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青蛇第二場由來自德雲社的蕭霄取勝,諸葛青身上披著一件西服外套微笑進場。

比賽還沒開始,另外三人就很有默契地對諸葛青形成了包圍趨勢。

「來吧,打到了我,你們三個才能安心的比賽!還等什麼呢?」,諸葛青面對三人的圍夾,氣定神閑地說道。

那三人也毫不含糊,使出畢生所學合力圍攻諸葛青,可諸葛青似乎能夠預料到他們的攻擊軌跡,早在他們的攻擊到達之前就已經做好了閃避動作,三人本來在合力圍攻諸葛青,卻在諸葛青的引導下成了互相攻擊,最後圍攻諸葛青的三人反而被自己的力量給打敗了。

看台上的觀眾都滿頭霧水,想不明白諸葛青究竟如何做到的。

李長青曾經用樹木在鍾南山上小木屋外布置了一套九宮八卦陣,但凡進入樹林中的人對方向都會產生感官偏差,而諸葛青就是利用類似的手段,讓圍攻他的人攻擊發生了偏移。

「諸葛武侯的傳人對奇門遁甲果然頗有研究!」

李長青暗自點頭,這天下很大,他以前所見的實在太少了。

第三場武當王也同樣取得了勝利,但都使用的武當本門的招式,沒有什麼出奇之處,即便贏了比賽關注的人仍然很少。

第四場來自西部賈家村的賈正亮也吸引了大量的關注,西部賈家村在數百年前就有修鍊奔流掌以及御物術的傳統,雖然賈正亮在方士異人界籍籍無名,但他哥哥賈正瑜頗有名氣,曾經當任天下集團的客卿,只是後來被馮寶寶用高跟鞋砸暈身敗名裂才躲回賈家村的。

比賽開始,賈正亮接著老媽打來的電話:「啊!對啊!我現在在場上嘛!媽,沒事啦,你不用擔心我!」

「喂!你還打不打啊!」

一位握著木棍的青年見賈正亮一直在打電話,不耐煩地嚷嚷道。

賈正亮卻沒有理會,那拿著木棍的青年覺得自己被輕視了,手中的木棍在空中舞出一道花,徑直奔向賈正亮。

「媽,您放心好啦!這不是胡亂大都的私人場合,大家都是有分寸的人!」

賈正亮繼續跟老媽聊著電話,隨手從口袋裡甩一把柳葉狀的飛刀,飛刀快如閃電劃破長空,直接就吧那人手中的棍子給斬斷了。

「兩位老兄先停手,咱們先解決這危急!」

柳葉飛刀如影隨形地跟著那位拿著棍子的青年,那位拿著棍子的青年只能打起十二分精神防禦著,卻讓人捉襟見肘,時不時被柳葉飛刀在身上劃出一道傷口,只好向另外兩位纏鬥在一起的人求助。

「竟然有御物使用者!」

「使棍的別慌,咱們三人先合力放到他!」,

另外那兩位見賈正亮竟然能駕馭柳葉飛刀,也都很自覺的停手,把矛頭都指向了賈正亮。

「誒呀,我知道了老媽!我早就說過,就我哥那個德行,遲早要摔跟頭!不過你說他要被那位名宿吊打也就罷了,可他卻被哪嘟通一位二十多歲的小姑娘那高跟鞋暴打,這就有點扯了!」

