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讓他沒想到的是,就在剛剛,居然有人當面質疑他的醫術不行,而且還說一個小年輕的醫術比他都要高明很多倍。

這讓他怎麼能夠接受?

「趙老闆,你……」

孟廣義臉上一陣抽搐,很快變得一片鐵青,他立刻將目光看向林飛,上下打量了一番后,問:「你就是趙老闆口中說的那個林醫生?」

「孟醫生,您好!很高興見到您!」林飛微微一笑,打了聲招呼。

「哼!」孟廣義卻不屑冷哼一聲,繼而說道:「林醫生是吧?請問你是那個醫科大學畢業的?主攻那一門學科?有沒有行醫資格證書?還有,現在在那家醫院高就呢?」

孟廣義一口氣問了好幾個問題,然後就靜靜地等待著林飛的回答。

在他看來,像林飛這種毛都沒長齊的小年輕,肯定是個騙子,他一定要當場揭穿林飛,不能讓他再繼續招搖撞騙,做一些傷天害理耳朵事情。

「哦,不好意思,我剛剛高中畢業,高考志願填的是京城醫科大學,行醫資格證書還沒有呢,更別說在那家醫院高就了,沒有!」林飛聳了聳肩,說道。

「什麼?你一個高中生就敢如此膽大包天?」

孟廣義徹底怒了。

(本章完) 「膽大包天?」

林飛聞言一笑,問:「請問孟醫生,我那裡膽大包天了?」

孟廣義冷哼一聲,即刻回應道:「你沒有行醫資格證書,便行醫,這是其一,你並非正規醫科大學畢業,也沒正式上班,這是其二,最後,你知不知道,由於你的胡來,趙老闆很有可能會面臨著死亡的風險。」

「哦?這麼說來,怪我咯?」林飛聳了聳肩,說道。

「孟醫生,你這叫什麼話,難道做醫生就一定要七老八十才行嗎?難道就不能有天才嗎?我覺得林醫生就是這一類型的天才,即便沒有行醫資格證書,醫術也比你要好上一千幾百倍……」趙飛龍插話挺林飛。

「趙老闆,你被騙了,知道嗎?你怎麼就不相信我呢? 妖顏禍水:腹黑小魔妃 你認識我這麼久,我豈會害你?」孟廣義說道,臉上的表情有點恨鐵不成鋼的感覺。

「孟醫生,既然你口口聲聲說我是騙子,那麼你敢不敢現在就去給趙老闆做一番檢查,看看我醫治后的效果到底有沒有騙人,怎麼樣?」林飛問道。

孟廣義聞言,眉頭微微一皺,心想他這麼淡定,難道還真的把趙飛龍給治好了?

不可能!

癌症晚期,目前最前沿最先進的醫術都無能為力,他一個小年輕又怎麼坑可能治得好呢?

如此一想,孟廣義就更加肯定林飛是在跟自己玩心理戰,無非就是想通過這樣,迫使自己放棄,但他太低估自己的智商了。

「好!就是不知趙老闆您……」孟廣義滿口答應,隨之看向趙飛龍。

「我沒問題,隨時都可以。」趙飛龍點了點頭,當即同意。

「好,既然趙老闆答應,那就開始吧!」

孟廣義說完,就迫不及待地上前開始給趙飛龍進行檢查。

半個小時后,孟廣義滿頭大汗,渾身顫抖地放下手中檢測器,不停地搖頭,嘴上更是呢喃著:「不可能,不可能……」

趙飛龍見狀,忍不住問道:「孟醫生,什麼不可能啊?」

「不可能,不可能……」

孟廣義沒有回答,嘴上依舊繼續在呢喃,然後當他見到林飛的時候,猛地站了起來,一個箭步上前,緊抓著林飛激動地問道:「你到底是怎麼做到的?趙老闆身上真的一點癌細胞都沒有了,太不可思議了,太讓人不敢置信了……」

林飛淡然一笑:「孟醫生,具體如何做到,請恕我不能跟你說,畢竟這是我師門規矩,我不能破了,但如果你想跟我交流一下的話,那還是可以的。」

「敢問您師父是誰?師承何門?」

「對不起,保密!」

「哦,那好吧!」

孟廣義見林飛守口如瓶,難免一陣失望。

他目前正在進行一個關於惡性腫瘤該如何利用新療法新思維去進行有效控制的課題,如果林飛能夠將他的療法公開分享,那必定會在醫學界引起轟動,說不定自己還能因此而獲得諾貝爾醫學獎呢!

但現在看來,沒戲!

