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尼早就感應到了他們,聽到孫立成的話,嘴一咧,不懈地說:「知道,部落里有名的無賴。」

「就是他們,經常欺負我們。」

約瑟芬也怒喝道。

聽到兄妹的話,那兩個穴居人先是一愣,緊接著就奸笑了起來,指著孫立成說:「鐵殼,你識相些,把吃的和武器都交出來。」

「我要是不交呢?」

孫立成聽后頓時樂了,笑問道。「

兩人一個頓時大怒,紛紛從後背拿出了長槍,指著孫立成大罵:「不交出來,就讓泥死無葬身之地!」

孫立成的眼中泛出一抹精光,身形立刻動了。

一道光芒閃過,兩聲慘叫,緊接著,這兩個穴居人從腰部分成了兩半。

感受到一股濃重的血腥氣息四散開來,剛才還抱胸準備看熱鬧的青青草部落余部立即臉色刷白,誰也沒有想到,孫立成竟然大開殺戒,而且武技還是這樣厲害。

「老師。」

巴尼和約瑟芬也是一愣,但很快就端著長矛護在了孫立成的身旁。其他的小夥伴看到以後也抽出武器,站在了一起。

殺完人的孫立成如同沒事人一樣,緩緩地把圓月彎刀上的血漬甩掉,對青青草部落那些人憤恨恍如未見。

「我的名字叫孫立成。現在你們的部落已經毀了,想跟我走的,我歡迎。但是……」,孫立成故意停頓了一下,然後咬牙繼續道:「但是如果有人不開眼,想對我們不利,這兩個傢伙就是他們的前車之鑒!」

孫立成突然爆發出的氣勢讓洞中的眾人心中悚然一緊。話說孫立成來到這個世界這麼長時間了,那個氣勢,可不是這些底層的地下種族可以抵擋的。

洞中沉默了一會兒,那個地獄穴居人收起了自己的長槍,跨前一步,手扶胸口躬身問道:「強大的孫立成大人,如果我加入您的隊伍,您好給我吃的嗎?」

對於地獄穴居人的問話,孫立成點點頭說:「只要加入我的隊伍,聽指揮,我可以保證,不但能夠讓你吃飽,還可以讓你吃好。另外,我也不會讓你們隨便當炮灰,不過,這一切都建立在你的忠心上。」

聽到孫立成的回答,地獄穴居人立刻大喜,趕忙說:「我,青青草部落的思卡爾,願意加入孫立成大人的隊伍,向您效忠,如有背叛,定死無葬身之地。」

思卡爾的投誠只是一個開始,最後,除了兩個悄悄溜走的傢伙,其他的穴居人全部選擇了加入孫立成的隊伍。

孫立成對於這些人的投誠很滿意,在這個世界,競爭非常殘酷,孫立成既然展現了強大的武力,自然會成為他的追隨者。至於那兩個被殺的倒霉蛋,只能說他們太給力,直接為孫立成送來了立威的人頭。