賈正亮任然在跟老媽通著電話,只是又從兜里甩出兩把柳葉飛刀。

「三把柳葉飛刀!」

「怎麼會?大名鼎鼎的賈正瑜也才能操控三把柳葉飛刀而已,他才多大年紀就能操控三把柳葉飛刀?」

「遇到這種變態對手太倒霉了,聚在一起容易被他攻擊,大家分開從三面進攻,增加他御物的難度!」

三人見賈正亮使出了三把柳葉飛刀,心中大驚,趕緊散開。

「您別瞎猜,我真地只是為了那個暴打我哥的姑娘可能出現在羅天大醮才來的,真地不是不想和你介紹的村長家的姑娘處對象來跑出來的!」

賈正亮說著,再次甩出三把柳葉飛刀,同時御使六把柳葉飛刀。

那三人本來想圍攻賈正亮,卻被賈正亮御使的六把柳葉飛刀叼專的角度打得遍體鱗傷。

「停停停……「,「認輸,我們認輸」,只好喊停認輸。

「這個賈正亮太讓人意外了,竟然能御使六把柳葉飛刀!」

「無論數量還是緊密度都遠超賈正瑜,原來賈家村的真正高手是他!」

專門收集選手信息的胖子藏龍也看得驚訝不已,賈正亮的厲害大大出乎他的預期了。

所有比賽都結束后,有三十二位年輕的方士異人從選拔賽中脫穎而出,優勝者聚集在一起重新進行第二輪抽籤。

張楚嵐抽到了的字條上寫著單士童,馮寶寶抽到了王也,而李長青恰好抽到了賈正亮!

賈正亮在來的路上也看到了李長青讓鳥雀搭橋的那一幕,柳葉飛刀下一切都是花架子,他有足夠的信心戰勝一切對手,所以他根本就沒看李長青,而是直接走到馮寶寶面前,對馮寶寶說道:「這場你一定要贏,因為你只能輸給我!」 時間已經比較晚,三十二位優勝者的比賽將在第二天舉行。

張靈玉負責安排眾人的住宿,此時正和顏悅色地和李長青交談著,張楚嵐湊過來跟張靈玉打招呼:「哎喲,小師叔,今天的比賽還是那麼犀利!」

「不要恬不知恥了,張楚嵐,誰是你的師叔!」,張靈玉皺著眉,冷冷地說道,跟對其他人完全是兩種狀態。

兩位叫興業、極雲的道長負責帶李長青、張楚嵐、馮寶寶等人去住的地方,路上張楚嵐非常苦悶地對那位帶路的道長說道:「二位,我就非常奇怪了!你們這位張靈玉小師叔到底是哪看我不順眼了?我就這麼招他煩?之前第一次見他還以為他就這臭脾氣,現在看他對李老師還有其他人都挺好的,他怎麼就偏偏針對我呢?」

「誒,我也挺納悶的,小師叔平時在山上待人都挺和氣的,難道是看老天師對楚嵐特別關照,所以小師叔心裡不爽?」

興業道長長得肥頭大耳滿臉福相,捏著自己的雙下巴作思索狀說道。

「呸!小師叔是那種小肚雞腸的人么?楚嵐不明就裡也就罷了,你怎麼也跟著想岔道了!」

極雲道長瞪著一雙綠豆眼,鼓起兩撇小八字鬍反駁道。

「這麼說,極雲道長你知道原因咯?」,張楚嵐抓住極雲的話逼問道。

「少來了,極雲!我受不了別人說話說半截,反正今天楚嵐問了,你不說清楚我跟你沒完!」

肥頭大耳的興業道長阻擋不住自己的八卦之心,甚至比張楚嵐更想知道事情的真相。

「得得得!我跟你們說,但你們打死也不能傳出去是我告訴你們的!」,極雲道長被興業纏得有點煩,只好無奈地說道。

「知道了極雲道長,我們的嘴最嚴了!」,馮寶寶搶先說道。

「嗯!」,李長青也一本正經點點頭。

「小師叔對你冷言冷語,並不是因為討厭你,而是因為嫉妒……」,極雲還沒說完,興業就插嘴道:「你看你看! 律婚不將就 我說對了吧!老天師對一個外人特別關照,小師叔嫉妒了!」

