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周子浩卻誤以爲餘小曼是害羞的表情,他把手摟得更緊了些。

餘小曼的心也跟着一緊,不知如何是好,可是,她已經願意嫁了他,怎麼可能不讓他碰觸的道理。此時,她的心裏兩種截然不同的意見在作着拉鉅般的戰爭。

“曉蔓,要不,我們先去休息,好嗎?”他能感覺到餘小曼的緊張,可是心裏更是一喜,她對自己真的有感覺的。此時,他在心裏後悔,那時在美國爲什麼不對她展開攻勢,而讓自己對他心愛的的女人錯失了這麼久,讓她去經受那種徹骨的心痛,如果時間可以逆轉,他一定要早早的對她表白的他的心意,說不定,他們早就過上幸福快樂的日子了!

周子浩在他的心時都是樂觀的快樂的,而他沒想,如果那時小曼還是那麼一意孤行,對南宮輝的愛,愛到唯一的話,那麼,或許,她們早就不再是朋友了。能讓他走進了她的生活,已經是餘小曼最大的限度了!

那時,她愛南宮輝那麼深,那麼切,怎麼可能讓其他的男人代替她心中的愛呢?

只是今時今日本,還不知道餘小曼是否如當初之愛!

“這樣好嗎?還有這麼多的賓客未走!”餘小曼想都沒想的說出了口,說完之後,才知道自己的潛意識裏想逃避。

“沒什麼的,鄉親們不會怪的!”周子浩看了一眼還吃喝得興起的鄉親們,個個都喝得眉開眼笑了,也是,這村莊裏,喜事太少了!平時,因爲窮,再加太偏僻了,好這樣子熱鬧大辦真是少之又少!也因此,鄉親們那更是喝得高興了!

“可是,讓爸爸,媽媽,和二叔,二嬸他們忙乎總是不太好吧!”餘小曼也看了一下,這裏風情可不比城裏的,城裏的人什麼都是請人做,這裏這些飯後的餘羹可都得自己動手做,再加上鄉親們都喝得很盡興,他們早走了,總是不太禮貌的!

周子浩擡眸看四位老輩望去,真是見他們忙得不亦樂乎的!心微一愧疚,剛纔自己是真太自私了些!

“曉蔓,那你先去休息一會,我去陪一會賓客!”周子浩這才微有些不捨的站了起來。

“嗯!去吧!我在這裏等你!”餘小曼不知爲什麼,聽周子浩不忙着去休息了,她居然在心裏鬆了一口氣。

餘小曼的鬆了一口氣的表情,一絲不落的掉進了周子浩的眼眸裏。

周子浩有些不名所以的看了餘小曼兩眼,她是害怕即將的洞房夜,還是有點緊張呢?

然而,這些只是在他的心裏只打了一個轉,就拋開了,他想肯定是自己想多了,如果曉蔓害怕自己,不願意跟自己結婚怎麼會同意呢?再說了,這幾天,她都沒有這樣不安的表情,可能是因爲緊張吧!畢竟現在在她的面前自己還算是陌生人,對於他只是比陌生人好了一點點的感覺,她心裏緊張也很正常,她沒有當然的逃跑,他就應該很滿足了。

餘小曼因爲跟鄉親們不是很熟,再加上自己不能喝酒的原因,她就一個坐在那裏帶着笑容,看着那熱鬧非凡宴喜場面。

此時,她感覺自己就一局外人一樣。

她想,如果自己不是失憶了,那麼自己的婚禮也不會讓自己感覺到孤獨吧!這裏一定有自己親人,朋友,他們一定會拉着自己,對自己的即將來的幸福而滿懷喜悅的祝福。

此時,她在想,不讓自己的父母知道是不是一個對的決策!

可是,她又怕面對那種陌生的感覺!那種感覺讓她覺得自己就如一個初生的嬰兒一樣,一點的思想都沒有,同時那也會讓她心生更多的惶恐怕,那樣讓自己痛苦,也讓她的親人、朋友跟着痛苦,何必呢?

宴請一直的持續到黑夜降臨,鄉親們才趁興而歸。

滿院的狼藉,周家人卻不見有一絲的愁緒,每個人的臉上都洋溢着快樂的喜慶之色。

就連四老陪酒也陪得眼前冒着金花了,感覺地都有些動了起來,但是有一個人,他們卻看得很是清楚,那個穿着着大紅衣服的新娘子,此時,居然還坐在凳子上恬靜的笑着!

