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圍一班同學不少暗暗失望,卻也有不少女生開心,因為不管怎麼說,於倩沒有拿到那瓶三萬多的護膚霜。

林昊暗暗點頭,也沒說什麼。

原本以為這種勾心鬥角的鬧劇就到此為止了,只是沒人想到,黃慶比想象中還要執著。

「於倩同學,你這是看不起我,還是不給我面子?」

一句話,氣氛驟冷。

於倩也不是多好脾氣的人,這樣一而再再而三,她的火氣也上來了。

「隨便你怎麼想,這東西愛誰要誰要,反正我不要。」於倩冷冷道。

朱志傑眉頭一皺:「班長,過分了吧?」

寵婚襲人:席少來勢洶洶 張蕊也不悅道:「怎麼說慶哥也是一份心意,班長你就是真不想要,也不能這樣說啊!」

於倩冷笑:「那我應該怎樣說?

我應該歡天喜地的收下,然後如你們某些人心裡想的一樣,當他女朋友,上他的床?」

壓抑了半天,終於爆發了。

她這一抬頭,瞬間周圍氣弱,沒人說話。

脆愛 黃慶卻笑了,淡淡道:「如果我非要送給你呢?」

言語間不可避免就有了威脅與逼迫之意。

事到如今,這已經不是收不收的問題,這是面子問題。

堂堂市長公子,拿著珍貴的禮物,卻一而再再而三被人拒絕,傳揚出去,這讓他面子往哪擱?

於倩卻沒想那麼多。

滿腔怒火,她下意識就要罵回去,冷不丁林昊淡然道:「既然非要送,那就收了吧!」

靜!

沒想到他會開口。

更沒想到他會在這個時候說出這樣的話。

一時間,不少人都獃滯了。

王學滿臉錯愕,李峰感覺心裡被戳了一刀,於倩只是單純不敢相信。

短暫的安靜過後,她疑惑道:「你讓我收?」

並沒有生氣。

那意思,似乎林昊讓她收她就真的會收了。

林昊點頭,手拿到桌面以下,再拿上來,已經多了幾捆錢。

於倩眼前一亮,頓時明白了。

「你的意思是,我拿他的護膚霜,然後給他錢是嗎?」

「好吧,這錢算我問你借的,放心,以後一定還你!」

話語間,四紮百元大鈔拿在手裡。

還沒等她開口,黃慶陰著臉道:「我送你生日禮物,你卻要給錢,是看不起我嗎?」

於倩搖頭,「這不是看不看得起的問題,而是的的確確,這麼貴重的東西我不能白拿。」

有錢在手,底氣還是充足了許多。

現在還是比較主動,如果執意要讓她拿,那麼她給錢,她不欠他什麼。

如果他就此罷手,那也正好,她更不欠他什麼。

黃慶沒出聲。

但是個人就知道,他現在就是一座活火山,隨時可能爆發。

事實也的確,閉上眼,再睜開,根本不理於倩,他冷冷看著林昊。

林昊神色淡然:「看我做什麼?」

黃慶冷冷道:「一而再再而三,你知道激怒我的後果么?」

「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林昊搖頭。

砰!

忍無可忍,黃慶當場擺桌而起。

同一時間,朱志傑關飛等人大怒。

「放肆!」

「怎麼說話的?」

「還不給慶少道歉?」

「以為有幾個錢了不起了,信不信我分分鐘讓你去坐牢?」

「……」

不少人站了起來,面色憤慨,拍案不絕。

林昊眉頭大皺:「你們到底是來逞威風的還是來給人慶祝生日的?」

「我就是來逞威風的,你待如何?」黃慶冷笑。

語落,大廳門打開,一行人走了進來。

黃慶回頭,還沒來得及說話,「啪」的一巴掌扇在臉上,火辣辣的疼。

「爸……」

剛開口,啪,又是一巴掌。

為首中年男子冷冷道:「別叫我爸,你是我爸!!」

靜。

敢打黃慶,還能讓黃慶叫一聲「爸」,這男人的身份已經呼之欲出了。

這時根本沒人敢說話。

黃市長顯然極度憤怒,眼都紅了。

看著還怔在那裡的黃慶,強忍著一腳踹上去的衝動,他吼道:「還愣著幹什麼,還不給我滾回去?」

到底沒敢頂嘴,黃慶捂著臉出去了,臨走前卻還不忘狠狠瞪林昊一眼。

黃市長深吸一口氣,目光又轉向關飛,冷冷道:「無知者無畏,知道這裡什麼地方嗎?

