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三,你回來,你不是他對手!」拓跋九羽喝道,聲音痛苦。

天演子大怒:「滾走,你是誰?」

「修為這麼低,也敢英雄救美?」吳萱冷笑。

高信音也是很鄙夷的看著洪錚:「區區剛剛踏入孕骨的小子,想挑戰神候大人的威嚴嗎?」

耶釋漁夫看了洪錚一眼,臉上忽然出現了不耐煩之色。沒錯,他失去了耐心。他所在意的,不過是上官墨苔。天演宗歸順還是不歸順,對他來說,關係不大。可以讓天演宗獨立存在,但也可以,讓宗內的人全死光。

但是偏偏有很多人來攔著自己。若是拓跋九羽也就罷了,畢竟他是天寵,或許有這個資格。但是眼前這個人,不過是剛剛跨入到孕骨,憑什麼來跟自己對話,憑什麼說不同意?

「你不夠資格。」耶釋漁夫臉上出現了不耐煩之色,「你更引不起我出手的興趣,在我看來,螻蟻無法對抗雄獅。雄獅也不會刻意的去踩死一隻螻蟻。」

「於輝,給我將他踩碎成肉泥!」他已經失去了耐心,眸子冷的可怕。 「諾!」那支鐵騎吼聲震天,氣勢如虹。

於輝冷眼看著洪錚,抬起了右手,舉向天穹:「準備!」

轟,一股極為兇悍的氣息從那支鐵騎的身上爆發而出,血腥氣息擴散,籠罩四周天地。

「你是在找死嗎,快退?」拓跋九羽掙扎著要起身,雙目怒睜。

洪錚卻是背對著那支鐵騎,連頭也沒回,只是滿含深情的看著上官墨苔:「墨苔,我接你來了。」

上官墨苔臉上的冰冷之色再也消失不見,溫柔的點點頭。

這幅景象,讓在場所有人都震驚了。難道……上官墨苔早已對此人芳心暗許?可是從來沒有聽說過這事啊。而且看這小子,修為也不高。

耶釋漁夫的眼神越來越冷,就連看向上官墨苔,都蘊含了一縷殺機。

高信音臉色陰沉的可怕:「上官墨苔,你不要不識好歹,神候大人看上你,是你的福氣!」

「衝擊!」於輝大手一揮,那支鐵騎踏碎大地,如同太古巨凶蘇醒,從九天降落,氣勢實在太恐怖。

劍齒虎龐大的身軀踏在地面上,帶起大片的煙塵,踩的大地出現了縱橫交錯的裂縫!

咚咚咚!

三四十人的鐵騎如同鋼鐵洪流,神擋殺神,佛擋殺佛一般的,向洪錚狠狠衝擊而來。沿途的地面,破碎的不像樣子。

「肯定被神候大人的神威給嚇傻了。」

「是啊,也是不知死活,竟然敢挑戰神候大人的威嚴。」

拓跋九羽眼中充滿了痛苦之色,那是對天演子等人的失望,對天演宗的失望。

鋼鐵洪流勢不可擋,速度極快,眾人只覺得心中驚顫。這隻鐵騎,聯合起來,就算是一般的天寵,都不敢攖鋒。

眨眼間,鐵騎離洪錚只有三丈了!

於輝的眼中出現了殘忍之色,他喜歡看到修士在獸蹄下,血肉橫飛的場面。

「殺殺殺!」鐵騎爆發出了震天的吼聲,語氣極度狂熱。

而洪錚,終於動了,他猛然轉過頭顱,雙眸綻放雷霆閃電,化為了兩輪太陽。一股極其強大的氣息,從他的體內升起。那氣息,實在是太過於浩瀚了,簡直要打碎天上的兜率宮。只一息的時間,他的氣息,就攀升到了一種極端大巔峰。巍峨無比,堪比人間大岳!

耶釋漁夫臉色由先前的平靜,殘忍,轉化為疑惑,然後是震驚,最後是驚懼!

