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已經懂事了,她知道誰是她的親人,她只跟那些與她日夜在一起生活的人交流感情,而媽媽,什麼是媽媽,媽媽就是電話那頭的喂,媽媽就是每年來兩個星期的女人,媽媽就是一種象徵,一個符號。」

不得不說,這翻旁白是真真正正的讓很多人都是戳中了內心。

尤其是那種經常兩地分居的人更是如此。

至於買房更是戳中了大部分人的心,有多少人就是因為猶豫那麼一下,然後想等上那麼一兩年,然後發現房子買不起了。

海萍這邊和蘇淳兩人為了買房可以說是想盡了一切辦法,另外一邊呢,海藻則是和小貝的關係逐漸的近了起來,不僅僅如此,兩人是沒心沒肺的活著,什麼房子啊,什麼結婚後的壓力統統都是放在了一旁邊。

當然,還有今天晚上的旁白都是很扎心。

「海萍罕見的,親昵的在蘇淳的面頰上親了親,頭髮都拂到了蘇淳的臉,而更罕見的海萍說的是咱媽,不是你媽,看樣子,有錢能使鬼推魔這話一點不假,四萬還是你媽,六萬就成了咱媽,蘇淳慶幸自己做了一個正確的選擇,如果一分錢沒有,估計就是他媽的了。」

這翻內心的旁白是真真的讓大家覺得是王道。

真的還是那一句話。

貧賤夫妻百事哀。

很多人真的就是如此,有時候真真的夫妻之間百分之八十的事是可以用錢解決的,並不是說有錢不一定夫妻之間沒毛病,畢竟有多少有錢人離婚的,玩小三的等等。

但是對於普通人來講,他們真的是需要錢,甚至他們的焦慮,他們吵架的根源都是來源於錢。

《蝸居》的真實在於就是扎心。

很多男觀眾,尤其是一些已經結婚的覺得這蘇淳說的太對了,或者說有時候就是如此,有一個觀眾就說了,他當初結婚的時候丈母娘就是百般的不滿意,甚至覺得他是一個窩囊廢,後來等他成功了,丈母娘天天對別人說當時他眼光多麼好。

不止這位觀眾,其它人這個時候也都是對於《蝸居》發表了不少的看法。

總得來說,就是這個社會有錢就是爺,沒錢,真的是寸步難行。

同時,因為電視劇反倒引得男的與女的站隊。

「呵呵噠,我個人覺得如果誰娶了海萍那可真的是作死了。」

「沒錯,不管你們怎麼說,反正我個人是極其討厭海萍的。」

「媽蛋,虛榮心啊,除了房子就是房子。」

「大城市就這麼好嗎?或者說她在大城市又有什麼用?還直接把蘇淳逼得借高利貸了。」

「我媳婦就像海萍這樣的,所以老子果斷和他離婚了。」

「媽蛋,女的就不能慣著。」

……

以上是一些男同胞們的心聲,其中還有一些平常是遭受到了自己老婆或者女朋友的暴力的,他們覺得必須討伐像海萍這樣的人。

可是另外一邊。

女同胞們的想法則是不一樣.

「我不認為海萍是不應該的,她只想自己的房子有錯嗎?」

「沒錯,海萍有錯嗎?媽蛋,一個個雞賊的說她干毛?她當時選擇了蘇淳可是什麼都沒要啊。」

「就是,唉,我也是醉了,你們這些男的才是真正的田園男權啊。」

……

總之,伴隨著《蝸居》的開播,男人與女人的戰爭也是開始了。

部分男的覺得女的現在越來越現實,彩禮要的越來越高不說,然後還要各種的車啊,房的,彷彿結婚就是一場生意。

還有說的更分的,說一些女的是拎逼入住。

但是另外一方面,女的卻覺得想要嫁的好有什麼錯?

有多少女的什麼都不要,就圖男的這個人,結果呢?

結果最後熬成黃臉婆之後就被掃地出門了。

還是那句話,站的立場並不同,那麼思考的並不一樣。

你很難說誰對誰錯?