收拾完隊伍,孫立成帶著十八個穴居人繼續上路,後面又有三個青青草部落的敗兵加入隊伍,終於,青青草部落的營地到了。 單車棚對面就是男生宿舍。

男生宿舍分兩種,一種是大平鋪,一個跟教室一樣大的房間擺滿雙層床,只留狹窄的通道供人出入。每個宿舍大約能住40人。這種宿舍唯一的優點是住宿費低。

另一種則是擺4張雙層床的8人房,只有長期在學校住宿的學生才會選擇這種宿舍,清潔,衛生,寬敞,住宿費也相對要貴些。

大平鋪占絕大多數。

羅陽拎著家當尋找自己所在的大平鋪宿舍。

從一樓找到二樓,又從二樓上三樓,終於找到了所在的宿舍。

「牛仔!老子跟你同一個宿舍!」肖大牛喜道。

羅陽正眯著眼看貼在宿舍門口的那張名單。

看到「吳廣德」這個名字時,羅陽心想果然不是冤家不聚頭。

吳廣德是東崗大隊的人,綽號大熊,初三級十大學渣之一,在學校與羅陽的關係一直不好。

東風中學初三級的學生之中,東崗大隊的人並不多。

只看了一遍住宿名單,羅陽發現東崗大隊讀初三的男生幾乎都住在305宿舍了。

「水牛,看。」羅陽指著名單,笑道。

「什麼?」肖大牛往羅陽手指所指的位置瞥了一眼,淡淡道。

還沒走進宿舍,便已聽到吳廣德那副獨特的鴨公聲。

走進宿舍,一陣霉味撲鼻而來。

吳廣德與幾個東崗大隊的男生正在吹牛B,見羅陽與肖大牛進來了,都冷冷地望過來。沒有半點友好的意思,敵意很濃。

在整個初三級,身體強壯能跟肖大牛相提並論的沒幾個,吳廣德比肖大牛矮几公分,但肌肉強橫程度一點不遜色,單看他那粗大的脖子與大力水手般的雙臂,很多學生見了都怕。

宿舍里一下子安靜到落針可聞,每一寸空氣都充斥著火藥味。

裡面有幾台壁扇,緊挨風扇的床鋪都被人搶先佔了,只剩最盡頭昏暗角落裡兩個床位。南方九月份還是挺熱的,沒風扇,熱成臘腸。

「卧槽!老子沒風扇吹!重新分床位!」

肖大牛看了看,瞪眼道。

大部分人不在宿舍,吳廣德一夥佯裝什麼也沒聽見。

「走,先去看看教室,回來再搞。急什麼。床位又不會長腳跑掉。」

羅陽將水桶放在一個空床位上,吹著口哨走出了宿舍。

下了樓,沿著校道朝西走,就是教學樓區。

每一年都會重新分班,在哪個班還要到教學樓去看過才清楚。

一路上遇到不少初二初一的老同學,見面聊兩句,走走停停,本來3分鐘的路程足足走了十多分鐘。

初三年級的教室分佈在A棟教學樓的4、5、6這三個樓層。

從左邊樓梯上樓,先到4樓查看,接著上5樓,在初三(5)班的前門牆壁所貼的學生名單找到了「羅陽」的名字。

「牛仔!老子又跟你同班!」

肖大牛興奮地摟住羅陽的肩膀,搖晃著。

「你個瘟神,年年跟你同班,年年都拿前三名,驚動黨中央。」

「哈哈……」

半眯著眼睛把初三(5)班的名單看完,羅陽暗叫道:「耶,不得了! 唐梟 庶女毒醫 5個專業學渣同班!」

當看到「洪佳欣」這個名字時,羅陽笑了。

洪佳欣是正宗標準的女學霸,每個學期考試都拿第一,又有校花之稱,成為東風中學一道靚麗的風景線。

秀色滿園 她綽號叫花木蘭,只因她從小習武,頗懂拳腳,沒有哪個男生敢隨便在她面前裝B的。否則絕對要得熊貓眼。

「水牛,你完了,有個女學霸跟你這個學渣同班,你沒法活了。」

「她不也跟你這個學渣同班嗎?」

「聽說是母老虎,我們要特別小心才行……」

結果,還沒說完,就聽到肖大牛「哈哈」大笑與旁邊學生嘻嘻偷笑。

「牛仔,你麻煩了!」

轉頭一瞥之間,無窮的尷尬湧上心頭,只恨地面無縫可鑽。

洪佳欣就站在背後!

