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間的事情就是如此,不撕破臉的時候,一切假象都能維持的住,可是一旦撕破臉了,這些假象也就維持不住了。兩看相厭,恨不得殺了對象才能解心頭之恨,更別說皇家本來就是對感情涼薄的家族。

親生兒子你都下得去手,現在你還顯擺什麼母親的身份?

一看到這些瓶瓶罐罐的,皇上就對薛太后的母子情單薄了十分,一點兒不剩了。

身體已經開始出現問題了,皇上自然是要先讓司徒清和看看,目前找回來的東西里有沒有當初給他下過的毒啊。

皇上已經從薛家找到了很多種的毒藥了,隨然還有很多沒找到,可是皇上等不及了,他現在夜間睡的好好的,會突然之間心悸驚醒過來。

二天,皇上就宣君天父女進宮了。

這司徒清和果然是個奇才。當初好在是他聽了閒親王的建議,把人才給留住了。

皇上那邊得知張玉讚的眼睛大好之後整個人都是激動的。

咽不咽得下,都和司徒清和沒關係呢。司徒清和是半點兒都不在意司徒烈父子三人會怎麼想她。已經是兩個世界的人了,還糾纏不清的,不是自己給自己找麻煩嗎?

這樣以前一直踩着司徒清和顯擺自己的司徒清凌如何能咽得下這口氣?

以前司徒清和那是司徒家墊底的存在啊,現在一躍而起,誰都沒法子去超越司徒清和了。

不服氣啊,聽着就上火啊。

憑什麼她要在郡主府看嫺雅郡主的臉色過日子,活的小心翼翼的,而司徒清和就這麼張揚的活着呢?

司徒清凌則是恨不得砸了滿屋子的東西來發泄。

嫺雅郡主這人吧,說道君天,那就腦子各種犯抽,其他時候,這腦子也是很清醒的。

可你也沒見她做什麼下作的事情吧?其實嫺雅郡主也是惹着呢,至少要等林氏平安的生下孩子之後才能動手啊。

林氏那是撞在槍口上了,想要噁心君天,嫺雅郡主自然只能找林氏。

可你要說讓嫺雅郡主因爲和君天之間的事情,而去報復司徒清和什麼?她還真做不出來。

而她呢?儘管她是個腦子清楚的,把自己的小日子過的不差,可是到底心裏不平啊。

對於司徒清和這個人,嫺雅郡主是嫉妒的。論身份,司徒清和自然不如她,可是司徒清和愣是一步一步走向了她人生的巔峯了。

司徒烈這心裏複雜的不行,躲在書房裏沒少喝酒,喝醉了了事,讓嫺雅郡主狠狠的踹了兩腳。

他和司徒清和那從來就不是一根起跑線上的人物。以後的事情他是不敢說,可是當下,誰活的好都和他沒關係,他要努力把自己的日子活好才行啊。

司徒清和的人生道理一天比一天輝煌,以前司徒清羽還會不服氣,會嫉妒,可是現在和嫺雅郡主接觸的越久,他這心裏也就越發的明白。

郡主府這邊,司徒清羽是苦笑,這樣出色的妹妹,可惜和他沒關係了。

不對,還要討好長公主才行。畢竟司徒清和以後是要嫁進長公主府的。

君王的繼女,那絕壁是能在關鍵時刻保他們一命的存在啊。

一時間,京都的上流圈子都沉默起來了,一個個心裏都打定主意要和君王府交好才行啊。

京都的人不出三天就得知了這最終的消息,張玉讚的眼睛能看見了。

“老天爺保佑啊,這張家的姑娘,以後能好好的過安生日子了。我姑娘以後能名垂千古了。”林氏這高興的,君天憋笑都憋的辛苦極了。

林氏那邊是司徒清和親自去說的,林氏還阿彌陀佛起來了。

張玉贊就和張夫人一起回去了。

老太監親自給張玉贊上了藥。以後還是三天上一次藥。張玉贊現在就能回去了。老太監琢磨着,這家裏要辦喜事兒了,以後他辛苦一些,三天去張家跑一趟好了。

張玉讚的眼睛好了,這輩子指定能幸福,而對於一屋子的醫者來說,這是給醫者們開創了一種新的治病理念了。

這是醫學史上的奇蹟啊。

張玉讚的話讓一屋子的人都心酸極了,也開心極了。

張夫人則是盯着自己的女兒看。張玉贊伸手摸了摸張夫人的臉:“原來我娘長的這般的漂亮?以前只能看見個輪廓呢,現在什麼都看的清清楚楚的,孃的眉毛我都能看的清楚是一根根的呢。”

