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之後的幾天里,張北羽穿梭在盈海,見了很多人,全程也都由萬里陪同。現在的萬里,儼然成為了四方真正的大嫂,走到外面氣場十足。大家,似乎都忘記了另一個人…

兩人先是花了一天的時間去渤原路逛了一圈,巡視自己的地盤,也算是慰問下面的兄弟。如今四方走上正軌,坐擁渤原路全部地盤,再加上四方樓、四方匯、四方典當三家自己的產業,可謂是正當蓬勃之際。

沒有人願意為你白白拚命,有的人為了錢,有的人為了名,有的人為了感情,各取所需。當大家看到四方無限美好的前景時,也都願意拼了命的往前走,同樣也願意更加死心塌地的追隨。

四方的這些人中,變化最大的當屬如龍了。自從做了渤原路的掌門,已經不可同日而語。

如龍用自己的積蓄在渤原路上租了一套門市房,這房子非常有格調,隱秘在一排喧鬧的門面之中,二層小樓,進門之後是個小院子,還有個天井。

這裡幾乎已經成為了如龍第二個家,他稱這為自己的指揮部。大長腿也退學了,全力輔佐自己的男人。相對來說,她在如龍身邊的作用並沒有萬里在張北羽身邊那麼大,但也能幫上不少忙。

如龍麾下的實力也愈漸強大,除了負責後勤的大長腿之外,由羅晉和佐威領銜全部人馬,有將近二十號人,且各個都是好手。

現在,如龍儼然已經自成一派。在張北羽能夠控制如龍的情況下,這是一個非常好的現象,只要管理得當,割地封王只會讓這個勢力越來越強大。

至少現在,張北羽還是能夠掌控如龍的。

兩人見面之後聊了很多,如龍還提醒他要做自己婚禮的主婚人。張北羽笑道,到時候你把稿子給我準備好就行了。

聊到中午,張北羽就把十四、王小闖他們幾個人全都叫過來,大夥在一起吃了頓飯。

下午,在萬里的陪同下,兩人先去療養院看望三寶。回來之後又馬不停蹄的去探望張耀揚。 第二天,楊飛一大早就聽到小幽吵吵嚷嚷的,昨夜回來倒頭就睡,現在他的頭都有些昏沉沉的。

躺在床上的楊飛微微睜開眼,外面黑漆漆的,天都還沒亮,他都不知道小幽又發什麼神經!

然而楊飛知道她的性子,不就是又嫌門漏風嗎,都懶的理她,自己都還困著呢!索性直接把被子蒙住了頭,就假裝沒聽到。

可是,怎麼聽小幽的聲音是在和誰打電話呢?

「喂,天還沒亮呢,不去!」

「你找他?他不在!」

……

楊飛直接從沙發上坐起來,看到小幽一臉怒意的舉著電話說著!

這又是誰把這小丫頭的美夢給打擾了,楊飛趕緊起身一把搶過了小幽手中的電話!

上面顯示的名子是劉思雨!

楊飛略微愣了一下,這劉思雨和上官雨靜可是閨密,這給自己打電話難道是上官雨靜出事了嗎?

停頓片刻,他還是把手機放在了耳邊,卻沒有說話。

「楊飛?」

「是我!」

「能借我一萬元錢嗎?我現在很急!而且我剛才打了好多電話,也只有你接了我的電話,我現在也是沒辦法了!」電話那邊的劉思雨很焦急的說道。

楊飛也能聽出劉思雨的語氣,而且不光如此,還有一種哽咽聲。

即然是急事,他便不能不幫,況且劉思雨雖然和上官雨靜是閨蜜,但一碼歸一碼,劉思雨最起碼還是他的同學。

「你把卡號發過來,我給你轉過去!」

「不好意思,楊飛,能麻煩你給我送一下嗎? 丹尼海格 我在鳳蘭公園呢?」

「在公園?」楊飛有點猶豫,他剛才可無意中瞄了一下時間,才三點半。

劉思雨可能聽出楊飛的不情願,又趕緊說道:「真的,楊飛,我不能離開這裡的,我真的是沒辦法了,看在同學一場的份上幫幫我行嗎?」

「好吧!那我過去給你打電話!」楊飛只能無奈的答應了,劉思雨都把話說成這樣了他也只能答應!

