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銘開車回家。

到家后,立刻聚齊家中眾人,把他在縣城購買別墅用於臨時居住,打算重修房子的想法講了出來。

這個事情得到家中眾人的支持。

顧家,還是上個世紀用石頭堆成的石頭房,異常簡陋,在古桐村,絕對屬於住房條件差的那一類,有錢的人家早就蓋上了二層小洋樓。

以前,顧家拿不出錢來修房子,只能眼巴巴的看著別人家修。

如今,顧銘拿得出錢,自然要把房子修一下,不說修得多漂亮,至少也要跟顧家現在的財力相匹配。

這個事情,顧銘交給了他哥顧傑去做,預算在一千萬,全部都是建築費用,豪得一塌糊塗。 搬家的事情提上日程,不過不著急,慢慢來,反正建房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準備工作還有很多,這些都需要顧傑慢慢去完成。

至於顧銘,當然是抓住回家這寶貴的時間,在家陪母親。

畢竟,他很快就要離開,能多陪一會算一會。

與此同時,榮城醫院,謝文殊正在接受檢查。

然後,沒有然後了,因為榮城醫院的醫生也不知道謝文殊這是啥情況。

這能行?

這顯然不行,醫院立馬召集專家會診,結果,沒有一個專家能夠說清楚謝文殊這是怎麼回事。

做爹心虛 最後,還是一名老中醫提議,請榮城鼎鼎大名的莫神醫前來診斷。

憑藉謝家在蜀省的地位,普通人難以企及的莫神醫很輕鬆就被請到醫院來了。

走的也快,號完脈就走了,臨走時給謝家人丟下一句話,「準備後事吧!謝小姐這病無葯可治,三年必亡。」

重生之嫡子心計 「什麼?」

嘩聲一片!!

