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炳昌說道:「這事可能和王亮還真有關係呢。」

羅小冬奇道:「你剛才說是新勢力?」

蘇炳昌說道:「王海這小子,有兩下子,他去私下會見了一個人,就是蕭坤的一個表親,叫蕭龍!」

羅小冬奇道:「蕭龍?這個人是誰?」

蘇炳昌說道:「蕭坤的表親,和蕭坤關係很差,基本上是大仇人的狀態。」

羅小冬點頭,說道:「也就是這事,和蕭坤還有他的手下小老弟趙兵沒什麼關係了?」

蘇炳昌點頭,說道:「對,但是和馬氏一族,卻有關係!」

羅小冬完全糊塗了,說道:「馬氏一族,不是馬懷安召回去了嗎?也不和我打了,怎麼會毒殺我的八眉豬呢?」

蘇炳昌說道:「馬氏一族沒有毒殺你的豬,但是馬氏一族卻曾經和蕭龍合作過,蕭龍今年四十九歲,是個狠角色!」

羅小冬點頭。

蘇炳昌說道:「這蕭坤呢,有個幾個表親,大部分,都是蕭坤的手下,蕭坤本人也是個狠角色,但是唯獨這個蕭龍,卻是一樣的狠角色而不投靠蕭坤,自己獨立自立門戶的。之前在我國西南,現在回來了!」

羅小冬說道:「西南不是江南省嗎?」

蘇炳昌說道:「那是正南方,西南方還是川蜀之地,江南毛啊!」

蘇炳昌做了個手勢,接著說道:「對了,這箇舊部下,投靠了蕭龍,然後,蕭龍又和王海有關聯,然後蕭龍和馬氏一族,也有關係,總之,馬氏一族沒直接指派人來毒殺你的大肥豬,但是這個授意,很可能來自蕭龍。」

羅小冬漸漸有點明白了,說道:「這箇舊部下叫什麼名字?」

也就是蕭龍的這個新部下。

蘇炳昌說道:「這就是怪異的一點,目前還不知道,蕭龍不肯透露他的名字,對他甚為保護,而楚老大,則對人宣稱這個人早已經離開自己的夜總會了,不在那裡幹活了!」

羅小冬點頭。

又聊了一會,羅小冬離開飯桌,而白珊珊,則急著回去工作,羅小冬說道:「白珊珊,要不你把工作辭掉吧?和我一起做生意,開飯館,管理養豬場什麼的!」

白珊珊笑道:「夏璇拍完這兩部戲,估計就要和你一起當養豬場的管理員了!」

夏璇說道:「我正有此意。」

羅小冬幸福的看著兩個人,說道:「對了,晚上一起吃個飯吧?」

夏璇說道:「行啊!只是白珊珊可能要回去上班,他是請了假回來的。」

羅小冬說道:「白珊珊,你真的不能辭職嗎?現在的官場,村官還好些,但是再往上升,就是爾虞我詐了。不是那麼好當的。我覺得精力放在爾虞我詐上,不如辦企業,給老百姓多創造一些普通的就業崗位,你覺得呢?」

夏璇說道:「這樣的話,也是一個不錯的主意,白珊珊,你怎麼看?」

白珊珊凝神思考,過了一會兒,說道:「這樣吧,夏璇的兩部戲,要拍到明年夏天,是吧?」

夏璇點頭。

白珊珊說道:「我也干到明年夏天,然後一起辭職陪你,你看如何?這段時間,足以讓我明白未來的路該怎麼走,是吧?而且,當村官,有效的鍛煉了我,讓我從一個膽小怕事的姑娘,變成了一個勇敢的人。」

