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我不想睡路邊……哎對了,是你走才對,咱來這裡可是為了找小柔的!」

「你確定不走?」陳浩沒理會她的話茬,只是聽到小柔倆字,心頭咯噔了下。

「哎你、你到底是來找小柔的,還是騙你老婆來旅遊的,怎麼看著一點兒都不著急的樣子。」

我不著急?

你現在隨便拿根火柴,放到我腦袋上,都能給點著!

就因為我想快點找到小柔,才不能著急。

「小柔肯定要找,這不是你操心的事,趕緊從我房間里出去。」

「我就不出去!」甄爽也是著急了,拿起旁邊手機就要打電話,「我現在立刻,馬上給你老婆打電話。」

「你一點兒都不著急,肯定不是來找小柔的,看回到家蘇墨雪怎麼收拾你!」

扶一把大秦 「哎呦,你還真打呀。」陳浩慌忙上前,就要搶她手裡電話。

但手機沒搶到,卻不知道怎麼的,自己反倒砸在了甄爽身上。

頃刻間。

倆人都沒有了動靜,甄爽仰面朝天的躺在床上,滿眼不可思議的看著陳浩。

陳浩砸在她身上,同樣吃驚的看著甄爽,「要不,我先耍個流氓?」 「這不就對了嘛」趙信淡淡一笑。

女子走到一半突然停了下來,眼珠一轉,狡聲說道:「既然咱們去辦事,那麼這個小子也沒有必要留下了,讓我殺了他」。

趙信聽后嘴角一勾,轉身走向了養屍地的入口,不經意的說道:「隨你便,不過要快點,我可沒有太多的時間陪你們在這裡玩」。看趙信的樣子已經完全放任黎穆了,正如他說的一樣,並不打算對付自己,女子的心在此刻才算是安定了下來,冷冷的看了一眼黎穆。

「今天我心情好,還有要事要辦,沒有時間陪你在這裡玩,咱們的事情要慢慢算的」,說完,女子頭也不回的跟著趙信進入了養屍地中,但是在女子進入的一瞬間黎穆的突然笑了起來。一開始自己真的以為趙信是放棄自己了,心中也充滿了怨恨,但是當趙信提議讓對方進入那個洞的時候,心情頓時就變了。他還記得趙信最開始時跟自己說過的話,那個時候自己是打算要去救趙信的,但是趙信沒有讓他進入,由此可見那裡面一定有問題,而如今又讓女子進入,可以想到趙信的想法一定不會那麼簡單。

不過想歸想,在那女子剛才要殺自己的時候,黎穆還是害怕了,畢竟這種事情看起來並不想是假的。同時他也自信,如果那個女子真的動手的話,那人一定不會幫助自己的,幸好自己最後還是活了下來。

「這裡有什麼寶貝?」女子一進入其中便兩眼一抹黑,隱隱能夠看到趙信的身影,不過趙信並沒有回答,而是自顧自的走著。由於剛才的大水腐蝕,養屍地人工製造的地方早已經被腐蝕掉了,最明顯的就是頂棚的光亮,都已經化為了碎片,養屍地一片漆黑。不過這對趙信一點影響都沒有,反倒是女子兩眼一抹黑,步步為艱。

「你到底是要我幹什麼?」女子有些忍不住了,開始嘶吼起來。

知道對方真的有點急了,趙信隨手提起了一個一個炸藥,遞給了在黑暗中胡亂摸的女子。

「這個就是咱們要用的東西」趙信輕聲說道。

「這個?」 總裁的蜜制嬌妻 女子拿在手中顛了顛,「我不覺得這個東西有什麼難拿的,你是不是在騙我?」此時女子開始懷疑起趙信了,人自黑暗中特別是特別敏感的,不管是對響動還是對人,都本能的充滿了恐懼。

「我騙你?我有什麼好騙你的?」趙信又將剩餘三個炸藥放在了女子的手上,並撫摸著女子的手掌,放在了炸藥之上。

「這個東西你要按下去」說完,輕輕地用女子的手抵在了炸藥的啟動鍵上,隨後自己緩緩地撤離。

「這是幹什麼?」女子疑聲問道。

見任務已經達成了,趙信終於放下心了,自己現在需要做的就是讓女子留在這裡「已經不需要幹什麼了」。說完之後,趙信輕挪腳步,離開了女子的身邊。

「你騙我……」如果說這個時候女子還不懷疑趙信的話,那她就真的傻了。但是這個時候她已經沒有機會了,趙信用強大的力量將女子定在了原地,其實做法也非常簡單,那就是吸幹了她的精血,讓她干在了原地。這個炸藥說起也特別的奇怪,它是有人員限制的,