這個消息不止在醫院和謝家引起軒然大波,整個榮城的上流社會都轟動。

謝家千金謝文殊,居然患上不治之症,這……

幸災樂禍者有,搖頭嘆息者有,落井下石的人那就更多了。

沒有人會去巴結一個命不久矣的人,更沒有人會去娶一個命不久矣的女人回家。

謝家收到了榮城另外一大家史家的退婚書。

終於擺脫了婚約,終於得到了想要的自由,可謝文殊發現她居然一點都高興不起來。

「三年嗎?」

謝文殊站在醫院陽台上,看著遠處絢麗的燈火,眼神中流露出濃濃的不舍。

愛就對了 她知道自己會死,但是她沒有想過,她會這麼快的死去,老天跟她開了一個天大的玩笑。

可是,莫神醫都說了她這病無藥可救,試問世上還有誰能救她?顧銘行嗎?她在心裡打了一個大大的問號。

這時,她想起了那天晚上顧銘給她治病時候說過的話。

當時,顧銘告訴她,行不行,試過以後才知道。

她已經別無選擇了,必須試。

打定主意,謝文殊撥通顧銘的電話。

很快,電話接通,簡單的寒暄后,謝文殊道明來意,詢問顧銘什麼時候有空,她過來按摩治療。

「不用過來,我過兩天正好要出去,到時我會路過榮城,你在榮城等我就行了。」

「好,我在這裡等你。」

兩天一晃而過。

這兩天,顧銘哪裡都沒有去,就在家裡陪老娘,盡為人子的孝心。

當然,晚上難免開小差,偷摸摸開車去縣城跟崔婷婷約會。

對此,劉柔是非常不滿意的,因為有一天晚上,她偷偷摸摸溜進顧銘卧室,發現顧銘不在,白跑了一趟。

可惜,這些顧銘不知道,就算知道,他晚上也照樣會去縣城約會崔婷婷。

劉柔隨時可以吃,但是崔婷婷只有這幾天,該吃誰,一目了然。

最後一個晚上,顧銘哪裡都沒有去,在家陪家中眾人看電視,順便把他明天離開的事情講了出來。

氣氛有些低沉。

其實,他們心裡是知道的,顧銘遲早要走,也做好了顧銘再次出門打拚的準備。

可是,當得知這個消息的時候,他們免不了傷感。

特別是顧傑。

作為大哥,他本來應該成為這個家庭的頂樑柱,可結果呢?他什麼都得依靠顧銘。

愧疚啊!可他真幫不上什麼忙,唯有做他力所能及的事情。

他承諾道:「銘子,你放心,你出去以後,我在家肯定把媽照顧好,不會讓她老人家遭一點罪。」

劉嬌也是承諾道:「銘子,你放心,在家我會好好孝順婆婆,在外面,柔柔就拜託你了。」

同時,劉嬌還叮囑還在顧家的劉柔說:「柔柔,以後在外面,你一定要聽顧銘的話,別給顧銘添亂,知道嗎?」

劉柔鄭重道:「姐,你放心,我不會給顧銘添亂的,我會認真完成他交代的每一項工作。」

「生活上也得關心。」

「知道。」

劉柔想哭,她這哪是助理,分明就是顧銘的保姆,還是全方位替顧銘服務的保姆。

沒辦法,誰讓顧銘是她唯一的指望呢,她認!!

最後,就是崔月英了,說得也是最多的,老生常談,都是日常生活上的瑣事。

她不求顧銘在外面賺多少多少錢,她只求顧銘在外面平平安安。

夜漸漸深了,眾人這才依依不捨的道別睡覺,劉柔給了顧銘一個意味深長的眼神。

「這是?」

顧銘正在思考劉柔這是讓他不要關門還是什麼的時候,劉柔說:「姐,你先睡,我去燒水洗個澡。」

「去吧!!」

劉柔出去,去廚房燒水。

顧銘不急,這不是能幹的地,保不準就有人進來。

洗澡的時候才是,沒有人會去廁所打擾劉柔洗澡的。

先回房間,覺得時間差不多了,他這才出去。

剛出門,就看到劉柔提著裝有熱水的水桶往廁所走。

他立刻上前,接過劉柔手中水桶,劉柔嫵媚一笑,輕聲說:「我還以為你不懂我的意思呢。」

「這肯定懂啊!我們快進去吧!時間不多。」

「嗯!!」

兩人進去,關上門后,迫不及待的摟在一起啃了起來,迫不及待的脫著對方的衣服。

都是猴急的人啊!這搞在一起,速度能不快嗎?