此時,四老心裏禁對周子浩有些埋怨了,洞房花燭,一刻值千金,周子浩居然把新娘子就那樣冷落在此?

太沒道理了!

總裁說,先婚再愛 “周子浩!”他二叔首先的楊起了渾濁的聲音喊了起來。

“二叔!怎麼了?”周子浩在陪着最一桌,也是他從小最好的朋友,有黑子,陳啓剛,李鵬清……這夥人,可都是周子浩的死黨,死黨結婚,他們又怎麼會輕易的放過他呢?

周子浩再次陪他們酒之時,就再也沒有走開了機會了,不過,他們倒也沒有硬把他灌醉之意,只是難得高興的聚在一起,就一起的喝個盡興。

“小浩子,你二叔看來比你還着急,他發火了,因爲把新娘子的晾在那了!”陳啓剛半開玩笑的說着,心裏卻有些憋屈,前幾天,周校長髮生的事,他也知道了,爲什麼村裏的花都有主了呢?

其他的,他不在乎有沒有主,他只在乎周若香。

可是,他老爸說了,那是一朵鮮花,以他這堆牛糞不能去採擷的,再說話了,人家一俏姑娘哪能看下他呢?他老爸要他早早的死了那條心。

“對不起!兄弟們,先你失陪了,你們吃好的,喝好啊!啓剛,這一團人中,就你最會喝了,幫我照顧好他們!”周子浩確定已經把餘小曼涼在那兒太久了。

“行,今天看你小子新娘之夜,就饒了你,不過你改日本得好好的陪我們幾兄弟喝下幾盅,來個不醉不歸!”

“行,絕對沒問題!”

周子浩絕對的保證之後,對他這一幫發小輕微的一笑才走向餘小曼。

從四老身邊走過之時,四老都忍不住的嗔怪的看了他幾眼。

周子浩尷尬一笑,灰溜溜的快步的走向餘小曼。

餘小曼看周子浩那灰溜的後怕之色,嘴角的笑意加大了,他從來不知道都二十好幾的人了,居然還是那麼怕父輩。

“曉蔓!不許笑!”周子浩就見了餘小曼嘴角那嘲笑的意味。

“爲什麼?”餘小曼嘴角更咧開了些,不,應該是笑得更囂張了些,因爲無論周子浩說得有多麼的兇狠,他的表情也做不到兇狠的樣子。

“因爲,你再笑, 我就要懲罰你了!”周子浩做勢。

餘小曼立即不笑了,“那我不笑了!”不是因爲她怕,而是她真不想笑他了。

“算了,你還是笑吧!”周子浩見餘小曼收起了笑容,居然在瞬間顯得嚴肅起來,他還真有些不習慣。

“老公,你還真有些難侍候,一會兒不準笑,一會兒又讓笑!”餘小曼不依了,當她猴啊?

“老婆,你老公這就叫難侍候了嗎?”周子浩眸光染上幽幽的黑光,裏面染着誘人的色彩。

餘小曼的心不由的咯了一下,他似乎今晚的心思動了很多。

怎麼辦呢?新娘之夜,自己不應該拒絕的,不是嗎?

餘小曼此想之後,把眸光放低了,些,纖細的手指又不知不覺的半握成拳的卻了一下。

周子浩輕笑了一下,他老婆很緊張!

“曉蔓,別怕!這事,我們……”周子浩沒把話說完,任由余小曼去遐想,他反曉蔓撒的謊太多了,不想再多一個。

“我……”餘小曼不知道該怎麼去解釋心裏的感受。

“曉蔓,走吧!太晚了,我們去休息去!”

“嗯!”餘小曼輕應了一聲,纔不得站了起來,再怎麼害怕,她總不能在這裏坐上一夜,一生吧!

才一站起來,周子浩突然把餘小曼如公主般的抱了起來。

“子浩,你做什麼……”餘小曼也未說完,自己那坐得有些僵的小屁股上就輕輕的被拍了兩下。

“曉蔓,這是懲罰!”

“什麼嘛?”餘小曼可是雲裏霧裏的。

霸妻成癮:深吻總裁老公 “還不明嗎?”周子浩輕勾起幸福的脣角,危險的眯起了雙眸,“稱呼!你可答應了我的!”

“稱呼有什麼不對嗎?”餘小曼經他提醒,心裏有點明白了,可是什麼時候自己答應他的了,難道是失憶前?