「騙你?我都說過了沒有必要騙你了」呼吸間,趙信就離開了原地,連殘影都沒有留下。

瞬間趙信出了養屍地,正好看到了還在外面等待的黎穆,瞬間靠近了他,微微一笑「你想不想離開這裡?」,說完不等黎穆有任何反應,自己就像是一陣風一樣,帶著黎穆離開了原地,這一刻趙信將手鐲拿了下來,瞬間就出了千里之外。

「嗡……」

就在黎穆一臉獃滯,不知道剛才究竟發生了什麼的時候,在他們的身後傳來了一聲嗡響,聲音不算大僅僅只能,但是回過頭看到那一幕驚天動地的場面后,整個人頓時愣住了。這在她心目中堪稱是毀天滅地,目光所及之處全都陷了下去,他一生都沒有見過如此壯觀的場面,整個人已經呆在原地。

「沒有見過吧?」趙信雖然沒有看到黎穆的表情,但是能夠感受到他內心的強烈的波動,作為過來人的趙信自然很清楚對方的心思。

「嗯」黎穆誠實的點著頭,此時承認不代表自己沒有見過世面,而是黎穆心中最真實的表達。

「我知道了,你的情我已經還完了,咱們……有緣再見」趙信淡然一笑,轉過身,離開了原地。

「等等……」見趙信離開了,黎穆突然叫住了對方,趙信疑惑的轉過頭看著黎穆。

「我可以跟著你嗎?」黎穆感覺趙信一定是個大人物,不過他並不是想從趙信那裡得到一些什麼,而是想要是見識一下世面,每個人都不想渾渾噩噩的過一生,只不過沒有那個機遇。而如今黎穆就有了這個機會,他因此而不想錯過,讓自己後悔一生。

「跟著我?「趙信輕聲問道。

「對」黎穆點著頭,十分認真的回道。

「跟著我你可沒有什麼好處的,說不定還會……死亡」趙信特意將最後兩個字加重,這說明自己不是在開玩笑,而是在認真說這件事。

「我知道,我已經準備好了」黎穆認真的點著頭,或許他還體會不到趙信所說的那個意境,但是至少能夠證明他現在已經有這個準備了。

「那就好,既然這樣的話,那你就跟著我吧」趙信點了點頭,隨意的說道,既然對方想要跟著自己,自己確實事聽樂意歡迎的,畢竟多了一個替死鬼也挺好的。自己可不是每一次都能碰到像今天這樣情況的。

「謝謝」聽到趙信答應自己了,黎穆是感恩戴德,想要找一個好的靠山可不是那麼容易的,而自己就是這個幸運兒了。

「那就走吧,麻利點,還有人在等著呢」趙信彈身而起,自己和康良還有約定的地方呢,雖然時間過的很長了,但是相信康良並不會那麼輕易離開的。

「還有人?是之前離開的那個嗎?」黎穆跟上了趙信的步伐,提聲問道。

「到了你就知道了」。 「我,能先報個警嗎?」甄爽拿手捂著衣服,兩眼發怯的看陳浩。

陳浩一聽,就給噗嗤逗笑了。

「你既然想抱警,那要不我回頭考個警校?」

「警校什麼意思……陳浩你,誰說抱人的抱了,我是說報警的抱!」

甄爽突然反應過來,便快速扭頭看向別處,笑了。

她原本還是很生氣的,現在給陳浩一句話逗的,竟不由自主的拿手攥緊床單,微微仰頭閉上了眼睛……

一秒。

兩秒。

好長一段時間,甄爽沒等到她想象中的狂風暴雨,慢慢睜開眼見陳浩正看著自己。

「陳、陳總,你要幹嘛?」

「你閉眼又仰頭的,想讓我幹嘛。」陳浩聽她聲音很輕,眼神也很柔。

早就明白了甄爽的心思,只不過是在強行控制自己罷了。

不過。

他這話一出口,甄爽卻頃刻間羞紅了臉頰,她尷尬的哎呀一聲,慌忙扭頭看著窗戶……

砰砰砰。

砰砰砰。

陳浩猛的一愣,低頭看甄爽一眼,才從她身上下來站在了床邊。

「你好,客房服務!」一個女人的聲音,還是說的英語。

「她說的什麼意思?」

「客房服務,應該是打掃衛生的。」甄爽也慌忙整理著衣服,坐直了身子。

「不一定。」

「嗯?陳總什麼意思,你懷疑外面的人有問題?」

「在這兒等我,我過去開門。」陳浩看她一眼,轉身朝房門口走了過來。

他這一走不要緊,甄爽整個人都緊張了起來。

畢竟這裡是國外,人生地不熟的,如果出點什麼事兒很麻煩不說,關鍵他們這次過來的主要目的……

嗯?

