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驍然笑了笑,向蘇瑾月四人問道:「你們願意跟我們組隊嗎?」

田豐尋看向另兩名修士,「你們歡迎我們嗎?」他們倒是無所謂,反正一定要滿八人才可以進去,和誰組隊都可以。

「歡迎。」李驍然都已經說了,他們還能怎麼說。大不了等他們進了時光草原,再和對方分開。

「歡迎你們加入我們的小隊,我叫李驍然。」李驍然爽朗的笑道。

「吳啟。」

「郭凡。」微胖修士和絡腮鬍修士介紹自己的道。

「田豐尋。」

「北雲江。」

「蘇瑾月。

「戰亦寒。」田豐尋四人也介紹自己道。

「這樣一來我們就只差一個人了,等我們吃好了,我們就去任務大廳看看。」李驍然高興道。

「跟我們說說時光草原吧。」蘇瑾月道。她對時光草原還是很好奇的,還有那時光之心,時光規則。

李驍然看了自己的同伴一眼開口道:「時光草原外有一道天然的陣法禁制,必須合八人之力才能進入陣法,時光之雨和時光之心,都是可以領悟時間規則的,不過這要看每個人的領悟力。傳說時光草原中還有時光之殿,和時光森林,只是我進去過兩次都沒有見過。」

「時光草原在什麼地方?為什麼地圖上沒有標明?」北雲江問道。他看過魔天大陸的地圖,但是並沒有見到有時光草原這個地方。 「時光草原在海興城,最開始時光草原並不叫時光草原,而是叫時間之鏡,有一位大能進入時光草原后,覺得叫時光草原這個名字更適合,從此就更名為了時光草原。」李驍然說道。

「那名大能在魔天大陸,肯定很有威望吧?他現在還在魔天大陸嗎?」北雲江問道。他對那名大能很感興趣。

李驍然搖了搖頭,「在千年前,東方前輩就已經飛升了,東方前輩是一名真正的天才,飛升的時候他兩百歲都不到。」他的語氣中滿是崇拜。如果他也有東方前輩那樣的修鍊資質,哪怕只是一半,他也滿足了。

「進入時光草原的人多嗎?」田豐尋問道。

「很多,時光草原的雨季只有一個月,過了雨季,時光草原就變的和普通草原沒什麼區別了。」李驍然點頭道。

「你們是要去時光草原嗎?我也要去,加入你們小組可好?」坐在不遠處的一名中年男人問道。他已經關注他們很久了。

眾人轉頭望去,看到對方是一名大乘中期修士。

「當然可以,歡迎加入我們的小組!」吳啟笑著點頭。有一名強者加入他們小組,他自然是歡迎的。

大乘中期修士,笑呵呵的來到眾人面前,「我叫馬天記,很高興能加入你們。」

「馬兄請坐,既然我們人已經齊了,那我們商量一下該怎麼去時光草原。」郭凡道。

馬天記點了一下頭,在郭凡的身旁坐了下來。

蘇瑾月和戰亦寒對視一眼。他們對於馬天記的印象並不好,他的身上有著一種陰暗的氣息,讓他們很不喜歡。

「我們不是說好坐獸車去魔焰城坐飛船嗎?」李驍然詫異的問道。他們都是散修,可沒有那個能力擁有自己的飛船。

吳啟無語的白了李驍然一眼,「你忘了我們現在已經有八個人了,我們有資格去租一艘飛船了。」只要達到一定人數,出得起租金,是可以租一艘小型的飛船,只是租金貴的有些恐怖。

「我知道,但是那租金恐怕賣了我們也出不起。」李驍然道。他也想舒舒服服的坐在飛船上,看著下面的風景,可是他們也要有那個財力才行。

「我們有飛船。」蘇瑾月開口道。這次他們滅了漫家得到了五艘飛船,速度最快的是漫霸天的那艘飛船,那速度比平常的飛船快了兩倍都不止。難怪他之前那麼快就從海漫城到了魔海城。

「你們有飛船?」李驍然幾人都詫異的看向了蘇瑾月。他們難道不是散修?可是家族和門派的弟子修為這麼會如此低?

見蘇瑾月點頭,郭凡問道:「你們的飛船擁有飛行資格嗎?」沒有飛行資格就算飛上天空也無濟於事。

「自然。」田豐尋點頭道。沒有飛行資格他們說過來幹什麼?

