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看着蘇硯粉紅色透徹空靈的雙眸,沉默了會兒,嗤笑了聲說:“……不過是場無聊的戲碼罷了。”

蘇硯不再多問。

外面那羣等了一會兒就離開了。

於是蘇硯拉着少年離開了他的本體櫻花樹。

少年在看到那羣人之後就異常的沉默,此刻他垂着眼站在櫻花樹下,沉默了好久,對着蘇硯低低的說了一聲謝謝。

蘇硯說:“不用。”然後轉身就進入了櫻花樹裏面。

作者有話要說:最近在看追殺三小生的《流放地球》強烈推薦大家去看這本,真的超好看的嗷嗷!

PS:而且最近我好幸福好盪漾的,因爲我追的這幾篇文作者最近的更新都變得很穩定哈哈 犬夜叉(下)

犬夜叉(下)

進入自己的本體後,蘇硯就準備睡覺順便修行。

就在這時他卻感覺到內心有邪念的人在靠近,這種邪念讓蘇硯感覺萬分不舒服。

“哈哈,你小子果然在這!你以爲你能騙得過我!哼!也不看看我是誰!”

“長老,我就說他是內心有邪念的人,否則聖櫻怎麼會不庇護他呢?”

“言之有理,既然如此……”

蘇硯清晰的分辨出這羣人裏面有四個都是心懷邪念的,剩下大都是亦正亦邪的正常人的心念。

透過櫻花樹可以看見外面的少年怒髮衝冠的模樣:“你們!你們!!……長老,竟然連你都不相信我了嗎?!”

仙君重生 那個乾巴巴的老頭不語,只是他的眼神已經說明了一切。

少年仰天大笑幾聲,聲音說不出的滄桑嘶啞,他的雙目開始赤紅,指甲暴漲,漸漸獸化,他說:“想要搶我的東西,除非從我的屍體上拿走!”

蘇硯感覺到少年原本純粹的心靈竟然也開始逐漸染上令人不舒服的惡意。

他想,這麼久難得見到這麼個心靈純粹的……妖,不論如何出手幫上他一幫對於自己來說也是沒有損失的。這幾個嘍囉,他還不至於放在眼裏。而且他也未必需要親自出手去殺人增加罪惡值。

所以蘇硯從櫻花樹中走了出來。

那羣人發現了蘇硯,震驚半晌,不知是誰結結巴巴的叫出聲:“聖、聖櫻大人、化、化形了!”

蘇硯面無表情伸出隱藏在寬大袍袖中的手,指向那羣威脅到少年的人,開口說:“內心有邪念的人藏在爾等之中。”

那個乾巴巴的被稱作“長老”的老頭向着蘇硯跪下,隨着他的下跪,他身後的那羣人也都統統跪下了。老頭聲音有些顫抖的問:“不、不知聖櫻大人可否明示吾等?”

蘇硯隨手一揮,那羣跪着的人中那四個心中有邪念的緩緩浮起。蘇硯說:“吾已指明,處決與否,爾等決定。”

老頭一聽這話,狂熱的看着蘇硯,說:“吾等必不辜負聖櫻大人的期望!”

然後除了那四個人其他的人都跪着一起大聲說:“吾等必不辜負聖櫻大人的期望!”

蘇硯看着這一幕,內心有點囧然,他怎麼覺得這有點像被洗了腦的邪教組織成員呢……

獸化的少年此時已經恢復了平靜,又重新變成了人的模樣,只是他看着老頭等人的表情說不出的冷漠。

那羣人綁着那四個心懷邪念的人離開了。

離開之前老頭曾問過少年要不要跟他們回去,少年只是面無表情的嗤笑了一聲。

於是老頭也不再去自討沒趣,帶着那羣人離開了。

少年看着那羣人遠去,半晌收回目光,詢問蘇硯:“我能不能跟着你?……呵呵,你也看見了,現在我無家可歸。”

蘇硯聽着提示音洗清冤情,罪惡值減少10點,搖了搖頭,他能看得出面前的少年並非池中物,終有一天這少年是要成龍的。

少年看見蘇硯拒絕,表情有些暗淡。

蘇硯說:“現在你不能跟着我。等到你能夠強大到戰勝我,我就和你走,做你的手下。”

少年雙眼一亮:“真的?”

蘇硯點了點頭,說:“你平時也可以來此尋我,我可爲你指點一二。”

少年雙目熠熠生輝,他說:“你記住,我的名字叫鬥牙王!”