極短的時間內,他從洪錚的體內,感應到了極度危險的氣息。他發現,洪錚的精氣神,滾滾而出,天靈蓋,鴻蒙氣滾滾而出。那是很強大的徵兆!

洪錚轉過頭,看著已經在視線中極速放大的鐵騎,喉骨迅速蠕動。危險而又可怖的力量,從他口中溢出!

「吼!」一聲驚天龍吟聲,從洪錚口中擴散。化為黃金色的波紋,開始橫掃。那龍吟聲,如同雷神敲響震天鼓,響徹寰宇。整個天地似乎一下子炸開,承受不了這龍吟聲!

金色音波橫掃,狠狠的衝擊著鐵騎。

眾人隨後見到了令他們一輩子都無法忘記的一幕!

只見在洪錚一吼之下,於輝全身黑色鎧甲瞬間布滿裂紋,然後炸開,分崩離析!接著,他身上的血肉迅速抖動,然後離體而出,被生生震碎。最後,只剩下了一具骨架。但下一息,骨架也是崩碎,化為了白骨粉!

至於於輝後面的那些鐵騎,更是悲慘,連慘叫都沒有發出,就被活活震碎成了一灘血水。那些身軀龐大的劍齒虎,肢體分崩離析,皮毛炸碎,天空中下起了血雨!

耶釋神候無堅不摧的鐵騎,居然被洪錚一吼震死,分崩離析!

天地間頓時安靜了下來,所有人都能夠聽見自己的呼吸聲,還有別人的呼吸聲。

拓跋九羽瞪大了眼眸,實在難以置信:「怎……怎麼可能?怎麼會這麼強大,他不是天演宗的弟子!」

天演子也是面色大變,驚懼的看著洪錚。這個年輕人到底是誰?

一吼震碎鐵騎,這簡直就是無法想象的事情。

高信音,還有吳萱也是震驚的說不出話來。只有上官墨苔,很是平靜的看著這一切。

耶釋漁夫臉上的驚懼之色還未消失。那是一種從內心深處迸發的驚懼。他只面對自己的親哥哥,耶釋小仙皇的時候,才會出現。

洪錚扭過頭,像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盯著耶釋神候:「現在我有資格了嗎?」

耶釋漁夫花了很長的時間,才鎮定下來,緩緩開口:「你是誰?」

「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誰給你的膽量,要帶走墨苔?」洪錚臉上布滿殺機,眼神陰冷的掃了一圈。目光如狼一般,從天演子身上劃過。然後是吳萱,然後是高信音。

在接觸到洪錚目光的剎那,三人心中極度驚恐。

天演宗的副掌教已經脫困而出,雖然一臉疲憊,但眼中卻有笑意。她知曉這個年輕人是誰,整個雲海宗,除了上官墨苔,就只有她和印空上人知曉。

耶釋漁夫聞言,忽然冷笑了一下:「不錯,你很有膽量,居然敢跟我這樣說話。」

耶釋漁夫舉起了手中的青銅長槍,遙指洪錚。他面目漸漸的猙獰,露出了兩顆尖銳的門牙,看上去很不協調。他體內轟鳴作響,脊背大骨綻放亮光,居然是十尊青銅鼎!

鼎乃重器,也是國器,可以聚集一個國度的氣運。他將脊背大骨鑄造成了青銅鼎的模樣,代表了他的野心——要成立一個國度,他要當這個國度的皇!

嗤!

他脊背大骨抽動,十尊青銅鼎飛了出來,釋放鴻蒙光,開始轉動,如同星辰,將他護在中心。他全力爆發,讓虛空搖曳的氣息出現。十道青銅光沖霄,遮壓四方。他向洪錚走去,每走一步,大地都是在顫動。龍行虎步,氣度強大,腳下生出如若青銅鑄造出的符文,燦燦發光。此刻看去,他寶相莊嚴,充滿皇道大勢,面貌也由醜陋變的威嚴起來。

「敢忤逆我的,都要死。」他低吼一聲,加快速度,擎起青銅槍,向洪錚擊殺而去。 耶釋漁夫一槍刺出,光芒絢爛無比,十尊青銅鼎沉浮,鼎口發光,釋放神秘奧義,籠罩了洪錚。那一槍,則是殺招,有直搗黃龍之勢。

卡擦!

