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服務員連忙點頭,轉身離開了辦公室。

「葉天,你知道是什麼人要見你嗎?」

姜嫣然有些擔憂,聽到對方指名要見葉天,以為多半是來尋仇的。

畢竟她知道葉天的身份不凡,但也知道葉天也得罪過不少人,否則葉天奪去她身體的那天晚上,也不會與人打得如神仙一般了。

說起來,還真是神仙打架,自己這凡人遭人啊!

「不知道!」葉天直接摟住姜嫣然說道,「去看一下不就知道了嗎?」

說著,便摟著姜嫣然出了辦公室,來到了外面的吧台。

看到葉天出來,袁虎迅速的上前,神情越發的恭敬,「葉先生,這幾位是隔壁市來的,說是有事要找您!」

自從那天,親眼目睹對人或為所發生的所有事,眼見著能在整個海西省都能叱詫風雲的世家子弟,都不得不跪在葉天面前哭誠求饒。

以及那帝龍會所的老闆,同樣是能叱吒海西風雲的世家女,在葉天面前也是如此的恭敬,言語中更是透著溫柔。

至於自己的老大,葉天面前更是恭敬的不得了,恨不得跪倒在地。

事後更是交代,自己絕對絕對不可以若葉天生氣,否則不用他出手,自己鑽進麻袋跳陵江去。

哪裡會不知道葉天便是那近乎神仙的人物,所以這時候袁虎的態度,恭敬得簡直都想喊爹了。

葉天擺了擺手,看清對面的人後,他已經知道究竟是怎麼回事了,淡淡的一笑道:「荊老闆,倒是挺守信的嘛!」

原來這次過來的人,便是荊忠,之前帶著吳大師和帝都商人,想要設局坑蒙江陵市乃至海西省這邊的富豪。

結果因為不知死活,挑釁到葉天頭上,被葉天當場戳穿。

以至吳大師惱羞成怒動手,卻被葉天摧枯拉朽的打敗,只能狼狽的詐逃。

至於荊忠,則被葉天命令三天內,拿出1.5個億來買命。

如今正好是第三天,這人出現在這裡,自然是拿錢來了。

果不其然,一看到葉天,荊忠頓時滿頭大汗,一臉驚恐的上前,先是恭敬的鞠躬行禮,然後顫聲開口。

「葉大師,之前是小的有眼無珠,如今已經帶著錢過來,都在卡裡面,一分不少,沒有密碼,請您饒過小的吧!」

說話間,恭敬的遞過來一張皇家銀行的銀行卡。

葉天淡然接過,說道:「很好,這事就這麼揭過了,不要再有下次,否則後果你知道的!」

荊忠頓時大喜,「多謝葉大師,多謝葉大師了! 婚後追妻:顧少,求放過 不會了,不會再有下次了!」

「那你走吧!」

葉天不耐煩的揮了揮手,轉身看向姜嫣然,如同趕一條狗一般。

荊忠如蒙大赦,不敢露出任何不滿的神情,趕緊轉身,帶著人離去了。

在經歷了之前葉天和吳大師那如神仙打架般的場景,荊忠可是徹底的明白,眼前這葉大師絕不是他能招惹的,根本不敢有任何的不滿。

在荊忠帶人離去后,葉天也跟著姜嫣然一起出了酒吧,回姜嫣然的住所去了。

路上,姜嫣然不禁問道:「葉天,那人是怎麼回事?他為什麼會給你那張銀行卡的?

