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鬥已經開始轉移到地下,南域執法隊,正對全城的叛軍進行清剿。

時不時有戰鬥出現,時不時有裂組織的成員被擊殺的消息傳來。

不得不說,南域的公關能力還是非常強的,到處都是各種煸動的言論。

大街的廣告,聯盟執法隊飛船,還有各種各樣的媒體都在引導著言論。

「聯盟執法隊第三小隊,成功擊殺裂組織三名叛黨。」

「域外三大勢力,無條件投降。」

「又一個傳送陣被發現,控制起來。」

類似的聲音,不停地在大街上響起來。

葉雄跟慕容如音,化妝之後,在大街上走著。

他不得不佩服愛羅莎的雷霆手段,僅僅兩天時間,聯盟就將這一次的亂戰給控制住,南域皇城的底蘊,不容小視。

已經兩天過去,葉雄還是沒有找到離開南域的辦法。

他打很多次電話給楊戰,讓他奇怪的是,一直都打不通。

他有種不好的預感,楊戰會不會被執法隊給抓起來了。

沒有辦法之下,葉雄只能用新號碼,打通洛可兒的電話。

「哪位?」那邊傳來洛可兒的聲音。

「洛洛,是我。」

「天啊,你還在南域?」洛可兒十分震驚。

「你有沒有楊超的通訊器號碼?」葉雄直接就問。

「有,你有什麼急事嗎?」

「快告訴我,我有急事找他,還有,我打電話給你的事情,別讓任何人知道。」

「我現在就發給你,你千萬要小心。」

掛掉電話之後,很快那邊就發過來一個號碼。

葉雄馬上撥通過去,很快就通了。

「我是楊超,你是哪位?」電話那邊問。

「楊超,是我。」葉雄淡淡地說道。

「天啊,你終於打來了?」電話那邊,楊超驚呼一聲,這才地說道:「我父親被懷疑了,那個通訊器沒開,他跟我說,如果你找他,第一時間告訴他。你現在在哪?」

神經病不會好轉 「你告訴我,你父親的新號碼,我現在打給他。」葉雄說道。

我用餘生紀念你 「好,你等一下。」

掛掉之後,很快那邊就發過來一個號碼。

葉雄撥過去,那邊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正是楊戰。

楊戰約他一個小時之後,在某個地方見面。

一個小時之後,葉雄如約到那裡,他沒有馬上進去找楊戰,而是讓火靈進去打探一下,確定沒有危險之後,這才跟慕容如音走進去。

在一個帶著隔音陣的包廂里,葉雄再次見到楊戰。

九洲仙武錄 「江南王,真是太抱歉了,給你帶來這麼大的麻煩。」楊戰歉意地說道。

「不怪你,那傳送陣被執法隊控制,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葉雄話音一轉,直入正題:「我現在想離開這裡,你知不知道還有哪裡有傳送陣?」