虛空居然有些承受不了,扭曲不已,隱隱有碎裂的趨勢。

洪錚神色不變,極為平靜。看著那能夠崩碎天宇的一槍,他抬起了右掌,隨意擊出。

轟隆隆!

只隨意擊出一掌,這片小土地,瞬間炸開。洪錚一掌推出,像是盤古開天闢地,有著重開天地的氣勢!

那一掌,沒有花哨的招式,更沒有動用任何法力,只是隨意推出,硬撼青銅槍!振聾發聵的聲音轟然爆發,耶釋漁夫手中的長槍,被洪錚震飛,跌落在了地面上!

耶釋漁夫瞳孔猛然收縮,十尊青銅鼎發光,鼎開始倒立,從裡面倒出一大片雷霆,化為雷電長河,向洪錚覆蓋。

「大吞噬術!」洪錚身軀都未動,張開嘴巴,猛然一吸,居然將那雷霆長河全部吸入到了空中,瞬間就煉化!旋即,洪錚動了,全身孔竅張開,先是噴射出一大片的天地精氣,接著,九十九把刀斧噴薄而出,化為流光,斬向耶釋漁夫!

耶釋漁夫心中死亡危機感激蕩,極速後退,但還是遲了。危急之際,他大喝一聲,祭出一道白銀戰甲,護住全身。而九十九把刀斧,也盡數轟在了耶釋漁夫的身上。

哼!耶釋漁夫悶哼一聲,迅速倒退,噴出一口鮮血。

「此人到底是誰,到底是誰,年輕一代,到底誰還會有這麼強大的實力?這種實力,恐怕就是蓋夢波等人,也不能夠戰勝吧?」耶釋漁夫眼中充滿駭然,方才若不是這神蚩尤甲復甦,恐怕自己就已經身死。但饒是如此,那巨大的攻擊力道,也將他震成了重傷。

「我在他手中,絕對走不過三招!絕對!」他心中怒吼。

洪錚咦了一聲:「咦,鎧甲挺不錯的。」

話還未落音,洪錚再次沖了上去,腦海浮現至尊琉璃光,化為琉璃劍,對著耶釋漁夫一劍劈下。

劍芒滔天,如同煌煌烈日當空,照亮眾生,普照大地。

一劍而過,一隻手臂連同戰甲,被割裂了下來,飛上了天空。

「啊!」耶釋漁夫慘叫一聲,倒在了地面上,整個右臂,齊根而斷!

所有人再一次被震驚了,均是瞪大了眼睛,難以置信的看著這一切。在他們心目中,擁有絕對無敵之勢的耶釋神候,在一個年輕人手中,居然走不過三招!

是真的連三招都沒有走過。

而且,這年輕人,氣定神閑,呼吸平穩,分明是連三分之一的實力都沒有展現!

拓跋九羽雙眸瞪的很大,他想起了與洪錚說的話:「你好好修鍊,總有一天能夠達到我這樣的境界。」

然後他就臉紅了,你耍我么?你分明已經超越了我太多,估計一劍就能夠秒殺我!

當初譏諷過洪錚,眉心中有紅痣的女修臉色泛紅,同樣想起了那一幕。

天演子正震驚間,忽然看到了副掌教眼中那若有如無的笑意,心中一顫——難道,副掌教知曉這個人是誰?