姑娘哎,您那眼珠子一個勁兒的在晃盪,你看東西能不晃盪嗎?

“我知道了,我真的能看見了,比我小時候看東西還要清楚呢。雖然有些晃,可是這會兒慢慢的看東西已經穩定了。”張玉讚的話讓司徒清和樂了。

張玉贊則是強硬的把眼淚給逼回去了。

“可不能哭,現在傷口還沒長好呢。看你這樣子顯然是手術成功了。你呀,試着看看屋子裏的人,然後還要給你上藥呢。”司徒清和對自己的手藝那是很信任的。

適應了一會兒,張玉贊慢慢的睜開了雙眼,看東西比以前清楚多了,雖然還有些模糊,可張玉贊已經很滿意了。

張玉贊聽着司徒清和的指令,慢慢的睜開了眼睛。一瞬間很不適應強光,可張玉贊卻是激動的想流淚啊。從小到大,她這是第一次感覺到這麼強烈的光線呢。

司徒清和這邊都沒自己動手,一切都是老太監親自動手搞定的。

張玉贊心裏撲通撲通的,太醫院院正也親自來了,他還等着看結果,還給皇上報告消息呢。

清洗乾淨三天前的藥渣子,然後張玉贊試試看能不能看得見,隨後還要給刀口上藥的,畢竟刀口還沒長好不是嗎?

其實這只是要換藥而已。

好在是熬過了三天的時間,張玉贊眼睛上的藥可以洗掉了。

張夫人這三天是眼看着人就消瘦下去了。

可是她能忍得住,現在心急的是她的眼睛到底能不能好。

三天的時間是眨眼就過去了,張玉贊能感覺到眼睛那一處有些疼。眼角也是疼的火辣辣的。 司徒清然這麼直接的反駁,讓魏家老二的火氣就蹭蹭蹭的燃燒起來了

司徒清然本身就不是個好脾氣的,聞言也只是冷哼了一聲:“別說我妹妹不是什麼神醫,就算是個神仙,也有做不到的事情呢。”

你會不會說話你這是拿話擠兌誰呢

魏家老二這是在表孝心呢,可是這孝心表錯了,一下子就得罪了何氏和司徒清然了。

這時候,魏家二老爺滿臉陰沉的看着司徒清然:“都說你妹妹是神醫,那一定是有神仙法術的,難道也不能救老太太一命嗎”