「太好了,這樣我們就可以省很多時間了。」李驍然開心道。

眾人聊了一會兒,便出了酒樓前往了城中的廣場,一般擁有飛船的家族和門派,都有著可以供飛船起飛的空地,而在其他地方要啟動飛船,必須要去廣場或者城外那種寬敞的地方,在鬧事區是不行的。

來到廣場,李驍然幾人的目光熱切的看著蘇瑾月幾人,等著他們祭出飛船。他們也坐過飛船,不過都是那種大型的公共飛船,由於他們修為和財力的原因,即使坐公共飛船,也只能坐一般的經濟艙。

戰亦寒抬手祭出飛船,他的這艘飛船是在漫家的二長老的儲物戒里得到的,速度也非常的快。

「這飛船好豪華啊!你們是大家族,還是宗門的人?」吳啟帶著一臉討好的笑容,看向蘇瑾月幾人。此時他可不敢輕瞧他們了。

「散修。」戰亦寒淡聲道,拉著蘇瑾月飛身上了飛船。

田豐尋和北雲江也跟著上了飛船。

我不是混子 「這種飛船坐著都感覺極有面子。」

「真看不出來,他們竟然這麼有錢。」

馬天記跟著眾人走上飛船,看著蘇瑾月幾人的光芒中充滿了探究之色。這幾個究竟是什麼人?看他們的修為實在不像是能擁有飛船的人。

等到眾人上船后,戰亦寒就啟動了飛船,向著時光草原的方向而去。

飛船猶如流星,在天空中一閃而過,讓廣場上的眾人都是羨慕不已。

「看這艘飛船的速度,應該是已經是七級法器了,能讓七級煉器宗師出手煉器可是不簡單呢。」馬天記看向一旁的田豐尋和北雲江。他們的修為雖然高於蘇瑾月和戰亦寒,但是他們看起來並不是四人中的主導,反而是蘇瑾月和戰亦寒像是做主的人。

田豐尋淡淡的笑了笑沒有說話。他也不怎麼喜歡馬天記,他雖然表現出一副很爽朗的模樣,但是他總感覺這並不是真正的他,而且他的修為應該也動了手腳。

北雲江也是人老成精的人物,自然不會被馬天記的表象所騙,當做沒有聽到馬天記的話,看著遠處的風景。

見田豐尋和北雲江不理會自己,馬天記摸了摸鼻子,轉頭與李驍然幾人聊起了天,在過頭的瞬間,他的眼中閃過了一絲憤怒之色。等到了時光草原,他有的是時間跟他們慢慢耗。

日夜交替,轉眼已是十天過去。

蘇瑾月一行人也終於來到了海興城,要進入時光草原之前,先要去海興城的任務大殿,領取進入時光草原的玉牌,只有八個人同時將玉牌放在陣法壁上,同時運轉修為才能進入時光草原。

任務大殿內人頭攢動,幾個辦事處都是排滿了人。

「這次去時光草原的修士可真是不少。」郭凡讚歎的搖了搖頭。

「我去年來這裡的時候可沒有這麼多人。」吳啟道。他發現每一年去時光草原的修士都在增加,只是去這麼多人又有什麼用,時光之心要是那麼好找,他不會去了那麼多年一顆都找不到了。

「我們去那裡排隊吧,那裡人少一點。」李驍然指著其中一條排隊的人相對較少的隊伍。

眾人點了點頭,向著那條隊伍走去。 排隊的修士雖多,不過都是一個小組一個小組的,所以很快就輪到了蘇瑾月他們。

「你好!請幫我們登記一下。」吳啟拿出八塊魔石遞給工作人員,這是登記費用,每個人都必須要付的。

工作人員掃了眾人一眼,收起魔石,丟出八塊玉牌,等著下一組上前。

吳啟將玉牌分給眾人,「這個玉牌是一次性的,等我們從時間草原出來,玉牌就會自動化為虛無。」他來過時間草原很多回了,對於其中的流程很清楚。

蘇瑾月打量了一下手中的玉牌,眉頭微微皺了皺,傳音給戰亦寒道:「這玉牌上有監控陣法。」雖然陣法十分隱秘,但是他們是九級陣法宗師,怎麼可能瞞得過他們的眼睛。

「我也發現了,應該是為了監控我們是否找到時光之心。」戰亦寒傳音道。

蘇瑾月看向吳啟,「若是有人在時光草原中得到時光之心,出來後會怎麼樣?」對方既然設下監控陣法,肯定是有它的用意的。

「一般都是上交給任務大廳,用來換取魔石和丹藥。時光之心最大的用處就是感悟時間規則,這對很多修士都沒用。」吳啟道。他找時光之心就是想要換取修鍊資源的,修士最重要的就是修為,而要提升修為,就必須擁有足夠的修鍊資源。

