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兄弟,恐怕有不幹凈的東西上了你的身!」無為子說道。

聞言,羅陽猜這羅盤是專門用來偵查孤魂野鬼的。

魂獸就住在羅陽的識海里。

「怎麼可能?有什麼證據?」羅陽佯裝驚訝。

「小兄弟,這羅盤不會說謊。它指著你,就說明你身上有不幹凈的東西。」無為子正經道。

說時,已伸手進挎包里。

「我沒感覺不舒服。你不會想耍我吧?」羅陽冷道。

「小兄弟,我也是為了你好。你別動,我用一張符來試一試,就知道你身上是不是有不幹凈的東西。」

話音未了,無為子手上已多了一張符。

此時羅陽在心裡問魂獸:「這符對你有作用?」

只聽魂獸答道:「主人,當然有作用。不過我可以躲到山水畫里,那就沒事了。」

於是羅陽便命魂獸溜進山水畫藏起來。

「小兄弟,你莫慌,如果你身上真有不幹凈的東西,我會幫你除袪。你的仇家林天華也是被不幹凈的東西上了身,命都沒了。我是為你好,別動。」

只見無為子以指夾符,在羅陽面前晃了幾晃。

隨後道聲「著」,二指便點在羅陽的額頭上,那張符也就貼在了上面。

此時魂獸已進了《神農經》山水畫里。

在羅陽的識海和山水畫之間,魂獸可自由來往。

當魂獸在羅陽的識海里,羅盤能偵查出它的所在方向。

若不走,那符也能傷害到魂獸。

「長老!」

昏事 大耳男青年驚呼一聲。

無為子又瞥了一眼羅盤,指針已不再指向羅陽。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無為子也無法解釋。

羅盤向來極少出錯。

又見羅陽額頭貼了符都沒事,無為子說道:「小兄弟,沒事了,可能出了點小錯。」

羅陽笑道:「過來坐,嘗嘗這裡的特色菜。」

按理說,若無為子想要羅陽死,不該救他才對。

可是此時無為子要幫他驅除身上不幹凈的東西,分明又是在救他。

這麼矛盾的事情,羅陽都弄不清楚無為子是敵是友。

不過在飯桌旁邊坐下后,聽了無為子的一番話,羅陽終於明白他為什麼願意出手救人了。

一切都是為了利益,無利不往。 「大…大人。」

小女孩一時失了神,她沒有想到易林居然會出現在這裡。

「易林,你不會瘋了吧。」

易林身後,邁克爾追了出來,「她不過是下等級的資質,如何能配上你?」

「給她一個機會吧。」

易林蹲下身,摸了摸小女孩的腦袋,「告訴我,你的名字。」

「我叫簡·阿修羅。」

小女孩臉上露出欣喜的神色,特別是在易林的撫摸下,原本充滿淚水的雙眸眯成了月牙。

「我喜歡你的名字,你的父母一定很有,」

「想法吧。」

易林起身,拉起了簡的小手。

「易林,你真的。」

邁克爾面色有些難看。

「只是一個機會而已,如果你真想弄死她,我也不會介意的。」

易林聲音平靜。

極品壞公子 邁克爾現在倒是真想這麼做,但這勢必會在兩人之間產生一道裂縫,這於他而言,是不願意看見的。

「我會送她進入總部的培訓營,如果她能在那裡活下來,那麼就證明她有成長起來的資本。」

邁克爾說道,語氣中充滿了無奈。

培訓營可不是誰都能進去的,至少都得是中等級的資質擁有者,裡面傾注的資源很豐富,但死亡率也很高,每一期一百個人里估計只有十個人能活下來。

這樣的名額浪費在一個下等級的垃圾身上,著實令他無奈,但這算是讓易林欠下了自己的人情,如此一想,邁克爾心裡好受了不少。

「聽到了沒有,如果想跟在我身上,就從那所謂的培訓營里活下來吧。」

易林低頭,說道。

簡抬頭,狠狠地點了點頭,眼中閃過了一絲暴戾。

這抹暴戾被易林捕捉到,這讓他眸光微動。

雖然資質決定了一大部分,但有時心性往往能劍走偏鋒,創造出一些奇迹。

簡雖然只有七八歲,但經過人生種種悲慘之事,心智已經變得很成熟,特別在其心底,還有一股隱藏著的血性與猙獰!

所以易林很期待,如果簡能活下來,那麼與自己將會何等相像呢?