何氏和魏大人也都垂目流淚。

魏玉暖一下子就哭了起來。

實話不好聽,可是當大夫的,還是要如實來說的好。

總裁的寵妻 “祖母本身就是油盡燈枯的身子骨了,現在還中了這種毒,就算是解毒了,也會有礙壽命的。”司徒清然斟酌了一番,還是說了實話。

看着魏家人急切的眼神,司徒清然輕輕的搖了搖頭。

也怨不得何氏要這麼早的就讓他和魏玉暖成親呢。這魏老太太就是不中毒也沒幾天活頭了,現在真的是油盡燈枯了。

魏老太太本來身體就不大好了,還中了這種毒,司徒清然把完脈,心就沉了下去。

“你先彆着急,我要是不成了,不是還有我師傅呢嗎”司徒清然安慰了一番魏玉暖,這纔開始給魏老太太治病。

魏玉暖整個人都急的不行了。

一進門就先去給魏老太太治病去了。

司徒清然哪裏知道自己的回門禮是這種情況

而魏大人好歹是個大老爺們,身體素質比自己三弟強一些,至少還能下牀。

而魏府那邊,毒發的人有三個。魏玉暖的祖母是一個,現在已經開始昏迷不醒了。魏玉暖的三叔是一個,本來就身嬌體弱的魏三叔,此刻半昏迷着。比魏家老太太強一些。

魏玉暖這還是司徒清和用異能治了一回。

可見那種拉肚子的藥也不是那麼治的。

回門的這天,魏玉暖的氣色還不錯,雖然臉色還是白,可好歹能正常走路了。

莫非他是身體有問題司徒清然想去問問自己師傅,可最終不好意思,只想着自己還小,這種事情不着急的好。

雖然君天當初給他扔了幾本宮圖,可是他還真沒什麼蠢蠢欲動的想法。

司徒清然其實對感情什麼的是真心不開竅。

魏玉暖眼眶有些紅,沒圓房呢,她這身子近一月都不能圓房了,好可惜啊。

魏玉暖頭重腳輕的回去了自己的院子,司徒清然則是讓自己的管事婆子再次去清點明天要帶去魏家的回門禮,可不能出現紕漏了。

感情是需要維持和經營的。君天顯然是個中好手。

瞧瞧,聰明人的做派就是如此,直接表示不說,還要懂得運用迂迴戰術才行。

所以君天看着林氏的目光越發的柔和了。 午夜冥婚:閻王的心尖寵 只要對林氏好,這倆孩子指定能拿他當親爹看。

現在是真拿他當繼父看了。恩,下一步,讓這倆孩子拿他當親爹看才成。

有些話也不會和他說的,更別說這樣打趣開玩笑了。

一開始司徒清和兄妹倆對他還是有些陌生和猜疑的。

司徒清和這話讓君天高興的不行。這是和他親近的表現啊。真話假話,他還是聽得出來的。

司徒清和甚至還打趣君天:“嘖嘖,真有錢啊,我哥成個親,這就撒出去六十萬兩了,我出嫁的時候,至少要兩倍的銀子才成,否則我就不出嫁了。”