然後媒體們也是進行了報道了。

顯然對於媒體們來說,他們也沒有想到本來這《蝸居》只是一部電視劇而已,但是現在卻生生的成為了社會的現實熱點了。

前四集通過海萍把大家買房的事展示的淋漓盡致,甚至看起來有那麼一點誇張,但是大家都知道現實比電視劇里更加的誇張。

同時蘇淳說的也是挺扎心的。

之前海萍最煩的就是啃老,但是在自己人到中年的時候,她為了孩子不得不改變自己的看法,哪怕真的啃老也沒有辦法了。

再說一句,當初那些啃老的,其實過的都不錯。

相反,好面子,好臉面的,過的卻是哪叫一個不好。

就像海萍一樣。

你不能說她不努力。

但是她努力卻是始終趕不上房價。

而且那個時候還是2008年,後來呢?

後來休說大城市了,就是小城市的房價你就是再努力也趕不上了。

年年調空,年年漲的猛。

在這麼一個背景下,《蝸居》自然是能夠吸引著大家的討論與關注了。

關注之下,收視率也是一路飆升。

當然,劇情也是越來越扎心了。

宋思明開始挖牆角了,他開車接近了海藻,然後就是海萍打電話問錢的事,這時宋思明得知二話不說就把錢給了海藻。

這也是為什麼很多小姑娘對大叔沒有抵抗力的原因。

你費盡心機想要籌的錢,想要買的東西,在人家眼裡就是一句話的事。

甚至海藻的領導也是讓海藻想法接近宋思明。

當然,真正心疼的就是小貝了。

可憐的小貝被挖牆角而不自知。

至於海藻的心思在變化著。

海藻的領導陳寺福覺得海藻和宋思明有一腿,所以他不介意幫宋思明養個情人,至於海藻突然的成熟了起來。

她終於明白了有一套房子是多麼的好。

年輕的時候,你覺得沒房沒車無所謂,但是等你逐漸長大了,等你結婚了,甚至等你有孩子了,那麼自然就不一樣了。

於是,海藻看著小貝胸無大志的樣子終於心中有點委屈了。

這也是促使海藻開始轉變了。

沒有人天生是小三,沒有人天生是綠茶的。

這都是有著一個轉變。

人都是會變的。

看一下多少說著今生今生永不分離,永遠恩恩愛家的夫妻,有一個說一個,能夠走到最後的十分之一恐怕都沒有。

而促使海藻走出這麼一步的恰恰是海萍。

「真的,其實如果沒有孩子,我住哪無所謂,跟蘇淳結婚這麼多年了,不也是一直租房子嘛,可是我總覺得我能苦,但是我不能讓我的孩子再苦了。」

海萍這個時候有點苦澀的說著。

至於海藻知道姐姐和姐夫吵架了,所以只能勸道:「姐,我覺得你是不是把孩子看的太重了,其實孩子只要能跟父母住在一起,他們吃什麼,穿什麼,住在哪裡,他們是沒有概念的,而且你要是跟農民的孩子比一下,我覺得冉冉已經幸福多了。」

不過海萍卻是搖頭說道:「如果我和蘇淳都是農民,那我就認命了,可我們不是,我們大學畢業,我們城裡人,城裡人就應該有個城裡人的活法吧,海藻,也許有一天你有了孩子,你就會明白,你多想把全世界最好的東西都給她,哪怕自己苦一點,哪怕自己累一點,只要他幸福。」

……

「有時候真的,是我自己沒本事,以前我一直不相信,說婚姻是愛情的墳墓我不相信,可自己結婚這麼多年才發現,真的,我就是在自掘墳墓,每天自己還挖的很起勁,海藻,也許我不應該過早的和你說這些,讓你看到生活的本質,讓你看到生活的傷疤,可是早清楚好,早明白比晚明白好,別一天到晚沉浸在你這些不切實際的愛情裡邊。」

……

望著《蝸居》裏海萍的自述,已經為人妻,為人母的蔣霞也是哭了。

她甚至覺得海萍就是自己。

十年前,房價還不算太誇張的時候,她就想買房了,但是她的老公非說房價那麼高,一定會降的,然後每一年,房價越來越高,但是蔣霞的工資永遠是三千塊,沒有再漲。

到現在,就他們這個市裡房價都兩萬多了,但是她工資還是三千,休說買房了,連租房都困難。

可是她真的埋怨自己的老公?