「我倒是能聯繫到一個傳送陣,但是現在不同以前,價格翻了四五倍。」

葉雄身上只剩下兩千多塊上品靈石,如果這樣的話,他只夠一個人離開,根本就沒辦法將慕容如音帶走。

「我前面交的那個傳送陣的訂金呢,就這樣沒了?」葉雄的臉黑了。

「在摩洛城建傳送陣,本來就是風險很大的,現在傳送陣已經被執法隊查封,他們也血本無應,而且被抓了不少人,所以這錢是不可能拿回來了。」楊戰無奈地說道。

「楊戰先生,我現在身上只有兩千多塊上品靈石,能不能讓你的朋友說一聲,這筆帳先欠著,它****定當雙倍奉還。」葉雄說道。

「這個還真是有點難,你也知道,形勢這麼亂,明天是什麼情況大家都不知道。」楊戰為難地說道。

「你能不能借一點給我?」葉雄問。

「抱歉,我是有心無力,你別看我這麼風光,其實我也拿不出這麼一筆巨款。」

葉雄一陣心寒,不過想想,自己跟楊戰之間,根本就沒什麼關係,他只不過是一個商人,怎麼可能做虧本買賣。

「阿雄,要不你先離開吧?」慕容如音提議。

「我是絕對不會丟下你不管的,咱們走!」

葉雄說完,頭也不回地走了。

現在正是他最艱難的時候,對每個對他好的人,他都會放在心上。

總有一天,楊戰會為不借自己這筆錢而後悔的。

走到大街上,葉雄一眼就看到街上一隊執法隊在巡邏,他拉著慕容如音閃身進一條小巷之中,繞路離開。

沒有傳送陣,葉雄頓時陷入僵局。

「要不我們自己離開,不需要傳送陣。」慕容如音提議。

「摩洛城肯定已經被封城,無論陸地還是空中,都有人在把守,咱們出不去的。」葉雄說。

「那怎麼辦,總不能在這裡等死吧?」慕容如音有些擔心。

「先找個地方躲起來,我先想想,怎麼離開這裡。」

葉雄去採購一些物品,然後跟慕容如音一起,找地方躲起來。

這是一間地下室,是上次葉雄修鍊真猿二變的時候找到的。

那時候由於這地方太矮,無法容納變身之後的高度,所以他找了另外一個地方。

西涼董魔王 進去之後,葉雄布了個簡單的隔音結界,這才拿起食物吃起來。

吃飽之後,休息片刻,葉雄讓慕容如音在這裡等候,自己準備出去打探一下情況。

一直躲始終不是辦法,一定要儘快想辦法離開這裡。

「小心一點。」慕容如音叮囑。

「你放心,我不會有事的。」

離開藏身之處之後,葉雄易容之後,準備出去找冷血。 剛才休息的時候,他想了很久,目前只有一種辦法,就是找到冷血。

他不是去求她,只是要回屬於自己的東西。

當初血酬答應過他,只要幫他傳話,就給他一萬顆上品靈石。

他不但幫他傳了話,還把他給救出來,這筆錢,他必須要回來。

有了這筆錢,他就能支付高額的傳送陣費用,離開這個鬼地方。

出去之後,葉雄朝當初跟冷血會面的地方走去,他這樣做,純屬是碰運氣。

現在格局這麼亂,他根本不知道去哪裡找冷血,甚至不確定他們父女是不是已經離開了。

外面依然到處都是執法,葉雄躲過一陣陣的追蹤,正準備進入以前跟冷血交易地方。

正在這時候,突然背後傳來一聲喊道:「站住,例行檢查。」

葉雄頓時站住了,慢慢轉身。

背後,三名執法隊員走過來,目光炯炯地看著他。

「把手伸出來,做身份證明。」

其中一名執法隊員遞過一個儀器。

這個儀器,葉雄剛來南域的時候見過,是一種身份識別儀器。

類似地球的指紋掃描儀,只不過,更加高級一些,只要將手放上去,就能顯示身份。

每名從南域附屬星球進來的人,都經過身份資料登記,如果葉雄把手放過去,身份馬上就會暴露無遺。

葉雄將左手伸出去,慢慢接近身份識別儀。

突然,他眼睛瞪得大大的,看著三人身後,急道:「那是什麼?」

三名執法人員,有兩名本能地看向後面。