「要是不想上交呢?」蘇瑾月問道。

吳啟搖了搖頭,「那我就不知道了。」時光之心哪裡是那麼好得的,他來過那麼多次,也只見過三名修士得到時光之心。

「我們快去時光草原吧,晚了我們就找不到時光之心了。」李驍然滿臉期待的說道。

眾人點了點頭,跟著人流向著時光草原而去。

來到時光草原的入口,只見這裡已經聚集了不少等著進入時光草原的修士了。修士的實力越高進入時光草原的時間越快。

「我們將玉牌拿出來,將它們貼在陣法壁上,然後一起輸入真元。」吳啟拿出玉牌說道。他們這一組的整體實力較低,就入時光草原肯定需要花很多的時間。

將手中的玉牌抵在陣法壁上,眾人同時輸入真元。

下一刻,眾人的身影就晃了晃,消失在了原地。

在進入時光草原的同時,戰亦寒釋放出一道真元,將蘇瑾月,田豐尋和北雲江捲入其中。他們早已做好了打算,等到一進入時光草原就和吳啟他們分開,他們身上有太多的秘密,可不想讓別人知道。特別是那個馬天記,他們尤其不想與他多接觸。

吳啟,郭凡,李驍然和馬天記落在了一片廣闊繁茂的草原上。

「我們怎麼這麼快就進來了?」吳啟有些驚訝道。根據他的估算最起碼需要一個兩個時辰才能進來。因為蘇瑾月他們四人的修為實在太低了。

「蘇瑾月他們人呢?「李驍然立即就發現了蘇瑾月幾人不在隊伍中。

「他們應該是隱匿了修為,不然我們不會這麼快就進來。」馬天記肯定的說道。他一開始見到蘇瑾月四人的時候,就覺得他們不簡單。自己的猜測果然沒有錯。

「你的意思是他們的修為比我們要高?「郭凡有些不敢相信的問道。

「他們和我們分開不就是最好的證明嗎?如果他們的修為不高,怎麼可能在進來的時候與我們分開?」馬天記心裡有些鬱悶。他以為蘇瑾月他們就算隱匿了修為,實力應該也不會和自己差多少,看來自己是失策了。

「怪不得對方會有飛船。」李驍然恍然道。

「他們究竟是什麼人?」吳啟皺著眉,回想著與蘇瑾月四人相處的情景,想要找出一些蛛絲馬跡。

「你們忘了海漫城的事?我懷疑他們就是滅了漫家的人。」馬天記道。他早就懷疑蘇瑾月四人就是滅了漫家的那四個人了。現在他已經可以確定自己的猜測了。

「你是說漫家是他們滅的?不可能吧!」郭凡三人不敢置信的看著馬天記。蘇瑾月四人就算隱匿了修為,應該也不會那麼強大吧,畢竟蘇瑾月和戰亦寒的年紀在那裡。

馬天記點了點頭,「他們不但實力強大,還精通陣法,不然他們怎麼能在進入時光草原的一瞬間與我們分開,而我們一點都沒有察覺。」

眾人面面相覷,靜默無語。如果蘇瑾月他們真的是滅了漫家的那四人,他們豈不是失去了一次機會。 蘇瑾月四人選了一個方向,向著前方走去。

天空中下著濛濛細雨,雨絲飄落在身上,很快就消失不見,只留下了絲絲不易察覺的道韻。

「這應該就是時間規則吧。」蘇瑾月閉上眼睛,邊走邊感受著雨絲中的時間規則。

戰亦寒看著蘇瑾月,深邃的目光中滿是溫柔和寵溺之色,「我們先坐下來,感悟一下這雨絲中的時間規則。」反正他們有的是時間,等感悟了時間規則,或許找時光之心也會快一些。

田豐尋和北雲江點了點頭。他們現在都聽蘇瑾月和戰亦寒的,他們的決定肯定是不會有錯的。

四人在草原上坐了下來,感受著冰冷的雨絲灑落在他們的身上,神識不斷地在雨絲中搜索著,感悟著這雨絲中蘊含著的絲絲時間規則。

時間在不知不覺中流失,也不知道過了多少天。

田豐尋和北雲江早就放棄了感悟時間規則,只有蘇瑾月和戰亦寒依然在感悟著。

蘇瑾月感覺到身邊縈繞著時間道韻越來越清晰,時間看似無形,卻有形,有著其規律。曰夜半者即今之所謂子時也,雞鳴者丑也,平旦者寅也,日出者卯也,食時者辰也,隅中者巳也,日中者午也,日昳者未也,哺時者申也,日入者酉也,黃昏者戌也,人定者亥也。一日分為十二,始見於此。她只要掌握這些規律,就可以掌握時間的規則了。

隨著時間的過去,那絲絲縷縷進入蘇瑾月識海中的時間的規則慢慢由虛無,變成了實質,又變成了一條若隱若現的細線,她伸手抓住那絲細線,剛剛抓住細線,細線又變為了虛無,散於四周。