「邁克爾牧師,我就先帶她出去走走了。」

易林說道。

「恩。」

邁克爾點頭,他現在心情不好,也不想多說話,便帶著么瑞爾轉身離開了。

「光明·治癒。」

易林指尖浮現光芒,貼在了簡右臉的傷口處,慢慢滑動。

簡下手很狠,這一刀很深,都快割到臉骨處了。

「主人,好舒服。」

簡微微張著小嘴,滿臉的愉悅。

「好了。」

易林放下手,簡臉上的傷痕已經消失不見了,只餘一道淺淺的印記,這需要時間,才能消退下去。

「多謝主人。」

簡雙膝跪地。

「不用動不動就跪下,只要你的心忠誠於我,這些表面上的形式就不必了。」

易林搖搖頭,將簡扶了起來,「知道我為何要給你機會嗎?」

「為何?」

簡也是不解,畢竟自己身上哪有什麼東西能夠讓主人在意?

「你的狠。」

「狠?」

「不錯,女人,哪怕是小孩,都有著愛美之心,對於臉更是呵護備至,哪怕是劃破一點,也會心痛不已,但我在你的眼裡卻沒有看到絲毫的猶豫,」

易林靠在門邊,「一個對自己都能這麼狠的人,我豈能不給她機會呢,相比於那些高資質,但心性卻不過關的人,我更喜歡你這種從污泥里爬出來的人。」

「多謝大人賞識,簡一定會努力修鍊,殺光擋在我路上的人,我會活著從那培訓營里走出來的!」

簡小臉上布滿了堅定。

「那麼,你就好好努力吧。」

易林拉起簡的手,往外走去,「在離開之前,我帶你去見見血。」

……

禁區森林邊緣,走來了兩個人。

正是易林與簡。

「大人,這裡便是傳說中的禁區嗎?」

簡看著眼前那茂盛的森林,一時心神震撼。

她自從三歲后,便一直作為奴隸生活著,每天面對就是矮牆,草房,鞭打,連城門都沒有出去過,更何談來到禁區了。

眼前這片森林生機充裕,更是透發著一股蒼茫的氣息,讓人有種渺小之感。

「的確是禁區,不過你無須敬畏,因為比你強的人才有資格被你踩在腳下,我也一樣。」

易林說道。

簡似懂非懂。

「雪萊團長,炎獅的角你們都拿著吧,我們都沒出什麼力,本也只是跟著你們漲見識的。」

森林裡走來一群人。

「該是你們的,你們就拿著吧。」

雪萊說道,「我們玫瑰做事情喜歡分清楚。」

「額,好吧。」

馬里奧愣了下,也只能點頭。

易林沒想到居然又遇到這幫人了…

這世界有多小…

馬里奧等人可不知道自己就是白石,所以如果被他們看到,估計會有不少麻煩,畢竟自己是相剋體質,是無法修鍊的,到時無法解釋清楚。

想著,易林從儲物戒里,拿出一個面具戴在了臉上。

「白…石哥哥?!」

走出森林的阿娜絲塔看到易林時,有些不敢置信,畢竟她沒想到自己居然還能再次見到白石,只是…

新婚厭爾:前任老公太霸道 白石哥哥身邊何時又多了一個小女孩?

「白石。」

雪萊等人看到易林的時候,面色也是微變。

「他是?」

馬里奧看著眾女的表情,臉上露出了疑惑,他雖然發問了,但並沒有人回答他,這讓他心裡有些不舒服,特別是看到帶著面具的易林時。

易林雖然帶著面具,但身上散發的氣質卻飄若白雲,很是乾淨,不像自己,完全就像是從泥土裡鑽出來,充滿了鄉土感。

「白石,你都不知道嗎?傭兵大賽的那個光明魔法師。」

蓋亞聲音也有些驚異,他們因為買不起門票錢,所以並沒有去看那天的比賽,所以對於白石的認知都是從其他人的口中聽到的。

「恩。」

易林微微點頭,並沒有與她們交談的打算。

拉著簡的手,易林往前走去。

阿娜絲塔站在原地,她嘴張著,想說些什麼,但話到嘴邊,卻像是被堵住了一樣,根本說不出口。

看易林與自己擦肩而過,阿娜絲塔原本亮起的眸光驟然黯淡下去。 先聊了林天華的事,從無為子的口中,得知林天華是一命嗚呼了。

這個仇家終於死了,羅陽比較滿意。

他知道跟林天華的恩怨,根本無法化解。

二人只能存一人。

聊完林天華,無為子話鋒一轉,忽然說道:「小兄弟,聽說你配製出一種美容葯?」

只聽這一番話,羅陽便知無為子是個老狐狸了。

平白無故不會問這種話。

羅陽猜無為子是想將配方弄到手,那他就真的發了。

「對。」

Views:
37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