那可是皇家銀行九龍卡,裡面至少得存有上千萬啊!」

「千萬?」葉天一笑,「卡裡面有1.5個億,是那人之前招惹我的買命錢!」

「一……一點五個億?」

姜嫣然整個人都僵住了,瞪大著美眸,露出不可思議的神情,一時間根本想象不到1.5個億得是多大的一筆錢。

「叮!裝逼成功,恭喜宿主裝出個高富帥的逼,逼格+30。」

聽著系統的提示,葉天無處吐槽,將卡放到呆住的姜嫣然手上,說道:「這卡交給你保管了,隨便花!」

姜嫣然眨著大眼睛,一臉如夢似幻的神情,看了看葉天,又看了看手中的卡,最終兩眼一翻,居然幸福的暈過去。

「我去,這樣就暈了,心理承受能力也太低了吧!得,我還得背她回去!」

葉天趕緊摟住姜嫣然,伸手在她的脈搏搭了一下,發現並沒有異狀,只是情緒過於激烈才導致的昏迷,不禁無奈的吐槽。

回到了姜嫣然的住所,正準備用真元喚醒她,在看到她的臉上有著明顯的疲憊。

剛想起這兩天以來,自己折騰她都折騰非常的晚,難怪會這麼疲憊。

感受了下體內的六欲之火火種,並沒有再次複發的樣子,葉天也就沒有喚醒姜嫣然了。

想到六欲之火,葉天就想到夜破城,一想到夜破城,葉天就想到了許久沒有去找過得夜星雨。

這夜破城的六欲之火,來自於海外魔修聯盟的神秘道士,顯然眼下這大陣將要崩潰。

葉家背後那神秘道士的目標,一定也和此有關,夜星雨恐怕只是摟草打蛇,順手而得罷了。

那神秘道士這麼久都沒有動靜,定是有所謀算,不動則已,一動驚人。

如今大陣崩潰,再至整個江陵市已經有風雨飄搖的前兆,對方也一定蠢蠢欲動。

恐怕自己得去夜星雨那裡一趟,看看情況,防止對方得手還不自知。

當下,葉天在給姜嫣然蓋好被子后,又用真元給她舒緩了身子的疲勞,這才帶著小狐狸離開,趕往江心島別墅區。

到了別墅,葉天直接推開門走了進去,不等她反應,便有一道黑影襲來。

感覺黑影的威脅不大,葉天直接伸手接住了黑影,耳邊同時傳來了一道女子嬌嗔。

「臭葉天,放開我的腳!」

聽到這聲音,葉天這才看清楚,偷襲自己的居然是喬勝男,不禁疑惑道:「你怎麼會在這裡的?」

「先放開我的腳啊!」

因為腳被葉天拿著,喬勝男兩腿大張的面向葉天,早已經羞紅了臉,讓她想起了當初學校里,天台上的那一幕。

葉天這才反應,趕緊放開了喬勝男的腳,說道:「不好意思,要不是你偷襲我,我也不拿住你的腳!」

「哼!」

喬勝男冷哼一聲,葉天一轉身,走進了大廳。

「你還沒告訴我,你怎麼會在這裡的?」

見喬勝男沒有回答,葉天只能繼續追問,現在也走進了別墅大廳。

大廳里,夜星雨正無聊的擺弄著桌上的東西,一見到走進來的一天,頓時驚喜的叫道:「呀,葉天,怎麼來了?」

「沒什麼!最近江陵市有些事要發生,所以我過來看看你,以防出現意外!」葉天說道。

看了一眼把頭擺過去,擺明了不想和自己說話的喬勝男,真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又得罪了她的葉天只能苦笑問道:「對了,她怎麼會在這裡的?」

「哦!我一個人太無聊了,所以便將喬姐姐叫來陪我,她也住在這別墅區的。」星夜雨說道。

葉天這才恍然,先救喬勝男的時候,她就是住這個地方的。

想到當初救下喬勝男時的情景,葉天不禁心生疑惑,當初的扶桑人為什麼會攻擊她,而且發也再沒有這樣的情況發生。

最開始,葉天以為那個影武者,是之前遇到的西扶桑人。

可不久前,摛下了竹中至映,從他的記憶中得知,除了之前被葉天幹掉的竹中至幛之外,今川秀次那邊的人並沒有在缺員過。

既然不是今川秀次他們動了手,也就難怪之後沒有後續攻擊,可這就讓葉天感到更加奇怪了。

如果不是那些西扶桑人乾的,那又為什麼會有扶桑影武者會攻擊喬勝男,顯然這不可能是無緣無故。

心裡想著,葉天不禁看向喬勝男,總覺得這件事情沒那麼簡單,你打算詢問他最近有沒有遭遇什麼奇怪的事情時。

夜星雨卻看到了葉天身邊跟著的小黑,頓時驚喜的叫道:「哇,好可愛的小狗,哪來的?快給我抱抱。」

可沒等夜星雨伸手抱住小黑,小黑便已陡然性情大變,彷彿看到敵人般齜牙咧嘴的低吼。

「小黑,她不是敵人,不許亂叫。」

葉天本以為這話一出,小黑會安靜下來,可沒想到小黑依舊如臨大敵,就發出陣陣的低吼。

見此情況,葉天不免心生疑惑,莫非小黑感應到了什麼,讓它產生了敵意嗎?

葉天記得最開始會遇到夜星雨時,便是因為那神秘道士覬覦她體內的東西,而她也說過曾經幾次做夢,夢到了一個神秘女子。

那時候,葉天就猜測夜星雨所夢到的女子,便是神魂之類的存在,也和他體內的東西有密切的關係。

之前小黑能夠吸收邪氣,顯然對陰邪之物有較為靈敏的感應,而神魂便是份屬陰物,所以才會有這樣的反應。

葉天見到小黑這副模樣,也確定夜星雨夢見的那個女子就是一道神魂,而且便因在夜星雨體內的那件東西中。

就在葉天思索之時,夜星雨見到小黑這副模樣,也嚇得往葉天身上躲:「啊!

這是什麼狐狸啊?怎麼這麼凶,它是不是要咬我啊?」 見夜星雨緊緊抓著自己的胳膊,嚇得身子直往自己身上靠,忙說道:「放心,我警告過它了。

這小東西很通人性,它肯定是不會咬你的,不過你居然能讓它看你很不爽,也說明你果是個怪胎。」

可葉天話音剛落,就發現小黑已經撲上來了,一副作勢要來咬夜星雨的樣子。

葉天滿頭黑線,從來都是他打臉別人,沒想到今天居然被一隻狐狸給打臉了,而且還是自己的寵物,這算不算大水沖了龍王廟?