「林醫生,我剛才居然還懷疑您,真的很抱歉,還請您多多原諒。」孟廣義態度謙卑地向林飛道歉。

「沒事的,孟醫生,你懷疑我很正常,如果你不懷疑的話,反而還顯得反常了呢。」林飛笑著擺手說。

孟廣義見林飛沒責怪自己,當即又對他增添了幾分好感,當即說道:「林醫生年紀輕輕,心胸卻如此廣闊,實在讓人佩服,這是我的名片,如果您什麼時候方便的話,隨時歡迎林醫生到我辦公室做客。」

林飛接過名片,笑著點頭:「孟醫生過獎了,我一有時間會去的。」

「那太好了,我醫院還有事,就此告辭了!」

孟廣義說完,轉身就要走,不過卻又停了下來,對趙飛龍說:「恭喜趙老闆痊癒,之前幫不了你,實在抱歉。」

趙飛龍連連擺手說:「孟醫生您千萬別這麼說,沒有您之前的悉心照顧,我又怎麼可能熬到現在呢?所以應該是我說謝謝才對。」

孟廣義聞言苦笑了一下,再點頭致意,轉身離開。

他一走,林飛便上前,問趙飛龍:「趙老闆,既然你身上的癌細胞已經全部清除,是不是到了該你履行承諾的時候呢?」

趙飛龍聞言先是一愣,接著連連笑呵呵地點頭:「當然當然,就算林醫生您不提醒,我也準備這樣做了。」

說罷,趙飛龍朝一旁的董慶榮招了招手,「你,給我過來!」

枕邊甜寵:總裁的獨家嬌妻 董慶榮聞言趕緊上前,一臉期待地看著趙飛龍。

「從現在起,你欠我的五十億,一筆勾銷,不要謝我,要謝就謝謝你師父吧!」趙飛龍說道。

「誰特么要謝你啊?想太多了吧!」董慶榮在心中立馬腹誹了一句,但這話斷然不會說出來。

「謝謝趙老闆,謝謝師父!」

看著董慶榮這模樣,林飛不由得鬆了口氣。

「好了,既然趙老闆你沒事了,那我也就不打擾你了,就這樣吧!一個星期後我再來給你複診,知道嗎?」林飛說著便起身要走。

「知道,謝謝林醫生,您真要現在走嗎?要不我叫管家準備好酒菜,我們來個不醉方休,也希望林醫生能給這個機會我來感謝您。」趙飛龍真誠地說道。

「不了,我今天還有事,改天吧!就這樣!」

說完,林飛轉身就往門外走去。

趙飛龍不敢再說什麼,唯有緊隨而上,將林飛一路送到他家門口,目送其上車離去,又站了好一會兒,才轉身回屋。

趙本海迎上來問:「爸,就這樣放他們倆走啊?」

趙飛龍聞言猛地一瞪:「不放走難不成還殺了不成?」

「可是這五十億……」

「比起我的性命,這五十億算個屁!」

趙飛龍想了想,警告說:「你給我聽好了,林飛現在是我救命恩人,你絕對不能再去招惹他,知道嗎?」

趙本海連忙點頭應允:「爸,你都把我想成什麼人了?人家那麼厲害,給個水缸我做膽我都不敢啊!我又不傻,難不成還特意去送死嗎?」

「嗯,你會這麼想就好。」

趙飛龍說完,就沒再理會趙本海。

「嘿嘿……」

趙本海臉色一變,露出一絲壞笑……

(本章完) 路上。

仙本純良 林飛握著方向盤,將車駛上了主幹道,且沉默了一會兒,對車后尾坐的董慶榮說:「慶榮,趙家父子你以後還是得小心點兒為好。」

董慶榮聞言一怔:「師父,你可是趙飛龍的救命恩人呢!他難道還敢恩將仇報?」

林飛笑了笑,說:「慶榮,你想想看,做得了放高利貸的人,本性會好嗎?如果不是為了給你解圍,他那種人我是不會出手救的。」

董慶榮恍然大悟,感激道:「師父,還是您看得透徹,我剛才居然以為趙飛龍被救後會變好,看來是我太天真了。」

「狗改不了吃屎,慶容,這個道理你應該懂吧?」

「呵呵,師父說得沒錯!」

師徒二人相互對視了一下,笑了笑,不再言語。

或許,一切盡在不言中吧!