交錯的記憶之光 然後離婚?

孩子怎麼辦?

曾經蔣霞也是想著自己不能這樣,她可是高材生,但是又有什麼用?

她的一個發小,連高中都沒有上,但是人家卻是嫁了一個中年土豪,雖然男的是二婚,而且長的不怎麼樣,可是有錢啊。

現在村裡也罷,初中同學里誰不羨慕這個發小?

男的長的帥有個毛用啊?

最後還不是要錢?

沒有錢,再帥也沒用。

就拿蔣霞來說,她老公之前很多人都說帥氣,當年結婚的時候其它人都是羨慕自己,可是如今十年過去了,她老公也變成了禿頂,一個月加班加點的干,最後也才四千塊,兩人七千塊錢,交交房租,孩子上上學,再有生活費一下來,基本上就沒有什麼錢了。

每一次吵架,她老公都說自己現實。

就看《蝸居》來說,她老公還說海萍現實呢。

可是真的現實嗎?

海萍其實只是想要一套自己的房子,她只是想給孩子更好的生活,這真的有什麼錯?

而且海萍也說了一句更扎心的話:「一個女的如果把自己的命運栓在一個男人的身上,那麼就是世界上最蠢的事。」

看到這裡,蔣霞在朋友圈說道:「我並不認為海萍多討厭,她只是一個正常的女人。」

不止蔣霞,很多人也對海萍不再那麼討厭了。

而為了幫姐姐還錢,海藻找到了小貝。

「憑什麼你姐不幸福咱們就不幸福?」

「救急不救窮你懂不懂?」

「是,我可以因為愛你借你姐的錢,但以後萬一你姐再有點啥事呢?」

……

小貝的話不能說錯。

因為他也並不富裕,所以他想留著錢自己和海藻花。

他錯了嗎?

沒錯。

錯的是窮。

想一下宋思明怎麼說的?

迷婚:偷心總裁,要定你 宋思明說的是:「只要是錢能解決的問題都不是大問題。」

更何況宋思明的態度才是讓小姑娘沒有抵抗力的。

「先是跑到我辦公室里來一把鼻涕一把淚,然後又是來到這裡給我來這麼一出,結果就是為六萬塊錢?」

宋思明的話扎心扎到家了。

就為六萬塊?

好一個就為。

這就是階級。

對於一些富二代來說,他們玩幾個明星都幾十萬了,他們吃一頓飯都幾十萬了,抽個獎可能都上百萬了,但是休說百萬了,幾十萬很多人一輩子都掙不了這麼多。

就像宋思明來說,他是誰?

他是身居高位,休說六萬了,就是六十萬,六百萬,他只要想拿,也有的是辦法。

同時,電視劇里的旁白也是再次響了起來。

「一塊錢,又是一塊錢,一塊錢看著不起眼,但是生活就是由許許多多的一塊錢堆積而成的,一塊錢可以給你帶來快樂,一塊錢同樣可以帶給你悲傷,一塊錢很渺小,可又暗藏能量,不曉得今天的一塊錢會不會是以後的一塊錢,對,這就是海藻的生活,晚餐有肉。」

「小貝的生活是有肉就高興,這卻不是海藻的目標,快樂的生活應該是一畝土地兩頭牛,老婆孩子熱炕頭,可首先你得有土地,有牛,然後才能招來老婆,然後才能生孩子,一畝地兩頭牛啊,海藻在笑,笑自己面對著幾片牛肉和一碗泡菜的時候很有哲學思想。」

……

今天的兩集可以說是海藻發生了質的改變。

可是恰恰如此,電視劇引來的爭議讓不少的人覺得三觀不正。

「搞什麼鬼呢?這麼赤果果向我們展示階級?是告訴我們窮是原罪嗎?」

Views:
44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