耶釋漁夫倒在地面上,披頭散髮,面容猙獰,他捂著自己的右臂,看著洪錚,再一次詢問:「你是誰?」

洪錚沒有回答他的問題,正是冰冷的看著耶釋漁夫:「你好大的膽子,我的女人,你也敢打主意!」

他黑髮披散,眸子如同星空一般深邃。仔細看去,隱隱有黃金光澤,還有黃金波紋在擴散,一圈又一圈,無止無盡,如同大道一般,永遠沒有盡頭。肌體綻放瑩白寶光,面容冷峻,線條明顯。天演宗的一些女修士瞬間淪陷了,尤其是他說的那句話——我的女人,你也敢打主意?

耶釋漁夫生平第一次後悔,他雄心壯志,手段鐵血,被稱為一代雄主。有著統領整個掌控之地的氣度,但沒有想到,今日卻慘白。甚至在他的手中,都沒有走過三招!

「你敢殺我?那天演宗就不比存在了。」耶釋漁夫說道。

洪錚一愣,隨後臉上出現了譏諷之色:「天演宗的死活,與我何干?來,你現在就動手,我保證不攔著你。」

想了想,洪錚又罵了一句:「白痴!」

他很少罵人,平時話語也不多,這是他所能說出的最有水平的罵人的話。

但天演宗子不同意,他必須要護住耶釋漁夫,所以他第一個衝出來,想要格殺洪錚。但隨後被一個人擋住——是副掌教!

耶釋漁夫眸子陰冷的可怕,他一把捏碎一塊玉玦,頓時,他身前構架出了一道奇異的陣法——那是臨時傳送陣。

一股恐怖而強大的氣息跨越傳送陣而來,超越了孕骨巔峰!

一道蒼老的身影出現了,他面容慈善,笑容和煦,臉上布滿了皺紋。但是當他看到耶釋漁夫的慘狀后,他爆發出了驚天動地的怒吼聲。吼聲極度可怕,震碎了一座座宮殿。

「誰把你打成這樣的,是不是天演子,我現在就宰了他!」老者吼道。

耶釋漁夫左手指向洪錚:「是他。」

老者猛然回頭,殺機迸發,但是當他看到洪錚的面貌時,愣住了:「洪……洪少爺。」

是的,這老者就是當初拍賣下洪錚所煉製劍決之人。他當時還盛情邀請洪錚,要常去天演宗做客。

老者話一出,包括耶釋漁夫在內,所有人都驚恐了。

這老者是什麼人?

耶釋宗太上長老,修為雖然只有靈體大境二轉,但輩分高的嚇人。就是耶釋宗的掌教,見到他,都要喊一聲二爺爺!可以說,整個耶釋宗,這個老者基本上可以說一不二。當然,耶釋小仙皇除外。

「太爺……你認識他?」耶釋漁夫眉頭皺了起來,心中有著不好的預感。

眾人也是豎起了耳朵,想聽聽這位耶釋宗的老骨灰的答案。能夠讓耶釋宗的老骨灰喊一聲洪少爺……此人的來歷,絕對不簡單!

吳萱,高信音,天演子,都看著洪錚。

耶釋宗的老骨灰猛然回頭,巴掌打在了耶釋漁夫的臉上:「快給洪少爺道歉!」 那一耳光,很是響亮,沒有絲毫留手。耶釋漁夫頓時愣住了,在他的記憶中,太爺從來沒有打過他,甚至就連大聲責備,都不曾有過。但沒有想到,今日卻當著這麼多人的面,甩了自己一耳光。

他性格極其古怪,喜怒無常。擦去了嘴角的血跡,陰森森的笑了笑:「太爺,我今天認栽。但我等下要屠掉整個天演宗,還希望你別攔我。」

他說出這句話的時候,眼神陰冷,掃視了一圈,最後將視線停留在了洪錚的身上。雖然他現在深受重傷,一隻手臂也被斬斷。但他的眼神,依舊陰森可怕,如一頭狼。

老者小心翼翼的看了洪錚一眼,發現洪錚在聽到耶釋漁夫要屠掉天演宗的時候,沒有任何錶情。他頓時明白了,像他這種老骨灰級別的人物,心臟都比別人多長了幾個窟窿,精的跟鬼似的,哪裡看不出洪錚對天演宗的態度?