出去自己告訴你爸,說你在御廚園鬧事了,要不要親自來一趟讓他看著辦!」 火氣十足。

關飛也不是純粹的傻子,感覺事態嚴重,也顧不得什麼面子不面子,迅速離開。

黃市長卻沒有走。

深吸一口氣,換上一副笑臉,他道:「抱歉,黃慶太沒教養,給大家添麻煩了。

是了,聽說今天這裡有兩位小壽星,不知是哪兩位?」

很和藹的樣子。

張蕊有些興奮,很開心道:「黃市長好,我叫張蕊,今天我生日。」

於倩也起身問好,順便介紹了一下自己,只是沒有那麼熱情。

黃市長點了點頭,贊了幾句,說話閑聊的時候,目光也一一在一班學生身上打量。

也沒太久,四五分鐘后,他笑道:「不打攪你們慶祝了。

為表歉意,我私人訂了兩份生日蛋糕,最後,祝兩位同學生日快樂。」

說罷,人群目送下,他帶人離去。

大廳里迅速安靜下來!

變故太大,來得太突然,一時間讓人有些消化不了。

這個時候,幾乎所有人的思緒都是混亂的。

便是朱志傑張蕊等人,這個時候都顧不得找麻煩,表現得很沉默。

直到門再次推開,一個個身著大紅色靚麗旗袍的美女服務員托著盤子進來。

「哇——」

「哦——」

「啊——」

震驚。

喉嚨顫抖。

口水橫流。

一盤盤菜式上桌,人美、器美、菜更美。

便是那撲鼻的芬芳,便是那完美得無可挑剔的造型,一時間,此前所有的一切都從心底抹去,這個時候,一群人根本不會說話,只會下意識發出單音節的讚歎。

好長一段時間過去,有同學回神,讚歎道:「這些,這些真是給我們吃的嗎?」

「好香啊,聞著就感覺要飄起來了,難怪說御廚園獨一無二,真的很厲害呢!」又一女生道。

二人之後,很快場面熱鬧起來。

「太美了,跟藝術品一樣,看著都不捨得吃呢!」

「先吃什麼呢,感覺根本沒法選擇啊!」

「難怪來這裡吃飯的達官貴人這麼多,副班長,定這一桌費了不小的勁吧?」

「副班,這樣一桌多少錢,說給我們聽聽唄?」

「……」

讚歎不絕。

張蕊也沒忍住,當場送了朱志傑一個香吻,道:「老公,你對我太好了,好幸福哦!」

朱志傑面色卻有些僵硬。

眼見有人已經忍不住動筷子,他趕忙道:「等等——」

靜!

全都愣住!

一群人錯愕的看過來,他也顧不上,只問身後女服務員道:「這個,這個是不是搞錯了?」

面色漲紅。

額頭冒汗。

美女服務員笑道:「沒有呢,先生應該相信我們御廚園,我們御廚園絕對不會出現上錯菜這種低級失誤的。」

說得好自信。

可朱志傑好心虛。

點了什麼菜沒點什麼菜,他心裡再清楚不過了。

就算御廚園特別,那也不至於一樣都跟他心目中的菜譜對不上吧?

要說眼前這一桌,不是不好,而是好得有點過分了。

他也是富家子弟,他也是見過場面的。

他不知道這一桌價值幾何,但絕對不是簡單幾萬塊能搞定的,這一點他無比確信。

可是他記得他點的很普通,加起來都不超過一萬塊。

想著,考慮到面子,他也沒急著否認,而是問服務員小姐道:「我能問問這一桌多少錢嗎?」

表現得十分鎮定,可話說出來還是多多少少有些尷尬。

服務員倒沒覺得有什麼,聞言笑道:「具體我也不清楚。

不過這裡好些都是特供菜,根本不往外賣的,而且使用的材料都很特殊。

所以,應該要兩百萬吧,我的意思是,至少兩百萬,實際上可能更貴,四百萬五百萬,又或者根本有錢都買不到……」

咚!

身子一軟,朱志傑直接鑽桌子底下去了。

張蕊愣在當場。

高曉軍、高毅、龔強,一個個全都傻眼。

那些伸筷子的同學,那些興高采烈的女生,此刻一個個呆若木雞。

獨獨林昊。

Views:
42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