羅小冬說道:「好吧,那,今天能再請假嗎?」

羅小冬補充道:「我們晚上來個三人晚餐,你看如何?」

白珊珊說話道:「下午村裡的硬化路面有一個重要的會議,我得參加,不能了,改天把!」

羅小冬說道:「那好吧,就這樣吧,我送你!」

白珊珊擺擺手,說道:「你還是陪陪夏璇吧,她宣布息影,這心理落差該多大啊,她才是最需要你陪伴的人。」

羅小冬點頭。

夏璇說道:「我還好,我其實早有退隱江湖的心。其實整個娛樂圈,也是一個大的江湖,外人難以理解這裡面的浮沉。」

羅小冬說道:「我會努力的,我會儘力去做好我自己,爭取無愧於你們對我的愛。」

送走白珊珊,羅小冬和夏璇一起叫了廚房的一點飯菜,一碗打滷麵,兩份小菜。

夏璇說道:「我現在還得保持身材,打滷麵給我半碗就夠了。」

羅小冬說道:「你吃吧,剩下的我吃!」

夏璇看了一眼羅小冬,眼神中充滿甜蜜。

羅小冬說道:「行了,別這麼看著我,看的我骨頭都酥了!」

夏璇說道:「好吧。」

然後,過了五個小時,天色已經黑了,羅小冬帶夏璇回到了自己的屋子裡,問道:「你什麼時候回去省城的公司?」

夏璇說道:「我三天後要走,去拍戲,劇組三天後要在省城做一個開機儀式,我必須得到場,何娜給我簡訊了。」

這些時間以來,何娜一直在和吳強用簡訊息溝通,吳強大概知道了夏璇喜歡羅小冬的事實。氣得直跺腳。

但是吳強拿夏璇沒什麼辦法。

吳強說道:「這夏璇太傻了,這麼八面玲瓏的一個人,怎麼可能愛上羅小冬這個小傻蛋?」

何娜說道:「可是現在就發生在眼前了,事實就在眼前,你說怎麼辦嘛!」 吳強憋了一肚子氣,沒地方發火,好好的一棵搖錢樹,就這麼跑了,這要給公司帶來多大的損失啊!

另一邊,羅小冬帶著夏璇來到了自己的房間。

羅小冬的房間,是租用的整個的一層裡面的一個單間,大概三十來平米,挺大的。

而旁邊呢,旁邊的房間,就是郭大路的和胖子的,三個人並排住著。

這時候,羅小冬說道:「我真感覺跟做夢似得!」

夏璇邊脫衣服,邊說:「我覺得也是!」

然後,過了一會,夏璇幽幽說道:「白珊珊真是一個好人!」

羅小冬說道:「對了,白珊珊跟我說,第一次要留給她!」

夏璇差點一口水噴出來,說道:「什麼?」

羅小冬說道:「對了,就是,我,我怎麼說呢?我還是個處男呢!」

夏璇笑道:「我聽白珊珊說過。哈哈!」

羅小冬說道:「你別笑,現在,今天晚上我不能跟你在一起,我得留給白珊珊,這是她的要求!」

羅小冬說完,夏璇憋住笑,說道:「行吧,那你可要忍住啊!」

說完,又脫了一件衣服下來,秋天的衣物本就不多,很快就剩下內衣內褲了,露出絕美的曲線。

羅小冬轉頭就睡,絲毫不看美女。

夏璇上前,幽幽說道:「我睡了哈!」

然後也躺下來,但是兩個人都睡不著,開始聊天。

夏璇說道:「我這兩部戲,其中有一些戲,是吻戲,你不會介意吧?」

羅小冬說道:「隨你,我不認識你之前,你不是也經常拍吻戲嗎?」

夏璇說道:「但是現在不同了,現在我是有主的人了呀。」

羅小冬笑道:「行吧,你只要別過度,就好,對了,你說,現在拍戲的時候,那些男演員,會趁機占女演員的便宜嗎?」

夏璇想了想,說道:「會,但是不普遍,因為一部戲里,吻戲其實很少的,占的篇幅不大,而且現場那麼多人,如果你趁機占演員的便宜,大家都會看的出來,有失身份,但是有的男演員,趁機邀請女演員約會,進而泡妞,這是有的,正常的。」

兩個人又閑聊了一會,這時候,羅小冬慢慢的平復下了心情,睡入夢中。

而夏璇則沒睡著,看著窗外和天花板。

這是在羅小冬在金海市租住的樓房裡,樓房不錯,所以天花板也裝修了,也不錯,不似羅小冬的祖屋,連個頂棚都沒有,只有橫樑。

第二日早上羅小冬被一陣溫柔的撫摸給弄醒了,羅小冬一看,不是夏璇,而是白珊珊。

羅小冬驚道:「白珊珊,你怎麼來了?」

然後驚坐起來,白珊珊笑道:「你真是個老實人,你還真聽話啊!」

羅小冬想了想,知道是昨晚沒和夏璇上床的事,羅小冬說道:「對別人我可能不老實,對你們兩個,我算是掏心置腹了!」

但是實際上羅小冬想到,自己的仙力自己並沒有透露給他們兩個,所以並不算什麼掏心置腹了。

但是羅小冬想,自己的仙力,自己應該還沒到時間告訴她們兩個。

忽然羅小冬想到,現在不如成全了自己吧?