司徒清然也沒推辭,這反而讓君天心裏寬慰不少,銀子他不缺,可是家人和溫暖的家庭氣氛,他都惦記了三十年了。

林氏很滿意。

親爹能做到的,指定也不如君天了。

倒不是說看上了君天的銀子,而是君天對自己對自己和前夫所出的兩個孩子,真心不錯了。

林氏看着兒子的啥模樣越發覺得自己和君天成親成對了。

司徒清然自己都驚呆了。

君天不只是給魏玉暖給了十萬兩,還司徒清然的直接是五十萬兩。

可君天這邊給的銀票,自然就扎眼了。

魏玉暖的陪嫁銀票也就兩萬兩。魏家也是樹大根深枝繁葉茂的家族,這家裏的小輩兒多,成親的也多,家裏銀子再多,分配下來也沒多少東西。

君天給的是十萬兩銀票,這貨有錢,一年百萬兩銀子的賺錢呢。自然不心疼,可這手筆着實嚇着魏家的奴才了。

能貼身伺候魏玉暖,在魏家那也都是有見識的奴才呢。

魏家的下人也各個都瞪圓了眼睛呢。

沒想到婆婆這麼的大方,給她的是這麼好的東西。

可魏玉暖卻感激的不行,她魏家也就她祖母有祖母綠的首飾,都是傳家寶一類的東西呢。她祖母都身不得帶呢。

這祖母綠是好東西,可不適合年輕的人來帶。壓不住這色澤啊。

林氏給魏玉暖送的禮是一套祖母綠的頭面,還帶着玉佩和一對兒鐲子,以及一個戒指和一對兒耳環。

魏玉暖晚飯的時候補上了敬茶裏,可人還是虛弱的很。

他自己也是學醫的,自己都嫉妒的不行的。所以妹子低調是對的。

司徒清然看着妹妹的這手能力心裏嘆息。世人都以爲自己妹子是看的書多,才醫術高明的,自學成才,是多麼天才的人物,但是誰能想到,自家妹子其實是得了神仙才有的手段呢

故此也去看魏玉暖了,用異能趕緊的把魏玉暖體內的毒素都清除出去了,這樣纔不耽擱魏玉暖三天回門的日子。

司徒清然看到了中午,魏家那邊都沒個動靜,自然明白,魏家是準備暗地裏調查了。

再說了,君王和君王妃都親自來看自家昏睡不醒的小姐了。 純寢總裁無情妻 想來也是不在意自家小姐妹能去敬茶的事情的。

而魏玉暖起來的時候,這天色都快黑了。魏家的下人雖然着急自家小姐錯過去了給公婆敬茶的時辰,可更擔心小姐的身子骨。

君王府第二天,主子都知道魏家的事情。他們倒也不擔心,只提供醫療技術支持就成了,其他的還是少管爲妙。

奶嬤嬤自然

是把魏大人的身體狀況給說了,司徒清然頓時啞然了。還真的是救人一命了。

司徒清然問了一下魏府那邊的情況,奶嬤嬤心裏感激的不行,老爺要是沒解藥的話,只怕就不大好了。

剛一會去,這魏玉暖的奶嬤嬤就回來了。

轉身就告辭回去了。

司徒清然聽母親和繼父都這麼說,心裏也暢快了。

天知道,以前林氏多擔心貿然衝動的兒子。

林氏很欣慰,自己兒子成家了,也知道凡事多想想了,雖然有些事情,想法多餘了一些,可是能學會思考是一件好事情。

林氏則不擔心這些,看兒子眉頭深皺的,笑着開口:“清然,你不需要多想,你怎麼說也算是半個魏家人,而在你岳父岳母的心中,你是兒子一樣的存在,你不用擔心到時候和魏家人不好相見的問題,要是這問題真的不是魏家內部的問題,而是外在原因的話,那麼整個魏家都會感激你的。你就放心大膽的做你自己的事情,別讓人家挑理就成了。再說了,你是大夫,發現這種中毒的病患,你自然是先要救人的,你這是遵循醫德,其他的問題不是你該想的。”

毒醫狠妃 “哎呀,這京都裏面,多少家族都羨慕魏家呢,魏家的人真正的齊心,心也正,這沒成想也有這樣陰毒的人呢。”君天也只是感慨罷了,倒不是要笑話魏家。

君天聽完司徒清然說的話之後,整個人都笑了起來。

這個點兒林氏還沒睡,自然也不算是打擾林氏。

司徒清然交代下人們好好的照顧魏玉暖就去找君天和林氏去了。

不過自己岳父岳母都不是簡單人物,這事情既然這麼早就發現了,只怕那下手的人要倒黴了。

可是何氏的治家手段和林氏是不相上下的,魏家還能發生這樣的事情,司徒清然直覺魏家是攤上大事了。

司徒清然看着魏玉暖睡誰的樣子,心裏感嘆,自己家裏還算是好的。以前在司徒府,對他下毒的,都有林氏擋着,而且司徒府的人其實不多聰明,林氏也能對付的來。

魏玉暖喝完藥就睡了,其實算是半昏迷了。解毒,對體能也是一種消耗,魏玉暖之前拉肚子就已經失去了不少的力氣,現在的深沉睡眠,是身體自動調節的。

魏玉暖的奶嬤嬤回去的時候,魏玉暖已經喝了解藥了,可是整個人都沒精神,病怏怏的樣子。

何氏自然是和自己丈夫想法一致的。先要清除內鬼,這纔好知道下手的人是誰。

“這事情不易聲張,好在我多請了幾天假,暖兒回門之後纔去衙門上差呢。女婿不是讓人把藥方子都給帶來了我先喝着,等到暖兒和女婿三天回門的時候,讓女婿給府裏的人都看看再說。至於府裏,夫人是要徹查一下了,看看問題是出在咱們自己家還是府裏的人惹了不該惹的人了。”魏大人很沉穩的安排一樣樣的事情。

魏大人的神色就陰沉了。

Views:
71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