掛了電話,又把剛睡著的小幽叫醒拿了一萬元,惹的她一臉的怒氣。

楊飛直接無視,又交待了幾句,這才出了門。

半個小時后,當楊飛到達鳳蘭公園的時候,天已經是有點要亮的感覺,這還真的不能怪他,這時間,路上根本就連一輛車都沒有,包括計程車。

不錯,他是走著來的。頂著寒風,他站在公園門口給劉思雨打電話。

「您好,您所撥打的電話已關機!」

楊飛看看四周,真的有種被人耍了的感覺。。

再打!依然還是關機!

「這是怎麼回事?」楊飛突然有些不明白了。

仔細的回想了一下剛才劉思雨在電話里的話,覺得劉思雨並不像是和他開玩笑呀!

而且,劉思雨的聲音是很焦急的,似乎還是哭著。

「這是手機沒電了嗎?」楊飛想到。

也許就只有這種可能了,可是問題是這公園這麼大,根本就找不到劉思雨呀!

惟今之計,估計也只有等了,或許劉思雨手機沒電了以後會來公園門口找他。

十分鐘,半個小時,一個小時……

在五點半的時候,楊飛終於還是放棄了,壓根就什麼都沒有等到,甚至於楊飛試著喊了一下,根本就沒人回應他。

這找不到劉思雨,楊飛只好又折返回到了家。

小幽已經起來了,楊飛剛一進門,她就又抱怨門漏風!

「搬家!」小幽說道。

「那也要晚上呀,我還要上班呢!」

……

終於是哄好了這個姑奶奶,並且保證了晚上一定搬,這才又去補了會覺。

上午,當楊飛見到劉子括的時候,劉子括也說劉思雨給他打電話的事,只不過因為他睡的很死,直到早上才發現有這個未接電話。

兩相驗證之下,證明劉思雨並不是和自己開玩笑,而是真的有事。

楊飛當即又拔打了下劉思雨的電話。

「您好,您所拔打的電話已關機!」

依然是系統的提示音,這打不通電話,他就算是想幫也不知道如何幫呀!

這事先放在一邊,一早上的時間就在楊飛的認真工作中很快過去。

中午,楊飛和小幽去給夏家送飯,告訴了夏家好消息,楊飛覺得即然已經沒什麼危險了,就應該找一個更好的房子來住,這裡確實破舊了一些。

還有夏父的腿,真的應該去醫院好好治治。

楊飛和夏父聊著,而小幽不知又和夏憶雪在說些什麼,楊飛只能看到夏憶雪臉上吃驚的表情。

「真的謝謝你,楊飛!」夏父老淚縱橫的說道,他的情緒有些激動,他都不知道如何去感謝楊飛。

「這個沒事的,你和憶夢住院去吧!別耽誤了病情!」楊飛說道。

夏父的腿情況還好一點,只是夏憶雪,不到萬不得已他不能使用初級驅寒劑,就算按照昨晚老三提示的思路,這也是急不來的事!

只能先通過醫院,這是目前惟一的辦法。

只是這時候,夏父卻連忙擺手,卻並沒有說話,他又何嘗不想住院,可是沒錢呀,根本就住不起!

楊飛此時壓根就沒反應過來,他還以為夏父依然怕老三再來找他呢。

再三追問,楊飛卻是明白了。

「夏叔叔,這個你不用擔心,錢的事我會想辦法,你們先住院!」

「不行,這不行!」

……

夏父此刻是說什麼也不答應,楊飛已經幫了他們家很多了,這真要厚臉皮的接受,讓他的老臉往哪擱呀!