「你對個屁啊!」,極雲朝興業唾了下,然後對張楚嵐說道:「不是興業說的那樣,而是和雷法有關!」

「雷法?嫉妒我的雷法?他也會啊,而且比我強很多!」,張楚嵐不解地問道。

「但你記得小師叔雷法和你的差別么?」

「哦哦!對了!他的好像是黑色的!」

「那叫做『陰五雷』,天師有傳授弟子雷法的權利,但只能傳授半部,完整的五雷正法必須是那人繼承天師的時候才能習得!那半部雷法的修行要求極為苛刻,其中之一就是修行者必須是完璧之身,可是資質奇佳的未必都是處子啊!所以前輩們改了那半部雷法,讓破身的人也可以修鍊,而你所用的是完全沒有被修改的『陽五雷』,小師叔用的則是『陰五雷』,,這也正是小師叔羨慕你的地方!「

李長青聽完極雲的描述,對自己的《陰陽太極神雷》有了更深層次的了解,《陰陽太極神雷》剛柔並濟,修鍊起來也沒有那麼多要求,在某種程度上來說,比天師府的五雷正法更加寶貴。

夜半,張楚嵐在房間里睡得正香,窗戶被人從外面打開,張楚嵐從睡夢中驚醒,竟然看見了馮寶寶,驚訝的說道:」寶兒姐,大半夜的,你怎麼了跑到男人睡覺的地方來了?」

「少廢話,跟我走!」,馮寶寶催促道。

「寶兒姐,我們這是去哪?」

「白天聽風星潼說你那個對手單士童是個硬茬子,我認為你下場比賽有失敗的可能,所以我索性就給你吧風險消除了,你看……」

「寶兒姐,你改不會要把他埋了吧……」

張楚嵐跟著馮寶寶來到一片人跡罕至的密林中,看到單士童被五花大綁的扔在地上,邊上丟著一把鐵鍬,無語地說道。

「我夜裡逛了,這裡沒人,一會兒我們把他埋在這裡,把腦袋弄出來,不會弄出人命,回頭我們偷偷給他餵食就行!」

馮寶寶如小雞啄米般點點頭,對自己機智的行為頗為驕傲。

「你那偷來的鐵鍬?你到底多愛埋人?要是他把咱們告發了怎麼?咱直接就地滾蛋!」

「沒事,他告咱們,咱們不承認,放他之前把他洗白了,他就沒證據!」

……

第二天,比賽分佈在四個場地,中間區域掛著四個大屏幕,對每場比賽進行實況轉播。

李長青與賈正亮的比賽就在第一批進行,由於賈正亮昨天御使了六把柳葉飛刀,實力震驚眾人,所以來到現場來觀看賈正亮比賽的人非常多。

「李老師,加油!李老師,必定贏!」

比賽還沒開始,選手剛入門,張楚嵐就在看台用雙手當做喇叭朝李長青喊道。

「那個人是張楚嵐的老師?到底是什麼樣的老師才能教出這麼厚顏無恥的人?」

「傳聞他還是儒道傳人,沒想到居然有張楚嵐這樣的學生,禮義廉恥都不知道哪裡去了!」

「昨天那個人不知道使用了什麼手段,讓津港衛小桃園直接認輸,希望今天賈正亮可以好好教訓這對不要臉的師生!」

張楚嵐昨天的行為引得人神共憤,那些人就開始在帶李長青的節奏,把李長青跟張楚嵐綁捆綁在道德的恥辱柱上。

「特么,我就給他講過幾天課而已。。。」

李長青自問得到系統後行事無暇,難道要抹上張楚嵐這個黑點么……

「我見識過你的能力,你認輸吧!」,比賽正式開始后,賈正亮把手插在兜里,神色平淡地對李長青說道。

「不試試又怎麼知道呢?」,李長青亦只是很隨意地站在那裡。

總裁的貼身下堂妻 「那就早點結束吧!」

賈正亮一瞬間直接甩出六把柳葉飛刀,從前後左右上下無死角地斬向李長青。