天演宗的人聽到耶釋漁夫這句話,一個個臉色如同死灰。耶釋漁夫向來說一不二,他說要屠掉天演宗,那肯定是會屠掉的。

「他到底是誰?」耶釋漁夫再次問了一句。

「他是洪錚!」

耶釋漁夫一聽,頓時瞪大了雙眸。臉上第一次露出了濃濃的駭然之色。

「什麼,你是洪錚!」耶釋漁夫實在是不相信,自己今日居然踢在了如此堅硬的鐵板上。根據各方探子傳來的消息,雲海掌控地,出了個蓋世人物。極度驚采絕艷,死去十年復生,戰績輝煌無比。

劍斬洪天下,口吞蓋夢波! 極品魔鬼啃小羊 擊殺骨伽羅,達摩鱷,逼退了天機聖子!被洪錚擊殺的任何一人,修為都與他相當。

耶釋漁夫臉色蒼白,無力的退後好幾步,呼吸急促。最令他駭然的,還是洪錚的身份背景——煉經師!

耶釋宗歷經千辛萬苦,耗盡大量靈玉,拍回來一部劍決。那劍決,被自己的兄長,耶釋小仙皇用掉。讓耶釋小仙皇的九鼎術臻至大成,一舉破關。

耶釋宗所有人都被那劍決震撼,心中驚悚,對煉製劍決之人更是無比欽佩。就是耶釋漁夫本人,也曾經感嘆,他這一生,恐怕都難以比擬煉製劍決之人。

但是沒有想到,今日自己卻與洪錚見面。並且,在他手中慘敗,連三招都沒有走過!同時,他心中又有些釋然。西北聯盟,從目前入世的天寵來看,除了洪錚,還有誰能夠輕易的三招內擊敗自己?

而天演宗的人,更是不敢相信,眼前這個眉清目秀,面容冷峻的男子,居然是最近聲名鵲起的洪錚!

「想不到,他居然是洪錚!」天演子雙眸睜的很大,看了一眼副掌教,心中有些後悔了。

高信音搖搖欲墜,瞳孔猛然收縮:「洪錚,他居然是洪錚!他是上官墨苔的心上人,這麼重要的消息,為什麼沒人告訴過我?」

吳萱一臉猙獰,她看了一眼洪錚,然後將視線停留在了上官墨苔的臉上,喃喃自語:「為什麼,為什麼你每樣都比我強?你比我漂亮,你比我有天賦,為什麼就連找男人,都比我強!」

拓跋九羽卻是苦笑起來,咳出一口鮮血:「真是可笑。」

天演宗的弟子們則是一個個充滿好奇的看著洪錚,想看看最近傳的沸沸揚揚的人,到底長什麼樣子。

「快點向洪少爺道歉,快點!」老骨灰聲音很嚴厲,對著耶釋漁夫喝道。其實他壓根就不知曉耶釋漁夫怎麼會與洪錚撞上的。但是他必須要做出這個態度給洪錚看。耶釋宗掌教級別的高手,不是沒有。 狼性總裁不溫柔 若真是出來,倒也能夠瞬殺洪錚。

但是耶釋宗不敢。

因為老骨灰曾經站在十萬大山高處,遠遠看到了驚人的一幕——一尊巨大的黃金獅子,將雲海宗的掌教爵風,一口吞下!而且他還得到消息,白帝宮的准帝,對洪錚情根深種。這兩尊高手,隨便出來哪一尊,都不是耶釋宗能夠對抗的!

「不用了,我今天必須要一個答覆!」洪錚說道,「誰給你的主意,要帶走墨苔的?」

耶釋漁夫一愣,瞬間被洪錚點醒。對啊,這一切,都是吳萱那個賤人出的主意。還有高信音,天演子在背後推波助瀾!若不是如此,今日自己怎麼會惹上洪錚這個煞星?

Views:
51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