蘇硯看着鬥牙王遠去的背影,重新回到了櫻花樹本體中。

他自己也不知道他爲何要說最後一句話,也許是因爲這麼這麼久的時光都是一個人呆着,所以寂寞了吧。

畢竟他只是一個有七情六慾的凡人,而非無心無慾的神仙。

後來鬥牙王常常來找蘇硯,兩人之間除了蘇硯指導鬥牙王兩人一起打架之外,也常常一起坐在櫻花樹上相對無言的沉默相伴。

蘇硯是因爲不知多久沒說話所以不知道該跟斗牙王說些什麼,於是只好沉默。而鬥牙王則常常坐在蘇硯身邊看着遠方,不知在想些什麼。

蘇硯經常能感覺得到鬥牙王身上的血腥氣息,但是他也能感覺到鬥牙王的心一如往昔的純粹。

他覺得這個鬥牙王真的有點像他穿越前所看的熱血漫畫中的男主角,力量的進化飛也似的快,心卻不爲之動的堅定如初。

幾千年的時間過去了,那天鬥牙王在血色的黃昏下拉住了蘇硯的手,他的笑容燦爛:“蘇,我成功了!現在我是西國地區犬妖大統領了!”

隨後,他又帶點小心翼翼問:“蘇,你可以跟我走了嗎?”

妙手回春 蘇硯什麼也沒說,只是又和鬥牙王打了一架。

鬥牙王不出意料的和以往的每一次一樣,輸給了蘇硯。

“……果然還是不行嗎……”鬥牙王仰躺在地上,語氣帶着幾分失落的說。

蘇硯彎下腰對鬥牙王說:“不,這次我隨你出去。”畢竟這麼多年都呆在這一個地方,怎麼也有些無聊。

鬥牙王興奮的一躍而起。然後撞上了蘇硯的脣。

蘇硯毫不猶豫的推開鬥牙王,然後退出幾米遠。

鬥牙王先是一怔,然後眼中有一絲受傷。

蘇硯半晌才靠近鬥牙王,他說:“抱歉。”——實在是因爲前幾次穿越的那些事對他的影響太深了。

鬥牙王沒說話,只是低着頭搖了搖頭,悶聲說:“我們走吧。我帶你去我的城看看。”

蘇硯點了點頭,然後跟着鬥牙王離開了他的本體。

只是在走之前,鬥牙王卻問他:“你可以給我一段你的樹枝嗎?”

蘇硯點了點頭,並沒有問鬥牙王要拿樹枝去做什麼,就挑了一根最好的樹枝折斷,然後給了他。

鬥牙王接過樹枝,問:“你的樹枝據說只有你自己能取得?真的嗎?”

蘇硯點了點頭,說:“是這樣……最起碼目前還沒有人能取得我的樹枝。”

這個小插曲過後,鬥牙王帶着蘇硯到了他的城。

鬥牙王的城佔地面積很大,只是有幾分蕭條的樣子。

蘇硯四處看着,鬥牙王撓着頭說:“現在這個城只是初建而已,以後一定會慢慢繁華起來的!”

鬥牙王的眼中滿是自豪和堅定的光。

蘇硯知道,這座城是鬥牙王親自所建,於鬥牙王來說就像他的孩子一樣寶貴和讓他自豪。

在這個戰火紛飛的時代,有人來侵略並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情。鬥牙王的城也不例外,只是每次侵略就算敵我懸殊,就算敵方眼看就要成功,只要有蘇硯在鬥牙王的城就絕對可以力挽狂瀾,取得勝利。

蘇硯強的實在太逆天。

夜涼如水,彎月如勾。

鬥牙王踩着木履,坐在了仰望着天空的蘇硯的旁邊。

“今天是建城一週年,有個禮物要送給你。”鬥牙王對着蘇硯伸出手。

月光下,鬥牙王手中靜靜躺着一把劍。

那把劍平實無華,纖細卻又厚重。深紫近黑的顏色,沒有任何多餘的花紋和裝飾。

鬥牙王微笑着說:“這是刀刀齋用你的樹枝鑄成的劍。名爲櫻。”

蘇硯接過那把劍,上面的氣息讓他很舒服,這是同源的氣息,蘇硯難得笑了,他對着鬥牙王說:“謝謝。”

鬥牙王撐着下巴,看着蘇硯入了神。

後來,鬥牙王的城再次遭到了侵略。

戰鬥前,鬥牙王拿着他新得來的叢雲牙,驕傲的對着蘇硯說:“這次我必定不會讓你在出手!”

然後戰爭打響了,鬥牙王領着他的手下浴血奮戰。

蘇硯呆在後方,卻突然感覺到脊背一陣火燒火燎的痛,身上的力量也在漸漸流失。

他睜大了眼,他感覺得到他的本體出了問題!