不到三十秒,兩人就開始愉快的玩耍起來。

在家人的眼皮子底下幹事,刺激程度有多高就別提了,反正兩人是熱情高漲,興奮不已。

苦了劉柔。

她多想大聲的歌唱起來,卻不敢發出一點聲音來,比之那天在山上還要憋屈。

顧銘也憋屈,因為時間不能太長,壓根不足以讓他盡興。

但,該出去的時候還是要出去,否則跟劉柔一起睡覺的劉嬌就會發現端疑的。

他們雖然喜歡這份刺激,但被家人發現了,那就不叫刺激,那叫作死。

但儘管如此,這短暫的交鋒也給這個夜晚畫上了完美的句話,也讓離別前的夜晚充滿了回憶。

千億追妻,醫生老婆太高冷 第二天一大早,顧家眾人起床,吃過早飯後,顧傑立刻開車送劉柔回家取東西。

其實顧銘覺得不用,因為現在劉柔穿的衣服很多都不適合在外面上班穿,買新的勢在必然。

但,總要回去一趟,總要給家人道別一下,哪有這樣一聲不響就離開的道理。

至於他,也沒有閑著,再次上山給祖墳進香。

同時,他也在規劃後面這一大片荒山,思考如何種植樹木才能更好的保護這一片風水寶地。 一點一點用慧眼觀察,一點一點的畫圖,等到顧傑開車回來的時候,差不多也就弄好了。

劉柔的母親張翠花也來了,一個勁的說著麻煩顧銘之類的話。

顧銘笑著說:「張姨,你這就見外了,一家人嘛,能照顧的我肯定照顧。」

張翠花露出滿意的微笑,暗道劉嬌這個女兒沒有嫁虧,否則上哪去找這麼好的事情。

她渾然忘記,當初劉嬌和顧傑結婚的時候她是多麼反對。

也虧得劉嬌沒有劉柔長相這麼出眾,要是劉嬌跟劉柔一樣千嬌百媚,她指定以死相逼,不會把劉嬌嫁給顧傑這個窮光蛋。

不過,那些都是陳年往事,現在提這些沒有意義,更何況,嫁入顧家的是劉嬌,又不是她張翠花。

張翠花進屋找親家崔月英聊天,顧銘把目光投向再次回來的劉柔。

此時,劉柔換上了一條橘黃色仙女裙,裙擺剛到膝蓋,露出她雪白迷人的小腿,玉足上,依然是一雙白色運動鞋。

見無人關注他們,他上前捏了劉柔翹臀一把,然後問:「你~媽有懷疑嗎?」

「沒!!」劉柔一邊回道,一邊東張西望,警惕性十足。

見此,顧銘忍不住干出更加過份的事情,把手……

劉柔嬌~軀一怔,沒有想到顧銘膽子這麼大,在院子裡面都敢這樣輕~薄她,這要是有人過來,還不得被看到啊!!

「不要!!」她輕聲拒絕道。

「不喜歡嗎?」

「喜歡,但不是現在,出去我給你。」

顧銘心想,出去能給他的女人不要太多,劉柔嘛,偶爾換換胃口就行了。

但是,他還是把魔爪放了下來,因為他哥顧傑過來了。

顧銘裝摸作樣的叮囑了劉柔幾句后,走向顧傑,至於劉柔,則是走向廁所,她需要清潔一下個人衛生。

「哥!!」

顧銘招呼一聲后,把圖紙拿了出來,遞給顧傑並說:「這是我畫的規劃圖,你按照圖紙,把後山歸整一下。」

顧傑接過圖紙,看了一眼,沒有問那麼多,痛快說:「銘子,你放心,我會按照你說的去做的。」

「嗯!!」

顧銘點頭,接著囑咐,說:「哥,以後我不在家,要是你遇到麻煩,可以去大石鎮找石虎。此人頗有手段,一般麻煩他會替你處理妥當,如果遇到石虎也處理不了的麻煩,你別瞞著我,要第一時間給我打電話,明白嗎?」

這是他出門最擔心的事情,得不到顧傑的保證,他不安心。

經歷了黃二狗的事情,顧傑也是明白,如今的顧家容易招惹是非。

而他,能力有限,稍不注意還會落入別人的陷阱中,確實需要顧銘幫助。

他立馬保證道:「銘子,你放心,真要遇到麻煩,我會第一時間給你打電話的。」

「這最好不過。」

顧銘鬆了一口氣,不再杞人憂天,進屋給眾人告別。

與此同時,顧銘要走的消息也在古桐村傳開,不少村民聞訊趕來相送。

顧家又一次熱鬧起來。

顧銘適時把顧家建設荒山和修建住房需要大量人手的事情講出來,令村民心動不已,迫不及待打聽起具體情況來。

有問多少錢一天的,有問什麼時候開始的,還有婦女問女人要不要。

顧銘沒有詳說,把事情全部交給顧傑,他只說了一句話,不會虧待任何一位幫顧家做事的人。

至於如何一個不會虧待法,這也需要顧傑去考慮,適當提高一點工錢很有必要。

顧家不差這點錢,沒有必要苛待鄉親。

熱鬧的上午過去,吃過送別的午餐,眾人依依惜別,顧傑開車送顧銘和劉柔前往平安縣。

車上,顧銘坐在後座,跟劉柔坐在一起,理由是劉柔狀態有些不好,需要他用氣功按摩一下,否則這一路很受罪。

事實呢?事實上被顧銘按摩過以後,劉柔更加難受,俏臉上一片緋紅,身子里也跟有螞蟻再爬一樣。

她好想要,可顧傑在前面開車,顧銘不能給她,她唯一能夠做的事情就是趴在顧銘耳邊,大罵顧銘是壞蛋,喜歡折磨她。

顧銘發出得意的笑聲。

其實他不想這樣的,但想著等會接到袁梓菱就沒有機會欺負劉柔了,所以這才把握住現在這難得的時間點。

與此同時,平安縣也在上演一出離別依依不捨的戲碼,袁梓菱的父母依依不捨的送袁梓菱出門。

Views:
46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