「水牛!你這個母老虎是紙老虎。」羅陽指著名單上「肖大牛」的名字。

「老子是公的。」肖大牛糾正。

再瞧洪佳欣,只見她俏臉已罩上了冰霜,幸好嘴角噙著若隱若現的笑意。

「我不是說你,我是說肖大牛。」

對於羅陽的解釋,洪佳欣無動於衷,雙手叉著腰,眼神更冷了。

「水牛,回宿舍談個事情。」

「牛仔,女學霸還瞪著你這個學渣,你死定了。」

在一片鬨笑聲中,羅陽落荒逃離現場。 到青青草部落的時候,孫立成才真正領略到什麼是窮凶極惡。

部落里靜悄悄的,除了倒閉在四處的屍體,一個活人也沒有。

「這些強盜會把部落裡面的人抓走當奴隸,至於年老的,統統殺掉。」

來到已經倒塌的議事大廳,孫立成看著瓦礫中探出的一隻手臂,思卡爾走到他的身邊,輕聲說。

孫立成點點頭,從這條手臂那個特殊地文身上,孫立成已經知道了這是誰,這就是奧德里奇的母親,部落里最德高望重的老長老。

「大人,這個部落全毀了,所有的吃的,哪怕是布達拉斯草,都被強盜們洗劫一空。」

一名成年穴居人手持長槍,緊跑過來向孫立成彙報。

孫立成的眉頭皺了起來,他問向這個穴居人:「部落中這麼多的食物,沒有留下一點嗎?」

「是的,大人,這些強盜實在時太可惡了,他們把部落中所有有價值的東西都搶走了。」

有一名被派去翻揀廢墟的穴居人跑回來,狠狠地說。

好吧,孫立成理解了這個地下世界的規則,地下強盜們打破營寨,抓走人去當奴隸,搶走一切作為戰利品,至於那些沒有價值的,比如說老人和棲息的洞穴,那就完全毀掉。

「真是可惡啊。連修整的地方也沒有了。」

孫立成有些無奈地說道。

好在孫立成身體里有不少補給品,他派出了毒蜥去警戒,然後招呼大家先吃些東西。

這些青青草部落的殘兵沒想到孫立成竟然有這麼多好吃的,立刻歡呼了起來。

「思卡爾,這裡不能待了,我們去海爾馬克怎麼樣?」

吃著東西,孫立成問向身旁的地獄穴居人。經過這段時間,孫立成發現,這個傢伙不但武力是所有人中最高的,而且見識頗廣,關鍵是在穴居人中很有威望,所以才問他。一方面,可以獲得更多信息;另一方面,還可以獲得更多的支持。

思卡爾想了想,有些猶豫地說:「海爾馬克是我們這邊最大的地下城,能去哪裡當然好,可是要進城的話,需要叫大量地進城稅,不好辦啊。」

「進城稅?那是什麼?」

孫立成一聽,趕忙問道。

經過思卡爾的解釋,孫立成才明白,這裡的進城稅就是購買地下城的身份。不論是食物、武器還是寶物,只要是海爾馬克認為有價值的,都可以充當進城稅。而且,別以為交了均可以不受盤剝了,要想在地下城生活,還需要無數地花費,總之,地下城用一切的手段盤剝。

孫立成聽到如此收稅,感覺自己的牙根有些發癢,但想想要回家,就必須進地下城,便狠狠心說:「成,讓大家都努力努力,咱們爭取弄到足夠的進城稅,然後去地下城。」

聽到孫立成說的,周圍的人紛紛一愣,可是各自的表情卻各不相同,有興奮的,有擔憂的,還有沮喪的,可謂不一而足,好在孫立成斬殺兩個穴居人的事情讓這些人不敢說什麼,才保持了最基本的平靜。