葉雄雙掌齊出,轟的一聲,被騙的兩名執法隊員直接被轟飛出去,生死未明。

「來人,這裡發現裂組織的叛黨了。」剩下那名執法隊員一邊大喝,一邊施展木系法術。

頓時,大地上出現無數蛇一般的蔓藤,快速向葉雄襲來。

葉雄炭劍瞬間落入手中,一道道劍芒劈出,將蔓藤劈掉,然後快速逃離。

可惜,剛才那一聲叫喊,已經吸引很多執法隊員,全都朝葉雄這邊圍剿過來。

法術與劍芒,各種各樣的攻擊,劈頭蓋腦地朝葉雄襲來。

經過無數次戰場,葉雄的戰鬥技能已經得到了極大的進展,雖然他只是築基初期,但是面前對築基中期,甚至築基後期的修士,也絲毫不畏。

他快速變身,瞬間就施展真猿一變。

然後握著炭劍,狠狠地朝一名最弱的執法隊員殺去。

那名執法隊員連哼都沒來得及哼一聲,就被劍芒劈成兩半。

「火靈,將力量過度到劍上。」

借用火靈的的力量之後,炭劍頓時變得赤紅起來,彷彿剛剛從爐火之中拿出來一樣。

葉雄就這樣揮著炭劍,劈頭蓋腦地劈出。

一道道帶著赤焰的劍芒,不斷地劈出去,片刻之間,周圍就變成一片赤焰火海。

葉雄修鍊是火系法術,而且體質驚人,自然不擔心這些火焰,但是那些執法隊員就不行了,以他們的實力,根本就不敢在火焰之中呆太多。

殺幾掉人,擊退幾人之後,葉雄快速逃離。

不抓緊時間逃離,只會引來越來越多的執法隊員。

眼見就要逃出包圍圈,突然感覺一鼓心悸傳來。

葉雄身體閃電般朝旁邊疾射出去。

與此同時,一鼓極強的威壓傳來,他剛才站立的地方,大地深陷下去,出現一個巨大的掌印。

如果不是他逃得,這一掌,就讓他變成肉醬。

當看清楚來人模樣的時候,葉雄的臉瞬間就變了。

來人赫然是執法隊的隊長,跟他有過數面之緣的亞瑟。

在黑暗森林的時候,亞瑟是安全主管,可見他的實力厲害到何種地步。

今天碰到他,這次是在劫難逃了。

「江南王,束手就擒吧!」亞瑟那獨特,漏風般聲音傳來。「主動回去向殿下認錯,也許殿下會網開一面,饒過你一命。」

「亞瑟隊長,你覺得這可能嗎?」葉雄冷嘲:「落到愛羅莎手中,我只會生不如死。」

「殿下發布的命令是活捉,如果不能活捉就殺無赦,這說明他對你還念舊,說不定你還有一絲生機。」

「別說廢話了,我是不會束手就擒的。」葉雄冷哼。

「不自量力。」

亞瑟五指攤開,簡單一掌擊開。

一鼓排山倒海般的威壓襲來,周圍的空氣都為之凝固,大地都龜烈起來。

葉雄沒有絲毫反抗之力,身體就被擊飛出去,一連撞穿兩三幢房子,這才跌落下來。

他氣血翻滾,哇地噴出一鼓血,全身骨頭沒有一處不疼。

太恐怖了,亞瑟的實力,不知道比他強了幾十倍,哪怕他施展身上所有的神通,都不可能有活命的機會。

亞瑟已經出現在他面前的上空,面無表情地看著他。

「能以築基初期境界承受住我一掌,你是第一個。但是沒用,你這是螳臂擋車。哪怕你擁有再多秘術,也不可能逃得掉,因為我是半步金丹境界。」亞瑟冷冷道。

築基期分前期,中期,後期,巔峰,半步金丹五個境界。

葉雄是最低境界,亞瑟是最高境界,兩人之間已經隔了三大境界,哪怕葉雄有通天的法術,再厲害的神通,也必死無疑。

但是,哪怕戰死,他也必須一戰。

他絕對不會束手就擒的。

葉雄站起來,身上湧出無數元氣,頓時一層淡淡淺黃之色,在身上流轉。

他開始施展《焚聖功》,施展佛門卐印。

一個大大的卐字,迎風便漲,朝亞瑟攻去。

周圍的房子,都被這佛門至高法術給震倒。

「你還真是一身神通啊,可惜,境界太低了。」

Views:
52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