柳葉飛刀的速度極快,普通人都難以用肉眼看清,看台上的觀眾距離那六把柳葉飛刀有幾十米的距離,仍然能感受到那六把柳葉飛刀的可怕。

「不會吧,難道李老師就要這麼結束了?」,張楚嵐不禁為李長青捏了一把汗。 六把柳葉飛刀彷彿遁入了風中般難以捉摸,可在距李長青約一米的時突然停滯在半空中。

「怎麼回事?難道賈正亮在等李長青認輸?」

絕大部分站在看台上的觀眾都不明所以,以為賈正亮在給李長青一個認輸的機會,但老天師以及十佬中的其他幾位卻動容了,驚嘆道:「竟然是防禦型法器!」

「這年頭煉器士非常罕見,擁有法器的人非常少,沒想到會有防禦型法器出現在羅天大醮上!」

十佬中的陸瑾雖然滿頭白髮,卻穿著一身西裝襯衫,筆直地站在看台上,兩眼微亮地盯著李長青。

「來參加羅天大醮的選手都在三十歲以下,按他這個年紀能煉製普通的攻擊性法器就算天才人物了,而防禦型的法器煉製難度更大,必定是他師傅傳給他的!」,身材臃腫滿臉老人斑的王藹推測道。

「煉器士本來就稀少,又個個性格古怪,基本上就隱居著專研自己的東西,最近就全性有個叫苑陶的煉器士比較活躍,莫非他和全性妖人有關?」

呂慈同王藹一樣都是十佬中的成員,臉上有一道猙獰的傷疤陰險地猜測道。

「等比賽結束把他叫來用明魂術問問不就知道了!」

王藹的家傳絕學明魂術可以辨別一個人說話的真假,又垂涎煉器術就故意提議道。

「這次龍虎山上有這麼大的動靜,以全性妖人唯恐天下不亂的性子必定會來搗亂,不管怎麼說,只要他有可疑性,的確應該好好查查!但只要有我陸瑾在,就不允許有人搞小動作!」

陸瑾人稱『一生無暇』,為人鐵面無私,他跟呂慈、王藹打了半個多世紀的交道,又怎麼不清楚王藹、呂慈的意圖,正氣凜然地說道。

比賽場上,賈正亮明顯感受到一股無形的力量阻擋住了他的六把柳葉飛刀,李長青依舊背著手站在那裡,左手手掌里握著他自己煉製的九龍炫紋中的螭吻珠。

李長青泥宮丸的學海中浩然正氣早就達到了一個臨界點,只差一個在學海建立『文宮』的契機,就將每天讀書產生的大量浩然正氣儲存在螭吻珠中,激發后就會產生一個無形的能量防禦罩,所以賈正亮的六把柳葉飛刀才好像停滯在空中一樣。

賈正亮見第一波攻擊沒有湊效,又立即甩出三把柳葉飛刀,一共九把柳葉飛刀帶著絲絲破風聲,如暴風驟雨般落在李長青的能量防護罩上。

柳葉飛刀每落在螭吻珠的能量防禦罩上,就會消耗部分儲存在螭吻珠中的浩然正氣,面對賈正亮聲勢浩大的攻擊,李長青淡定地計算著螭吻珠中能量的消耗速度,預測按照賈正亮目前的進攻力度能夠堅持多久。

「不知道你用的何種手段,但不得不說,你很不錯!本來是打算留著對付馮寶寶的,現在看來只能提前暴露出來了!」

賈正亮說著再次從兜里甩出三把柳葉飛刀,十二把柳葉飛刀在空中狂舞,像銀蛇刺亮夜空煌煌如有天威。

「九把柳葉飛刀都不是極限!賈正瑜只能操控三把柳葉飛刀,而他恐怖地達到了十二把柳葉飛刀!」

「西部賈家村有如此年輕的天才人物取在羅天大醮前沒有半點名氣,要不是上一場使出了六把柳葉飛刀,大家都以為他是沒有修鍊御物術的天賦才默默無名呢,誰想到他竟然是遠超賈正瑜的天才!」