蘇硯硬扛着那鑽心的疼痛,運用妖力回到了他的本體邊。

然後他只來得及看到他的本體在熊熊燃燒着,接着就陷入了黑暗。

我來問下,乃們想要主角回到那個世界去?請告訴我喲

PS:下章鬥牙王番外哈哈 鬥牙王番外

鬥牙王番外

鬥牙王是犬妖。他和父親還有族人生活在一起。

他的父親在他還未成年的時候就死了,留給了他一枚黑色的石頭和一張地圖。

鬥牙王記得他的父親奄奄一息的時候緊緊抓着他的手,說:“這是開啓寶藏的鑰匙和地圖……你一定要收好……”

鬥牙王忍着淚水點了點頭,他說:“我今生必定以性命守護它們。”

聽到鬥牙王的承諾,鬥牙王的父親鬆了一口氣,雙眼緩緩閉上。

鬥牙王知道他的父親死了。

他自己將父親埋葬在家門前,然後豎了一塊木板在墳前,咬着牙忍着淚一字一字在木板上刻好了字。

最後他在父親墳前磕了個頭,說:“我今生必定以性命守護它們!”

後來村子裏面的那羣小混混不知從哪裏知道了他的父親留給他了一副藏寶圖的消息,結成伴要來搶。

鬥牙王始終記得自己對於父親的承諾,拼死守護着父親留下的東西。

他的妖力要比那幾個混混厲害很多,所以那些混混最終也沒有達成目的。

當時他以爲這件事情就算是完了,卻沒有想到那幾個混混那般卑劣,竟然到長老那裏誣陷他偷了他們的東西!

彼時還天真着的鬥牙王認爲就憑着那幾個混混不知從哪裏找到的的證據是無法把他如何的,他堅定地相信地位崇高剛正不阿的長老絕對是能明辨是非,還他一個清白的。

所以當全村青壯年在長老的帶領下圍堵到他們家說是要捉拿他這個小偷時,鬥牙王說不出是憤怒更多一點還是對於長老的失望更多一點。

他憑着矯健的身手偷偷從牆角的洞鑽了出來。

可是逃出村中人的包圍後他卻茫然了,因爲他發現他竟然不知道該去哪裏躲避村中人的追捕。

——除了他在村裏的家,他竟然是無處可去。

這種酸澀空洞的感覺充滿了鬥牙王的心,半晌,他想起被村中人說的神乎其神的那棵樹——聖櫻。

據說聖櫻是與天地同壽的,從天地出現開始這棵樹就已經存在了。這棵樹千萬年來一直屹立不倒,不論戰火或者天災都無法損他半分。

而且這棵樹還可以分辨是非善惡,如果是善良無辜的人到他身邊,他會給予庇護;如果是邪惡狠毒的人到他身邊,必定會慘死樹下。

雖然說那些話都是傳說,但是無處可去的鬥牙王還是懷抱着一絲希望,希望聖櫻可以證明他的清白。

所以他向着聖櫻樹跑去。

到了聖櫻樹下,鬥牙王一眼就看見了坐在聖櫻樹樹枝上,穿着一身粉色和服的人。

鑽石總裁我已婚【完結】 那個人面無表情,氣質清冷,給人一種超脫於俗世的感覺,美得不可思議,讓人分不清男女。

而且鬥牙王感覺到那個人身上的氣息和聖櫻的氣息一模一樣。

他不禁在心中猜測,這莫非就是聖櫻所化的妖?

——原來聖櫻也不過是妖怪……是妖怪就不可能做到真正的公平……也無法分辨他的清白

……

鬥牙王心中很失望,所以挑釁的話不自覺就說了出來。

但是聖櫻卻沒有一點生氣的跡象,只是一直冷冷淡淡地看着他,就好像……就好像他根本不值得他放在眼中一樣。

和聖櫻所化的妖怪沒說幾句話,他就感覺到村裏面的人追來了。

他有點擔憂的出聲:“他們追來了……”

聖櫻的聲音空靈卻好聽:“是你的仇家?”

他心不在焉的答應了一聲,接着就看見聖櫻從樹枝上輕飄飄姿勢優美的跳了下來,拉住了他的手。

聖櫻的手很冷,感覺到那冰冷,他的臉卻不自覺熱了起來。

然後鬥牙王嗅着聖櫻身上淡淡的櫻花香氣,被拉進了聖櫻的本體之中。

他有點不自在的甩了甩馬尾辮,狀似不在意的問:“這是你的本體吧……你把我拉進來就不怕我乘機打傷你?”

“你是一個好……妖。”

聽着聖櫻的話,鬥牙王的臉忍不住又紅了,他哼了一聲,想,這個聖櫻還算有幾分眼色……

他通過聖櫻本體看見了外面村子裏的人來了然後又因爲找不到他而離開。

村子裏面的人離開了之後聖櫻就將他送出了聖櫻本體。

Views:
39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