「夏叔叔,就算是我借你的,還不行嗎?你們先治病,你就算不為你自己考慮也要考慮考慮憶雪呀!」楊飛無奈的只好打起了親情牌。

夏父早已是泣不成聲,只好點頭答應。

下午,楊飛請了個假,專門把夏父和夏憶夢的住院手續都辦好,這又讓他忙了一下午。

中途接到了於坤的電話,當然是為了楊飛說自己會解毒的事,聊了幾句並定好了晚上見面后,楊飛是整整忙了一下午。

使喚小幽?還是算了吧,這丫頭一做家務就不開心,這升級后的開心值可是會降的。

要不,怎麼會已經周四了才百分之三十的開心值,這是又升又降的結果呀!

還有那隨機任務,小幽根本不給他發任務呀,還誘惑他要給他攢一個大的。

晚七點,老三又來接了!

只是這時候,楊飛的電話又響了…… 張耀揚的手術很成功,並且已經出院,在以前全盛組的房子離修養。

再次來到這裡,張北羽一陣唏噓,回憶被拉回了渤原路的決戰。

以前,這裡嘰嘰喳喳的很熱鬧,以前這裡有七個人。現在,冷冷清清毫無生機,那七個人到現在也只剩下豆芽一個人。

除了五個進去頂包坐牢的以外,還有一個受了重傷,恢復的好,最多也就是能夠生活自理,多餘的事做不了。江南給了那個孩子一大筆錢,並且給他承諾,如果想留在盈海,四方可以一直養著他。

現在,這間房子里就只有豆芽、張耀揚和裴智妍三個人。

豆芽還是一如既往的機靈,見到張北羽和萬里笑嘻嘻的打招呼,嘴甜著呢。

張北羽雖說跟張耀揚的關係算不上非常好,至少沒有江南那麼好,但也不差,還能聊到一起。

看著曾經生龍活虎,如今躺在床上的人,張北羽心中不免升起一陣自責。好說歹說,張耀揚當初也是為了自己受傷,雖然回頭想想,非常不值得。

張北羽向他承諾,等他好了之後,重建全盛組,並且仍然由他帶隊。

張耀揚對此還是很有自信,整個四方,最適合帶這支隊伍的人就是自己了。十四,年紀有點大,比全盛組的人大了七八歲,很可能會出現溝通方面的問題。王小闖,有衝勁,夠熱情,可少了一分沉穩。麻桿、石志權沒有領導能力,白骨更是不問世事。

所以說,真正能夠領導全盛組的人還得是張耀揚。可是,他想要的,很有可能不止全盛組…

這段時間,他曾不止一次向江南表達過自己的不滿。這所謂的不滿,說到底還是張北羽欽點如龍做渤原路掌門,在他看來,大家至少要公平競爭一下。

張耀揚素有野心,這一點,在三高的時候就得到了印證,只不過後來被江南給壓住了。當然,有野心並不能代表什麼,只能說這個人很有上進心,願意為了成功而付出,更談不到什麼背叛亂七八糟的。

一個人可以擁有很多種獨特的性格,一種種性格拼湊在一起,形成了一個個個性鮮明的人。張耀揚就是如此,他有能力,有野心,講義氣,重感情。在他看來,江南對自己有知遇之恩,想要還這份恩情,很簡單,就是把自己這一輩交給江南。

代價就是,他必須要把自己那隨時都有可能爆發出來的野心,深深的埋在心底。

……

第二天,張北羽讓萬里回海高,畢竟她現在還是學生,沒幾天就放寒假,請了這麼長時間的假,總得回去跟老師打個招呼吧。而他自己,在送走萬里之後,一個人開車去了趟白馬。

讓他想不到的是,這一次與齊天見面的地點,竟然是在醫院。

到了白馬之後他就給齊天打電話,但一直沒人接,後來給陸乘風打電話才知道。 公主嫁到:莫少,請接招 齊天在前兩天的一次火拚當中受了傷,現在正在醫院休息。

張北羽聞訊趕到醫院,在一間私人護理的病房中見到了齊天。幾面之後,第一件事就是詢問傷勢,還好,傷的並不是很重,只不過,可能要手臂上留下一道刀疤了。

齊天笑道:「等刀疤恢復好了,就去紋身蓋住。」

張北羽深深的看著他,心中不禁感嘆。世上最殘酷的莫過於時間,它能夠奪走一切,改變一切。

曾經那個帥氣英俊的白面小生,那個痞氣十足的天選之子,在經過這段時間在白馬的磨練之後,更加成熟穩重,臉上平添了幾分滄桑,整個人也消瘦了不少。但值得欣慰的是,儘管如此,齊天的狀態看上去還是不錯。