吃了東西,孫立成就帶領大家出發了,他們的目標是足夠的食物,當然,不是那些味道怪怪的布達拉斯草,而是黑巴特蟲子。

這種蟲子不大體型巨大,渾身肉嘟嘟的,而且它們的肉可以解除不良狀態,絕對是一種極好的獵物。

以往,青青草部落的人可不敢輕易惹它們,可是孫立成卻毫不在意。 天庭地府微信群 擁有火焰之力的他,就是那些黑巴特蟲子的天敵。

於是,這一帶的黑巴特蟲子算是倒了血霉,孫立成讓思卡爾帶路,然後用元素引導之力,很快就能夠把蟲子圍住。

這些蟲子仗著自己皮糙肉厚,一被撩撥就會發狂地衝出來,然後無一例外的被孫立成燒成了烤肉。

後來,隨著獵殺的蟲子越來越多,孫立成便讓穴居人們開始吃這些蟲子肉,而且敞開了吃。這些蟲子肉在孫立成看來味道有些怪異,可是穴居人們哪裡有過這樣能吃肉的機會,頓時爆發出極大的熱情。

隨著穴居人們吃飽,他們開始紛紛升級,等過了一段時間,孫立成手下所有的二十一個穴居人都成為了地獄穴居人。

「原來這就是地獄穴居人升級的秘密啊。」

思卡爾當初可是跟奧德里奇去蹲守過孫立成獵殺毒蜥,自然知道部落想從孫立成口中搞到穴居人升級的秘密,卻沒想到,這個秘密竟然如此簡單,最中不免唏噓。

「簡單嗎?我看這才是不簡單。」

約瑟芬聽到思卡爾的不甘,反駁道。

思卡爾立時一愣。

約瑟芬繼續說:「說是簡單,可是咱們怪才吃了多少肉。要知道,這個量就是布達拉斯草,部落也供不起。」

思卡爾猛然一陣恍然,也是,青青草部落那個戰鬥力,也就是掙扎求活而已,至於讓大家吃飽,呵呵,那才是夢想。

「也就是老師,帶著我們獵殺了這麼多的蟲子,咱們才能吃飽,也只有跟著老師,我們才能升級成為地獄穴居人。」

說到這裡,約瑟芬堅定地說,語氣中滿是自豪。

周圍人聽到兩人的對話,也若有所思。

此後,孫立成發現這些傢伙的能動性大為提高,原來的拖沓都消失了。

「不錯,看來,利益才是一切的基礎。」

孫立成在後邊看著穴居人們排成槍陣與黑巴特蟲子大戰,心中暗自想著。

他發現穴居人升級后,武力並未有明顯提升,問過思卡爾,才知道,只有經過嚴酷的戰鬥磨鍊,地獄穴居人的武技才能體現。既然這樣,孫立成便在後面有意讓他們與黑巴特蟲子交戰。

至於受傷,孫立成可是魔法陣大家,這就不是事兒。如果真出現危險,孫立成和三隻毒蜥也有把握把人救出來。

就這樣,他們一邊捕獵,一邊練兵,孫立成還從黑巴特蟲子的巢穴中找到很多金屬塊,甚至還有一些強大種族的武器,讓孫立成很是驚喜。

終於,孫立成把自己的這隻小部隊磨鍊完成了,武器也給他們配備完畢,甚至給大家製作了半身甲。這些盔甲的質量雖然一般,可是防禦弓箭和投石足夠了。

看著排成兩排,頂盔摜甲的地獄穴居人,孫立成豪氣大升,他一揮手說:「走,咱們去海爾馬克。」 孫立成率領部隊前進沒有多久,一夥地下強盜就返回了青青草部落,他們調查了一下孫立成他們的營地,然後就追了下去。

孫立成並不知道這些,因為他們此時又碰到了另一夥地下強盜,當然,實力與暗精靈那邊的差得遠了。

「這些人不怎麼樣啊。」

看著在對面張牙舞爪的強盜穴居人,孫立成摩擦著自己的下巴,對思卡爾說道。

「大人,他們嚴格說不是真正的地下強盜,真正的強盜往往有實力雄厚的背景,裡面甚至有很多強力種族。眼前的這些,估計跟我們一樣,是被打敗部落的敗兵。」

思卡爾感應了一下,回答,語氣中充滿了不屑,就是手中的長槍也沒有端起來,只是放任那些小傢伙端著長槍頂在前頭。

Views:
54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