“當然不對了!”此時見餘小曼一副懵懂的表情,周子浩真急了。

“可是,你還是沒叫我啊!那豈不是我虧了!”餘小曼可記得什麼都吃,就是虧不吃。

周子浩在心裏範嘀咕了,是不吃虧,只是在他的面前不吃虧,因爲吃虧的永遠是他!

“老婆!老婆……”周子浩抱着餘小曼,對着她那雙眸閃着濃濃異彩的眸光專注的一連的喊了十幾聲,而且深情的眸光像是要把餘小曼緊緊的看到自己的心窩似的。

“老公!”餘小曼還能怎麼辦?

“不行!太少了!!”周子浩不依了,這次他雙吃虧了!

“老公!你這樣抱着我不累嗎?”餘小曼纔不傻,叫你一次都已經很不錯了,要她叫像他一樣叫十多次,那她不是沒得賺了?

“不累,就是這樣抱你一輩子,我也不累!”周子浩此時完全被餘小曼那種帶着弱弱的嬌情,淡淡的媚眼,還有一種細細的體貼氣擄獲了他所以的心志。

“卟哧”的笑聲傳了過來。

周子浩愣傻中還以爲是餘小曼笑出聲的呢!

“曉蔓,我說的是真的!”

“老公,走了呢!”餘小曼聽了那聲‘卟哧’之聲,頓時紅霞爬滿了她那精細滑嫩的臉龐。

“好吶!”周子浩微把餘小曼抱高了些,大步朝自己的新房走去。

“我說二嬸,你看就看唄,還笑!”方蘭婭不由的嗔怪了一眼他二嬸孃,“可能曉蔓也在心裏笑我們這幾個老傢伙爲老不尊吧!”

“嫂子!不是我想笑,是子浩的情話也太不靠譜了吧!抱一輩子?不吃不喝啊?”

“你真是的,情話那有不誇張的?”

“嫂子,是不是你聽得太多了?”他二嬸孃反過來調整侃她嫂子了。

“唉,明明說子浩,怎麼扯到我身上來了呢?”方蘭婭有些不好意思了,想當初若不是周獻春的一大籮筐的情話,她也不會嫁到這個村來的。

“嫂子害羞了?”

“我說你兩妯娌,今晚我們還要睡覺嗎?”周獻春見老婆被二嬸調侃就趕緊的幫忙解除圍,論口才,她老婆卻不如他二嬸的萬分之一。

“嫂子,你真好福氣!”二嬸孃撇了撇嘴,開始的幹活。

“你不一樣?”方蘭婭可知道她心裏想的什麼事,“若香今天肯定有事忙!再說了,凌霄霆,子浩說他見過,對若香很在乎的!”

“但願是吧!”

洞房內。

周子浩把餘小曼輕輕的放在了牀上。

餘小曼緊張的趕緊的坐了起來,“老公!”

“嗯!”周子浩只得順着餘小曼的身子起來身,“怎麼了?”見餘小曼的眸光向屋內的桌子上看去。

周子浩也隨着看了去,瞬間瞭然的餘小曼的心思了,不由的輕笑了,“老婆,你是不是想着,喝交杯酒,吃堅果之事?”

“怎麼?中式的婚禮不用這些嗎?”

“曉蔓, 那不過是戲上這麼寫的,實際上各地方,各個名族的結婚風俗是不一樣的!”

“哦,這樣嗎?那你們的風俗就是今天這樣的嗎?”餘小曼有些感興趣的問着。

“不是的,因爲你不是本村之人,所對很多風俗也就簡辦了!”

“簡辦了?簡辦了哪些啊?”餘小曼再次的追問着。

周子浩的眸光深了一些,她故意的拖延時間,是害怕嗎?

“老婆,你緊張嗎?”

餘小曼知道自己騙不了他了,帶着些許的不安輕輕的點了點頭。

“你害怕?”周子浩帶着有種被傷害的心痛,輕輕的 問一句。

“老公,我不是害怕!”餘小曼聽周子浩那酸酸的語氣,頓覺萬分的愧疚,“我……我只是有點緊張!”

“真的嗎?”

“嗯!”餘小曼輕輕的點了點頭,不敢看周子浩那探索的眸光,像是要把她心底最深處的想法給挖掘出來,可是,她不想讓他看見,那樣她會傷害到他的,她不想傷害他!

她不清楚那種行爲是不是因爲愛!