難道跟小柔有關係?

甄爽猛的睜大眼睛,感覺心頭咯噔的下,陳浩也推開了房門。

房門口站著個金髮碧眼的女孩子,旁邊還有個小推車,應該是她推過來的。

這女孩子年齡不大,頂多也就20多歲一點兒,滿臉都是青春的模樣,沒有任何起疑的地方。

這時。

女孩子沖她微微一笑,然後就說了一大串英文。

「甄爽,翻譯一下。」陳浩堵在門口,拿眼睛盯著女孩子道。

「她說她是酒店的清潔工,問咱們要不要打掃衛生。」

「給她說,不需要。」

「嗯好。」甄爽輕聲應著,幫陳浩翻譯著,也來到了門口。

「那您需要的時候,隨時打前台電話,這是我們酒店送你們的小禮物!」

女孩子嘴裡說著英文,轉身從旁邊的小推車上,拿出個精緻的禮盒遞到了陳浩手上。

「陳總,她是說……」

「我看明白了,這盒子應該是他們酒店送的吧。」

「嗯對,那接下來該怎麼跟她說?」

「不用說了,反鎖上房門。」陳浩見女孩子推著走開,轉身走進了房間。

他坐在床沿上,盯著懷裡的盒子時,甄爽走到了跟前。

陳浩沒理會她。

他雖然不懂英文,但前些年不認識蘇墨雪的時候,也經常出國執行任務,自然也住過不少的酒店。

但還沒從見過那個酒店,會半夜三更敲開客人房門,送什麼禮物的。

「陳總,你不準備打開盒子看看?」甄爽站在跟前,謹慎的看他道。

這時。

陳浩聽她聲音有點抖,就從盒子上挪動視線,抬頭看著她笑了。

「害怕了?」

「我、我,我才不害怕!」甄爽不由自主的,拿手揪住了裙角。

陳浩沒說話,但知道連甄爽,都感覺到了這盒子有問題。

於是。

「甄爽,你先去上個廁所。」

「廁所?陳總……您下一次,能換個借口嗎!」甄爽一下子反應了過來。

「那等會兒別後悔。」陳浩嘴上雖這樣說。

但他還是站起來,拿那自己擋住甄爽,才小心翼翼的蹲在床邊,謹慎的打開盒子……

頃刻間。

盒子里出現的畫面,陳浩輕聲咳嗽兩下,甄爽就刷的下羞的滿臉緋紅。

「哎呀,這都送的什麼呀,陳總你、你快點兒把盒子蓋上!」

「挺好的吧,你看人家酒店多貼心,還送……可惜送的有點晚,要早送來一會兒,估計現在都已經用上了。」

「陳總你、你再說,我就把盒子扔出去了,哎呀不行,我現在就扔出去!」

甄爽話音未落,氣呼呼的上前一步,伸手就要拿盒子。

只是。

她手還沒碰到盒子,陳浩橫身攔到跟前,終於再也忍不住的笑了。

因為這盒子裡頭的東西,不光讓甄爽羞紅了臉頰,就連他一個大男人都感覺有點不好意思。

盒子裡頭,其實也沒有別的東西。

就是兩個安全用品,一瓶那什麼油,還有一沓很精緻的紙巾。

很顯然,這三樣東西,只要是老司機都明白是做什麼的。

「這些個老外,還真挺有意思!」陳浩看甄爽一眼,笑了。

「我們國內,都是直接放在房間里,他們倒好直接用送的,估計是怕忘了做某些事情。」

「哎呀陳總你、你再說我、我就給你老婆打電話!」

「隨便!就是你最好考慮清楚後果。」

「是你考慮後果,管我什麼事情!」甄爽又害羞,又生氣。

「你為什麼做我秘書?還不是為了待在我身邊,讓我幫你找到蘇爺犯罪的證據,但你要是讓我老婆起了疑心,你這秘書可就做到頭了。」

陳浩才剛說完,甄爽就泛了嘀咕。

以她對陳浩的了解,如果蘇墨雪真吃自己的醋,就算老高出面說情,陳浩也會開除自己這個女秘書。

「哎呀都什麼嘛,我還以為盒子裡頭,會飛出來個暗箭什麼的!」

「你是電視看多了,不過有警惕心是對的,就是他怎麼還沒聯繫我?」

「誰聯繫你?」

Views:
39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