於是上前,擁吻白珊珊,然後白珊珊笑道:「吃飯了,以後把!」

羅小冬說道:「現在幾點啊?」

然後看了看手機,羅小冬沒手錶,所以看了看手機上的時間,已經七點半了。

羅小冬說道:「呀,已經七點半了呀?」

白珊珊點頭,這時候,夏璇說道:「快起來吧,看看今天的新聞。」

羅小冬打開手機瀏覽器,看到大篇幅的報道,都是夏璇將退出娛樂圈的消息,然後附帶著羅小冬和夏璇握手牽手的照片。

羅小冬說道:「對你下部戲的票房,是否有影響?」

夏璇說道:「我暫時可以不公布信息,說我們只是好友,也可以公布,然後秀一波恩愛,但是如果是欺騙粉絲,是有一定的風險的,那就是下部戲票房的風險,不過我簽訂的協議,都是對我有利的,所以不構成什麼威脅。」

羅小冬點頭。

夏璇坐下來,整理了下衣服,說道:「對了,你昨晚真的不想嗎?」

白珊珊也在笑,說道:「你呀,其實你就是跟夏璇上了床,我也不會怪你的。」

羅小冬說道:「這是早晚的事,我不著急。我覺得該是我的就是我的,槍也搶不走!如果夏璇後悔的話,現在還來得及的。」

白珊珊說道:「你真是真誠,行了吧,吃飯吧,今天估計會有更多的媒體在等待。」

羅小冬說道:「你來的時候,看到媒體了嗎?」

白珊珊說道:「沒看到,太早了,記者也要睡覺的嘛!」

這時候,果然,有人敲門了,胖子在外面開門,說道:「誰啊?」

一出門,胖子穿著短褲拖鞋的樣子,就被拍攝了下來,胖子急忙說道:「你們幹嘛?」

這時候,有人就問道:「羅小冬和夏璇在嗎?我們想採訪他們兩個!」

然後是一堆記者湧上前來。

胖子說道:「我是羅小冬的兄弟,你們別費心機了,不接受採訪。」

然後準備把門關上,這時候,郭大路出來了,說道:「啥?我接受採訪,來來來!」

記者問道:「你是誰啊?」

郭大路說道:「我是羅小冬集團副總,羅小冬的鐵哥們好兄弟,怎麼了?」

記者問道:「你知道羅小冬和夏璇同居了嗎?」

郭大路想起昨天的失言,說道:「不告訴你,無可奉告!」

然後記者問道:「那你還接受採訪?」

郭大路把上衣脫掉,然後當場開始練武功,展示了一下自己的馬甲線和六塊腹肌,說道:「怎麼樣,咱的肌肉壯實不?」

記者們紛紛拍下,然後說道:「你能講一點你朋友,哦不,你兄弟羅小冬的事嗎?」

郭大路想了想,說道:「我兄弟羅小冬啊,他可能是我見過的最能打的人,他的武功天下第一,古今中外,無出其右,嗯,我這麼說不是誇張啊,實在是羅小冬的力道太大了,我覺得就算是白老大重回江湖,也不一定是他羅小冬的對手,這世界上,青出於藍而勝於藍,這樣的例子太多了。」 夏昭衣看向那些士兵,長槍已被他們收回去了。

夏昭衣鬆開手,從燈柱上跳下,說道:「消息我已帶到,他們是不是要亂你們的軍心,你們自己去想。我今日搶了你們兩匹馬,希望看在我送信有功的份上,你們能放過這兩個士兵。另外,我朋友不會騎馬,昨日是踩著大水過來給你們送信的,幸得他命大,沒有被那個守衛害死,我現在需要帶一些葯和紗布回去,你們能給我點嗎。」

趙秥神情嚴肅,定定的看著她,半響,點頭說道:「好。」

他看向袁天慶:「照她說的去做。」

袁天慶領命,看向那邊的女童,皺眉道:「跟我走吧。」

夏昭衣點頭,收起手裡面的綠鞭子,頓了頓,又朝趙秥看去,忍不住問道:「那你們現在作何打算,是要留下,還是繼續離開?」

趙秥心緒極亂,朝何川江看去。

何川江也心情複雜。

如果這個女童說的是真的,那麼很多情況就會跟他先前想的所去甚遠。

何川江當初之所以想要說服趙秥棄城,最大的原因在於他以為他們已被朝堂拋棄。

明知道不會有救援,還苦苦在這邊等著,不是自囿於亡途的傻蛋,又是什麼。

而如今的說法,朝廷沒有拋棄他們,江平生是因為道路不通的原因才過不來,同時又有人在暗中阻攔,切斷了江平生送口信的人。

可是,繼續等下去的話,只有兩石糧食,又能撐的上多久?

「有些話我本不該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說,」女童這時又道,看著何川江和趙秥,「但我現在還是想問,你們二人於心何忍,竟捨得拋下這城中百姓而去?」

趙秥一頓,朝女童看去。

何川江皺眉,沉聲說道:「小姑娘,很多事情你是不懂的。」

「也許我是不懂,但我知道,軍人當為忠義而存,為國為民,血不流干,死不休戰,趙秥,你絕不是一個能舍百姓而去的人。」

「你懂什麼!」袁天慶正在等她,暴躁嚷道,「個頭才到我腰高的小丫頭片子,你什麼都不知道!」

Views:
43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