聽餘小曼堅定的回答,周子浩在心裏偷偷的鬆了一口氣。

“老婆,你知道嗎?剛纔我的心好緊張,怕你說說害怕!可是,緊張就沒關係的,會讓你不緊張的!相信我,好嗎?”此時,周子浩的眸光變得深黑了起來,心中也漾起了層層激情的波瀾。

餘小曼不作聲的微垂下了眸子,她此時還能說什麼呢?

可是,她的心裏卻緊張得連呼吸都不敢的重一下了,爲什麼?她跟他不是已經有小孩子了嗎? 爲什麼她對他卻還是那麼的緊張呢?

此時,她不敢多想的把這一切都歸咎於失憶了。

周子浩見餘小曼輕輕的垂下了眼眸,他心裏涌起了無數的雀躍,自己守護了好幾年的愛,在今天終於成爲自己的了,他能不雀躍嗎?

此時,他的心在爲偷來的這種幸福而跳着他人生中最美的舞蹈!

周子浩不再說話,把一切 的付之於行動,他輕輕的環上了餘小曼的小腰,只感覺餘小曼全身的一僵,“曉蔓,放鬆!”周子浩想餘小曼可能真是太緊張了,這樣的動作,他對她就這幾天都做了無數的次,卻沒有一次像今天這樣的僵硬過。

可是,周子浩越是提醒,餘小曼的身體越是僵了。

周子浩有些無折了。

他乾脆的用行動的表示,一手扣上了餘小曼的後腦勺,然後微低下頭,炙熱如火的脣就落在了他早就渴望了無數的紅豔的脣畔上。

餘小曼睜大了眸子看着無限放大的眸子,她有一種感覺自己好像被……她不敢用那種字眼來形容周子浩,因爲今天是他們的洞房花燭夜,她不應該拒絕,也沒理由去拒絕。

可是,她放鬆不了自己啊!

她也知道此舉會傷害到周子浩!

她並不想傷害到他,所以,她閉上了眼眸,努力的讓自己放鬆,可是收效欠佳!繃緊的心像是跌進了巨大的漩渦之內,讓恐懼的想要顫抖,她用盡全身力氣才讓自己不至於到顫抖的地步。

周子浩被那種想要把她揉進自己心坎裏的渴望擄獲了所有的心神,他此刻根本就顧不上餘小曼緊張到恐恐怖的地步了,他大膽的伸出瞭如火的大舌,努力的撩拔着餘小曼貝齒上的甘甘甜,炙熱的火舌尋着千分之一的機會想一步的攻略城池,然而,餘小曼謹慎的防守讓他無懈或擊,周子浩有些急的把餘小曼輕輕的放倒在牀上,讓自己的如鐵般的堅硬加強進攻。

果不其然的,餘小曼在感覺那如硬棒緊緊的抵在她私密之處時,不由的駭然的驚呼了起來。

周子浩趁機而入的呼吮着餘小曼那股股的甘甜。

餘小曼睜大了眸子,瞠目結舌了。

她感覺自己全身的神經快要繃斷了,舌頭也快被周子浩糾纏得快麻木了,但是她清楚的感覺到自己沒有一點的快樂和渴求之意,而是此刻在心中充滿了惶恐,好像這個身子被Shu瀆了一樣,這種想法一竄進了腦海裏,餘小曼連想都沒想的曲了膝蓋一頂……

“啊!”周子浩被頂個正着,條件反射的痛得起了聲。

周子浩捂着痛得像是全身的痛覺神經都聚集在那兒似的,可是雙眸卻擔心的看着那一臉死灰色的還着恐懼的餘小曼。

餘小曼見周子浩痛得俊臉都糾結在一塊了,才知道自己剛纔一亂頂,居然……

她嚇得臉青面色的坐起跑到緊捂着背處的周子浩,“老公,你有沒有怎麼樣!對不起!”餘小曼看他那麼的痛,要是自己讓他不能人道了,自己不是周家的罪人了?“我……我不是故意的!” 「你打算這麼出去?」回過神來的張靈雪向柯望發出了疑問。

「對啊,昨天你不是還沒有辦法的嗎?」水月在一邊附和道。

柯望笑了笑:「我有仙人相助,夢中傳法,上天入地,無所不能,怎麼會窩著這個小地方出不去!」

二女相顧無言,這個男人還是一貫的油腔滑調不正經,中二之氣環顧其身,信他才有鬼嘞!

「要不我們乾脆就在這裡等待救援吧。」水月勸道。

Views:
43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