「啊!葉天,你剛才不是說它不會咬我的嗎?現在它過來了,快救我啊!」

小狐狸一撲過來,頓時夜星雨嚇得臉色都白了,整個人直接撲在了葉天身上,雙手緊緊摟住了葉天的脖子,雙腿更是夾在了葉天的腰上。

這一下,葉天只感覺滿香入懷,更有柔軟觸感傳來,早已開過葷,裡面又有六欲之火作祟,這下立馬就起了反應。

葉天苦笑,立馬對小黑喝道:「小黑,我不是說了不能咬嗎?你怎麼不聽話?」

小黑這才收斂了一些,有些委屈了啊嗚幾聲,望向夜星雨依舊敵意滿滿。

「好了,它不會咬你了,你快下來吧!」

身體的反應,讓葉天很有些尷尬,就怕這小丫頭等下要是反應過來,那自己可就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可夜星雨卻依舊緊緊摟著葉天脖子不放,驚恐的看著小狐狸說道:「我不!

你讓它走開,這隻小狐狸太凶了,我不想再看到它,你讓它走開,我才下去。」

「我去!男女授受不親啊丫頭。」葉天無奈的搖搖頭,對著小黑髮出命令,「小黑,快走開,到一邊待著去。」

小黑搖著頭,烏溜溜的大眼睛仍舊盯著夜星雨,絲毫不打算按照葉天說的去做。

「丫的,這小東西怎麼不聽話了?」

葉天更覺得尷尬了,身為主人,發出的命令,小黑居然不聽。

葉天覺得這狗簡直太不給自己面子了,有些考慮要不要把它還給系統,免得一再打自己的臉。

這時,夜星雨臉色突然一變,從葉天身上下來,身上散發出了極度的陰寒,便聽她冷喝一聲:「滾!」

話落的一瞬間,整個屋子猶如下起了暴雪一般,溫度徒然下降了十幾度,一下子由炎炎夏日來到了三九寒冬。

「啊嗚……」

之前沖著夜星雨凶相畢露的小黑,被夜星雨這麼一喝,頓時嚇得沒了脾氣,夾著尾巴往葉天的身後躲,一副對夜星雨極為害怕的樣子,很明顯的欺軟怕硬。

喬勝男也被夜星雨這一喝嚇到了,看著夜星雨彷彿第一次相見一樣,忍不住驚訝道:「小雪,你怎麼了?」

說話間,屋子的溫度還在下降,喬勝男情不自禁打了個冷顫,彷彿入了冬天似的。

「你不是小雪!你到底是什麼人?」

葉天也是神情一變,看著性情大變的夜星雨,厲聲喝問。

夜星雨看著葉天,冷笑了一下,沒有回答,而是回頭久久的看著喬勝男,讓喬勝男都覺得有些莫名其妙。

片刻后,夜星雨開口道:「天機復生,眾是入塵,原來是這個意思嗎?我明白了!」

話音一落,只見夜星雨身子一顫,又恢復了原先的模樣,一副嬌憨無知的樣子。

她看了看葉天,又看了看喬勝男,見兩人都一直看著自己,不禁問道:「怎麼了?你們怎麼都一直看著我?」

隨著夜星雨恢復原狀,屋子的溫度也恢復了正常,似乎剛才的一切都只是幻覺。

可葉天清楚的知道,剛才那不是幻覺,而是夜星雨被鬼上身了,嗯,不對,說得確切些事神魂附體了。

顯然剛才夜星雨的異狀,便是其體內的女子附體在了夜星雨身上,否則夜星雨不會有這麼大的變化,更不可能說出那樣的話。

這個女子一出現,溫度便驟然下降,看樣子和她所修鍊的功法有關,而且威力看著並不簡單,這讓葉天也不由一驚。

「小雨,你剛剛的樣子好嚇人啊! 億萬盛寵:陸少,別撩 就好像變了個人似的。」

喬勝男在確認了夜星雨彷彿恢復正常后,方才小心翼翼的上前,仔細的打量著夜星雨。

夜星雨一怔,大眼睛轉動著,心中也是有些疑惑,暗道我剛剛變了個人似的?那肯定是我體內的那個女子做的。

不過,她想起女子以前在夢中,曾經不許她將這事說出去,所以便說道:「沒有啊!

我還是我啊,什麼變了個人,你一定是看錯了吧?」

葉天聽著夜星雨這話,自然知道夜星雨在撒謊,喬勝男雖然練過武功,但仍舊算是普通人,看不出來。

可他能看不出來嗎?

而且剛剛那個女子的莫名冷笑,以及最後看著喬勝男,所說出來的那句古怪的話,讓葉天都不由得心驚,更難以確認夜星雨體內的這個女子到底是好是壞,?

而且之前夜星雨不是說過,這女子已經被神秘道士所封印嗎? 傲嬌總裁:甜妻漫漫追夫路 那她怎麼突然就附體在夜星雨身上了?

莫非是道士的封印失效了,所以這個女子神魂現在蘇醒了?還是說其實她根本就沒有被封印住!

Views:
42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