟我一樣選擇了這條路?”宋陽忽然擡起頭,微微一笑道,還記得當初自己離開的時候將龍王弄暈了,因爲他一直嚷嚷着要將自己逮捕回去。

在龍王眼中,宋陽永遠都是一個叛徒,背叛了龍組,背叛了祖國,爲了那些虛無縹緲的東西而追逐,一去不復返,將報效華夏的機會錯過,做一隻閒雲野鶴。

“你覺得我會跟你一樣做一個叛徒?”龍王冷冷開口,金色盔甲之中射出兩道精芒,目光如炬,充滿了莫測之意。

聞言,宋陽自嘲的摸了摸鼻子,苦笑道:“差點忘了你當初的誓言,既然如此,那就這樣吧,黑與白本就是對立的存在,或許有一天我們終將生死相拼!”

宋陽知道,龍王是絕對不會放過自己的,可以說以對方的性格,現在唯一的想法就是殺掉自己吧,爲了殺自己而尋遍世界!

“可以單獨談談?”忽然,龍王開口,主動要求跟宋陽單獨談談,這事非常罕見,因爲龍王眼

中只有兩種人,活人和死人,

“正有此意!”宋陽點頭,腳尖輕輕一點地面,身形頓時輕盈飄起,向着遠方掠去,龍王金色盔甲威風凜凜,猛地一跺地面,急速跟上!

當兩人離去,留在原地的四人皆是一呆,面色古怪的看着對方,他們知道自己老大的性格,竟然會說出如此莫名其妙的話,顯然不一般。

十分鐘之後,一處絕壁。

西海多山巒,而山林之中則有一處絕壁,向下俯瞰而去,深淵看不見底,充滿了神祕,甚至可能有蛟龍潛伏,十分莫測。

宋陽與龍王兩人坐在絕壁邊緣,目光眺望遠方,沉默良久,似乎爲了打開那沉重的話題而醞釀氣氛。

“宋陽,你相信宿命麼?”忽然,龍王緩緩開口,幽幽嘆了一口氣,目光復雜,如果可以選擇,他也不想與宋陽爲敵,但是命運偏偏愛開玩笑,讓他十分無奈。

聽到龍王的話,宋陽嘴角露出苦笑,幽幽道:“宿命不就是你和我麼,既然已經發生我有什麼理由不相信呢?”

“哎……一切都怪你,當初不該帶她走,否則也不會……造成今天的局面了!”龍王搖頭,他之所以跟宋陽不死不休,最主要的還是因爲一個女人,一個傳奇般的女子!

紅娘,舞傾城!

影子無形、傀儡逍遙、千里夜梟、十方孤狼、機甲鬼王、幻舞紅娘、寧惹閻王、莫遇宋陽!

當**組的七人每一個都有自己的封號,幻舞紅娘,一舞傾城!

但是誰都知道這個傳奇版的女子已經香消玉殞,否則宋陽也不會從宋閻王的封號一舉成爲血修羅,非洲大陸名符其實的殺神!

絕世紅顏,幻舞傾城,這個傳奇般的女子永遠都是那麼的耀眼,哪怕是龍王這種級別的天驕也未能倖免,被舞傾城吸引,癡迷。

然而宋陽卻將舞傾城帶走,這讓他心中不甘,爲了有一天能夠在宋陽手中將舞傾城奪回來,龍王一直十分努力,經歷了難以想象的磨難,方纔達到極高的成就!

然而,他帶領着龍神組織去到非洲大陸的時候,聽到的卻是舞傾城死去的消息,當時龍王差點昏死過去,等待了這麼多年,隱忍了這麼多年,等來的卻是一培黃土!

然而當他知道舞傾城死去的原因。整個人都快瘋掉了,自己最愛的女子哪怕是死都爲了宋陽而死,而他永遠都是陰暗角落裏的小丑!

“既然局面已經造成,不死不休就不死不休吧,雖然如今的你十分強大,但是我相信,你還留不住我!”宋陽驀然開口。

“我也不會想要留下你,因爲你好還有事情沒有做,我想……你會對這件事情感興趣的!”龍王回答。

宋陽微微詫異,笑道:“哦?你好像很確定的樣子……”

“你會的,因爲這件事……與她有關……”

龍王聲音淡淡落下,一旁的宋陽身形卻是猛地一顫,心底最柔軟的一塊仿若被撥弄了……

(本章完) 山風呼嘯,吹皺池水,松濤陣陣,夾雜着泥土的氣味,天空也一下子陰沉下來,彷彿隨時會下雨,風吹打在身上帶着涼意。

宋陽的髮絲微微拂動,五官頗爲清秀,眸子如黑色寶石一般深邃,露出淡淡的哀愁,嘴角苦澀:“關於她的消息……”

宋陽已經竭力去避開一切有關舞傾城的消息了,因爲人死不能復生,過多的眷戀只會讓自己停滯不前,永遠無法走出那片陰影。

舞傾城是宋陽心中的痛,爲了他宋陽解散了夜組,獨自離開非洲大陸回到西海,爲的就是忘掉一切,平平凡凡的過一生。

但世事難料,宋陽遇到了林萱萱,遇到了林冰,在西海藝大成名,而且與李家李悠然又產生矛盾,逼的宋陽只能再次出手。

直到後來與小七、韓麒麟再次相見,人生不知不覺又走偏了,讓他再一次與所謂的江湖恩怨扯上關係。

“不錯。與她有關,我之所以不會現在殺你也是因爲這個消息,當初你害死傾城,這筆賬我自然會找你算,但是在這之前,你需要找另一個人報仇。”龍王淡淡道,十分自負,他相信以自己現在的實力就算拼的重傷也足以將宋陽斬殺!

Views:
55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