待到細線再次形成,蘇瑾月再次嘗試著去抓,細線再次消散一空。

她毫不氣餒,一次次的嘗試,慢慢的抓住細線的時間也變的越來越長,一秒,兩秒…十秒…

蘇瑾月睜開眼睛,眼中滿是欣喜之色,抬手一抓,周圍一瞬間靜止。在對敵時,別說掌控半分鐘,哪怕只是一息,也有著反敗為勝的可能。雖然她現在能掌控時間道韻的時間很短,不過她已經很滿足了。

戰亦寒也在此時睜開了眼睛,他微笑著看著蘇瑾月,「我也掌控時間規則。」她剛剛讓時間靜止的一瞬間,他清晰的感覺到了。他的瑾月就是厲害。

「真的?太好了!」蘇瑾月開心道。掌握了時間規則,他們就多了一項對付敵人的手段,而且時間規則還能讓人防不勝防。

田豐尋和北雲江對視一眼,臉上都露出了苦笑。果然人比人得死,還好他們已經被打擊習慣了。

「會主,北城主,你們還要繼續感悟嗎?」蘇瑾月看向兩人問道。

「不了。」兩人搖了搖頭。他們還是去看看能不能找到時光之心,來安慰一下他們受打擊的心吧。

「那我們去找時光之心吧。」蘇瑾月道。她和亦寒現在已經初步感悟了時間的規則,相信要找時光之心並不難。「好。」田豐尋和北雲江點了點頭,跟上了蘇瑾月和戰亦寒。

蘇瑾月和戰亦寒一邊走,一邊用神識仔細的尋找著時光之心,感受到雨絲中蘊含著的時間規則比其他的雨絲中要強烈一些,兩人就會走過去看一下。

戰亦寒撿起地上一顆如一克拉鑽石大小的透明色晶體,「這應該就是時光之心。」

蘇瑾月伸手接過,打量了一下,「竟然這麼小,難怪那麼難找。」要不是這晶石中蘊含著的時間道韻比雨絲中蘊含的要強烈一些,她真的不敢相信這就是時光之心。

「主人,時光之心是可以煉製成時間陣盤的,時間陣盤可以加快修鍊時間。」小金的聲音在蘇瑾月的腦海中響起。

「哦?」蘇瑾月欣喜的挑眉。

「不過主人的陣法還要提高,只有突破仙陣師,主人才能煉製出時間陣盤。」小金道。

蘇瑾月無語的翻了個白眼。她也想突破仙陣師,可是哪裡是那麼容易的。

「給我看看。」田豐尋伸出手道。

蘇瑾月將手中的時光之心遞給田豐尋。

「這時光之心真是小。」田豐尋搖頭道。他一開始還以為時光之心很大,只是數量稀少,又混在雨絲中所以難找。

「既然那麼多人都趨之若鶩,又這麼難找,肯定不只有感悟時間規則那麼簡單。」北雲江笑道。

蘇瑾月贊同的點頭,「我們再找找。」能找到一顆,肯定就能找到第二顆。就算她現在無法煉製出時間陣盤,這時光之心也能助她和亦寒更深的了解時間規則。 蘇瑾月一行人向著時光草原的深處走去,在他們的面前是一片無邊無際的草原,一眼望去完全看不到盡頭。

再次發現一顆時光之心,蘇瑾月彎下腰去撿,這顆時光之心比她之前撿到的那顆時光之心要大一些,不過也就小指甲般那麼大。

正要撿起時光之心,蘇瑾月突然感覺到了一股危險氣息。

正要躲開,下一刻,她已經戰亦寒拉著閃到了一旁。

「是什麼?」蘇瑾月看向自己剛剛站立的地方。

「歲月之光。」戰亦寒道。

之前李驍然他們告訴過他們,在時光草原的深處有著一種歲月之光,一旦被它掃中,就會失去百年的壽元。歲月之光出現時無聲無息,讓人防不勝防。

「那麼說我們已經到了時光草原的深處。」蘇瑾月用神識掃向剛剛發現時光之心的地方,發現時光之心已經失去了蹤影。

「那顆時光之心被歲月之光帶走了。」蘇瑾月有些可惜的說道。他們已經來時光草原好幾天了,除了之前的那顆時光之心,這是他們找到的第二顆時光之心。沒想到還來不及撿,就已經沒有了。

戰亦寒笑著揉了揉蘇瑾月的髮絲,柔聲安慰道:「裡面還有很多,我們慢慢找。」這些時光之心應該不會無緣無故消失的。

「嗯。」蘇瑾月微笑著點了點頭。

戰亦寒看向田豐尋和北雲江,「田會主,北城主,你們一定要小心。」

「我們會小心的。」 霸道總裁,誘妻拐娃 田豐尋和北雲江點了點頭。知道那一閃而過的光芒是歲月之光后,他們就知道接下來絕對不能有一絲的大意。

Views:
47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