林飛將董慶榮送到他家中,婉拒了董慶榮的上樓喝茶的邀約,調轉車頭便往家中開去。

回到家時,已經是深夜兩點多,陳雨菲等三女皆已入睡,林飛回到客廳沙發,盤腿而坐,開始修鍊。

次日清晨,林飛猛然睜眼,臉露喜色。

「沒想到,經過一晚上的打坐,竟然將突破后殘餘體內的一些沒用氣息全都一一清除掉了,的確算得上是意外驚喜啊!」

修鍊之法,其實跟一般大工廠煉製鋼鐵石油等產品的原理一樣,有成品自然也有半成品或者次品乃至廢品。

每次突破,林飛體內多處經絡之處,或多或少都會殘餘一些,因此需要進行自我清除。

以前,這個過程會較為漫長,少則一兩個月,多則一年半載。

而這次,讓林飛感到相當驚喜的是,居然只需一晚上,便已經悉數清除,著實有點不可思議。

體內殘渣既然已經清除,林飛也覺得如釋重負般,心情相當輕鬆寫意。

「喂,林飛,你在幹嘛呢?快過來!」

正當林飛想要站起來舒展一下筋骨的時候,耳邊突然想起一道嬌喝聲,嚇得他腿一軟差點跪了,當即立刻用力穩住,這才沒摔倒。

「菲菲,早啊,你找我幹嘛呢?」林飛怯怯地問道。

「叫你過來就過來,哪兒來那麼多的廢話?」陳雨菲嬌喝一聲,林飛無奈唯有趕緊跑了過去。

只見,陳雨菲一臉痛苦地捂住肚子,一見到林飛來到便馬上說:「你醫術好,快給我看看,我到底怎麼了……」

話沒說完,陳雨菲就腳一軟,往地上一倒。

林飛眼疾手快,趕緊上前扶住她,接著緊張地問道:「菲菲,你沒事吧?好,我馬上給你看看。」

說完,他便將陳雨菲扶起來,一直扶到旁邊的沙發上坐下便立刻開始給陳雨菲把脈。

片刻之後,林飛鬆開手,臉色輕鬆地笑道:「菲菲,沒事,你只是由於勞累過度,導致身體虛弱而引起的脾胃不適,我給你按摩兩下就行。」

「那還不快點?羅里吧嗦的,哼~」陳雨菲怒哼一聲說道。

「……」林飛一陣愕然,什麼時候溫柔可人的陳雨菲都變成了潑婦了呢,真是造化弄人啊,嘴上卻唯唯諾諾:「嗯,好的,馬上開始……」

隨後,林飛親啟真氣,直接按在陳雨菲的肚子上,而陳雨菲頓時覺得一陣清涼舒適的氣流從林飛手上源源不斷地輸送進來,讓她感到一陣前所未有的舒適,片刻之後更是覺得肚子的痛楚完全消失。

陳雨菲暗自驚嘆,沒想到林飛的醫術越來越厲害越來越神奇了,但轉念一想,又覺得一陣沮喪,他越是厲害不就代表他越來越不像普通人了嘛,自己跟他的差距也就越來越大,很難保證以後他還會不會愛自己呢?

想到這裡,陳雨菲剛剛好轉且變得有些紅潤的俏臉,頃刻間又變得蒼白了些。

「菲菲,你怎麼了?還疼嗎?」

林飛覺得奇怪,陳雨菲的疼痛問題很小啊,剛才自己可是動用到真氣去按摩,理應達到手到疼痛清除的功效才對啊,怎麼可能臉色又變白了呢?

「我沒事,只是還沒吃早餐,有點餓而已。」

陳雨菲當然不會將心裡話說出去,胡謅了一個理由敷衍過去。

「哦,那簡單,菲菲,你等著,我現在就給你去廚房做個早餐。」

說完,林飛便一溜煙地鑽進廚房,十分鐘不到,他就端了一碗熱氣騰騰的色香味俱全的麵湯出來,放在陳雨菲面前的茶几上,並且貼心地把筷子遞給了她,說:「菲菲,由於時間有點緊,所以還請你多理解理解,先吃這個吧!」

湯麵賣相俱佳,上面有火腿腸、雞蛋、蔬菜還有培根等等,材料充足,比市面上出售的好上不知多少倍。

看著眼前這麼一大碗湯麵,陳雨菲心裡其實是感動的,並且感到相當甜蜜,但她嘴上卻依舊一副得勢不饒人的架勢:「你不知道我減肥嗎?煮那麼多,吃不完難道還要倒掉嗎?這不是浪費糧食嘛!」

林飛:「……」

怪不得孔夫子曾經說過,唯小人與女人難養也!

我肯親自下廚去煮給你吃,也算是很不錯了,你還挑三揀四的,不吃還給我啊!

心裡雖然有點不爽,但以上這番話還是得爛死在心裡,斷然不會說出去,天知道陳雨菲聽後會不會把他給當場殺了呢?

這還真的說不準呢!

「呵呵,菲菲,你吃不完不是還有我嘛!」

「你吃我剩下的?不覺得噁心?」

「不會啊,你是我女人嘛,怎麼會覺得噁心呢?」

「傻瓜~」

聽到林飛的話,陳雨菲的心更是如同倒泄了蜜罐一樣,嬌嗔地白了林飛一眼,轉怒為喜,拿起筷子大塊朵頤起來。

林飛暗自鬆了口氣,女人啊,果然還是得甜言蜜語地哄著,否則問題就大發了。

吃著吃著,陳雨菲突然放下筷子,一臉認真地問林飛:「林飛,你今晚有沒有空?」

「有……有空啊!怎麼了?菲菲。」

「有空就好,今天晚上我有個初中同學聚會,你陪我過去一下吧。」

「哦,那好吧!」

「嗯?聽你語氣,好像很勉強哦,不想去?」

「呵呵,那有,菲菲,我非常想去,求你一定要帶我去哦!」

Views:
42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