「那個李長青也有點門道,就是沒太看懂他究竟是如何做到的,不過在十二把柳葉飛刀的絕對實力面前,一切都是虛妄吧!」

因為在當世煉器士實在是太少見了,只有那些老一輩中的頂尖人物才看出李長青使用的防禦手段,那些年輕的方士異人都特別迷糊,但他們卻很清楚地看到了賈正亮祭出了十二把柳葉飛刀,上一場輸給賈正亮的那三人看到賈正亮祭出了十二把柳葉飛刀,覺得自己上一場輸得一點都不冤枉,以賈正亮目前展現出來的實力來看,完全能夠與張靈玉、諸葛青這樣的年輕一輩翹楚爭鋒,很自然地更加看好賈正亮。

「去!」

賈正亮全神貫注地操控十二把柳葉飛刀,編織出一張刀網在蠶食李長青螭吻珠的能量防禦罩。

「你攻擊了這麼久,換我試試!」

李長青第一次在實戰中使用螭吻珠,所以才站在讓賈正亮攻擊,就是想測試下螭吻珠的性能,現在他已經完全摸清楚了,將右手搭在左手手臂的『暴雨梨花』上。

『暴雨梨花』源於墨家的《公輸》,李長青在煉製九龍玄紋珠的時候,用一些邊角料製作出了『暴雨梨花』,暴雨梨花的射程沒有諸葛連弩遠,但攻擊範圍非常大,相對於諸葛連弩來說更難躲避。

賈正亮把精神力都放在十二把柳葉飛刀上,進攻有餘而防禦不足。

李長青調節好暴雨梨花的力道,按下暴雨梨花的觸發裝置,海量的鐵花從匣子里噴射而出,鋪天蓋地像一陣毀滅風暴刮席捲向賈正亮。

賈正亮反應極快,第一時間調回十二把柳葉飛刀,分佈在自身周圍,雖然防禦住後面的小部分暴雨梨花,但已經有大量的暴雨梨花打在賈正亮的身上!

「好厲害的暗器!不過在這種比賽場合使用暗器……」

「那怪他前面站在那裡不動任由賈正亮攻擊,原來是想讓賈正亮掉以輕心,然後給賈正亮雷霆一擊!」

「不愧是『不搖碧蓮』張楚嵐的老師,這手段心機如出一轍,跟張楚嵐是一丘之貉!」

突如其來的轉變讓觀眾們大吃一驚,一些鍵盤俠陰謀論者就開始自以為是地分析張楚嵐的策略。

賈正亮本以為自己最少要血肉開花,沒想到只是衣服碎了,身上僅僅是紅腫發紫,方士異人的血氣旺盛,這對方士異人來說根本算不上什麼傷,用不了多久自己就會好!

「不對!這個是機關術,跟普通的煉器士還有些區別!莫非他來自九流聯盟中的墨家?」

陸瑾發現他活了將近一個世紀的人,居然看不透這位不到三十歲的年輕人,不由皺著眉說道。 「嗯,確實是機關術!機關術因為自身結構精密,無需用真氣觸發就能使用,一旦普及會產生比煉器士更大的影響,甚至產生難以控制的後果!所以一直在遭到打壓,不過九流聯盟中的墨家虛有其表,就只剩下幾隻小魚小蝦,怎可能有人製造出暴雨梨花這種失傳已久的機關呢?」

十佬中的風正豪帶著一副眼鏡,瞧著場上的李長青思索道。

「嘿嘿,那個年輕人在進山的時候還用讀書聲引來鳥雀搭橋,又懂得墨家的機關術,儒墨當年可都是顯學,歷經千年還能傳承點東西下來也不奇怪!」

王藹看似在為李長青辯解,一雙綠豆眼裡卻掩蓋不住的貪婪。

場上賈正亮雖然沒有受到實質性的傷害,但明白李長青對他手下留情了,直接扭頭就走。

「賈正亮,你還打不打啊!」,主持比賽的裁判道士喊道。

「不打了!我已經輸了,哎,剛買的新衣服還沒穿幾天呢,就碎了!」,賈正亮頭也不回地揮揮手。

「賈正亮對戰李長青,勝者,李長青!」,主持比賽的裁判宣布了比賽的結果。

「這……能操控十二把柳葉飛刀的賈正亮就這麼輸了?」

Views:
41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