這一整天,張北羽都在病房度過,反正自己也沒事就陪著齊天嘮嗑。

對於齊天,四方的幾個高層,尤其是張北羽、江南和立冬始終都是抱著感激之心。當初面臨一次次的危機,如若不是齊天,四方也不會發展到今天這個地步。

「知恩圖報」這個成語,大概是張北羽最早理解的一個成語。在他很小的時候,張父就是這樣教導他。所以,他也一直跟身邊的人說:如果有一天,天哥需要我們,必須全力以赴。

「小北,你現在混起來了,徹底控制渤原路,比我還凶。」齊天面帶欣慰的笑容,看著他說道。

張北羽淡淡的笑了笑,「天哥,如果以前沒有你幫忙,我們早就散了,也不會有今天的四方了。所以說啊,如果有一天你需要我們,我可以代表四方向你保證,一定隨叫隨到!」

「哈哈!」齊天轉頭看向窗外,一陣大笑后,抬手點了點張北羽說:「我就知道,你小子准靠譜!行啊,這也算是我沒看錯人!」

張北羽謙虛的笑笑,閑扯了幾句之後,他覺得自己有必要關心一下齊天的近況,於是開口問道:「天哥,咱們天門最近在白馬怎麼樣?」

齊天露出個些許得意的笑容,回道:「還不錯。雖然白馬還有不少勢力盤踞,但是除了白馬幫之外,幾乎沒人能撼動我了。天門上上下下五十多個人,正是鼎盛的時候。」

張北羽笑著點點頭,他可以想象到,齊天在統領這五十個人的時候,有多麼意氣風發。當初,三高對戰職專的時候,他可是親眼看見過齊天的王者之風。

這種氣勢,是很難學出來或是練出的,跟天賦有很大關係。直到現在為止,張北羽也覺得自己在這方面比不上齊天。這或許就是天生,這一輩子,張北羽可能都不會擁有這種王者之風,但是,他卻能在戰場上化身令敵人膽寒的惡魔。這,大概就是人與人之間的不同。

齊天不會騙張北羽,也就是說,天門在白馬應該已經度過了最難熬的時期。可令人遺憾的是,齊家如今已經開始衰敗,否則,以齊天的本事加上強大的背景支撐,現在的天門或許有更高的成就。

想到這,張北羽不自覺的問了一句:「天哥,家裡那邊現在怎麼樣?」

齊天楞了一下,似乎是沒想到他會問這個問題。其實張北羽也不是有心的,畢竟這種涉及到zheng治方面的事比較敏感。

不過,齊天還是很給面子,簡單給他說了幾句。

「新官上任三把火,每個人都一樣,剛上台之後總是想搞出一些跟前任不同的東西,以彰顯自己的才能。新來的省長很重視盈海,說白了,就是想安插自己的人進來。可我父親擋在那,他必須要除掉我們齊家的勢力。」

說完這些,齊天沉吟了一下,忽然又一笑,說道:「當然了,他也沒有那麼容易能扳倒我們齊家。這裡面的水太深,不是一兩句話能說完的。」

「小北…」忽然,齊天沉下聲音叫了一句。張北羽本能點點頭,「天哥你說。」

「其實,黑道上的事說起來,複雜也複雜,簡單也簡單。但是白道上的事,沒有簡單的,zheng治這兩個字,不是我們這些人能碰到。聽哥的,以後無論你到了什麼程度,能不進白道就別進,在那裡面,死的也許比在黑道還快。」 是個陌生的號碼,楊飛還是接起了電話!反正接聽免費,又不掏錢。

只是,對方根本不說話呀!

「你好,請問你是?」

Views:
47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